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19章:甜蜜番 5
    &lt;&gt;然而当欧晴下了楼,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不见了……

    “楠楠呢?”

    来到楼下客厅,却只见女儿云裳和外孙郁睿阳,自己的儿子却不见踪影,欧晴不由蹙眉问道。

    “我爹抱去了呀。”正在陪儿子玩游戏的云裳抬头看向妈妈,语调轻快地答道。

    严谨尧把儿子抱去了?

    欧晴心里咯噔一下,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抱哪儿去了?”

    “可能是去外面散步了吧。”云裳用下巴点了点屋外,然后不解地问:“怎么了?”

    “我去看看!”欧晴板着脸,说着就朝屋外走去。

    见妈妈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云裳连忙站起身来,“妈!”

    “嗯?”欧晴回头。

    云裳抱起儿子,走向妈妈身边,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对妈妈轻声说道:“你跟我爹年纪都不小了,别整得跟小年轻似的天天闹别扭。他一天到晚日理万机的还得追着你跑,你就不怕把他累出个好歹啊?”

    再过几个月就两岁的郁睿阳,冲着外婆咧嘴笑,把手里的玩具递给外婆,想要外婆跟他玩儿。

    欧晴笑米米地看着小外孙,抬手亲昵地碰了碰小外孙粉嘟嘟的小脸颊,然后忙里偷闲地瞥了女儿一眼,“你不是不待见他么?”

    “再不待见他也是我亲爹啊!”云裳理直气壮地说道,丝毫不为自己的前后不一感到难为情。

    欧晴眉头一皱,看着女儿,微微嘟嘴闷闷不乐,“连你也觉得是我无理取闹么?”

    “欧小晴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啊!”闻言,云裳脸色一正,特别严肃地说道:“妈,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像今天这样冲动,我爹说得对,你这样一个人带着楠楠出门很不安全,你懂吗?”

    懂!

    其实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也默默发誓以后再也不做这样危险的事了。

    她的安危是其次,最主要的她不能再把自己的孩子置于危险之中。

    “以后不会了!”欧晴用力点头,像是保证一般。

    “还有啊,你以前不是教过我的吗?夫妻之间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沟通是王道!”云裳无奈地看着妈妈,语重心长地劝道。

    欧晴有点汗。

    她又有种自己和女儿身份互调了的感觉,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被女儿“教育”,想想也是怪丢人的。

    “知道了知道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略显不耐地轻叫道。

    “其实我爹对你是真不错——”

    “好了好了,我出去看看他把楠楠抱哪儿去了。”

    欧晴忙不迭地阻断女儿的唠叨,急吼吼地朝着屋外跑去。

    一是想看看儿子被抱去哪儿了,有没有哭什么的,二是不想再被女儿没完没了的“教育”。

    欧晴一出门就看到门外停着一辆车,车头站着庞栋。

    “夫人。”庞栋看到她,立马微微低头,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严谨尧呢?”欧晴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丈夫和儿子的身影,问。

    “四爷去机场了。”庞栋答。

    “什么?!”欧晴霍地瞠大双眼,一脸错愕地看着庞栋,“那楠楠呢?”

    庞栋保持微笑,“小少爷跟四爷在一起。”

    “他把楠楠带走了?”欧晴心里那股好不容易消散大半的怒焰瞬间又烧到了顶点。

    “是的。”庞栋点头。

    “他——”欧晴呼吸一窒,狠狠磨牙,气得声音都变了调,“他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就把楠楠带走了?”

    庞栋顿了一下,“……是的。”

    知道夫人此刻怒不可遏,但庞栋并不敢隐瞒,只能实话实说。

    毕竟,这就是四爷想要的结果!

    “走多久了?”欧晴又气又急,气的是严谨尧一声不吭私自带走儿子,急的是担心他不懂得照顾儿子会把儿子弄哭。

    庞栋看了看腕上的表,然后抬眸看着欧晴,说:“差不多已经到机场了。”

    居然走了那么久了!

    欧晴想杀人。

    庞栋看着脸若寒冰的总统夫人,问,“四爷吩咐我在此等候夫人,请问夫人我们可以走了吗?”

    欧晴想到儿子这会儿可能已经哭得天昏地暗就心急如焚,哪里还管得了其他,转身就要回屋拿自己的包。

    “夫人您的包四爷已经帮您带走了。”

    庞栋像是知道欧晴心里在想什么一般,在她转身的那瞬就不紧不慢地报告道。

    得!

    那个老歼巨猾的男人,可真是什么后路都不给她留。

    虽说女儿这里什么都有,可她习惯用自己的东西,换了就会各种不舒服。

    欧晴无话可说,只能寒着脸钻进庞栋早就拉开车门的后座里。

    半个小时后,到达机场。

    在庞栋的带领下,欧晴不甘不愿地登上了严谨尧的总统专机。

    而在欧晴登机的前十分钟……

    “哇哇……”

    机舱里,充斥着孩子的哭声,小小的孩子肺活量却出奇的大,闹得人耳根发麻。

    小家伙被爸爸放在长沙发里,靠着沙发仰着小脸,哭得涕泪纵横。

    “严萧楠,你能不能不哭了?”

    严谨尧坐在茶几上,拧眉看着沙发里哭得眼泪汪汪的儿子,急得焦头烂额,无奈又恼火地求着哄着。

    “哇……”刚过周岁没多久的严萧楠自然是听不懂自家老爹的话,见自己哭了这么久妈妈都还没出现,哭得别提多难过。

    以前只要他一哭,妈妈就会来抱他哄他的,可是今天他哭得这么使劲儿都还是不见妈妈的踪影,呜呜呜……

    严谨尧被儿子哭得头都大了。

    早知道他是个小哭包,他刚刚就不拿他当“人质”,现在不止没有把欧小晴引来,反倒给自己增添了一个超级大麻烦。

    哎,失算!

    见儿子哭个没完没了,严谨尧的耐心被消磨的差不多了,眉头一拧,佯怒地轻喝道:“别再哭了听到没有?你再哭我就把你从飞机上丢下去!”

    虽然听不懂爸爸在说什么,可是爸爸凶巴巴的模样好可怕。

    &lt;!--over--&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