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20章:甜蜜番
    &lt;&gt;心疼归心疼,但他可恶的时候也是真的可恶,所以不能就这样轻易饶了他。

    “活该!啊……”

    她板着脸佯装铁石心肠,然而话音刚落,他头一歪就一口咬在她的腿上。

    他没有很用力,但也有一点点疼,吓得她反射性地大叫一声。

    严萧楠被妈妈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一脸懵逼地看着妈妈。

    “欧小晴你怎么这么心狠?我肠子都快吐出来你都不来看我一下?!”严谨尧气得很,咬牙切齿地说。

    肠子都吐出来了……

    听起来虽然有点夸张,但依照他脸色的苍白程度来看,也相去不远了。

    欧晴表面嘴硬,心里还是挺同情他的。

    “怪我咯?”她瞥他一眼,轻哼一声。

    “当然怪你啊!”严谨尧忿忿不平,怨愤地瞪她。

    “凭什么?”欧晴瞠大双眼与他互瞪,不服。

    “生出这么笨的儿子不怪你怪谁?”严谨尧恨恨地说,顺势嫌弃地瞪了儿子一眼。

    严萧楠的眼皮开始打架,本是恹恹欲睡,哪知被老爸一瞪,吓得一激灵,连忙往妈妈怀里躲。

    “你才笨你才笨!再说了,你没份儿啊?他若真的笨,就是遗传你的!”欧晴闻言,怒不可遏,一副母鸡护小鸡的凶悍模样。

    严谨尧自知失言,被小兔子骂了也不敢啃声。

    但他心里实在委屈,恼火又不解,“你说他好好的干吗要吐?”

    欧小晴狠狠剜他一眼,骂道:“灌你一升水再把你举在空中晃来晃去看你吐不吐!”

    呃……

    严谨尧无言以对。

    但他还是好气啊!

    “那他吐就吐吧,还非吐我嘴里……呕……”

    一想起刚才那惊悚的瞬间他就又恶心得不行。

    连忙半支起身把垃圾篓抓过来,半趴在沙发上对着垃圾篓一阵干呕。

    看着他难受地干呕着,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欧晴没好气地轻斥道:“谁让你把嘴巴长那么大!”

    同时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他。

    严谨尧接过纸巾,用力擦了擦嘴,然后喘着气又倒回她的腿上。

    “我在教他叫爸爸!”他平躺着,头依旧枕着她的腿,幽怨地仰望着她。

    “所以咯,他不想叫,并向你吐了一口奶。”欧晴哼哼,耸肩道:“没毛病啊!”

    严谨尧一脸黑线。

    他倏地将脸往她小腹上一埋,闷闷地哀嚎,“严太太,我难受。”

    边嚎边用脸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轻蹭。

    欧晴被男人这类似撒娇的举动惹得哭笑不得。

    “活该!”她娇嗔一声,伸手推了推他的脑袋。

    严谨尧何其精明,听到小兔子语气变了,顿时抓住机会,变本加厉……

    手,悄悄溜进她的衣摆,直接往上……

    啪!

    欧晴抬手往自己(月匈)上用力一拍,狠狠拍在他的手背上,嗔怒道:“你有完没完?”

    “臭小子睡着了。”严谨尧微微支起头,看着趴在她肩上已睡着的儿子,小小声地说。

    “怎样?”她嫌弃地斜睨着他,明知故问。

    他用嘴努了努沙发的另一边,“把他放那边去,你陪陪我……”

    欧小晴脸色一沉,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他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很生气啊?还敢跟她提这种无理的要求?

    不要以为她真的没脾气好吗?

    她也是会生气,也是有原则,也是有底线的人好吗!

    欧晴什么也不说,就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他。

    严谨尧被小兔子凉飕飕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悚。

    狠狠拧了拧眉,他重重叹息一声,说:“欧小晴,差不多得了,你离家出走我都没骂你,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

    知道她带着儿子偷偷离开帝都的时候他真是怒得想狠狠抽她一顿,但见到她和儿子完好无损后又舍不得责骂她了,加上她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对她发脾气。

    欧晴起身,把睡熟的儿子轻轻放在沙发的另一端,给儿子盖上小被子,然后才回到严谨尧的身边。

    “严谨尧。”她坐回原来的位置,脸色严肃地看着他。

    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嗯?”

    直觉告诉他,小兔子要对他放大招了……

    果然!

    她说:“我想在c市住一段时间。”

    “不行!!”他勃然大喝,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可怖。

    欧晴没说话,只是看了眼儿子,只见儿子皱着眉头砸了咂嘴,然后又沉沉睡去,并没有被他爹的大嗓门吓醒。

    顺着小兔子的视线看过去,严谨尧意识到自己音量太高了,连忙压低声音,气急败坏地切齿,“欧小晴你想干吗?”

    “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

    “你放——胡说八道!!”

    他气得差点爆粗,好在最后关头改了口。

    看着他怒不可遏的样子,她神色平静,低低道:“严谨尧,我没开玩笑。”

    低沉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忧伤。

    “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你嫌我还不够忙是不是?你想把我折腾得猝死是不是?”严谨尧又气又急,整个人都不好了。

    欧晴沉默。

    她知道他忙,也知道他累,更知道他不管多忙多累都不会忘记疼她爱她关心她。

    可是她不能因为他对她好,就认同他所有观点啊!

    在某些事情上,他太霸道也太大男子主义,无伤大雅的小事她可以由着他,但触及原则……

    她忍不了!

    两个人在一起,合得来最重要,不管什么观念都不能相差太远,否则是过不到老的。

    人活一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必须得分清楚!

    做人不能太过稀里糊涂,不能连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

    欧晴神色淡漠,严谨尧气急败坏,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互瞪了一会儿,严谨尧倏地又整个人往沙发上一倒,再次把头搁在她的腿上。

    欧晴没有躲避也没有拒绝,只是垂

    &lt;!--over--&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