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16章:甜蜜番 2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

    欧晴吓得大叫一声,忙不迭地跳下车,连声道歉。

    可当倒霉蛋抬起头来时,她惊讶得霍然瞠大双眼,“你……袁超?!”

    袁超捂住鼻子,血从指缝间溢出,狠狠拧着眉头,大叹自己运气太背。

    其实依照他的身高,本是撞不到鼻子的,可刚才他走得好好的突然看到路边的车推开了车门,他下意识地要避让,哪知好死不死的脚下却在这时一滑……

    于是他整个脸就莫名其妙地撞在了推开的车门上。

    鼻尖一痛,然后就感觉到有两股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下意识地抬手一揩,只见指上的血红得格外刺眼。

    走个路也能引来血光之灾,袁超表示很郁闷,正想质问肇事车怎么搞的,突然就听到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狠狠一震,转头一看,果然是埋藏在自己心中多年的那个人儿……

    袁超捂住流血的鼻子,愣愣地看着欧晴,严重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袁超!你怎么在这里?”欧晴惊奇地上下打量着袁超,眼底有着明显的欣喜。

    自从上次在霍冬家里见过他之后就再也没见面了,她还以为他在帝都呢,没想到居然能在c市遇见他。

    “那你又怎么在这里?”袁超有些傲娇地反问,同样表示疑惑。

    她现在不是总统夫人了吗?不是在帝都吗?不是在家相夫教子吗?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跟严谨尧离婚了?

    袁超心里酸溜溜的,恶毒地想。

    “呃……我……我娘家在C市。”欧晴有点尴尬,自然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正在跟严谨尧闹别扭,只能讪笑两声,模棱两可地说道,完了又问他,“你呢?”

    袁超低头,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摸口袋找纸巾,同时瓮声瓮气地说:“闲着没事,到处走走。”

    坐了二十几年的牢,出狱之后发现世界变化好大,所以想在有生之年到处走走看看,不然孤独地守着一栋房子的感觉太凄凉了。

    反正自己喜欢的人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而这个别人是他穷其一生也超越不了的……

    到了这个年纪,也不想再去折腾另一段感情,与其为了有个伴而委屈自己去适应别人,还不如就这样一个人走走看看,更加轻松自在。

    只见袁超低着头不停的擦鼻血,很快纸巾擦红了,可鼻血仍旧没止住。

    “你……没事吧?”欧晴蹙眉看着袁超,担忧地问道。

    “没事。”袁超随口应道。

    “我觉得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欧晴嘴角抽了抽,看到那么多血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用——”

    “还是去吧,万一你失血过多晕倒了咋办?”

    面对袁超的拒绝,欧晴越发不放心,毕竟他也是快五十的人了,比不得小年轻。

    袁超斜睨着欧晴,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我没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他脸色一沉,没好气地喝道。

    在她眼里他就那么没用?流个鼻血还能晕倒?

    明明她的关心得来不易,可她后面一句话却气得他想吐血,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被喜欢的女人如此看轻。

    嗯,眼前的女人,他喜欢了半辈子,从最初到现在,他的心里都只有她。

    有人说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他不知道这句话对不对,反正这么些年了,他就是没办法彻底忘了她。

    可能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固执点,明知不可能,却就是忍不住妄想……

    想着想着,这么多年就过去了,想着想着,大家都老了。

    在牢里的二十几年里,袁超无数次地想,如果时光能倒回,他一定理智点,不让自己的心那么扭曲……

    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他被人利用,间接害得自己的姐姐姐夫家破人亡……

    坐了二十五年牢,他从不觉得自己冤,他心里很清楚,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的。

    不过还好,当年利用他的人,现在也没有得到好下场……

    虽然并不是他将其扳倒的,但能看到坏人遭报应,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不行不行,还是去医院看看我比较放心,万一你有个什么事,我可没办法跟冬子交代。”欧晴伸手就抓着袁超的手臂将他往车上推,态度坚定地说道。

    袁超是霍冬的舅舅,霍冬是小七的丈夫外加她的干儿子,所以扯来扯去都是沾亲带故的,她若就这样撒手不管了有点说不过去。

    尤其她还是“肇事者”。

    袁超心里很矛盾。

    既想跟她多相处一会儿,又怕自己会越处越贪心……

    就在他摇摆不定的时候,她态度强硬地将他推上了车。

    然后司机把车开向距离当下最近的一家医院。

    现在的医院,比从前的菜市场还热闹,可谓是人山人海。

    排队挂号,然后止血上药,一番折腾下来,耗费了将近来两个小时。

    处理好后,袁超的鼻子塞了两团止血棉,模样看起来蠢蠢的,别提多滑稽了。

    欧晴很厚道,没有笑。

    并非不想笑,而是怕伤了袁超的男性自尊。

    所以她尽量不看他,避免自己会忍俊不禁。

    “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从医院出来之后,欧晴问。

    “嗯。”袁超不咸不淡地发出一声鼻音。

    欧晴看了看天,见时间不早了,便转眸看着袁超,问:“那你现在去哪儿?回酒店吗?还是去别的城市继续旅行?”

    “可以一起吃个饭吗?”他不答反问,目光看向别处。

    不敢看她,因为怕被拒绝……

    “……啊?”欧晴一愣,怔怔地看着一脸傲娇的袁超。

    因为鼻子塞着止血棉,他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不太清楚,所以她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袁超想,错过今天,或许他们再也不会有单独吃饭的机会了……

    如此一想,他心一横,鼓足勇气转头看着她,问:“可以吗?”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欧晴确定自己没听错。

    “可以啊!”她咧嘴一笑,落落大方地点头,续而蹙眉,“可是现在吃饭有点早吧。”

    “我没吃午饭。”

    “哦,这样啊……那你想吃什么?”

    因为自己的马虎,害得他受了伤,请他吃顿饭当做补偿也是应该的。

    袁超,“你是c市人不是吗?c市有什么好吃的特色菜,你推荐一下。”

    “特色菜啊……”欧晴轻咬着唇角想了想,倏地双眼一亮,“火锅喜欢吗?”

    袁超微微皱眉。

    “你不喜欢火锅吗?火锅很好吃的!”欧晴一脸“如果你不喜欢火锅就是怪物”的表情。

    “还行。”袁超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想跟她多待一会儿,吃什么并不重要。被她略显夸张的表情感染,他忍不住补问了一句,“你很喜欢吃火锅?”

    “c市人都喜欢!这附近就有一家,味道超级棒!”欧晴把自己都说馋了。

    在帝都一年多,总是吃不到正宗的火锅,好不容易回趟c市,火锅是必须要吃的!

    “走吧!”袁超点头,用下巴往前点了下,示意她带路。

    就现在而言,能与她单独吃个饭是极其难得的机会,所以他舍不得放弃老天给于的这个恩赐。

    虽然这顿饭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但能多点美好的回忆也是好的。

    欧晴点头,转身带路。可走了两步,她突然想起什么,“啊……”

    她回头看他。

    “怎么了?”袁超不解。

    “你受伤了诶,好像不能吃辣——”

    “没事儿!”

    不待她说完,他就满不在乎地阻断道。

    嗯,他吃不吃没关系,只要她喜欢就行了。

    可是欧晴觉得不好,请人吃饭却是人家不能吃的,这算什么呀?

    “算了,我们还是——”

    “我说没事儿!”他再次阻断她,口气强硬,“就吃火锅!”

    “你确定?”欧晴挑眉。

    “确定!”袁超说。

    欧晴点头,微微一笑,“行,那我们一会儿点个鸳鸯锅,我吃辣的,你吃不辣的。”

    看着笑得一脸满足的欧晴,袁超对严谨尧更是羡慕妒忌恨了。

    不知道严谨尧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德,这辈子才娶到了欧晴这样的好女人!

    因为天还没黑,距离晚饭的时间还有点早,偌大的火锅店里暂时只有欧晴和袁超两人。

    菜上齐之后,火锅里的油也烧开了,欧晴烫了一片毛肚,然后把烫好的毛肚放在自己面前的油碟里。

    “不会太油腻吗?”

    看到欧晴把毛肚在碗里裹了裹就放嘴里了,袁超微微皱眉。

    年轻的时候他在c市读书,也吃过火锅,但那时他从来不要油碟,看到把烫好的菜放到油里面滚就腻得慌。

    “不会啊,吃火锅就是要麻油的,这样既不会太烫又不会太辣,而且还很香,你试试。”欧晴摇头,用下巴点了点他面前的油碟,极力推荐。

    看着欧晴吃得津津有味,袁超被勾起了食欲,也烫了一片毛肚学她的样子在麻油里滚了滚,然后硬着头皮放进嘴里……

    唔……

    好吧,味道还不错!

    “严谨尧对你好吗?”一会儿后,袁超盯着锅,捞菜,佯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欧晴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和严谨尧吵架来着呢……

    “挺好的。”她点头,笑得幸福又满足。

    嗯,她没说谎,也并非强颜欢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做人得讲良心,不能因为在跟他吵架就抹杀他所有的好。

    他好!

    她选的男人,是最好的!

    他或许霸道,或许有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或许很多时候都蛮不讲理,但他对她,那真是好得没话说。

    虽不是百依百顺,但只要她提要求,他都会为她办到。

    有夫如此,就够了吧!

    见说起严谨尧她就一脸骄傲,袁超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懊恼。

    “听说你们分开了很多年?”他定定地看着她。

    “嗯,二十几年。”她如实点头。同时不忘大快朵颐。

    “期间你嫁给了别的男人?”

    “嗯。”

    “为什么?”袁超拧眉,表示想不通。

    既然她那么爱严谨尧,为什么当年还要跟别人结婚?

    “什么为什么?”欧晴抬头,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为什么要分开?又为什么会嫁给别的男人?”

    “呃,这个……”她用力抿了抿唇,讪讪一笑,“一言难尽诶。”

    突然,袁超看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站在火锅店外……

    “你们吵架了?”他收回视线,转而看着欧晴。

    “啊?”欧晴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问懵了。

    他怎么知道她和严谨尧吵架了?

    欧晴正疑惑,想问他为什么这样问,哪知袁超却又转移了话题,

    “欧晴。”他放下手里的筷子,深深看着她,特别认真地轻轻喊她。

    “嗯?”

    “如果当年没有严谨尧,你会跟我在一起吗?”

    这个问题,压在他心里二十五年之久,今天有机会亲口问她,不管答案是什么他都觉得满足了。

    “不会诶。”欧晴摇头,没有一丝犹豫。

    袁超嘴角抽搐。

    虽然前一秒他还说只要问出口就不遗憾了,可此刻听到她如此干脆果断的一句“不会”,他还是有种万箭穿心的感觉。

    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为什么?!”他气得很,什么胃口都没了。

    “因为你不是我的菜啊。”相较于他的气愤,她则显得格外的从容淡定。

    “我怎么就不是你的菜了?我不够帅?”袁超不服。

    “嗯。”欧晴很实诚地点头。

    袁超,“……”

    接收到他饱含怨怒的瞪视,她反省了下,觉得如此直白的确太不给人留颜面了,不好。

    于是她换了一个相对婉转的说法,“至少没有严谨尧帅。”

    袁超闻言,更气了,“欧晴,原来你这么肤浅!”

    肤浅?

    欧晴不承认,摇头道:“严格说来这也不算肤浅吧,毕竟得为后代着想一下不是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袁超大怒。

    “我记得你以前成绩很好的,是咱们校的风云人物呢,现在怎么理解能力变这么差了?”欧晴对袁超突如其来的怒意表示不理解。

    “在你眼里我就真这么丑?丑到会影响后代?!”袁超觉得自己的心被她短短几句话就给刺得千疮百孔了。

    欧晴愣了一下,然后扑哧一声就笑开了,“不是啦,我是说我不够好,所以我要找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来弥补我的不足,这样我的孩子在综合之后就不会太差强人意。我不是说你丑,你想太多了啦!”

    然而她这样的解释并不能安慰他鲜血淋漓的自尊心。

    袁超觉得,左听右听她的话都是在嫌他不好!

    突然,有一道充满愤怒的脚步声朝着他们的桌位大步流星地走来。

    欧晴下意识地竖起耳朵,因为她觉得这脚步声……

    太熟了!

    转头一看,正好身边的椅子被拉开,一个高大挺拔且浑身弥漫着一股戾气的男人坐了下来。

    看着面罩寒霜的严谨尧,欧晴一脸懵逼。

    他怎么……也在这儿?

    “你……”她呆呆地看着他,回不来神。

    “加副碗筷!”严谨尧毫不客气地对上前来的服务生冷冷说道。

    服务生觉得他很面熟,却又不敢相信一国总统会出现在他们这个小小的火锅店里……

    很快,服务生拿了碗筷过来,偷偷地多看了他好几眼。

    “你怎么在这儿?”

    当他拿起筷子开吃时,欧晴总算醒了,失声叫道。

    严谨尧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的火,现在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他冷冷剜她一眼,凶巴巴地喝道。

    “你不是在家陪楠楠吗?”

    “你都不陪干吗我陪?”

    见他脸色不善,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凶她,欧晴也忍不住生气了。

    “严谨尧,他是你儿子!”她拧眉怒道,对他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非常反感。

    “难道不是你的?”他冷笑反击,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眼底风云四起。

    “你——”欧晴被噎得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欧晴有点自己打脸的感觉,刚才还在袁超面前说严谨尧对自己多好多好,可现在他一出现就跟她吵……

    好丢脸啊!!

    从严谨尧到来之后,袁超就保持沉默,冷眼看着他们夫妻二人吵架。

    其实他早就看到严谨尧了。

    严谨尧在火锅店外站了起码有二十分钟之久,现在进来故意也是忍无可忍了。

    嗯,严谨尧的确是忍无可忍了!

    从郁家跟到商场,又从商场跟到火锅店,他就眼睁睁看着她和袁超叙旧情,一副开心愉快的样子。

    好几次他都想冲上来把她拖走,可是一想到她生气了可以一个月不理人的本事……

    只能作罢。

    小兔子他惹不起,怼过气“情敌”总行吧?

    “怎么?被人揍了?”严谨尧一边在火锅里捞菜,一边淡淡瞟了眼袁超的鼻子,冷冷讥诮。

    他看到袁超受伤的全过程,这样明知故问不过是因为忍受不了心里的醋意罢了。

    听严谨尧用词如此不礼貌,欧晴囧哒哒,连忙赶在袁超开口之前解释道:“不是,是我——”

    “我问你了吗?”

    “……”

    可她话未说完,就被他冷冷阻断了,凉飕飕的语气如寒风过境,让人不寒而栗。

    欧晴一僵,愣愣地看着他,既有点被他此刻的模样震慑住了,又有点委屈难堪。

    而面对严谨尧的挤兑,袁超只是冷冷一笑,说:“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你这话说得,我有什么好失望的?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盼着你好的,怎么说你也是家兴的小舅子,我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门不是?”严谨尧唇角的冷笑更甚,看着袁超的眼神犀利无比。

    “所以你是在提醒我,我该谢谢你当年的不杀之恩,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