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07章:不要再见面了
    《一米阳光》第007章:不要再见面了然而预期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松开,同时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睁眼一看,只见刚抓住她的头发想要揍她的男人此刻已经倒在了几米开外,正龇牙裂齿地捂住下巴哀嚎。

    米娅一脸茫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件男士衬衣披上她的肩,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到一张熟悉且布满寒气的俊脸……

    欧阳仅穿着一件背心,因为他把自己的衬衣给了浑身湿淋淋的小女人。

    她穿的裙子又短又紧,还非常的薄,在被水泼湿之后,完全就服服帖帖地黏在了身上,让她玲珑有致的身躯更显you惑……

    欧阳不喜欢米娅这副诱人的模样被别的男人看见,所以在一拳将满脸横肉的男人揍倒之后就脱下自己的衬衣给她披上。

    因为生气,因为没耐心一颗颗去解扣子,他抓着自己的衬衣就往两边狠狠一扯,扣子崩开,纷纷落地。

    很man的一个动作,却因周身弥漫着一股杀气而让人心生畏怯。

    另一个男子见兄弟伙被揍了,本是想上前帮忙的,可是被欧阳面罩寒霜的样子给吓得僵在原地半晌都回不来神。

    米娅呆呆地看着为自己披上衬衣的男人,恐慌的心,莫名就得到了安抚……

    仿佛只要有他在,自己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怕……

    虽然他跟倒在地上哀嚎的坏人一样可恶。

    欧阳将衬衣往米娅肩上一披,再一拢,便将她曼妙的身躯掩藏在了他的衬衣之下。

    然后他转身就朝着倒地的男人走去。

    “你你……你想干……干什么?”男子捂住已经被揍得脱臼的下巴,又怒又惊,戒备又惊慌地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欧阳。

    道上混的,对方是不是练家子一试便知,男子挨了一拳,立马便明白自己不是欧阳的对手……

    不!确切的说,恐怕他连“对手”二字都算不上。

    欧阳面罩寒霜,满身煞气,走上前不由分说就一把揪住男子的衣襟,将男子提起来就朝其腹部又狠狠揍了一拳……

    嘭!

    欧阳下手极狠,饶是男子身形魁梧,也承受不住他这样凶狠的重击。

    所以一拳下去,男子就痛得立马弯了腰,脸如白纸,再度倒在地上整个人弓成了虾状。

    紧接着,欧阳一脚踩在男子的手腕上,只听咔擦一声,腕骨断裂。

    “啊……”

    男子惨叫,汗如雨滴,毫无还手之力。

    可能每个男人都有一个相同的怪癖,那就是自己的女人自己怎么欺负都可以,但容不得别人碰她一指头。

    所以哪怕刚才在包房里他用皮带抽了她他都不觉得自己有错,但现在看到别的男人害她如此狼狈还妄想对她动手就怒不可遏。

    郁凌恒和燕灵均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欧阳难得的失控。

    一干朋友中,就数欧阳最冷血,也是最能将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发挥到淋漓尽致的人。

    这几年里,欧阳没少看他们几个的笑话,笑他们在爱情里狼狈挣扎,笑他们被各自的女人吃得死死的,笑他们全都成了老婆奴。

    所以现在,也该轮到他们看他的笑话了!

    这世间的男人,不管多聪明多厉害,都会遇到一个狠狠收拾他的克星。

    之前能拽,不过是因为还没爱上或者是爱上了而不自知,可一旦认清了自己的心,那便只有乖乖被爱情牵着鼻子走。

    即便是当今总统,为了总统夫人也得百炼钢变绕指柔。

    很显然,欧阳也有了属于他的克星了。

    男子的惨叫声太过凄厉,很快就引来了许多人围观。

    然而欧阳却不管不顾,踩着男子已经骨折的手腕近乎残暴地狠狠碾压。

    米娅见状,心里竟泛起一抹担忧……

    他的身份可不允许他这样胡作非为啊。

    她微微蹙眉,双脚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不由自主地朝他快步走去。

    当欧阳提起脚还想狠狠踹男子一脚时,米娅扯了扯他的背心下摆。

    他回头看她,满脸杀气。

    虽然知道他的杀气并不是针对自己,米娅还是被吓得狠狠咽了口唾沫。

    “算了,放了他吧。”当他看过来时,她压低声音对他小声劝道。

    欧阳不肯。

    而在欧阳转头去看米娅的时候,吓得就差屁滚尿流的男子想爬起来溜走。

    打不过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男子已经认出了欧阳是谁……

    见男子还敢逃,欧阳双眸一眯就要一脚踹出去。

    米娅慌忙抱住他的手臂将他拖回来,着急地小声提醒,“好多人在看呢!”

    男子见米娅拉住了欧阳,机不可失地爬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朝着会所出口跑去,落荒而逃。

    而他的同伙和短发女子早在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时就已经先一步逃之夭夭了。

    因为米娅的阻止,男子成功逃脱,欧阳看着男子那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背影,气得磨牙。

    转眸就狠狠瞪了眼同情心泛滥的笨女人,对她恨铁不成钢。

    女人就是这样,妇人之仁!

    其实米娅不是同情坏人,而是担心眼前这个救她的男人……

    米娅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她为什么要阻止呢?她明明应该尽其所能的把事情搞大啊!

    只要把事情搞大了,他的声誉就会受到影响,严重一点的话甚至可以毁掉他的仕途……

    他最好把刚才那个男人打死,那样他这辈子就完了,多好的机会啊!!

    所以她刚才到底是哪根筋短路了居然要拉住想继续揍人的他呢?

    米娅,眼前的男人让你坐了两年牢,你应该天天诅咒他不得好死,而不是像此刻这样还为他着想好吗!

    被他一瞪,她立马松开他的手臂,低下头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可她的手还没完全脱离他的手臂,就被他抢先一步攥在了手里。

    他拉着她就往会所出口走去。

    第一天来上班就把会所搞得一团乱,米娅没脸呆下去了,而且她也深知此刻正拉着她走的男人是不会再让她继续留在这里的。

    抱歉地看了眼在外围观的杨燕,表示自己给她添麻烦了。

    杨燕轻轻笑了笑,给了她一个“没事儿”的眼神。

    跟杨燕匆匆一瞥,然后就被欧阳拽入了电梯里。

    郁凌恒和燕灵均跟上去,却直接被关在了电梯外。

    两人对视一眼,俱都撇了撇嘴,对见色忘友的欧阳表示深深的鄙视。

    一路无言到了地下车库,出了电梯之后米娅微微用力想要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

    可她刚一动,他就反射性地把她抓得更紧。

    她微微蹙眉,挣脱不开只能跟着他走。

    一直走到他停车的位置,他才松开她的手。

    米娅面无表情地将衬衣脱下,递给他,“还你。”

    他却不接,拉开副座的车门用下巴点了点车内,不咸不淡地命令道:“上车!”

    她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我自己可以回——啊……”

    话音未落,就被他粗鲁地推进了车内,整个人歪倒在座椅里。

    米娅气得狠狠磨牙。

    就没见过比他更野蛮的男人!!

    她爬起来就伸手要去开车门。

    “你敢下车试试!”

    他淡定从容地绕过车头走向驾驶座,没有用行动阻止她下车,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米娅默默地收回了手。

    他既然说了这样的话,那今天这车她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

    她若真敢下车,必然会死得很惨。

    所以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坐就坐吧。

    大热的天,车内必须开空调,可米娅刚被泼了一桶冰水,现在浑身还湿漉漉的,被冷气一吹,没一会儿就觉得难受了。

    她紧紧蹙着眉,脸色微白,用双臂环抱着自己,脑袋靠在车窗上闭着眼一声不吭。

    “怎么了?”欧阳忙里偷闲地看了她一眼,见她好像很难受的模样,拧眉问道。

    “晕车……”她依旧闭着眸,蔫蔫地应了一声。

    “怎么会晕车?”他记得她从来不晕车的。

    她睁开眼冷冷瞥了他一眼,给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然后两人都没说话了。

    欧阳默默把冷气关了。

    几分钟后,车停在一个药铺门前。

    米娅已经难受得卷缩在座椅里,大脑晕晕沉沉的,浑身无力动都不想动了。

    欧阳下车进了药铺。

    当米娅强打精神想要下车溜走时,他回来了。

    看到她的手正要去扣车门锁,他没骂她也没揍她,就凉飕飕地盯着她。

    想要溜走却被抓了现行,米娅开门不是不开门也不是,尴尬不已,而他的眼神并不凶狠,却盯得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心里默默衡量了下,最后她选择收回自己的手,老老实实地继续待在车里。

    欧阳的脸色稍缓。

    算她聪明!

    她刚要是敢下车,她就死定了!

    欧阳坐进驾驶座,将拎在手里的塑料袋往米娅怀里一丢,然后动作娴熟地启动车子,平稳而快速地往前行驶。

    见他突然丢了个东西过来,她下意识地张开手抱住,垂眸一看,全是药……

    有冲剂也有药片,有治感冒的,也有治晕车的,还有……

    创伤膏?

    好吧,这明显是给她擦p股用的。

    还有一瓶矿泉水。

    米娅拧开矿泉水,吃了一颗晕车药,然后垂着眼睑看着怀里剩下的其他药,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盯着药看了一会儿,她忍不住又用眼角余光去偷瞄正专心开车的男人……

    他这算什么?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

    哼!阴晴不定的神经病!

    米娅很苦恼,觉得自己的心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虽然很恨他,恨不得与他老死不相往来,可她又不得不承认,他刚才揍人的样子……帅炸了!!

    以前只知道他枪法好,没想到他身手也这么好,简直是十项全能。

    如果他不是一个混蛋,她想她会再次爱上他……

    这世间应该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抗得了一个超帅又超man的救命恩人吧……

    在她的胡思乱想中,他的车终于停在了她的小区门前。

    她拎着药下车,没说谢谢也没说再见。

    不说谢谢是因为她会变成这样他有大半的责任。

    不说再见是因为她想从此与他“再也不见”。

    可走着走着,身后就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跟着她的步伐。

    米娅狠狠蹙眉,冷着脸回头瞪着身后的男人,“你干吗?”

    欧阳不回答,就冷冷看着她。

    女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明知故问?

    他当然是要跟着去她家啊,这还用问吗?她以为问了他就不去了吗?真是天真!

    被他鄙视的目光一看,米娅也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

    用力咬了咬唇,她强装镇定地对他摆手,像挥苍蝇一样,“我自己可以上去,你不用跟着我了。”

    说完她就转身继续朝着电梯走去。

    她奢望着他能识趣点自行离开,然而她却忘了这个男人有多么的霸道无耻……

    听到他的脚步声如一缕冤魂似的跟着自己,米娅忍无可忍地再度转身,气急败坏地冲他低吼:“听得懂人话么?我说我自己可以——”

    “你说的是人话么?”他凉飕飕地抢断,同时伸手戳亮了上行键。

    “你——”她气结,整个人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冷的还是被他气的。

    电梯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进入电梯,在电梯的门正缓缓关闭时,又来了两个小女生。

    米娅站在最角落,冷着脸仿佛谁欠了她千儿八百万似的。

    两个小女生在看清欧阳之后,双眼瞬时一亮。

    “哇……”女生之一情不自禁地哇了一声。

    “好帅啊……”另一个小女生也点头附和。

    两个小女生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惷心萌动的样子可爱又滑稽。

    虽然小女生已经刻意压低了声音,但电梯里很安静,站在后面的欧阳和米娅都听见了。

    米娅冷冷瞥了欧阳一眼,那眼神好似在骂他是“祸水”……

    欧阳乐了。

    她这表情……是吃醋了么?

    他眉梢带笑,看着她的眼神透着一丝戏谑。

    米娅见他好像还很得意的样子,白眼一翻,嫌弃地撇嘴。

    他倏然伸手在她唇上揪了一把。

    “啊……”她吓得轻叫,恼火地骂道:“你干什么啊?!”

    神经病!

    吓她一跳!

    她突如其来的叫声引得前面的两个小女生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她。

    米娅顿觉尴尬。

    “干吗撇嘴?”他却朝她逼近一步,旁若无人地伸手去帮她拨开散落在额前的发丝,亲昵的举止让人不想歪都不行。

    两个小女生眸光一黯,脸上俱都是“啊已经有女朋友了啊”的惋惜表情。

    “痒不行啊?”米娅脸颊微红,歪着头躲避他的手。

    “所以我帮你挠一下,现在应该不痒了对吧?”他老神在在,与她的窘迫大相径庭,对别人的目光毫不在意。

    米娅想吐血。

    还好十三楼很快就到了。

    在两个小女生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中,电梯的门刚打开她就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欧阳看似不紧不慢地跟出去,但又总是能让米娅即便卯足了劲儿也逃不出他的掌控。

    没错,即便她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开门进屋,却还是在最后关头被他一脚踩在了门缝里。

    门,又关不了了。

    得!

    米娅默默叹了口气,松手,转身往屋里走。

    欧阳进屋,看着矫情的小女人,轻勾唇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跟他斗?

    她还嫩着呢!

    “去洗澡。”欧阳一进屋,就对米娅说道。

    米娅一怔,眼底立马泛起戒备之色。

    洗……洗澡?

    他想干吗?

    以前他也是这样,每次见她第一句话就是叫她去洗澡,可那时候她是他的情、妇,现在他们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他还让她去洗澡是想怎样?

    米娅不动。

    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欧阳嗤笑一声,上下扫了她一眼,说:“你放心,我现在不会碰你,我说了,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要你!”

    米娅不屑,但听他这么说心里就踏实多了。

    身上湿漉漉的实在难受,还冷,米娅也管不了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转身就进了卧室。

    在米娅洗澡的时候,欧阳则在厨房里烧开水熬姜汤,等她澡洗好,姜汤也好了。

    虽然他说不会碰她,但米娅还是穿了秋天的居家服,长衣长裤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就怕他见色起意。

    她一直觉得他对那方面的需求很强,因为跟他在一起的两年里,只要见面,他就必然会折腾她整宿……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米娅知道,欧阳不爱她,但喜欢她的身体……

    这些天里,她甚至在猜想,他对她这样纠缠不休,可能是对她的身体还有着眷恋……

    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还要对她这样步步紧逼。

    洗完澡从卧室出来,米娅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走向沙发。

    欧阳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电视里播着不知名的肥皂剧。

    茶几上放着一杯水,一碗姜汤,以及感冒药和创伤膏。

    米娅走过去,在对面沙发坐下,一声不吭把药吃了,然后把姜汤也乖乖喝了。

    姜汤喝完之后,她盯着空碗发呆。

    脑子里回放着与他有关的所有记忆,甜的、酸的、苦的、辣的……统统回忆了一遍。

    其实从一开始米娅就知道自己犯了大忌,这个大忌就是爱上了他……

    轻轻将碗放下,她抬头看他,脸色淡漠而疏离,仿佛此刻的他们是第一次见面的人。

    “欧阳,你走吧,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平静地说道。

    欧阳将视线从电视上调转至她的脸上,没说话。

    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她是在说天气很美而非在撵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