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04章:凭什么打人?
    “呃,对不起——”

    啪!

    她真诚的歉意还没说完,一记狠厉的耳光就扇在了她的脸上。

    世界,在这一瞬静止。

    所有人都像是突然被定住了一般,愣愣地看着被打的米娅和打人的男人。

    米娅歪倒在沙发里,半个脸颊火烧火燎地发烫刺痛,耳朵里嗡嗡作响,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耳光给打懵了。

    抬头一看,只见五彩迷离的灯光中,高大挺拨的男人背光而站,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这个身影,就算化成灰米娅也能一眼就认出来……

    欧阳!

    没错,是欧阳!

    在昏暗的灯光中,没人看得清欧阳的脸色,但都能感觉得到他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那股戾气。

    “哎呀!欧s记,你的裤子都脏了……”一个浓妆艳抹的漂亮女子率先反应过来,忙不迭地抽出纸巾,蹲下去帮欧阳擦拭泼在裤管上的红酒渍。

    欧阳一动不动,阴冷的目光直直射在米娅的脸上,周遭的一切仿佛不复存在,完全不能入他的眼。

    无人能猜透欧阳此刻的情绪,自然都不敢轻举妄动,保持沉默,静观其变。

    就连对米娅垂涎三尺的王总,这会儿看到米娅挨打也像孙子似的一声都不敢吭。

    毕竟这世上漂亮的女人万,可欧阳却是得罪不起的。

    米娅没心思去猜想身为高官的他为什么会毫不避嫌地出现在这种场所,她的脑子里从看到他的那瞬就只有一个疑问——

    他凭什么打人?

    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就算她把酒洒在他的裤子上了,他也用不着如此没风度地打女人吧!

    所以,他这分明是小题大做加狭私报复!

    米娅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回过神来。

    怒火瞬间冲上头顶,她蓦地跳起来,不由分说就朝着欧阳扑去,挥手就想还他一巴掌。

    然而她没能得逞,扬起的手被他半空拦截。

    欧阳的脸色难看得已经找不到具体的词语来形容,抓着米娅的手腕,狠狠的。

    米娅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仿若腕骨已被他生生捏碎了一般,疼得她直冒冷汗。

    痛极怒极,她已无暇顾及后果,嘴一张,报复性地狠狠一口咬在他的小手臂上。

    在某些事情上,女人是弱势群体,打不过,便只能咬。

    她下口极狠,咬得欧阳眉头紧拧,头皮发麻。

    帮欧阳擦裤管的女人见状,立马站起来,尖叫着去推打米娅,“啊!你这女人是疯了吗?怎么敢咬我们欧s记,快松口!啊……”

    米娅怒不可遏,手一挥,就将试图来拉架的女人给甩得往后踉跄,差点狼狈摔倒。

    欧阳极冷极冷地看着对他下狠口的米娅,黑眸危险地眯了眯,倏地将手一甩。

    松开了她的手腕,同时她的牙齿也从他的小手臂上脱离。

    米娅被甩得后退了两步,但稳住脚后立马又朝他冲上去。

    她气势汹汹,那架势仿若要跟他拼命一般。

    可她卯足了劲儿,却没来得及出招就被他一手卡住了脖子。而他只需伸直手臂,无论她是挥拳还是踢腿,便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了。

    米娅知道此刻气急败坏的自己像个小丑,也知道自己这样无疑是以卵击石,可是要她白白挨他一耳光,她做不到!

    她既没招他也没惹他,他凭什么动手打她?

    她不服!

    欧阳冷眼睥睨着真的像疯了一般的米娅,极力隐忍着把她捆起来狠狠抽一顿的冲动。

    从她愤怒的目光中,他读懂了她心底的想法,唇角不由泛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没招惹他吗?

    错!!

    打从她挽着姜总进入这间包房的那一刻,她就惹到他了!

    再看到她为了钱向王总献媚的模样,更是让他怒火翻腾。

    瞧瞧她穿的这都什么鬼?!

    袒(月匈)露背不说,裙子还短得马上就到大腿根了,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这种不要脸的穿法,她把自己当什么了?

    是不是为了钱时刻准备把自己卖了?

    欧阳想冷静,可他冷静不了。

    他气得很,脸如玄铁,卡住她脖子的手,惩罚般微微用力……

    米娅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求生本能致使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试图想要把他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扯开,同时她抬腿奋力一踹……

    踹到了。

    欧阳的左小腿被米娅的鞋尖儿踢了一下,正好踢在骨头上……

    他虽依旧屹立不动,但痛得暗暗磨牙。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野蛮啊?又咬又踢的你是疯狗么?”又一个女人站出来,义愤填膺地谴责米娅。

    在场的所有人,无论男女都是想巴结欧阳的,所以此时此刻,米娅可谓是孤军作战。

    女人的谩骂声把众人从错愕中唤回神来。

    眼看米娅的脸色已苍白如纸,欧阳终究是软了心肠,大手微微一松,顺势将她往后一推,放她自由呼吸。

    米娅踉跄着往后退,捂住脖子苟延残喘,难受得双眼泛起泪花。

    刚站稳脚,她不屈不饶又要朝他扑上去。

    “米小姐,别这样——”王总连忙一把抓住还想往前蹦去跟欧阳拼命的米娅,好意相劝。

    王总有颗怜香惜玉的心,瞧着米娅这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儿被打,着实心疼。

    “你凭什么打人?!”米娅怒不可遏,瞪圆了眼睛仇视着欧阳,嘶声大吼。

    欧阳一言不发,一脸不屑地睥睨着她。

    整个包房的气氛已僵到谷底。

    为欧阳打抱不平的女子转头看向姜总,狐假虎威地娇喝道:“姜总,你是怎么回事?咋带了个疯狗来啊——”

    “你特么才疯狗!!”米娅转头就朝着女子恶狠狠的一眼瞪过去。

    女子被瞪着心里一怂,顺势躲到欧阳的身后去,可怜巴巴地寻求庇护。

    姜总本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置身事外,哪知突然被点了名,如此一来,自然是得说点什么的。

    尤其是欧阳那双极具穿透力的犀利目光正投射在他脸上。

    “米娅,别闹了!”于是姜总朝着米娅沉声喝道。

    “你凭什么打人?!”米娅对姜总的警告置若罔闻,转眸继续瞪着欧阳,吼得近乎歇斯底里。

    欧阳冷冷瞥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说“我为什么打你你自己心里清楚”……

    见米娅不理自己,姜总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米娅对着欧阳咆哮,“你是s记了不起啊?你是s记就可以随便打人啊?你——”

    啪!

    又一记耳光,狠狠扇在米娅的脸上。

    只不过这次动手的不是欧阳,而是姜总。

    欧阳微微眯眸,寒气深重。

    如果说欧阳的一巴掌让米娅癫狂,那么姜总这一耳光却恰恰相反,竟让她失控的情绪瞬间冷静下来。

    本是燃烧着熊熊怒焰的双眼瞬时冷如三九寒冰,米娅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姜总。

    按理说姜总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然而此刻却被米娅冰寒刺骨的眼神盯得心里一悚。

    他的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预感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就算再怕也不可能认怂的,牙根一咬,冲着米娅厉声喝道:“谁允许你用这种态度跟欧s记说话的?呵!你真当自己是根葱了?叫你别闹还给我来劲儿了是吧?给脸不要脸!”姜总虽然讨厌欧阳,但面上还是得捧着,断是不敢公然得罪的。

    米娅不语,只是极冷极冷地看着姜总丑陋的嘴脸。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自己被姜总摆了一道。

    很明显,姜总早知欧阳今晚也会在,所以才假意答应给她工作把她哄骗来此,是她求职心切,傻乎乎地跳进了这个大坑里。

    “哟呵!你还敢瞪我是吧?!”姜总被米娅阴森森的目光看得心里非常不舒服,顿时恼羞成怒,一怒之下就再度扬起手。

    王总见状,连忙站出来挡在米娅面前,笑呵呵地打圆场,“诶别别别,姜总你何必跟一个女人置气呢?算了算了,大伙儿难得一聚,别扫兴啊别扫兴,来来来,咱们继续喝,继续喝!”

    面对王总的“英雄救美”,米娅一点都不感激。

    因为她知道,这里的男人都是一丘之貉!

    不是想打她主意,就是想看她笑话,反正没一个好东西!!

    王总此刻肯帮她说话,不过是垂涎她的美色罢了,并非真的想帮她。

    的确!

    王总不让姜总再打米娅,是觉得把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打成猪头,太影响他的“食欲”了……

    到了此时此刻,王总还心心念念地想着怎么把米娅搞到手……

    然而气氛已经僵凝,想要回温又怎么可能?

    “滚!”姜总冲着米娅勃然大吼。

    这个女人,以前对他不屑一顾,现在都落魄成这样了竟然还敢不给他面子,简直是不识好歹!

    米娅什么也没说,弯腰从沙发里拿起自己的包,转身就朝着包房外走去。

    她昂首挺胸,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狼狈,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走得头也不回。

    即便从他身边经过,她也没有施舍一个眼神给他……

    欧阳面罩寒霜,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中,眼角余光始终锁着她……

    “诶,米小姐,你别走啊……哎呀我说姜总,你今天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呢……那个欧s记啊,实在是抱歉,让您扫兴了……”

    米娅走出包房,王总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直至完全听不到。

    而当她走出包房的那瞬,她的眼眶一点一点地慢慢泛红。

    死死攥紧手里的包,她狠狠咬着牙根隐忍着心里的屈辱感,尽可能地不让自己的脆弱流露出来。

    如果刚才那个包房里没有欧阳,她不会这么难过,只要没有他,再怎么艰难的局面她都可以坦然面对。

    她一心想要逃离有他的世界,然而上天却总是这样捉弄于她……

    欧阳心里一定很得意吧,他一定觉得没有他的庇护她会活得贱如蝼蚁,他一定觉得她米娅这辈子都只能依附他而活,他一定觉得就算他在她身上捅了多少刀子,她最终都得像条狗似的乖乖爬回他的身边……

    嗯,他一定是这样觉得的!

    可是怎么办呢?

    她再也不想让他如愿了!

    就算离开他会活得贱如蝼蚁,就算没了他的庇护会受尽欺凌,她也绝不会容许自己像条狗似的对他摇尾乞怜!!

    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得没骨气,但独独对他,她要保持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在眼泪快要坠落眼眶之前,她先一步狠狠揩掉,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难过……

    米娅以为自己一晚上挨了两个耳光已经是倒霉到极限了,哪知居然还有更倒霉的在后面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