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08章:欠他的多着呢
    《一米阳光》第008章:欠他的多着呢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她是在说天气很美而非在撵他走。

    米娅想跟眼前的男人好好谈谈,爱过也好恨过也罢,现在她只想过点平淡的生活,所以,她不想再跟他这样没完没了的搅合下去了。

    反正她一个小老百姓也是斗不过他的,即便再怨再恨又能怎么样呢?毕竟俗话说得好,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欧阳手里捏着遥控器,就像是没听见她说什么一般,自顾自地换着台。

    他这态度分明就是不想搭理她啊!

    米娅好气啊!

    烦躁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她狠狠咬了咬牙,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义愤填膺地对他说道:“你算计我,害我坐牢,毁了我的一切,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所以你走吧,从此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

    她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她说,从此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

    啪!

    他倏地将手里的遥控器狠狠拍在茶几上。

    “米娅你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是你咎由自取!”欧阳脸沉如水,勃然喝道,冷厉的目光直直射在她的脸上。

    咎由自取……

    米娅的心,被这四个字狠狠刺穿,鲜血淋漓。

    她笑了,却比哭还难看。

    垂着眼睑盯着茶几上的空碗,她像是自言自语般苦涩低喃,“是啊,你说得对,是我咎由自取。只怪我没你心狠,只怪我太傻太天真。嗯,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我怨不得任何人,只怨当初的自己被鬼迷了心窍……”

    爱上他,就是鬼迷心窍!

    他心狠?

    她还有脸怪他心狠?

    欧阳又生气了。

    米娅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眶,缓缓抬眸,深埋心底的怨怼终究还是忍不住从眼底泄露了出来,幽幽吐字,“你知道我在牢里吃了多少苦吗?你知道那种没有人身自由的日子有多煎熬吗?”

    “你活该!”他狠狠剜她一眼,大骂。

    “是啊,我活该,我的确活该……”她笑着点头,一下又一下。

    “我安排你出来你自己不出来,怪我咯?”欧阳说起这事儿就来气,狠狠切齿,“你知道我给你弄个保外就医有多费劲儿吗?你说拒绝就拒绝!你还好意思跟我发脾气?!”

    本来以他的能力要把一个人从牢里弄出来并不难,可那段时间他被人盯得紧,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为了能让她出来,他没少花心思,最后好不容易求得严楚斐帮忙,结果她竟敢拒绝这唯一出来的机会。

    当得知她不肯出来也不肯见他时,他的肺都差点气炸了。

    呵!没有人生自由的日子很煎熬吗?可他就算有人生自由也同样很煎熬好吗!

    监牢关着她的人,同时也关着他的心……

    旧事重提,两人都怒火翻腾。

    米娅气得脑子一热,冲口而出,“我为什么会拒绝你心里清楚!我说了,如果你不把行(hang)一也弄出来——”

    啪!

    听到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欧阳大怒,狠狠一掌拍在茶几上,拍得茶几上的水杯和空碗都跟着抖了三抖。

    “你还敢提这茬是不是?怎么着?你以为拿自己的自由来威胁我我就会妥协了?米娅,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他脸如玄铁,怒不可遏地狠狠切齿。

    她根本不懂,当初他之所以会狠心把她送进监狱,绝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心里藏着别的男人……

    “对!我没资格跟你谈条件!同样的,你也没资格责怪我拒绝你的虚情假意!”她牙尖嘴利地反击,微微扬起下巴无畏无惧地与他对视。

    虚情假意?

    欧阳腾地站起来,气势汹汹地扬起手。

    “怎么着?又想打我?”米娅见状,索性仰头,把脸凑向他,指着自己的脸颊,不怕死地挑衅道:“来来来!打!冲这儿打!来!”

    他气得吹胡子瞪眼,怒瞪着欠揍的小女人,扬起的手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可就这样收回手的话好像又很没面子,他眉头一拧,手伸过去往她脑门上狠狠一推,推得她略显狼狈地倒在了沙发里。

    他心里舒服点了。

    “你若听话,谁会打你?”他重新坐下,没好气地剜她一眼。

    “若不听你话的都得被你打,你那双手打得过来么?”她翻了个白眼,冷冷讥诮。

    他眸色一沉。

    见他要变脸了,她连忙举手做投降状,“算了算了,以前的事我不想再说了,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就这样吧!”

    然后她又重重叹了口气,抬眸看他,特别严肃地说道:“欧s记,我公司没了,牢也坐了,就算你觉得我以前接近你目的不纯,那我现在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们互不相欠——”

    “放p!你欠我的多着呢!”欧阳听到互不相欠四个字就火冒三丈,勃然大喝。

    “什么?我还欠你?”米娅闻言,霍然瞠大双眼,像是听见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呵!我还欠你什么了?”

    被他白白睡了两年,又被他害得坐了两年的牢,本应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都毁在了他的手上,他还有脸说她欠他“很多”?

    “你说你欠我什么了!”他瞪她。

    米娅嘴角抽搐,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叫“话不投机半句多”了。

    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她重重一叹,恼火地叫道:“姓欧的!你非要把我逼出c市才甘心是么?”

    欧阳,“你敢离开c市半步试试,看我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米娅呼吸一窒,一口气卡在喉咙口,上下不得。

    “你有病啊?”她终于爆发,气得破口大骂。

    既要让她在c市混不到饭吃,又不许她离开这里,他这分明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啊!

    “现在有病的是你!”他用下巴点了点茶几上的感冒药,哼哼道。

    米娅觉得自己已经被打败了。

    暗暗磨了磨牙,她努力压制着心里那股想要跟他同归于尽的冲动,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平心静气,问:“你到底想怎样?”

    “跪下来求我!”他说。

    “你去死!”她蓦地站起来,抓了一个抱枕就往他脸上狠狠砸去。

    臭不要脸臭不要脸臭不要脸!

    啊啊啊啊阿……

    米娅抓狂。

    看到抱枕朝自己迎面飞来,欧阳抬手一挡,抱枕便飞向了别处。

    然后他勾起唇角笑得意味深长,说:“你最好祈祷我别死太早,因为如果我死的话,会拉着你一起!”

    我死会拉着你一起……

    “……”米娅彻底无语。

    叮……

    突然,墙上的时钟响起了整点提示。

    欧阳转头一看,已是十一点整了。

    他起身,从裤兜里摸出一个手机递给她。

    米娅微微一怔,蹙着眉头看了看明显崭新的手机,又抬眸看了看他,“干吗?”

    “你说干吗!”他没好气地剜她一眼。

    她现在穷得叮当响,连饭都快吃不上了,自然是没钱买手机的。

    而没手机的她太不方便的了,他讨厌想找她却无从找起的那种挫败感。

    “我不要!”在确定他的意图之后,米娅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欧阳闻言,眸色一沉,“米娅,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收下让我随时找得到你,要么你每小时给我一个电话告诉我你的行踪!”

    纳尼?

    每小时给他一个电话?

    神经病!!

    “我都不要!”她坚定摇头,拒绝得字字铿锵。

    “看来你是很不希望我走,行,那我今晚就住下吧。”欧阳不怒反笑,一边勉为其难地说道,一边作势又要重新坐下来。

    米娅错愕,蹭地跳起来:“什么啊!我哪有说——行行行!我收我收!我收下总行了吧!”

    本想跟他理论,但想想跟一个蛮不讲理的人讲理无疑是自虐,所以话到一半她就打住了,改而妥协地连连点头,且把他正欲收回去的手机一把抢了过来。

    她想,这么晚了他留在这里实在危险,还是先把他打发走了再说吧。

    当然,对她来说,其实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都是一个充满危险的生物。

    见她妥协,他满意。

    “任何时候都不许关机!”但他心里清楚她心里是极不甘愿的,睨着她沉声命令道。

    米娅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那万一没电——”

    “你不会提早充好电?”他叱道,不悦地瞪她。

    就知道跟他犟嘴!

    她低着头,默不啃声,在心里偷偷翻了无数个大白眼。

    “还有,除了我,你不许给任何人打电话!”他霸道的命令又响在头顶。

    米娅瞠大双眼,无语地叫道:“那你给我手机干吗?”

    “接我电话!”

    “……”

    米娅狠狠磨牙,气得无力。

    与他互瞪了几秒,她没好气地冷嗤道:“那如果我突然要死了,我连急救电话都不能打了?!”

    “米娅,你少给我装疯卖傻,你明知道我的意思!”欧阳拧眉喝道。

    她默默地看着他,不说话了。

    “不许给不该打电话的人打电话!记住没有?”他目光冷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加重语气沉声警告。

    米娅转眸看向别处,以沉默抗议他的专横霸道。

    “我问你听到没有?!”他倏地冷喝一声。

    她吓了一跳,肩头缩了缩,皱着眉嫌弃地看了他两眼,然后才不甘不愿地发出一声鼻音,“嗯。”

    “大声点!”他不满意,厉声大喝。

    米娅恼了,扬起小脸就冲他嚷,“知道了知道了!!唔……”

    他突然低头,以吻封缄。

    她没想到他会突然吻下来,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唇被他衔在嘴里……

    短暂的错愕之后,她想推开他,可他有力的双臂将她整个纳入怀里,让她挣扎不开也逃脱不了。

    他霸道又强势地撬开她的齿,长驱直入,火热的吻,加深,加深,再加深……

    他狂猛得让她招架不住,就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被他夺走了一般,大脑很快就成了浆糊,整个身子不知不觉就变得虚软无力。

    当他的手从她的后腰往下滑,用力抓住她的屯时……

    她疼得猛地将他狠狠推开。

    妈蛋!

    他用皮带在她p股上抽了好多下,正疼着呢,还抓?

    被突然推开,欧阳本是不悦,但看到小女人双手捂住p股一脸幽怨地瞪着他的模样,莫名想笑。

    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脑袋拉到自己面前,在她因为羞恼而微微赌气的唇瓣上重重(口允)了一口……

    然后将她放开,没再继续纠缠。

    “早点休息。”

    他像是宠溺一般拍拍她的头,说了今晚最温柔的一句话。

    米娅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他没有理会她眼底的戒备,说完就拿起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衬衣,径直朝着门口走去,主动离开。

    看着男人从容离去的背影,看着房门开了又关,米娅僵坐在沙发里,无意识地抬手轻抚自己被他吻得微肿的唇,怔怔出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日后。

    男子监狱。

    米娅下了公交车,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达监狱。

    在监狱门口刚要登记入内,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默默翻了个白眼。

    手机是欧阳给她的,里面也只有他一个人的号码,她备注“禽兽”。

    盯着“禽兽”二字看了几秒,本是不想不接的,但深知那男人忒小气,万一他不高兴了自己又不知道得被他怎样收拾。

    犹豫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接了电话。

    “在哪儿?”

    电话刚一接通,彼端就传来他略显阴沉的声音。

    “逛街。”米娅就知道他第一句会这样问,所以早就想好了托词。

    “你有钱吗?”他冷笑一声,嘲讽道。

    她怒,狠狠磨了磨牙,回以冷笑,“没钱就不能逛街?”

    “不能!”他说。

    米娅甚至都能想象出他说“不能”二字时的表情有多嚣张。

    妈蛋!

    凭什么不能?街是他家的啊?

    她没钱怎么了?没钱连家门都不许出了?

    再说了,她没钱还不都是怕他所赐吗?

    真是禽兽!

    “我就逛,你管得着么!”她气急,张口就呛声道。

    她口气不佳,他也不恼,只是语气更加阴森了几分,“米娅,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现在在哪儿?”

    如果他在自己的跟前用这样的语调问她,她可能就认怂了,但现在他又不在自己面前,她怕他个p啊!

    “欧先生,既然你最后问我了,那我就最后答你一次——”米娅气极反笑,声调一转,媚声娇嗲,在微微停顿之后,再一字一顿地说:“你、管、不、着!!”

    咔!

    挂了电话。

    米娅勾着唇角看着手机,脑补着那个男人此刻的脸色该有多么的难看,想想就觉得大快人心。

    嗯,她就是故意的。

    故意挑衅他,然后挂掉电话让他再没机会说话,气死他!

    知道他这会儿肯定是生气了,一定还会继续给她打电话,米娅索性把手机关了,耳不听为静。

    十分钟后,米娅跟在狱警的身后进了接见室。

    狱警,“三号窗口,等一会儿。”

    “好的,谢谢!”

    米娅刚在三号窗口坐下没一会儿,一个身穿囚服的年轻男子就在狱警的带领下出现在接见室里。

    “行一!”米娅立马站起来,喜笑颜开地对着男子使劲儿招手。

    “娅娅!”卓行一看到米娅,同样欣喜不已,激动得两个大步奔到三号窗口,紧紧抓住米娅伸向他的手。

    两人中间隔着玻璃,但玻璃下方并未封严,可以牵手。

    米娅觉得卓行一走路的姿势有点别扭,像是明明腿很疼却又努力伪装没事的感觉……

    心里刚觉得他走路不自然,紧接着立马又看到他的脸青一块紫一块……

    “你脸怎么了?”米娅大惊,满心欢喜顿时被愤怒取代。

    “呃,没……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卓行一连忙低头,抬手挠额以掩饰脸上的伤痕,言辞闪烁。

    “行一,我也是刚从里面出来的,你觉得你这样的说辞可以骗得了我吗?”米娅脸色冷凝,心情沉重起来。

    卓行一哑口无言。

    气氛就此沉默下来,刚才的欢喜已然消失不见。

    看着卓行一鼻青脸肿的样子,米娅心里格外的难受,眼眶微红。

    “娅娅你别担心,我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真的!”见米娅红了眼,卓行一急了,用力捏了捏她的手,急忙说道。

    监狱里那点事儿,坐过牢的都知道,所以看到卓行一所受的伤,米娅除了心疼和气愤,也帮不上什么实质性的忙。

    重重叹了口气,米娅手一翻,主动抓住卓行一的手,深深看着他的眼,说:“行一,你再忍一忍,只要再忍两个月,出来了就好。”

    嗯,再过两个月,卓行一就可以刑满释放了。

    “娅娅……”说到刑满释放这个问题,本应是高兴的事儿,然而卓行一却一脸哀伤。

    “怎么了?”见卓行一神色不对,米娅蹙眉,隐隐不安。

    “我……”卓行一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苦笑,欲言又止。

    “嗯?”米娅的心,缩得更紧了一分。

    卓行一狠狠抿了抿唇,然后难受地看着米娅,苦涩地说道:“要加刑半年。”

    “为什么?!”米娅蹭地站起来,怒得失声大叫。

    狱警朝她看了一眼。

    意识到自己失控了,米娅连忙重新坐下,好心情荡然无存。

    紧蹙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她压低声音严肃地问道:“有人故意害你对吗?”

    卓行一没说话。

    米娅,“是最近才开始的还是这两年一直有人找你麻烦?”

    “就最近,之前都挺正常的。”卓行一涩涩苦笑。

    看着卓行一本是英俊不凡的脸庞布满伤痕,米娅很心疼,但更多的,却是愧疚。

    “你是在里面得罪什么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