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18章:甜蜜番 4
    重重叹了口气,紧接着欧晴突然想起什么,紧蹙着眉头看着严谨尧,问——

    “冬子知道吗?”

    知道他家的变故是源于他妈妈的贪心吗?

    知道害得霍家家破人亡的并不是他严谨尧吗?

    “我没告诉他。”严谨尧淡淡说道,完了又补上一句,“但我想以他的智商,是应该可以猜出个大概的。”

    有些事,他不屑解释,相信他的人,就算他什么都不说也还是会对他信任有加,而不相信的他的人,就算他说破了嘴皮子,人家也只会怀疑他是在狡辩。

    所以清者自清,反正他没做过,无愧于心!

    欧晴深深看着神色平静的男人,见他的脸上没有丝毫担忧,仿佛不管别人如何误解他他都无所谓似的。

    欧晴有点心疼。

    虽然他现在贵为总统,但这些年里他所背负的苦痛,也绝非是寻常人可以忍受的。

    其实上天是公平的,得到一些自然也会失去一些。

    “看什么?”

    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严谨尧睨着她,问。

    “没什么。”欧晴连忙垂眸,低低道。

    车子驶入郁家山脚的关卡,朝着半山腰的郁家豪宅而去。

    “一会儿进去把严萧楠抱出来!”严谨尧突然命令道。

    “干吗?”欧晴蓦地探头看他,蹙眉问道。

    他没好气地剜她一眼,“当然是回家啊!还能干吗?!”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哪能像她这样任性想走就走?今天必须得赶回帝都处理紧急公务。

    回家……

    “我不回去!”欧晴脸色一沉,一口拒绝。

    他们之间的问题都还没解决,她才不要跟他回去呢!

    “你说什么?”严谨尧怒,狠狠瞪着小兔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不、回、去!”她一改往常的懦弱,微微扬起下巴与他互瞪,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嗯,他不给她一个满意的说法她是不会跟他回去的,别以为她真的软弱好欺负,她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人!

    “欧小晴你想挨揍是不是?”他怒不可遏,咬着牙根阴测测地切齿。

    “你敢揍我我就‘永远’不回去!”她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一副说到做到的坚定表情。

    “你!!”严谨尧气结,一张俊脸黑到无以复加。

    看着一贯柔弱的小兔子变得如此桀骜不驯,严谨尧恨也不是气也不是,暗暗磨了磨牙,又默默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将心底那股先要发飙的冲动硬生生压下去。

    两人不甘示弱地瞪着对方,谁也不肯先服软。

    一分钟后,严谨尧败下阵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他重重叹了口气,无奈又恼火地问。

    “不许让那个孩子认祖归宗!”欧晴也懒得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她此刻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强势,毫无商量的余地。

    严谨尧哭笑不得,没好气地骂道:“你毛病啊!那是楚斐的孩子,我有什么资格不让人家认祖归宗?”

    “呵呵!你现在知道你没资格了?那你之前以大家长的身份带头说要让那孩子认祖归宗时怎么不想想你有没有资格?”她冷笑,牙尖嘴利地讥讽道。

    严谨尧被呛得呼吸一窒。

    又是一声叹息,他略显无奈地说:“不是我带头——”

    “你是一家之主,你点头同意就等于是带头!”欧晴抢断,忿忿道。

    其实得知严楚斐有私生子时,严谨尧也是一脸懵逼的。

    提出让那个叫安安的孩子认祖归宗这事儿,是严道东和罗婉月极力要求的,他想了想,觉得既然是严家的骨血,那认回来也是应该的。

    毕竟像严家这样的家庭,又不是养不起这个孩子。

    别说一个,就算十个八个也是没问题的好伐!

    当然,这事儿虽然不是他提出的,但从他内心来说,是赞同的。

    严谨尧不觉得自己有错,但见小兔子如此生气,他也只能把语气放软,试图跟她好好谈,“那的确是楚斐的孩子——”

    “但楚斐现在已经结婚了,可儿才是他的妻子!”欧晴气得连话都不想听他说完。

    严谨尧说:“所以我没让他跟魏可离婚啊,只是把孩子认回来有错吗?”

    欧晴听着他一副大恩大德的语气就气不打一处来。

    “把孩子认回来,你们把可儿置于何地?”她冷若冰霜,死死攥紧双手,气得想揍人。

    “什么置于何地不置于何地的,她还是她的六少奶奶,地位又没变!”严谨尧不以为然地冷哼道,一脸“你少小题大做”的表情。

    地位又没变……

    欧晴倏然无语。

    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男人永远都不会懂,这样的事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残忍!

    不管那个孩子会不会影响到楚斐和可儿的感情,但依照可儿的性子,这件事她是无法坦然面对的。

    别说可儿,就算是性格软弱的她,都接受不!

    同样身为女人,她特别能理解可儿的难过和难堪。

    对于一对恩爱甜蜜的夫妻来说,遇上这样的事儿,无疑是晴天霹雳。

    添丁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可这样的状况,根本不是喜事,而是噩耗。

    欧晴怒极反笑,极其失望地冷睨着严谨尧,冷冷说道:“这根本就不是地位的问题好吗严谨尧!”

    “既然不会动摇到她的地位哪还有什么问题?”严谨尧理直气壮,依旧不觉得自己有错。

    欧晴气得无力,觉得跟眼前的男人已经谈不下去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狠狠剜他一眼,气愤填膺地切齿道。

    然后她转头看向窗外,独自生闷气。

    欧晴用力咬着唇,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难过。

    她心疼魏可,特别心疼。

    女儿在C市,她在帝都,母女俩不能经常见面,她见得更多的反而是严甯和魏可。

    那两个孩子她都很喜欢,把她们都当成女儿来疼爱。

    小七和可儿都非常乖巧听话,总是婶婶长婶婶短的,跟她的感情堪比母女。

    所以对她来说,魏可就是自己的孩子,试问她怎么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伤心难过?

    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欧晴越想越难受,视线慢慢就模糊了起来……

    严谨尧也很生气。

    他觉得冤枉又无辜,明明这件事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可现在他却被小兔子各种指责,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但这样吵下去只怕今天回不了帝都了……

    不行!

    他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而把她和儿子留在这里他一个人回去的话他是坚决不肯的!

    算了算了,先把她哄回去再说。

    严谨尧一边在心里默默劝着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一边转头去看小兔子。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只见小兔子白希的脸颊上,有泪痕……

    她哭了?

    “干什么?”他狠狠拧眉,连忙伸手去拉她,想把她侧坐的身子掰过来。

    欧小晴手臂一缩,使劲儿甩开他的手,侧着身子直接用背对着他。

    眼泪更是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

    严谨尧顿时就慌了。

    心里的怒气瞬间消散大半,他被她的眼泪吓得有些手足无措,无奈又心疼地啐骂道:“欧小晴你有毛病啊?你哭什么啊?”

    同时伸手去抱她。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回头就冲他哄,将他伸来的手狠狠拨开,嫌弃他的触碰。

    面对她愤怒的瞪视,严谨尧内心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呵!这关我什么事?你骂我做什么?”他狠狠拧眉,一脸无语。

    “如果不是你们不知检点,我们女人怎么会受这样的伤害?”

    “都跟你说了这跟我没关系,你能不能别连着我一起骂?”

    严谨尧觉得自己好无辜,简直比窦娥还冤。

    正在气头上的欧晴才不管他无辜不无辜呢!

    “怎么跟你没关系了?!”她越说越气愤,凶巴巴的样子像个小泼妇。

    “跟我有毛关系?”严谨尧简直了,气得声音都变了调。

    “严谨尧你思想有问题!”欧晴脸若寒冰,特别严肃地呵斥道。

    “有什么问题?”严谨尧不以为然地冷哼,一脸“我是对的我没问题我很正常”的表情。

    “你强行让一个非婚生子的孩子破坏一对夫妻的感情,你这是伤天害理!”她怒不可遏,狠狠谴责。

    伤天害理……

    严谨尧满脸黑线。

    眼看争吵升级,他又气又急,“欧小晴,你给我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伤天害理?我怎么就伤天害理?这个决定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是楚斐他父母——”

    “现在已经不是谁的意思或者这个建议是谁提出来的问题了严谨尧。”她阻断他,蹙眉摇头一副对他失望至极的模样。

    “那是什么问题?”他挑眉睨着她。

    “是你的心态问题!”她义正辞严,掷地有声。

    “我的心态怎么了?”他一脸莫名,越听越糊涂了感觉。

    欧晴是真的有些失望了。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唇角泛起一抹苦笑,“所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吗?”

    “我有什么错误?”严谨尧没好气地叫道。

    严谨尧觉得自己早晚得被眼前的女人气死。

    在这个世上,也就只有她敢用这样的态度对他,也就只有她敢用这样的语气质问他,也就只有她敢这样的气他!

    “你到现在还是觉得应该让那个孩子认祖归宗,对吗?”欧晴问,脸色变得冷漠,眼底划过一抹讥诮。

    “孩子是无辜——”

    “那可儿呢?”

    严谨尧哑口无言。

    “可儿就不无辜吗?”欧晴冷笑,眼眶泛红。

    严谨尧嘴一撇,一不留神就冲口道:“女人就该大度点——”

    “凭什么要大度点?凭什么什么事都让女人让步?明明是你们男人的问题凭什么要女人买单?”

    欧晴爆发了,倏地吼道。

    她特别凶,像只炸了毛的雌狮。

    严谨尧被吼得一愣一愣的,“你——”

    欧晴愤怒至极,“再说了,每个人都有底线,女人的底线就是绝不容忍自己男人的背叛——”

    “等等等等!你可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这个孩子是在魏可嫁给楚斐之前的事,怎能算背叛?”严谨尧连忙抢断,为天下男人抱屈。

    “就算不是背叛也是你们男人的错!”她吼得地动山摇,这通脾气发得前所未有的大。

    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渣男就该被世人唾弃!

    管不住下半身还闹出“人命”的更是罪无可赦!!

    “不要动不动就你们男人你们男人的,都跟你说了这跟我没关系!”严谨尧快被小兔子骂哭了,无奈至极。

    吼了一通,欧晴突然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红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失望冷笑:“严谨尧,你还真是被裳裳说准了!”

    “什么?”严谨尧皱眉。

    他那个坑爹的女儿又在小兔子面前说他什么坏话了?

    “如果有天你也冒出一个私生子,你肯定也会——”

    “胡说八道!!”他勃然大喝,啼笑皆非地狠狠瞪她,“欧小晴我看你一天到晚真是闲得慌,脑子里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

    “你敢说你不是这样想的!”她扬起小脸,无畏无惧地与他互瞪。

    “根本就没有这种‘如果’!!”严谨尧恼火地叫道。

    第一,没有这种如果;第二,他也拒绝去想。

    “不管有没有,你这种想法就不对!”欧晴觉得有些无力,因为很明显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

    “严谨尧,这是原则问题!!”

    “……”

    他默默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此刻小兔子正在起头上,他说什么都是错。

    即使如此,那他还是闭嘴好了。

    他突然沉默,让欧小晴更伤心了。

    觉得他这是不屑搭理自己了,觉得他这是嫌弃自己无理取闹了,觉得他肯定认为她神经病发作了……

    虽然她早就把自己是被岑思雯下、药害疯的事告诉过他了。

    得!

    话不投机半句多,不说就不说!

    车子早就到达了郁家大门口,庞栋和司机都在十米开外抽了一根烟了。

    欧晴冷着脸就伸手去推车门。

    “快点出来。”严谨尧淡淡吐字。

    他已经安排好了航线,就等去机场了。

    “我不回去了!”欧晴负气地喝道,头也不回。

    “你敢!!”严谨尧大怒,连忙将已经踏出去一只脚的她拽了回来。

    她红着眼,用力吸了吸鼻子,闷闷的声音听起来要哭不哭的,“我跟你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

    “行行行,你对你对你都对!你说什么都对!行了吧?!”

    严谨尧认输了。

    他点头如捣蒜,没好气地冲她嚷道。

    行了……吧?

    他这是什么态度啊?

    他这是什么语气啊?

    既然脸上写满了不情愿又何必认这种违心的错?

    欧晴不止不满意,甚至更生气了。

    也不知道是太生气还是觉得太委屈,她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严谨尧你口不对心,你心里根本就不是这样想的!你觉得我是神经病,你觉得我不可理喻,你觉得我……我……”

    说到后面就开始泣不成声了。

    一见小兔子掉眼泪,严谨尧就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你哭什么啊?”忙不迭地将她搂在怀里,他本是凶巴巴的语气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无奈轻哄,“乖,别哭。”

    下一秒,他却被她狠狠推开。

    “你不要碰我!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欧晴大喝,怨愤地瞪着他,泪如雨下。

    严谨尧头痛欲裂。

    见自己好说歹说都哄不好她,他的耐心也消磨的差不多了。

    狠狠咬了咬牙,他沉了脸,冷冷问道:“欧小晴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滚!”她吼,很凶,唾沫星子都飞到他的脸上了。

    严谨尧的脸,冷如玄铁。

    看来自己真是太宠她了,她现在不止敢跟他公开叫板,还敢喊他滚了!

    好!

    很好!!

    严谨尧极冷极冷地盯着欧小晴,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寒气将他的怒意淋漓尽致地显示了出来。

    欧小晴本来很生气的,可在他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注视下,顿觉背脊发凉,不寒而栗。

    一是真的不想跟他吵了,二是对这样冷冰冰的他心存畏惧,于是在喊完“你滚”之后,她就忙不迭地推门下车了。

    这一次严谨尧没有再阻拦她。

    欧晴吓得一溜烟跑进了恒阳居,抱着儿子躲回了卧室。

    她的心,噗通噗通地跳,真怕他刚才会揍自己,因为他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了。

    但,即便他很生气,这一次她也是不会妥协的!

    这是原则问题!

    嗯,她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忐忑不安地在卧室里躲了半个小时,严谨尧没有来敲门。

    倒是育婴师来抱了严萧楠下楼去玩儿。

    儿子被抱走了,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然后她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反省……

    她的心里很矛盾,既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小失落……

    他人呢?

    真的自己回帝都了吗?

    哼!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

    欧晴坐在牀边,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又恨又委屈。

    走走走,有本事走了就别再来找她,有本事一辈子都别再来找她和儿子!

    明明是他的错,他不止不认错,态度还如此蛮横,简直是过分!

    想着想着,一股忧伤将愤怒冲淡,她沮丧地耷拉着双肩,闷闷不乐起来。

    他不会真走了吧?

    不要她和儿子了?

    哼,笨死了!

    脾气别那么暴不行吗?认错的态度诚恳一点不行吗?再哄哄她不行吗?

    可不,只要他再哄哄她,她不就跟他走了嘛……

    又是半个小时后。

    心情郁闷的欧晴决定以后再也不理严谨尧了,她想反正自己只要有女儿和儿子就够了!

    想起儿子……

    育婴师把儿子抱下去半个小时了,她得去看看。

    然而当欧晴下了楼,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