<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0章:活不过明天
    《一米阳光》第010章:活不过明天“爱谁?!”他疾言厉色地大喝道。

    “你!”

    他话音刚落,她就干脆又利索地吐出一个字。

    明明是他想要的答案,然而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不!不止是不开心,好像更生气了。

    还有难过……

    “再说一次!”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峻的模样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你!我爱你!”米娅毫不犹豫地说着他想要的答案。

    男人是一种矛盾又小气的生物,有时候他们可能并不爱一个女人,却又对那个女人有种莫名其妙的占有欲。

    就是那种……

    我可以不爱你,但你必须爱我!

    不管我爱不爱你,你的心里都不许有别的男人,更不能接受别的男人的爱,否则就是对我的背叛!

    在我不要你之前,你决不能先离开我!

    嗯,欧阳就是这种奇葩生物的代表性人物!

    她怎么知道?

    呃,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反正她就是知道。

    这可能是一些所谓成功男士的通病,他们习惯了众星捧月的感觉,以自我为中心是常有的事儿。

    所以米娅觉得欧阳对她的纠缠,不过就是源于男性自尊在作祟罢了。

    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是犯贱的,对他好的时候他各种拽,可一旦不搭理他了吧,他又腆着脸来缠。

    她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

    欧阳的心,狠狠一抽。

    他死死看着她,脑子里无限循环着她最后说出口的三个字。

    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酸?甜?还是苦?

    可能都有吧。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知道她是在说谎骗她,可他却还是为这三个字感到甜蜜和欢喜……

    欧阳摸出手机,打开一段监控视频,然后将手机举到米娅的眼前。

    “那这个怎么解释?”

    米娅定睛一看,霍然瞠大双眼。

    视屏里,竟是她和卓行一在监狱会见的画面。

    画面里的她,正和卓行一紧紧牵着手——

    “卓行一!我爱你!等你出来我们就去领证结婚,然后离开c市,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娅娅,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从我懂事的那天起,我的心里就只有你……”

    “行一,你若真的爱我,那就平安出来!”

    “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行一,我只有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

    真情流露的一幕,像极了一对被迫分离的有情人,那深情的对白真是催人泪下。

    米娅僵坐在欧阳的腿上,懵了。

    欧阳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戾气,整个人像是刚从冰窖里出来一般,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从骨子里迸射出来的寒气能将人冰冻三尺。

    他冷冷盯着她的脸,目光阴鸷。

    他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不停地回放着她对卓行一说的那些话。

    我爱你……

    等你出来我们就去领证结婚……

    行一,我只有你了……

    瞧!

    她爱的是卓行一。

    她还说等卓行一出来就跟他去领结婚证。

    她还说她只有卓行一了……

    那他算什么呢?

    他欧阳在她的心里,又特么的算个什么东西呢?!

    “你跟踪我?”

    米娅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猛地从他怀里跳起来,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失声叫道。

    他抿唇不语,只是冷冷回视着她。

    “欧阳你有毛病吧?你居然跟踪我!!”米娅怒不可遏,吼得地动山摇。

    面对她愤怒的质问,他只是懒懒地煽动了一下眼睑,用下巴点了点手机,淡淡吐字,“我在问你,怎么解释?!”

    解释……

    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事已至此,米娅牙一咬心一横,豁出去了,“好啊!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欧阳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阴沉沉的冷笑。

    她站在他的面前,一改之前谄媚的模样,小脸变得冷若冰霜,“行一的伤和加刑,是不是你做的?”

    她这副质问的口吻,让他眼底的戾气不由更加深重了几分。

    他始终不言,翘着二郎腿,手臂搭着椅背,以一种慵懒闲散的姿态与她对峙。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米娅怒,攥紧双手,近乎气急败坏地叫道。

    她没想到他为了逼她妥协,竟会对无辜的人下手……

    欧阳还是不说话。

    而他的沉默,彻底激怒了她。

    “欧阳!你比我想象中更加卑鄙无耻!!”她冷笑连连,大摇其头表示对他的失望。

    面对她尖锐的攻击,他不怒反笑,“谢谢夸奖!”

    卑鄙无耻吗?

    卑鄙无耻就卑鄙无耻吧,反正他若难受了,那谁也别想好过!

    欧阳脸色平静,看起来并未因她的出言不逊而大动肝火,然而他越是这样冷静,米娅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他会把心里的不痛快,统统报复在着卓行一的身上……

    米娅后悔了。

    后悔自己的失控,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后悔把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激怒……

    卓行一是无辜的,不能再连累他了。

    她的目地是救他,可不是害他啊!

    对视几秒,米娅认输。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她狠狠抿了抿唇,努力保持冷静,以一种谈判的口吻冷冷问道。

    我们……

    欧阳听到这两个字心里就恨到了极致。

    她和卓行一是“我们”,那他呢?

    跟她关系更亲密的他,被她摆在了何处?

    她跟他的时候,还是个雏儿,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她只有他一个男人!

    而作为她唯一的男人,难道在她心里,他还比不过那个姓卓的?

    啊对!人家可是青梅竹马呢!人家可有二十几年的深厚感情呢!

    他算什么呀?

    嗯,不过是睡了两年而已,算得了什么啊!

    欧阳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恨。

    “怎样我都不想放过!!”他脸色阴郁,冷冷切齿。

    米娅闻言,气得口不择言,“欧阳,做人可不能太过分,小心遭报应!”

    “报应?”他笑了,然后缓缓起身,“你说说,我会遭什么报应?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还是尸骨无存?”

    在他起身之时,她连忙后退一步,对他强大的气场心生畏怯。

    她知道,自己说的“报应”二字,又惹到他了。

    见她后退,他的唇角的笑意变冷,眼底更是寒光四溢。

    跟别的男人就卿卿我我,对他却避如蛇蝎,她这差别待遇也是够可以的呵!

    他的冷笑让她心里发毛,暗忖这样吵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默了默,她放软姿态,主动向他靠近一步,眼含乞求地望着他,“欧阳,算我求你——”

    “求我什么?”他阻断她,睨着她低声下气的模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瘆人。

    “行一是无辜的,你放过他吧!”米娅硬着头皮哀求道。

    无辜的?

    呵呵……

    “所以你今天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求我放过他,对吗?”他问,脸上明明挂着笑,眼底却已风起云涌。

    米娅不敢说话了。

    因为她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欧阳冷冷地笑着,转眸看着桌上的三菜一汤,“如果不是为了他,你还会对我这么和颜悦色吗?”

    米娅的心,咯噔一跳,手心开始冒汗。

    “嗯?会吗?”他又转回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语气温柔而慵懒。

    米娅头皮发麻,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她极尽艰难地呐呐,“那个……”

    哐——

    一声巨响,餐桌被整个掀翻。

    “啊……”

    在乒乒乓乓的破碎声中,米娅慌忙跳开,错愕地看着瞬间变得一片狼藉的地板,吓得目瞪口呆。

    “求我?呵!你为了别的男人求我?米娅,你怎么就这么贱呢?!”欧阳脸如玄铁,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吐出字来。

    贱……

    米娅抬眸,看着眼前口出恶言的男人,俏脸顿时也染上了一层冰寒,冷冷讥诮:“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他冷冷抿着薄唇,斜睨着她。

    “你找人打行一,然后给他加刑,不就是要逼我妥协吗?对!我是贱!可你这种卑劣的行为又高尚得到哪里去呢?欧阳,其实你我都一样,你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她挺直腰杆站在他的面前,仰着小脸无畏无惧地与他对视。

    反正他已经生气了,反正横竖不过一死,反正她做不到一直软趴趴的被他踩……

    所以,吵就吵呗,谁怕谁!

    卑劣……

    她说他卑劣……

    在她眼里,品格高尚的只有她的竹马是不是?

    呵呵!就她这副有眼无珠的样子,又能看得穿谁?

    “所以你爱的只是他,对吗?”欧阳心脏抽搐,又酸又疼,看着眼前的小女人阴测测地冷笑,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两年里都白想她了。

    他想着她,可她却想着别人,叫他情何以堪?

    米娅又默了。

    像是知道她心里在顾忌什么一般,他说:“你可以放心回答,我不会弄死他。”

    嗯,他不会弄死姓卓的,他会给他留口气,弄个半死不活加不能人道就够了!

    “你觉得我会信吗?”米娅嗤笑一声。

    跟他在一起的那两年,她可没白被他睡啊,虽不敢说完全了解他,但百分之五十总是有的。

    所以,以他那小气的德行,会轻易放过行一才有鬼咧!

    “呵……”欧阳噙笑点头,一下又一下,像是在赞扬她的聪明,然后英俊的脸庞笑容隐退,杀气顿现,“嗯,他活不过明天!”

    活不过明天……

    “欧阳你敢!!”米娅大惊,吓得面无人色。

    “试试。”他笑得慵懒而残忍。

    米娅被吓到了。

    因为她知道,他会说到做到。

    两年前她入狱那会儿他比较被动,言行举止得小心谨慎,可两年后的今天,他身后的关系网更加庞大稳固,说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点也不为过。

    这样的他,想要一个没有背景的囚犯在牢中死于“意外”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欧阳你不能这样!你已经给他加刑半年了,还不够吗?你凭什么这样对他?!”米娅急了,红着眼歇斯底里地冲欧阳尖叫。

    “凭他想害我!!”欧阳勃然大喝。

    米娅焦急摇头,“他不是故意的——”

    欧阳转身就走。

    他受够了!

    受够她总是为别的男人求情!

    她真蠢,她难道不知道她越是这样表现得很在乎卓行一的样子,他就越是想让卓行一消失吗?

    “欧阳!”

    米娅吓得连忙扑上去拦住他,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楚楚可怜地对他认错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别走,别走……”

    不能让他走!

    她有很强烈的预感,如果今天让他走出这个门,卓行一真的会死。

    不不不!

    她不能让卓行一死,更不能让卓行一因为她而死!

    “滚开!”欧阳冷冷看着张开双臂挡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极尽厌恶地切齿道。

    米娅不敢滚,厚着脸皮往他怀里扑,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衬衣,仰着脸苦苦哀求,“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欧阳,你别生我的气……”

    她不再跟他对着干,还低声下气的求他……却让他更加愤怒!

    因为她会这样委屈自己,全是为了别的男人!

    欧阳面无表情地看着赖在自己怀里的女人,心里真是恨得要死。

    剑眉一拧,他伸手便将她从面前狠狠拨开。

    米娅被他拨得往后踉跄,刚稳住脚就看到他已经走到门口。

    “欧阳!”她大喊一声,连忙扑过去往他背上一跳,死死抱住他的脖子不让他走。

    “放手!”欧阳咬牙切齿,反手抓住她背上的衣服往下拽,想将她从他的背上拽下去。

    平时看她笨得要死,这会儿倒灵活得像个小猴子了,长手长脚的缠着他,让他扯都扯不下来。

    “你别走……”她不松,勒紧双臂把他抱得更紧。

    欧阳被勒得差点背气。

    “米娅,我警告你,立刻给我松手!”他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沉声怒喝。

    “不松!除非你先答应我你不走。”她死命摇头,不止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双腿也紧紧圈住他的腰。

    “滚下去!!”欧阳怒不可遏,使劲儿将她往下甩。

    他喜欢她耍无赖,但他痛恨她为了别的男人跟他耍无赖!

    “就不!”米娅豁出去了,心道今天就是死也不能让他出这个门。

    欧阳转身就朝着沙发走去。

    他“背着”她往沙发里一坐,她便被挤在沙发和他的背之间,然后他态度强硬地掰开她缠在腰上的腿,接着再去扯她勒住自己脖子的手……

    然而当他扯开她的手时,她的腿又重新缠上了他的腰。

    然后他又去掰她的腿……

    然后她的手又抱住了他的脖子……

    无限循环。

    “你放不放?”欧阳汗都出来了,气得胸腔急促起伏。

    “不放!”米娅双手双脚都缠在男人身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他怒了。

    这一次,他先去扯她的手。

    把她的手扯开之后,他立马站起来,让她来不及再抱住他的脖子,然后再动作迅速的去扯她的腿……

    米娅急了,眼看自己就要困不住他了。

    于是抱不住他的脖子她就只能死死抱住他的腰。他想走,她就卯足了劲儿将他往后一拖。

    欧阳猝不及防,脚下一歪,一时稳不住就被她拖得又一p股跌坐回沙发里。

    下一秒,米娅腿一抬,骑坐在他腿上,与他面对面。

    欧阳脸色阴沉,冷睨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爱恨不能。

    一番挣扎,两人都微微喘息,像是斗气一般互瞪着彼此。

    “米娅,你想干什么?”欧阳冷嗤,浑身寒气深重。

    “要我。”她伸手捧住他的脸,红唇一嘟就去吻他的唇。

    她说,要我……

    “你说什么?”他狠狠拧眉,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

    惊讶过后,便是怒火翻腾。

    为了卓行一,她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在没去见卓行一之前,她连亲都不肯让他亲不是吗?现在居然愿意对他投怀送抱了?

    “求你要我……”米娅在男人的唇上一点一点地(口允),软软糯糯地撒娇。

    他恶狠狠地盯着她近在咫尺的小脸,对她的吻不为所动,死命咬住牙根隐忍着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她不止主动吻他,还在他怀里轻轻地蹭。

    甚至故意去蹭他危险的地方……

    她边蹭边说:“你赢了,我认输,现在我求你……欧阳,要我吧……”

    嗯,她一直记得,前几天他对她说的那句话。

    他说:米娅,你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要你!

    是的,他做到了,他赢了!

    欧阳整个人都快炸了。

    对,这明明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可此刻看到她妥协了,他却恨不得杀了她!

    她到底是有多爱卓行一啊?

    为了卓行一她竟然肯如此委屈自己!!

    既然她如此爱她的竹马,当初又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撩他?又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清白之身交给他?

    欧阳一动不动地坐着,没有推开她,亦没有回应她。

    对米娅来说,他没有推开她就等于是在给她机会和希望。

    于是她再接再厉。

    她的唇,从他的唇一点一点地往下移,吻过他的下巴,再慢慢吻向他的喉结……

    同时她的手,摸索到他的衬衣扣子,一颗一颗地慢慢解开。

    欧阳明明很想将怀里的女人狠狠推开,可他的手却像是突然没有知觉了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变得如此没出息的,明知她是虚情假意,他却还是舍不得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