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14章:大结局 下 加更求订阅
    欧小晴紧张地屏住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严谨尧手里的戒指盒,满心期待。

    严谨尧也是心潮澎湃,然而当他打开戒指盒,却脸色大变。

    “裳裳!”他狠狠拧眉,冲着坐回椅子里的女儿大喝,“戒指呢?!”

    盒子里,没有他的钻戒,只有一枚用狗尾巴草编织而成的戒指。

    看着戒指盒里居然是一枚草环戒指,欧晴也傻眼了。

    严谨尧此言一出,大家都看向云裳。

    面对亲爹的质问和大伙儿的目光拷问,云裳老神在在像个没事儿人一般,用下巴点了点亲爹手里的戒指盒,淡定自若地答道:“戒指不在盒子里么?”

    “哪有?!”严谨尧又气又急,将盒子斜着给女儿看。

    “咦?明明刚才还在的啊!”云裳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说。

    “你把盒子给过谁?”严谨尧急死了,咬牙切齿地瞪着女儿。

    没戒指他怎么结婚?

    那可是他挑了好久才选中的!

    虽然钻石不是最大的,却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好吗!

    “没呀,一直在我包里呢。”相较于亲爹的急躁,云裳则显得格外的淡定。

    “那我的戒指呢?你到底给我弄哪儿去了?!”严谨尧想揍人了。

    眼看岳父大人要发飙了,郁凌恒连忙偷偷扯着郁太太的衣摆,让她适可而止。

    然而云裳却无畏无惧,依旧笑得甜腻腻的,装模作样地说:“俗话说一孕傻三年,最近我的记性真的非常不好,四老爷你别急啊,容我想想,我想想……”

    看着女儿那一股子的狡黠劲儿,严谨尧知道这是女儿想刁难自己呢。

    估计这臭丫头是不满前几天骗她喊他“爸爸”吧,所以今天是故意捣乱的。

    见气氛不对了,欧晴连忙出声打圆场,讪笑着指着狗尾巴戒指,对严谨尧小声道:“没事没事,要不我们就先用这个代替……”然而话未说完就被严谨尧狠狠瞪了一眼,顿时委屈地瘪了嘴,不开心地嘟囔,“你瞪我干吗呀?”

    “裳裳,别胡闹!”欧荣毅脸色微沉,冲着大外孙女轻喝道。

    云裳给了外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转眸看着亲爹,“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四老爷,我真的想不起来戒指去哪儿了。要不这样吧,我赔你钱,你给我妈另外买一个——”

    “说条件!”严谨尧不想再听女儿拐弯抹角,冷冷喝道。

    云裳本来还想逗逗亲爹的,但迫于大家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眼神压力,只能见好就收。

    “我叫‘云’裳,一辈子都是!”

    收起玩世不恭的姿态,她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地说道。

    严谨尧骨子里有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情结,打从知道云裳是自己的女儿后,就一直想要女儿认祖归宗。

    嗯,他想要女儿改回严姓。

    其实认祖归宗云裳倒是并不排斥,只是她觉得养父云铭辉对自己一向宠爱有加,她如果改姓的话,对养父无疑是一种伤害。

    她于心不忍。

    欧晴小心翼翼地瞅着明显很不高兴的男人,保持沉默。

    要女儿改姓的事儿他已经跟她提过好多次了,都被她搪塞了过去。

    她跟女儿的心态是一样,也觉得如果现在让女儿改姓的话,对云铭辉未免有点太残忍了。

    她一直知道云铭辉深爱着她,所以这些年里对云铭辉也倍觉愧疚,从女儿出生到现在,云铭辉对裳裳是真的视如己出,甚至比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云朵儿还要更加心疼宠爱。

    所以让女儿改姓这事儿,其实她是不赞同的。

    严谨尧脸沉如水。

    这件事他本来很坚持,可现在被女儿这样一威胁……

    他似乎已经别无选择。

    “戒指在哪儿?”狠狠咬了咬牙,严谨尧没辙,只能妥协。

    算了算了,不管她姓不姓严,都是他严谨尧的女儿!

    这就足够了!

    见亲爹妥协了,云裳咧嘴一笑,满意。

    于是她抬手朝着远处的几颗椰子树指去,“喏,那棵树上有五个气球,戒指就在其中一个气球里,四老爷——”

    “不要叫我四老爷!”

    严谨尧冷冷喝止,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

    什么四老爷不四老爷的,听起来像死老爷好吗!

    “好吧,四爷!”云裳豪爽点头,笑得有些欠揍。

    严谨尧满脸黑线。

    这里又没外人,叫他一声爸会死吗?

    算了算了,不跟她一般计较,先把婚礼完成再说……

    嗯,等婚礼之后,他再慢慢的跟她秋后算账。

    在严谨尧转头朝着远处的椰子树看去时,云裳笑米米地继续说道:“那个,是这样的,为了证明你对我家欧小晴是真心的,我呢给你出了一个小小的难题,怎样?敢挑战吗?”

    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说!”严谨尧干净利索地吐出一个字。

    他算是认命了,他的女儿就是个坑爹的熊孩子,不坑他就会浑身不舒服。

    当着这么多人问他敢不敢挑战,他还能说不敢吗?

    见亲爹接招了,云裳笑得更开心了,手往身后一捞,竟从椅子后背捞出一把弓箭来。

    她拿着弓箭走向亲爹,说:“这里有把弓,和四支箭,你就站在这里,用这四支箭射掉四个气球,当然,这四个气球不是可以随便射的,你得把有戒指的那个留下,毕竟你要知道,如果把有戒指的那个气球射破了,你那枚独一无二的戒指可能就会掉进海里,到那时……嗯哼!你懂的呵!”

    看着女儿笑得贼兮兮的模样,严谨尧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啥了。

    “啊?玩这么大?臭丫头你把戒指放在哪个气球里了?”欧晴闻言,气得在女儿的手臂上用力拍了一下,恼火地喝道。

    “我若明确告诉你们戒指在哪个气球里还能叫难题吗?”云裳瞟了妈妈一眼,拽拽地哼道。

    “你——”欧晴气结。

    “还有啊四爷,如果一会儿你留下了有戒指的那个气球,得徒手上去把气球取下来。”云裳又说,笑得天真无邪。

    严谨尧的脸,更是黑到无以复加。

    “啊?这么高!!”欧晴一脸错愕地看着远处十几米高的椰子树,失声惊叫。

    “这点高度肯定难不倒咱们四爷的,欧小晴你就放心啦!”云裳给了妈妈一个“你少瞎操心”的眼神,然后转眸看向亲爹,故意激将道:“对吧,四爷!”

    严谨尧二话不说接过女儿递到眼前的弓和箭。

    然后在大伙儿期待又紧张的注视中,他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来。

    再然后——

    咻、咻、咻、咻……

    呯、呯、呯、呯……

    他连发四箭,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简直帅得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拔箭,拉弓,满弓,发射……每一个动作都帅得掉渣!

    四箭,一一命中,箭无虚发。

    所有人都看呆了。

    “哇……”云裳那颗不服输的心,在这一瞬,被她亲爹征服了。

    “哇什么?”听到郁太太小声惊叹,郁大爷拧眉压低声音问。

    “我爹好帅啊!”云裳双眼放光,感觉自家亲爹这会儿帅得浑身发光。

    郁凌恒闻言,不乐意了。

    俊脸一沉,将郁太太的脸掰过来与自己对视,“有我帅?”

    “比你帅多了好伐!”云裳将郁大爷的手从自己脸颊上一把挥开,不怕死地说道。

    “你再说一次!”醋劲儿不比任何人少的郁大爷不开心了,有小情绪了。

    “虽然他比你帅,但他没你年轻,所以郁大爷你不用太自卑啦!”听出他不高兴了,她连忙转头看他,不太正经地安慰道。

    这边,严谨尧射破了四个气球,然后动作优雅地解着扣子,将外套脱下。

    再然后他径直走向椰子树,在大伙儿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动作利索地往树上爬去。

    “严谨尧你小心点啊……”欧晴又急又担心,对他喊道。

    那么高的树,好怕他爬到一半从树上摔下来啊!

    走到椰子树前,严谨尧抬头看了看捆在半空中的气球,默默吸了口气,然后手脚利索地开始往上爬。

    他身手敏捷,攀爬起来毫无压力的样子。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越爬越高的严谨尧,俱都屏住了呼吸。

    当然,云裳除外。

    “欧小晴你不用担心啦,你看,我爹身手好着呢!”见妈妈紧张得不行,云裳笑着轻哄道。

    欧晴冷冷瞥了女儿一眼。

    云裳,“哎哟,笑一个啦,我爹厉害着呢,你要对他有信心,知道吗?”

    “他要是摔着了我就揍死你!”欧晴愤愤喝道,难得地女儿这么凶。

    “放心吧,摔不着!”云裳笑得笃定,一点都不担心。

    终于,严谨尧拿到了气球。

    欧晴连忙拎着裙摆朝着椰树走去。

    当欧晴走到椰树面前时,严谨尧也正好从树上下来。

    双脚落地,严谨尧呯地一声捏爆气球,然后对欧小晴说:“手!”

    欧晴二话不说立马把左手伸出去。

    一枚闪亮的钻戒,缓缓套入她的无名指中,略显冰凉的触感,让欧晴的心跳瞬间飙到了顶点。

    看着指间的戒指,她慢慢红了眼眶。

    “喜欢吗?”他笑了,一边接过侄儿递过来的手绢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柔声问道。

    “嗯嗯嗯!喜欢!!”欧晴用力点头,颤声微哽。

    见到小兔子感动得快哭了,严谨尧觉得就算让自己再爬一次树也甘之如饴。

    “你怎么知道戒指在这个气球里啊?”欧晴用力吸了吸鼻子,将想哭的冲动压下去,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聪明!”严谨尧大言不惭地说道,没有告诉欧小晴他们的女儿还算有良心。

    五个气球,被他射破的四个气球都是用红色彩带捆绑,而装有戒指的这个气球是用的紫色彩带……

    欧晴没有反驳,因为她也觉得他好聪明啊!

    “严谨尧你的箭法好准啊!”她想到刚才他射箭的模样,两眼冒光大发花痴,毫不吝啬地惊赞道。

    严谨尧被欧小晴夸得心花怒放,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但他倏地又冷了脸,霸道地命令,“以后不许连名带姓的叫我!”

    “啊?”她眨了眨眼,“那我该叫你什么啊?”

    云裳笑米米地靠过来,压低声音戏谑道:“我爹说:除了‘老公’我不接受第二种称呼!”

    老公……

    欧小晴脸颊一红,佯装嫌弃地将女儿的脸推开,“你走开!”

    “嗯!”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他一本正经地嗯了一声。

    “……啊?”她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一脸严肃的男人。

    严谨尧说:“女儿说对了!”

    “……”欧晴的脸,瞬时红到无以复加。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才不好意思叫他老公呢。

    毕竟他们可不是小年轻,都一把年纪了还叫那么亲热,怪那啥的。

    她才不要!

    严谨尧知道小兔子害羞,这声“老公”等晚上让她喊也不迟。

    当务之急是先把婚礼仪式完成在说。

    宣了结婚誓言,也戴上了戒指,接下来就差一个吻了……

    “现在该说什么?”深深看着她,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啊?”

    “你今天还有什么话没对我说的?”他提示道。

    欧小晴懂了。

    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与他深情对视,顶着所有人的注视,小声而坚定地说:“我爱你!”

    严谨尧笑了,满意。

    “嗯,我也是!”

    我也爱你,生生世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