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06章:我会乖!
    而欧阳越是这样装淡定,郁凌恒就越是想逗他。

    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米娅,“来来来,米姑娘,好久不见了,为你的重获自由,咱俩走一个!”

    米娅不想喝,可又怕郁凌恒会“狭私报复”……

    在心里默默权衡了下,她最后还是只能接过酒杯,一口干了。

    “哎呀!米姑娘你出来了就好啊,再不出来的话,某些人只怕得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原地爆炸喽!”郁凌恒一边放下空杯,一边笑得不怀好意,毫不客气地肆意调侃。

    内分泌失调?

    原地爆炸?

    米娅用眼角余光偷偷瞟了眼身边的欧阳。

    而欧阳则抬眸凉飕飕地看了郁凌恒一眼。

    那淡漠的目光,充满着警告。

    郁凌恒却无畏无惧,甚至还冲欧阳笑得越发灿烂放肆,那贱贱的表情好似在说“对啊对啊我说的就是你啊”……

    短发女子试图找欧阳喝酒,然而欧阳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更别说搭理她了。

    气氛看似融洽,可米娅却分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她忐忑不安,仿佛身边坐着两只猛兽一般,感觉自己随时会被撕碎,紧张得手心微微冒汗。

    突然,她觉得好像有什么在自己的腿侧慢慢地爬……

    她吓得一颤,第一反应以为是蟑螂或者蜘蛛什么的,慌忙垂眸一看,却看到两根修长的手指正挨着她的腿侧摩擦而过……

    “你干什么?!”

    她勃然大喝,啪地一声将男人的手狠狠拍掉,怒不可遏。

    整个包房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米娅的脸上。

    出手轻薄被抓了包,欧阳却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淡定从容的模样仿佛摸她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一般。

    他看着她,唇角泛起冷笑,不紧不慢地淡淡吐字,“既然都决定出来做了,还怕人摸?”

    做……

    “做你妹!”米娅大怒,蹭地站起来,狠狠瞪他。

    见米娅突然发飙,杨燕疑惑又担忧,深知今天这三个男人是她们惹不起的人,连忙出声打圆场,“对不起对不起,欧少,小米今天刚来的,她还不太懂规矩——”

    “出去!”

    杨燕话未说完,就被欧阳凉飕飕地两个字阻断。

    大伙儿一怔。

    杨燕率先反应过来,二话不说站起来就伸手去拉米娅。

    “她留下!”

    欧阳又不咸不淡地吐出三个字。

    米娅心脏狠狠一抽,不安在疯狂扩散。

    “这个……”杨燕皱眉,担忧地看了眼米娅。

    “走吧走吧,都出去吧!”见此情形,郁凌恒站了起来,对着短发女子和杨燕摆了摆手,然后走向也跟着起身的燕灵均,一把揽住他的肩,贼笑着说:“走走走,咱俩也出去透透气,给某些人腾个地儿治治内分泌失调……”

    欧阳抓起一个酒杯就朝嘴欠的郁凌恒掷去。

    郁凌恒身手敏捷地往边上一跳,轻松躲开,哈哈哈笑得越发放肆。

    杨燕担心地看了米娅一眼,想帮她,却又无能为力。

    今天这三个男人,非富即贵,是整个c市最厉害的存在,就算她豁出命去,也是救不了她的。

    所以杨燕除了默默祈祷,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短发女子满腹妒恨,觉得自己的资源被米娅抢走了。

    门,开了又关,很快,包房里就只剩下欧阳和米娅两个人。

    欧阳缓缓起身。

    米娅一惊,吓得连忙后退。

    只见他脸色阴沉,一边朝着她一步步逼近,一边开始动手扯着自己腰间的皮带……

    这么直接?

    米娅吓住了。

    她告诉自己别乱想,可是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想起郁凌恒出去前的最后一句话。

    郁凌恒说,给某些人腾个地儿治治内分泌失调……

    任何一个成年人都能听懂这句话里的含义好吗!

    所以这是被郁凌恒说准了吗?他真想对她……那啥?

    “你你……你想干……干什么?”米娅大惊失色,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你猜。”欧阳睥睨着花容失色的小女人,阴测测地冷笑一声,步步紧逼。

    他已经解开了皮带。

    “欧阳你别乱来!我我……我会叫的!”她狠狠咽了口唾沫,一边紧张大叫,一边绕着茶几打转,努力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虽然这个“安全距离”根本一点都不安全。

    “嗯,叫吧,我喜欢听你叫,你知道的。”欧阳意味深长地点头道,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看着她的眼神炙热无比。

    喜欢听你叫……

    他话里的暗示意味太浓了,米娅怎会不懂,脸瞬时红得像要滴出血来,羞愤欲绝。

    这个践人!

    不是动手动脚占她便宜,就是在嘴上吃她豆腐,简直是臭不要脸!

    米娅气得头晕,一不注意就看到他已来到跟前,下意识地想逃,却为时已晚。

    他大手一伸,轻而易举便将她拖到了他的怀里。

    “啊……欧阳你混蛋……啊……你放开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吗,她吓得死命挣扎,在他怀里又骂又叫。

    他突然将她转了个身——

    啪!

    皮带狠狠抽在她的p股上。

    “啊!”米娅疼得跳起来,双手捂臀,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施暴的男人。

    欧阳将皮带折成对半,捏在手里像根皮鞭似的,在空气中挥了两下,然后继续朝她靠近。

    米娅转身就想跑。

    却依旧没跑掉。

    “欧阳你有病啊!你凭什么打我?!”手臂被他紧紧抓住,她逃不掉也跑不了,瞪圆了双眼气急败坏地冲他大骂。

    嗯,他肯定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凭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欧阳冷睨着她,阴森吐字。

    上次他已经明确跟她说过,她再敢为了钱做些出卖自己的事,他就见她一次打她一次!

    她这次比上次更过分!

    不止不听话,甚至还变本加厉,所以不好好教训她一顿怎么行?

    “忘记我怎么说的了是不是?还是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欧阳像捉小鸡一般揪住米娅的后领,将她面朝下摁在沙发里,然后单膝跪在她的腰上,微微用力就让她丝毫动弹不得了,“不听话是吧?那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啪!

    他的话音落下,她的p股又被狠狠挨了一下。

    “啊!”米娅惨叫,双手瞬时攥紧成拳头。

    卧槽!!

    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欧阳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就是个神经病!你bt!”米娅痛得直冒冷汗,不管不顾地破口大骂。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她真是受够他了!!

    妈蛋!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来他还有暴力倾向啊?嘤嘤嘤……

    “我bt?”欧阳唇角的冷笑更甚,低头凑近她的耳畔,往她耳朵里呵气,“我还有更bt的,你要不要试试?”

    说话的同时,他用皮带从她的腿弯处慢慢往上刮……

    在这种场所上班,穿的裙子自然是又紧又短,被他这样摁在沙发里,裙子便越缩越上去,此刻的她底、裤已是若隐若现……

    冰凉的皮带,顺着她的腿弯一直往上,往上,再往上……

    米娅吓得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直至他的皮带抵住了她的腿、心之间,轻轻地蹭……

    她狠狠一颤,全身汗毛瞬间倒竖。

    他这样的举动太要命了,她下意识地想要合拢腿,可他却仿若有透视眼能看穿她的心思,她的腿刚合拢,立马又被他强行分开……

    像是惩罚一般,他微微用力,皮带抵得更紧了……

    米娅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要不要试试?”

    偏偏他还张口衔住她的耳垂,用性感而慵懒的语调逼问于她。

    试你妹的试!

    “你混蛋!!”

    她怒不可遏,身子动不了就努力歪着头瞪他,吼得地动山摇。

    他等于是半坐在她身上,压得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简直是重死个人!

    欧阳唇角的弧度加深,她越骂,他就笑得越欢,“知道吗?不乖的孩子,就得接受惩罚!”

    啪!

    话音落下的那瞬,又是“一鞭”落在她的p股上。

    “啊……”

    米娅尖叫抓狂,痛得眼睛都红了。

    妈蛋!他这可不是调、情,是真打,疼死了!

    她气得反转着手想挠他,可被迫趴着的她不管多努力都伤不了他分毫,只能不停的叫骂,“欧阳你够了!你神经病啊?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今天到这里来还不都是被你逼的!!”

    见她像个小泼妇般对他不停地大骂,他打完之后又立马要接着打,但在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时,扬起的手顿在半空。

    “我逼的?”他轻挑眉尾。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找不到工作全是拜你所赐!!”她咬牙切齿,恨不得剥他的皮喝他的血。

    早就猜到是他搞的鬼,所以今天来找杨燕也是她故意为之,算是对他的挑衅吧。

    虽然付出的代价有点惨痛,但她并不后悔,她就是想要用行动告诉他,面对他的,她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欧阳没有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轻蔑冷笑,“找不到工作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出来卖?”

    卖……

    “我卖你妹!”米娅暴怒,对他这种带有侮辱性的字眼拒不接受。

    “你敢!!”他双眸一眯,寒光乍现。

    跟了他两年,虽不敢说百分百的了解他,但在某些方面她还是懂他的。

    别看他表面看起来人模狗样,其实骨子里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大混蛋,而且还是个恬不知耻的老司机……

    好比此刻,她说的“你妹”,对他来说就是此妹非彼妹……

    在他凶狠的瞪视下,米娅投降。

    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明知是以卵击石,又何必傻乎乎的去跟他硬碰硬?

    “我做的不是那种!”未免再受皮肉之苦,她妥协,没好气地解释道。

    她只是陪酒,并不卖、身。

    “哪种都不行!”欧阳脸色阴沉,切齿喝道。

    “那难道我要活活饿死自己不成?”她气得愤怒尖叫,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

    他用皮带在她p股上轻轻地点啊点,说:“你可以走别的路!”

    皮带一点一点的仿佛随时都会狠狠抽下来,她吓得全身僵硬,如一根绷到极致的琴弦,马上就要崩断了一般。

    别的路?

    “比如跪着求你要我?”她切齿冷笑,不屑地讥讽道。

    “嗯哼!”他慵懒轻哼,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样子就来气,她忘了“忍一时风平浪静”这句话,张口就骂,“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啪!

    又是一皮带狠狠落下。

    米娅死死咬住沙发,才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

    “疼吗?”他用皮带在她渗出冷汗的脸颊上轻轻地刮弄,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明知故问。

    她不说话,把脸撇向一边,连看都不想再看到他了。

    可他霸道至极,非要将她的脸掰回来,盯着她充满倔强的双眼,“以后要不要乖?”

    乖你妹的乖!!

    米娅依旧一言不发,只敢在心里默默地骂。

    见她用沉默抗议,他邪魅一笑,“看来还不够疼——”缓缓扬起手。

    “要!!”米娅吓得大叫。

    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让他继续打下去了,再打下去她的p股就要开花了。

    欧阳得意地笑了。

    “要什么?”他问,皮带在她腿上极具威胁地刮啊刮。

    “我会乖!”米娅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迸出字来。

    欧阳满意,“嗯,乖了。”

    米娅想吐血。

    正憋屈地不行,突然感觉到他在掀她的裙子……

    “你干吗?”她吓得连忙双手护臋,惊慌大叫。

    “我看看有没有伤着。”他将她的手拨开。

    “不用你看,我没事!”她推他,拒绝他这种打着关心的旗子想要轻薄她的无耻行为。

    看她有没有伤着?

    呵!猫哭耗子假慈悲!

    分明是想欺负她,还找个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简直是臭不要脸!

    米娅气得很。

    当感觉到他压在她后腰上的腿挪开了,她立马爬起来,手忙脚乱地逃到沙发的另一端,躲得远远的。

    暴力狂!

    神经病!

    bt!!

    所以从今往后她要离他远一点,远一点,再远一点……才行!

    “欧少爷!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现在满意了吗?”米娅双手捂臋,跪坐在沙发角落里,苦大仇深地瞪着几步之遥的男人。

    “凑合。”欧阳轻抬眼睑,淡淡吐字。

    “那我可以走了吗?”她怒,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悄然攥紧双手,在心里默默问候他祖宗十八代。

    他不置可否,只是不咸不淡地睥睨着她。

    见他没说不可以,她跳下沙发就朝着包房外跑去……

    落荒而逃。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觉得自己从出狱之后就被衰神附体了……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从再度跟姓欧的相见后,她就倒霉得不像自己了。

    从包房里逃出来之后,她觉得p股疼得不行,在经过会所大厅的公共卫生间时,她进入卫生间想要查看一下自己的p股有没有被他抽破。

    刚进小隔间,米娅还没来得及褪下裤子,突然哗啦一声,一桶冰水从天而降……

    没错!

    就是冰水!

    甚至还有没融化的冰块,砸在她的头顶,再一颗颗掉在地上。

    虽然现在是三六酷暑,但一桶冰水毫无预兆地当头浇下,那滋味……

    非常酸爽!

    “喝!”

    米娅被冰水激得狠狠抽了口凉气。

    她狠狠拉开门,要看看是谁在整她。

    是刚才那个与她有争执的短发女子。

    女子身后还站着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大汉手里还拎着一个空桶……

    “你干什么?”米娅面罩寒霜,死死攥紧双手,极冷极冷地瞪着短发女子阴冷切齿。

    她被冻得牙齿打颤,所以只能紧紧咬着牙根。

    短发女子妩媚一笑,左右看了看身后的两个男人,特别得意地娇嗲道:“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新来的别这么嚣张!”

    米娅知道短发女子的意思。

    这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很显然是短发女子找来报复她的。

    米娅这一晚上都憋着火,现在被短发女子彻底给点炸了。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她忍无可忍了,就想着自己又不是软柿子,哪能谁都来捏两把呢?

    米娅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啪地一耳光扇在短发女子的脸上。

    短发女子被打懵了,捂住脸颊不可置信,错愕地看着米娅。

    “卧槽!死三八你还敢打我?”短发女子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蓦地爆出一声怒吼,冲着身后的两个男人嘶声咆哮,“弄死她!给我弄死她!!”

    米娅又不是傻缺,怎么可能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人揍。

    所以在打完短发女子之后,她就快速朝着卫生间的门口跑去。

    两个男人立马朝着她追。

    米娅刚跑进大厅,身后的两个男人就已紧随而至。

    “啊……”

    她的头发被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抓住,在她奋力往前跑而男子用力往后拉的状态下,她感觉自己整块头皮都快要被扯掉了,疼得她失声惨叫。

    她本能地反手抓住男子的手腕,试图减轻痛苦,巴掌大的小脸一片煞白。

    抓住她头发的男人长了一脸横肉,脸颊还坑坑洼洼的,看起来别提多恶心了。

    “呵!打了我干妹妹还想跑?”男人面目狰狞地瞪着米娅,冷笑道。

    米娅不说话。

    一是痛得说不出话,二是跟人渣无话可说。

    男子抓着她的头发往后拽,她便被迫仰起头。

    “臭三八,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欺负我妹妹是不是?看老子不打烂你的脸——”

    男子恶狠狠地说着,同时抡起拳头。

    米娅吓得紧紧闭上双眼,绝望地等待男子的拳头落下来……

    然而预期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松开,同时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请收藏本站www.yuehuatai.com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