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04章:为什么不敢?
    《一米阳光》第004章:为什么不敢?(加更求订阅)米娅以为自己一晚上挨了两个耳光已经是倒霉到极限了,哪知居然还有更倒霉的在后面等着她……

    她被抢了!

    刚走出会所大门,站在路边想拦一辆计程车回家,手里却倏然一空……

    一口气灌了一瓶红酒,她这会儿正头晕得不行,直到那贼跑出十米开外,她才反应过来。

    拔腿就追。

    她卯足了劲儿,紧追不舍,因为那个包是她的所有!

    她边追边喊“抓贼啊”,引得来往行人纷纷侧目。

    可能是她太过锲而不舍,抢包的小混混怕了,突然扬手将她的包往左边一扔,然后自己则往后边跑。

    毫无悬念,米娅选择去捡回自己的包。

    包是捡回来了,可里面的两万块……

    没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包,米娅已经完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本以为有这两万块撑一撑,她可以暂时松口气的,可现在……

    竹篮打水一场空!

    活到这么大,米娅从来没有如此落魄过。

    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所以这辈子才要吃这么多苦。

    两个巴掌白挨了,一瓶红酒白喝了……

    米娅想笑,笑自己倒霉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可嘴角明明是往上扬起的,脸颊却有了凉意……

    抬手一揩,满手的泪。

    狠狠吸了吸鼻子,她仰头望天,不让眼泪再流下来。

    觉得辛苦吗?

    没事儿米娅,辛苦是正常的,因为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所以坚强点,这不算啥,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米娅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像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般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徒步走了半个城,足足走了三个小时,米娅才终于回到自己的小公寓。

    从电梯里出来,她神色颓然地耷拉着双肩,目光呆滞地盯着光洁的地砖,同时手在包里摸索着钥匙。

    摸到钥匙,她随意抬眸,目光触及的却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正背靠着她家门边的墙上……

    米娅顿住脚步。

    看着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脸,她恨到极致,却又觉得特别无力。

    欧阳双脚交叉,姿态慵懒地背靠着墙面,指间夹着烟,脚边丢着七八个烟头。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极缓极缓地抬眸,凉飕飕的眼神直直投射在她脸上。

    他那冷厉的目光好似在质问她“你死哪儿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米娅想笑,却笑不出。

    他有病吗?

    他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眼神来质问她的行踪?他以为他们还是曾经那种关系吗?

    三米的距离,两人冷冷对视。

    良久之后,米娅率先移开目光。

    她垂着眸,继续朝着家门口……也就是他的身边走去。

    她没有逃避,而是直接无视。

    对于那些让自己深恶痛绝的人,既然杀不了,那就让自己选择性失明吧!

    嗯,不必为了躲避他再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当他不存在就好。

    米娅一边在心里默默劝导着自己,一边将新换的钥匙插入锁孔……

    此时他们的距离仅仅只有十公分……

    “以后再敢为了钱做这种下贱的事,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当她正欲转动钥匙开门的那瞬,耳边突然传来他恶狠狠的切齿声。

    米娅一僵。

    短暂的错愕之后,腾升而起的是满腔的气愤和不可置信,她死死咬着牙根,捏着钥匙的手指关节严重泛白,努力地忍!

    他说什么?

    见她一次打她一次?

    呵呵!他凭什么?

    他打女人打上瘾了是不是?两年不见他就这点出息了?

    欧阳在撂下狠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是射在米娅脸上的,将她哪怕只是极其细微的表情都尽收眼底。

    米娅极缓极缓地抬起眼睑,无喜无怒地看着眼前嚣张得天神公愤的男人,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地冷笑。

    四目相接,彼此的眼底都是一片冰冷。

    对视几秒,欧阳丢掉指间的烟,用脚尖狠狠碾灭烟头,然后双手插袋,面无表情地朝着电梯走去。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脑子里不停回荡着他野蛮无耻的“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的混账话……

    米娅气极,大脑一热,她脱下一只高跟鞋就朝着快走到电梯门前的男人狠狠掷去……

    哐地一声闷响。

    高跟鞋正中欧阳的后脑。

    欧阳捂住后脑勺,缓缓回头,目露凶光地瞪着胆大包天的女人,一张俊脸已然变得阴沉可怖。

    米娅把鞋子丢出去的下一秒就后悔了。

    现在看到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她二话不说就扭动门锁,推门欲逃……

    可终究是晚了一步。

    她刚打开门,一股力量就袭上了她的背,将她狠狠推进了屋。

    呯!

    紧接着门被关上,屋子里除了她,还有欧阳……

    她大惊,瞠大双眼瞪着他,见他甩上门就对她步步逼近,吓得连连后退,“你——”

    才吐出一个字,就被他紧紧捧住了双颊,下一秒,他岑薄的唇就狠狠袭上了她的唇……

    她被以吻封缄,后面的话全被他堵在了嘴里。

    米娅简直不敢相信他竟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在他们已经毫无关系的现下,他这样一再的强、吻她,就吃定了她不敢告他吗?

    她气怒交加,一边狠狠推拒着他,一边频频后退。

    而这正合他意!

    在她后退的时候,他趁机将她一扑……

    她的身后是沙发,她被他压在了沙发里。

    唇与唇,始终不曾分离。

    他气势汹汹,撬开她的牙齿就攻城略地,凶狠得像是恨不能夺走她的呼吸,霸道得不留一丝余地。

    米娅想反抗,但反抗不了。

    他像是疯了一般,发狠地吻她,吻得深入咽喉……

    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五指穿进她的发中,近乎粗暴地绞住她的发丝将她的脑袋固定住,不给她丝毫闪躲的机会。

    跟眼前的男人睡了两年,米娅太了解他在这方面有多凶狠……

    凶狠到近乎bt!

    不把她弄到死去活来,他就不会消停。

    米娅微微颤抖。

    她不知道是自己太生气了还是太害怕他会一直继续下去,反正就是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

    一直到她被吻得浑身虚软,一直到彼此都快要不能呼吸,他才终于停了下来。

    “米娅!你就是欠收拾!”

    他咬着她的唇,爱恨不能地看着她的眼,恶狠狠地对她切齿。

    他的声音变得嘶哑难耐,有着掩饰不住的情(谷欠)气息……

    米娅喝了一瓶红酒,已是微醺,再被他这样吻了一通……内心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躁动。

    她大脑晕眩,娇喘吁吁,一张美丽的脸庞被酒精熏染得如三月桃花,煞是迷人。

    而在一番挣扎之后,她的裙子已被扯得七零八落……

    以及她两条细长的腿,竟在无意识中圈住了他的腰……

    欧阳目光炙热地盯着被自己扣在身下的女人,身体里的猛兽,急欲破牢而出。

    他气势汹汹地抵着她,即便隔着衣物,也习惯性地想要找到入口……

    大脑昏沉的米娅突然感觉到有个熟悉的东西试图侵略自己,浑身一颤,吓得立马清醒过来。

    定睛一看,错愕地发现自己不止双臂勾着他的脖子,连腿也缠住了他的腰……

    她吓得连忙松手松腿。

    若是两年前,这样的姿、势对他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现在……

    他们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们的现状,那就只能用“仇人”二字了。

    然而,她的腿刚撤下,立马就被他一把抓住,又放回了他的腰上。

    下一秒,只听嗤啦一声……

    她的裙子被他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你想干什么?”米娅惊愕,吓得失声大叫。

    “你说呢?”他冷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已毫无遮掩的身子。

    她连忙双臂护(月匈),羞愤欲绝地瞪他,“欧阳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他嚣张冷哼。

    她气得咬牙切齿,“我们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敢碰我试试看!我一定告到你身败名裂!!”

    “好啊,去告!”他唇角的冷笑更甚,语调慵懒,对她的虚张声势表示不屑。

    他说完,大手更是肆无忌惮地想要扯掉她最后屏障……

    她急了,两只脚开始乱踹。

    欧阳感觉到危险时,伸手想挡,可她踹得毫无章法,挡住了这只却没能挡住那只……

    正中要害。

    “嗯……”欧阳的脸色变了,立马松开了她,高大的身躯弓成虾状,痛苦地闷哼一声。

    米娅感觉到自己似乎闯下了大祸,爬起来就想逃。

    可刚坐起来就被他一把狠狠拖了回去。

    “死女人!你就这么想死是不是?!”欧阳脸色泛白,额头冒着冷汗,双手抓住米娅的肩,将她死死摁在沙发里,咬牙切齿地大骂。

    这个心狠手辣的死女人,竟然敢踢他!

    踢他也就算了,竟然敢踢他要害!

    把他踢坏了他弄不死她!!

    靠!

    痛死了!!

    欧阳痛得杀人的心都有了。

    “对!我想死!有种你就杀了我!!”米娅怕到极致反倒不怕了,伸长了脖子无畏无惧地对他尖叫。

    欧阳气得头疼。

    杀了她?

    呵!他若真狠得下心,她以为她还能活到今天?

    “又不是没睡过,你现在在跟我矫情个什么玩意儿!”欧阳没好气地冷嗤,想到她刚才说什么他敢碰她她就要把他告到身败名裂的话就气得要死。

    米娅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懂眼前这男人的脑回路了。

    睡过又怎样?

    难道跟他睡过就得一辈子被他睡不成?

    矫情?

    这跟矫情有一毛钱关系?

    他利用她,出卖她,亲手把她送进监狱,现在居然还有脸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想起他两年前的绝情,米娅心底一片苍凉,眼含讥诮地看着他,唇角轻勾,苦涩一笑,“对!我们以前是睡过,还睡了两年。但打从你把我送进监狱的那一刻,就表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睡了!”

    欧阳眉头微微一皱。

    狠狠咬了咬牙,他冷冷道:“怎么?你想害我还不许我反击?”

    米娅闻言,霍然瞠大双眼,愤怒地叫道:“欧阳,讲话要凭良心,我当初若真想害你,还会告诉你他们的计划吗?”

    “你为了什么接近我你自己忘了吗?你凭什么要我对你全然信任?”他反驳,字字犀利。

    她脸色一白,眸光黯淡下来,垂着眸哑口无言。

    “对,也对……我不值得你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