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09章:爱谁?
    《一米阳光》第009章:爱谁?看着卓行一本是英俊不凡的脸庞布满伤痕,米娅很心疼,但更多的,却是愧疚。

    “你是在里面得罪什么人了吗?”

    “我也不知道。但我没有去惹事,娅娅你相信我。”他摇头,像是生怕她误会似的着急解释。

    “嗯,我相信!”米娅连连点头,宽慰他焦急的心。

    卓行一与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只比她大两岁,两家交好,他们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

    在米娅的眼里,卓行一是个翩翩公子,他人缘好性格好,从青少年时期就一直是女孩儿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他不像某些人那样蛮横霸道,也不像某些人那样歼诈狡猾,更不像某些人那样卑鄙无耻!

    所以她相信,温文尔雅的卓行一是不会主动去与人结怨的。

    “那我就放心了。”见米娅毫不犹豫就相信了自己,卓行一松了口气,笑了。

    他笑得满足,仿佛得到她的信任就等于得到了全世界。

    米娅见状,心里酸涩难当,更是觉得自己欠眼前的男人太多太多……

    “你呢娅娅,出来之后你过得好吗?”卓行一不想米娅难受,连忙转移话题。

    “挺好的。”米娅避重就轻,对卓行一笑了笑。

    “真的?”他盯着她,似是想看穿她的心。

    迎着卓行一明显质疑的目光,米娅神色自若地说道:“当然是真的啊,我骗你做什么。”

    可即便她表现得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卓行一还是不放心。

    他抿了抿唇,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说:“娅娅,我有个姑妈在h市,你去——”

    “我哪儿也不去!”米娅脸色一沉,态度坚决地抢断道。

    “娅娅……”

    “我等你出来!”

    “可是……”卓行一紧拧着眉头,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般欲言又止,重重叹了口气,垂下眼睑忧心忡忡地喃喃道:“万一我出不来呢?”

    出不来……

    “胡说!!”米娅大惊,勃然沉喝,狠狠瞪着神色哀伤的卓行一,怒斥道:“卓行一你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许有这种想法!你会出来的,就算加刑半年,八个月后你也可以重获自由!”

    自此,米娅已经差不多可以肯定,卓行一被打和加刑是何人所为了……

    看着米娅焦急担忧的模样,卓行一笑了。

    用自己的双手包裹着她的双手,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娅娅,你还记得入狱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跟我说的那些话吗?”

    “当然记得!”米娅点头。

    他的眼底盛满希冀,轻柔的语调近乎哀求,“那你能再说一遍给我听吗?”

    “卓行一!我爱你!等你出来我们就去领证结婚,然后离开c市,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她没有一丝犹豫就重复给他听。

    即便笑容扯动脸部肌肉会很疼,卓行一还是情不自禁地笑得幸福又甜蜜。

    嗯,很开心!

    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吃多少苦受多少罪,都值!

    “娅娅,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从我懂事的那天起,我的心里就只有你……”卓行一激动得声音发颤,紧紧抓住米娅的手,情真意切地说道。

    垂眸看着彼此握在一起的手,她的手指被他捏得挤压在一起,有点疼。

    一如她的心……

    有点疼。

    有时候米娅对上天真的颇多怨言,总觉得老天爷太过捉弄于她,将她本该平静幸福的生活,弄得如此纠结痛苦。

    从我懂事的那天起心里就只有你……

    为什么不找说呢?!

    米娅很想问眼前的男人,这句话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

    如果他早点向她表白,可能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她自然不会去接近欧阳。

    如果她与欧阳没有交集,便不会爱上他,更不会有后面一系列的不幸和痛苦。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早知道”,也没有“如果”!

    “行一,你若真的爱我,那就平安出来!”相较于卓行一的激动,米娅平静许多,只是一再叮嘱他要好好的。

    “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一定!!”

    卓行一面露难色,不敢保证。

    他当然也想安然无恙的出狱,可现在明显有人不想让他太早出去,更甚至,让他永远出不了狱都有可能……

    米娅眼眶泛红,深深看着卓行一,颤声微哽,“行一,我只有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我只有你了……

    卓行一的心,溢满了感动和幸福。

    “嗯嗯,我知道!娅娅你放心,为了你我一定出来!”他用力点头,喜不自禁。

    看到卓行一那么开心,米娅心里酸涩难当,虽然等他出来之后他们会在一起,可她只怕穷其一生也无法回报他同等的爱……

    他说从他懂事起心里就只有她,可她呢?

    她却在最好的年纪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时间到!”

    狱警平淡冷漠得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突然响起。

    卓行一倏地抓进米娅的手,依依不舍地看着她,“娅娅……”

    “你好好改造,我下个月再来看你。”米娅拍拍他的手背,柔声安抚。

    “娅娅,我真的很爱你,真的!”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在她的手背上重重吻了一下,深情款款地说。

    “我知道,我也爱你!”米娅红着眼眶,颤声微哽。

    “你会一直等我的对吗?”卓行一深深看着米娅,眼底泛着不安和慌张,仿佛生怕她会抛弃他一般。

    “对!我会等你出来!”米娅像是保证一般用力点头,完了还补上一句,“不管多久!”

    嗯,不管未来的路有多难走,她都会跟他一起风雨同舟……

    这是她曾经对他做出的承诺。

    狱警朝着卓行一走过来。

    卓行一缓缓站起,一步三回头地跟着狱警离开。

    米娅看出卓行一的不舍,心里亦是难过。

    行一,你再坚持一下,我一定会尽快把你救出来的!

    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走得远远的……

    嗯,远远的!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男子监狱回来之后,米娅用身上仅剩的几十块买了一点菜。

    当夜幕降临时,她做好了三菜一汤,然后打开手机,主动给欧阳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欧阳来到米娅的小公寓。

    叮铃铃……

    听到门铃响,米娅快步走向门口,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一边打开防盗门。

    “来啦!”她笑靥如花地看着站在门口满身寒气的男人,无视他的冷漠,特别主动地挽住他的手臂将他往屋里拉,“饭刚做好,来来来,吃饭了。”

    欧阳面无表情,没有拒绝米娅难得的热情,任由他拉着自己走向餐桌。

    米娅将一脸生人勿进的男人摁坐在椅子里,然后拿起碗给他盛饭,说:“我没钱了,就买了点肉和鸡翅,你凑合一下。”

    欧阳淡淡地睥睨着桌上的青椒炒廋肉、可乐鸡翅、炝炒小白菜和黄瓜皮蛋汤,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呵!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米娅笑意盈盈地将盛好的饭放在欧阳的面前,然后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看着还蛮香的饭菜,欧阳毫无食欲。

    “你倒是吃啊!还要我喂不成?”见他不动筷,她瞥他一眼,蹙眉娇嗔。

    他抬眸看她。

    看似平静的目光,实则压迫性十足。

    米娅被他那凉飕飕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悄悄咽了口唾沫。

    他倏地伸手将她一拽。

    “啊!”她尖叫着倒入他的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干吗呀你?”她脸颊微微泛红,轻轻推他,羞恼地嗔道。

    “喂!”他拿起筷子往她手里一塞,言简意赅地吐出一个字。

    米娅的脸更红了。

    拜托!她就是随口一说,他还当真了啊?

    又不是三岁小孩,喂什么喂啊?!

    面对他一本正经的要求,米娅红着脸低着头,小声娇嗲,“自己吃啦……”

    欧阳不说话,就冷冷盯着她。

    从他进屋,他的脸色就一直是没有温度的,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米娅觉得这矫情的男人应该是在为她挂他电话的事儿生气,并没想到事情远远比这更严重……

    见他还是不言不语,她瞥他一眼,轻声抗议,“你能别这样盯着我么?”

    “干吗怕我看?做了亏心事?”他的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讥诮道。

    亏心事……

    米娅并不觉得自己去探视卓行一有何不对,但在他极具穿透力的注视下,她还是莫名地感到心虚。

    舔了舔唇,她媚眼如丝地瞅着他,媚声娇嗲,“你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人看,谁能不瘆得慌啊!”

    “你做了亏心事!”他又道,这次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看他一脸笃定仿佛是知道什么似的,米娅心慌慌。

    腾地从他怀里站起来,她佯怒地将筷子往桌上一放,“自己吃吧!”

    下一秒,又被他拽了回去。

    “啊……”

    “今天一天都干什么去了?”

    她的尖叫还未落音,就听见他冷冷质问起自己来。

    “找工作。”她答,神色自若一脸坦荡。

    “为什么关机?”

    “这还用问么?当然是不想接你电话啊!”她翻了个白眼,一脸“你是不是傻”的嫌弃表情。

    “既然连我电话都不想接……”他冷笑,用下巴点了点桌上的菜,“那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抿唇一笑,一脸诚恳,“挂你电话是我不对,关机更是不该,所以我买了菜做了饭,为自己不礼貌的行为向你道歉!”

    “向我道歉?”欧阳挑眉,冷笑更甚。

    “嗯!”她重重点头。

    “天要下红雨了?”他讥诮,眼底在酝酿着风暴。

    她一再赔笑脸,而他一直冷着脸,米娅觉得自己这分明是在拿热脸去贴他的冷p股。

    “当然,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歉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了。”她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撇嘴道。

    欧阳脸色阴郁。

    瞧!在他面前,她连欺骗他都如此的不耐烦。

    “米娅,能走点心吗?”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阴测测地冷哼。

    “我很走心啊,可你不接受我也没办法啊!”她眨巴着无辜的打大眼睛,摊手表示无奈。

    欧阳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一瞬不瞬地深深看着。

    那犀利而深沉的目光,像是可以看到她的心灵深处……

    米娅强装镇定,悄悄咽了口唾沫。

    半晌后,欧阳说:“如果你是真心诚意的想给我道歉,那就亲我一下!”

    米娅二话不说就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嫣红的唇结结实实地印在他的唇上……

    他没动,就不咸不淡地看着她,看似冷漠的表情讳莫如深。

    她并非蜻蜓点水,而是大大方方地撬开他的牙齿,将自己的舌喂进他的嘴里……

    然而,火热的吻,却温暖不了他冰冷的心。

    米娅以为自己都做到这个份上,他一定会忍不住的……

    哪知他却把她的舌推了出去!

    她微愕,不解地看着他。

    不是要她吻他吗?为什么又不要了?

    难道她猜错了?

    难道他对她的身体并非如她以为的那样迷恋?

    不过也是呵,他可是堂堂一省s记,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比她漂亮的比她年轻比她乖巧懂事的大有人在,围绕在他身边的美人儿只怕是多不胜数,他又怎么可能还会对她的身体恋恋不忘?

    米娅,看来你又自作多情了!

    你的爱,他不屑一顾,而即便是身体,也已经不能作为你跟他谈判的筹码了!

    你在牢里的两年,他睡过的女人就算没有一打只怕也有五双,所以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认为他还会对你的身体有兴趣呢?

    米娅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苦笑。

    是啊!在她坐牢的时候,他肯定跟别的女人睡过的,毕竟他对那方面的需求是那么的旺盛。

    想到在她之后他还有过别的女人,米娅的心,狠狠一抽。

    自然是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在乎,可心会难受,她也管不住啊!

    于她而言,他是罂粟,让她上瘾,想戒戒不掉,想忘忘不了……

    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坠入深渊,在痛苦中挣扎,在绝望中沉沦……

    欧阳不为美色所动,用舌尖将小女人的舌推出去,盯着她看了几秒,问:“不恨我了?”

    “我恨你干吗呀?从来就没恨过好伐!”她回过神来,对他咧嘴一笑,媚声娇嗲。

    “我让你一无所有,不生我的气了?”

    “是我咎由自取,不能怪你。”

    “你真是这样想的?”他轻挑眉尾,唇角的冷笑更甚。

    “当然!”她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

    欧阳的心,沉入谷底。

    之前还各种怪他,现在却如此通情达理……

    骗鬼呢!

    “米娅!”他突然一本正经的叫她的名字。

    她的心微微一抽,有点怂。

    “嗯?”她戒备地瞅了他一眼就慌忙移开了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你爱我吗?”

    他却不许她躲,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犀利似剑的目光直直射进她的眼底,像是恨不得看穿她的心。

    爱……他吗?

    “……啊?”她眨了眨眼,装茫然。

    “嗯?爱我吗?”他咄咄逼问,且脸色不善。

    “我觉得我还不是不要爱你……”米娅用力抿了抿唇,讪笑着小声呐呐,可话未说完就感觉到他捏住自己下巴的手突然用力,疼得她狠狠蹙眉,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完,“比较好。”

    不要爱他比较好?

    什么意思?

    他冷冷看她。

    “欧阳,以前我只是你的情、妇,现在我什么都不是,你又不爱我,你要我的爱来干什么呢?”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米娅强装镇定地笑着说道:“如果我真的爱上了你,你就不怕我会没完没了的缠着你吗?如果爱而不得,说不定我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呢,到时候给你制造很多很多的麻烦你岂不苦恼?”

    要她的爱来干什么?

    不知道!

    但就算不知道,他也还是要!

    反正他不许她的心里装着别人,更不许她爱除他以外的任何男人。

    没完没了的缠着他吗?

    好啊!来缠啊!

    反正在她坐牢的两年里,他已经过腻了那种心如止水的日子。

    以前不觉得,可自从她进了监狱之后,他才发现没有她自己的生活是多么的无趣。

    她这才出来几天,就把他的心湖搅得一团乱,他时常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但心里却又觉得特别满足。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看到她,他空空落落的心就会变得很踏实。

    以前的她比较乖,不敢这样跟他抬杠,兢兢业业地恪守着情、妇的本分,偶尔还会变着花样讨他欢心……

    出狱之后的她就没这么乖了,可能是怨恨他当初算计了她吧,所以动不动就对他表现出一副想跟他老死不相往来的姿态。

    欧阳也觉得自己有点bt,她越是一副想要跟他撇清关系的样子,他就越是放不开……

    所以她越是这样东扯西扯不肯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就越是生气。

    “爱?还是不爱?”

    他脸如玄铁目光冷厉,怒气已经掩饰不住了,咬着牙根阴森切齿。

    “不敢爱呀,毕竟你那么优秀……”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她只能晒笑着打哈哈。

    “我跟卓行一,你爱谁?”

    “……”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因为“卓行一”三个字,顿时僵到谷底。

    米娅沉默,不敢吱声。

    在僵凝的气氛中,两人冷冷对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怒气已经完全压制不住了,而她的伪装也正在逐步瓦解。

    啪!

    他倏地一掌狠狠拍在桌面上。

    米娅吓得一颤,差点从他腿上跳起来。

    “爱谁?!”他疾言厉色地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