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13章:大结局 上
    见郁太太有点不依不饶的架势,郁凌恒连忙转移话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云裳与郁大爷一同看着妈妈。

    欧晴则转眸看向正进入病房里来的婆婆。

    然后云裳就看见她家精明歼诈的奶奶一脸“夸我夸我快夸我”的得意表情。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之前洪芸菲在得知三年前欧小晴生病是岑思雯所为还嫁祸给她之后,她就说了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怎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洪芸菲想了很久,觉得只是让岑思雯“疯掉”好像有点太便宜她了。

    于是她决定换一种方式……

    买通了岑思雯最信任的那个助理,让助理每天给岑思雯喝的水里放点刺激神经会让人莫名变得狂躁的药物。

    所以那段时间岑思雯的情绪变得很暴躁,总是不分场合就发脾气,搞得自己的形象一落千丈。

    她似乎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里,心情不好就发脾气,发脾气就被人曝光,爆了光就形象受损,形象受损之后就影响工作,而工作量缩减之后就更是暴躁……

    没完没了!

    本来岑思雯也是非常聪明的人,若是以前,她可能会发觉自己的异常,可自从欧晴再次和严谨尧在一起后,她就变得恐慌又不安,所以她只是觉得自己很倒霉,也觉得心情不好会发脾气是很正常的反应。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以为是自己太过妒忌欧晴。

    而这场“刺杀”,也是洪芸菲暗中促成的。

    在决定给岑思雯下套的时候洪芸菲就已经把各方面都考虑得非常透彻了,之所以不让岑思雯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神经病杀人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所以,岑思雯不能疯!

    嗯,让她暴躁就行了,让她明知不该这样做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犯下弥天大罪而无力阻止自己……

    这种让她尝尽绝望无助的感觉才是最残酷的报复!

    在看到岑思雯的狂躁症差不多了,洪芸菲故意将儿子和儿媳结婚的日期泄露给岑思雯,然后让助理在岑思雯的耳边煽煽风点点火……

    情绪不稳的岑思雯受不了助理的挑拨,当即就起了杀意……

    在找了严谨尧几次都被拒绝之后,岑思雯更是怒不可遏,拿了枪揣包里就找上了洪芸菲。

    面对岑思雯的请求,洪芸菲起先是装模作样的表示为难,最后在岑思雯求了n次之后,才勉为其难地点头答应帮她约严谨尧和欧晴出来。

    这些日子里,岑思雯的神经一直都处于紧绷状态,人在紧张的时候一些小细节就很容易会被疏忽掉,比如她放在包里的枪,其实已经被助理给做过手脚了……

    严谨尧中枪倒地,从他的胸口里冒出来的那些血,不过是电影里经常看到的血浆而已。

    送医救治,手术几个小时加送入重症监护室,都是做给岑家和全国人民看的。

    总统大人伤得越重,岑思雯就越是罪无可赦。

    岑思雯犯了弑君之罪,岑家距离玩完儿也就不远了。

    洪芸菲的计划,一环扣一环,不止让岑思雯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还让岑家加速走向了灭亡。

    一切不好的事情,至此,完美落幕!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历尽千辛万苦,耗时二十六年之久,严谨尧和欧晴终于……

    结婚了!

    被海水包围的独立岛屿,有着无遮蔽的海滩,还有大片的树木,能以绝佳的视角欣赏湛蓝的海面。

    整个岛屿被修建成一个功能齐全、设备完善的度假胜地,远离喧嚣,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人不能进入。

    郁大爷的这座私人岛屿上,已被布置成了一个梦幻的天堂,娇艳欲滴的鲜花和五颜六色的气球随处可见。

    新娘休息室里。

    “感觉怎么样?”

    云裳倒了一杯水,递给正不停搓手的妈妈。

    身穿白纱的欧晴抬眸看着女儿,妆容精致的脸上尽显苦恼,“怎么办啊宝贝儿,我好紧张!”

    嗯,她很紧张。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跟心爱的男人在牧师面前宣誓将相携走过一生了,她的心跳就不由自主地加速加速再加速。

    快得都像是恨不得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

    这一天,她盼了太久太久,久得自己都不敢奢望它会来临。

    但还好,它来了!

    在有生之年,她终于梦想成真,成了他的妻!

    她感激上苍,感谢老天爷让他们又回到彼此身边。

    “你又不是第一次结婚了,有什么好紧张的?”云裳被妈妈逗笑了,不正经地笑谑道。

    欧晴闻言,哭笑不得地在女儿手臂上拍了一下,啐道:“去你的!”

    虽然事实上她的确是二嫁,但从她内心来说,这是第一嫁。

    毕竟第一场婚姻并不是两情相悦,更甚至都不是她自愿的,所以逼于无奈的婚姻她并不想承认。

    欧晴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水,轻轻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然后一边将水杯放下,一边蹙眉问女儿,“裳裳,你确定我穿这件婚纱你爸不会发飙?”

    女儿帮她选的这件婚纱非常的……

    嗯,性感!

    婚纱的前面倒是中规中矩,但后面却露出了整个背部,将头纱放下之后便有种若隐若现的美。

    平心而论,女儿的眼光非常好,这件婚纱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到了极致。

    她很满意!

    但是……

    她怕严谨尧那个小气又霸道的男人会不满意。

    他虽然爱她疼她,但他骨子里那股大男子主义却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所以他是不会允许她穿这种堪称暴露的衣服的。

    “他又不是神经病,好好的发什么飙?”对于妈妈的忧虑,云裳失笑不已。

    “我这整个背都露在外面耶!”欧晴用下巴点了点自己的背,对女儿说。

    云裳不以为然地撇嘴,“不露怎么展现你的好身材?而且这根本就不算露好伐,你没见电视里有的礼服不止露背,还深v呢!”

    欧晴想想也是哦。

    可她还是担心,蹙眉惆怅,“我觉得你爸爸会生气。”

    “管他呢!这么大好的日子你不穿漂亮点对得起自己么?”云裳翻了个白眼,极力怂恿妈妈与傲娇的亲爹对抗。

    前几天在医院被亲爹亲妈联手骗了,云裳表示不服。

    所以她觉得自己今天应该做点什么……

    大好的日子应该穿漂亮点……

    嗯,这话没毛病!

    欧晴觉得女儿说得很有道理,大喜的日子,自己的确应该以最美的一面呈现在大家面前。

    如此一想,欧晴挺了挺腰杆,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

    叩叩叩。

    突然,休息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

    “进来!”云裳对门喊道。

    郁凌恒从门缝里冒出头来,“准备好了吗?时间差不多了!”

    “好了好了!”欧晴激动得立马站起来,紧张得直催女儿,“裳裳,快!”

    “你着什么急啊欧小晴,就这么怕嫁不掉啊?”云裳失笑,故意不动,坏坏地调侃妈妈。

    “少贫嘴!”欧晴很严肃地呵斥女儿,然后突然想起什么,问:“你爸让你保管的戒指呢?”

    云裳莫名就笑得更开心了,从包包里拿出戒指盒对着妈妈摇了摇,“喏!”

    欧晴双眼一亮,伸手去抢,“给我瞅瞅是什么样的——”

    没错!她还不知道戒指是啥样的!

    “不行!”云裳把手一缩,将戒指盒放回包里,一本正经地说:“他说要给你惊喜的,所以你现在不能看!”

    “不看就不看。”欧晴嘟嘴咕哝,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结婚进行曲,立马又激动地冲着女儿叫起来,“快快快,我们快出去,音乐响起来了。”

    说完就火急火燎地拎着裙摆往外走。

    “欧小晴你慢点,小心踩到裙摆。”云裳急忙跟在妈妈身后,啼笑皆非地轻叫道。

    婚礼是在岛上的一个小山崖边举行,现场以粉紫为主题,被布置得特别梦幻加浪漫。

    严谨尧西装革履,站在红毯的最前方,英俊成熟,气度不凡,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简直是魅力四射。

    毫不逊色在场那几个比他年轻的晚辈!

    欧荣毅站在红毯的末端,等着欧晴登场。

    “爸爸。”

    从休息室里出来,欧晴在女儿的陪同下,走到父亲的身边。

    欧荣毅看着身穿白纱的女儿,看得眼眶不由自主地微微泛红。

    “爸您怎么了?”欧晴吓了一跳,很难想象一向刚毅不屈的父亲会有红眼睛的时候。

    “没什么,只是想起你妈了。”欧荣毅低低道,低着头用指尖摁了摁眼角,感伤地轻叹道:“这样的日子,少了她总归是有些遗憾的。”

    欧晴心里一酸。

    其实现在看看,父亲对母亲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只怪母亲命薄……

    欧晴用力抿了抿唇,咧嘴一笑,拉起父亲的手,情真意切地柔声说道:“爸爸您别这么想,娴姨跟妈妈是一样的。”

    对于邱忆娴这个继母,即便是年少时的叛逆期,她也未曾真正讨厌过。

    她一直知道邱忆娴是个好女人,也是个好妈妈,只可惜当年的她太执拗,解不开心里的结,才导致无法与家人融洽相处。

    “你真这么想?”欧荣毅深深看着女儿,倍觉安慰。

    “嗯!”欧晴用力点头。

    欧荣毅笑了,看了眼坐在最前排的妻子,欣喜地感叹道:“你娴姨若知道了,怕是得高兴坏了。”

    听父亲这样说,欧晴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幽幽低喃,“对不起爸爸,以前是女儿不懂事,是女儿不孝……”

    “大喜的日子,咱们不说这些。”欧荣毅拍拍女儿的手背,笑得特别满足,“为人父母,其实要求不高,只要你们健康开心就好了。”

    “嗯!”欧晴抬头,咧嘴一笑。

    嗯,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要开开心心的。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结婚进行曲缓缓响起,表示新娘该挽着父亲的臂弯走上红毯,朝着红毯最前端的新郎走去。

    音乐响起的那瞬,欧荣毅微微弓起手臂。

    欧晴将手放入父亲的臂弯里,挽着父亲走上红毯。

    十米之遥,站着她的如意郎君,欧晴眼冒红心,在朦胧的视线里深深看着英俊帅气的男人,被迷得不要不要的。

    她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跳着,激动又欣喜。

    严谨尧同样很激动。

    一瞬不瞬地看着头盖白纱小兔子一步步朝自己走来,他紧张得有种不知道该把手放那儿的感觉。

    虽然早就已经领了结婚证,可在这样的气氛下,他终究是淡定不了的。

    他的小兔子,终于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了!

    随着彼此距离的拉近,严谨尧突然微微眯起双眸,小兔子穿的婚纱……

    不是被他勒令不许穿的那条吗?

    “好好对她!”

    走上t台,严谨尧将手伸出,欧荣毅将女儿的手放进女婿的手里,同时特别认真严肃地说道。

    “岳父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的!”严谨尧紧紧握住欧小晴的手,对岳父大人用力地点了点头,郑重的语气像是发誓一般。

    欧荣毅满意。

    待岳父大人走下t台之后,严谨尧与小兔子并排而站,面对着主婚人。

    “怎么穿这件?”

    在主婚人对宾客致辞的时候,严谨尧压低声音问欧小晴,拧着眉一脸不高兴。

    “女儿说这件好看。”欧晴微微扬起小脸,笑米米地小声回答。

    “丑死了!”他瞟了眼她的后背,嫌弃地哼哼道。

    “你胡说的,明明很好看。”她微嘟着红唇,一脸“我才不上你的当呢”的表情。

    “你的背全露出来了!”他暗暗磨牙,语气充满了醋意。

    虽然他的女人没人敢窥觊,可本该被他一个人看的雪背被别人瞧了去他心里就是不舒服。

    “女儿说就要露出来才性感。”欧小晴一脸得意,理直气壮地说。

    严谨尧恨得咬牙切齿。

    用力捏了捏她的手,他微微凑近她的耳畔,凉飕飕地吐字,“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哼╭(╯^╰)╮!”欧小晴下巴一扬,拽拽地哼道。

    她现在有孕在身,才不怕他呢!

    这时,主婚人致辞完毕。

    “二位可以宣誓了!”主婚人说。

    严楚斐将准备好的两张宣誓词分别递给四叔和婶婶。

    欧晴和严谨尧接过宣誓词,态度虔诚地一同照着纸上念——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身的伴侣!

    “我们会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随着两人的话音落下,现场顿时响起一阵响亮的鼓掌声。

    主婚人又说:“接下来请二位交换戒指!”

    云裳起身上前,将戒指盒递给自家亲爹。

    欧小晴紧张地屏住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严谨尧手里的戒指盒,满心期待。

    严谨尧也是心潮澎湃,然而当他打开戒指盒,却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