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11章:早知今日有何必当初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婚礼前夕,严谨尧遇袭了。

    子弹击中了他的胸膛,血流如注,命悬一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许多人的人生轨迹都一步步走向了灭亡。

    比如帝都的岑家,又比如c市的初家……

    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环境优雅的咖啡厅里,飘荡着充满忧伤的情歌,婉转凄美的歌声非常容易让人情绪低落。

    尤其是那些为情所困的痴男怨女。

    咖啡厅被人包场,只有一桌客人,所以格外的安静。

    洪芸菲拿着咖啡勺,轻轻搅拌着刚刚送来的咖啡,垂着眼睑沉默不语,像钓鱼一般,非常有耐心地等待着。

    “伯母,谢谢您!”

    两分钟后,岑思雯败下阵来,率先开口。

    洪芸菲优雅地端起咖啡轻轻啜了一口,然后才缓缓抬眸看向神色憔悴的岑思雯,说:“思雯,你不用谢我,你只要记住这是伯母最后一次帮你就好!”

    岑思雯这几天过得非常煎熬。

    打从那天把欧晴吓得摔倒进了医院之后,岑家就开始鸡犬不宁了。

    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家里的亲近相继出事……

    先是堂弟酒驾撞死人企图逃逸被抓获……

    再是侄儿雇凶杀情敌被调查……

    还有开矿的舅舅向当地官员行贿被揭发……

    以及她嚣张跋扈打压同行的丑闻被曝光……

    各种不好的事,接踵而来,杀得岑家措手不及。

    她心里清楚,这是严谨尧在报复她,甚至对整个岑家都起了杀意。

    然而这些都不是让她感到最绝望的,最绝望的是,她查到严谨尧和欧晴这个月就要结婚了,而且欧晴还怀孕了……

    那天欧晴摔倒进医院,她只以为欧晴是摔倒受了伤,并没意识到她是怀了孕……

    该死的!!

    欧晴这个老女人竟然这把年纪了还能怀孕!!

    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当得知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噩耗时,岑思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和懊悔之中。

    她非常非常的后悔!

    后悔自己心慈手软,后悔三年前给欧晴吃的是精神失常的药而不是毒药!

    嗯,她该给毒药的!

    三年前毒死欧晴就好了!

    毒死欧晴她就不会有今天的烦恼,毒死欧晴她就不会落得现在这部田地,毒死欧晴就不会有今天严谨尧对岑家下毒手的困境。

    哎,也怪她自己。

    是她太自信了,是她太大意了,是她太自以为是了,她以为骄傲如严谨尧,是不会再要一个背叛过他的女人的。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他竟那般没骨气,被别人穿了二十几年的破鞋他竟然还当宝贝般想娶回家。

    岑思雯心里恨啊,恨得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脑子里酝酿着n种想要弄死欧晴的血腥手段。

    如果没有欧晴,她的人生就会一帆风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想要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所以,都是欧晴的错!

    是欧晴毁了她的人生,是欧晴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欧晴是她的灾星,只要欧晴活着,她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岑思雯想,如果她真的一无所有了,那么,她死也要拉着欧晴给她陪葬!!

    因为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家里人让她找严谨尧求求情,可是严谨尧拒见。

    见不到严谨尧,家里的压力,以及自己几近抑郁的情绪折磨得她痛苦不堪,走投无路之下,她想到了洪芸菲。

    听她说想见严谨尧,洪芸菲先是婉言相拒,但后来架不住她的哀求,便同意最后帮她一次。

    岑思雯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做一个了断,否则过了今天,想要再见到他只怕难如登天……

    “嗯,我记住了。伯母您放心,今天过后,我再也不会打扰阿尧和欧小姐了。”岑思雯苦笑着点头,言不由衷地说:“我只是想当面跟阿尧道个歉,也祝福他和欧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可他一直不肯见我,所以我才求伯母您帮忙……”

    岑思雯尽可能地放低姿态,让自己看起来谦卑无助,避免被精明狡猾的洪芸菲看出她的真实意图……

    “没事儿,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忙,我都非常乐意。”洪芸菲轻轻扯动嘴角,和蔼可亲地微笑道。

    将咖啡杯放下,洪芸菲抬眸,一脸心疼地看着面色憔悴的岑思雯,“思雯啊,你对老四……”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彼此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岑思雯的双眼瞬时一红,低下头,委屈地咬唇不语。

    洪芸菲像是于心不忍般轻叹口气,苦口婆心地劝道:“思雯,伯母是看着你长大的,心里也一直把你当成自己人看待,所以你听伯母一句劝,算了吧!好吗?”

    算了吧……

    岑思雯放在膝上的双手,死死攥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算?

    怎么算?

    她等了快半辈子,耗费了二十几年的美好时光,让她就这样算了?

    她做不到!

    她不会就这样算了,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绝望中的岑思雯变得格外极端,满脑子都是毁灭世界的念头……

    得不到她想要的,活着也没意思。

    而如果她要死,那么也决不让欧晴和严谨尧好过……

    心里恨意满腔,但她的表面却是凄苦无助,一副泫然若滴的模样。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感情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你是个好女人,值得更好的,老四不喜欢呀你是他的损失!人生在世,还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东西,并非只有爱情,所以你呀就想开点,好吗?”洪芸菲满眼慈爱地看着岑思雯,温柔地劝道。

    “……好!”岑思雯用力抿了抿唇,极尽艰难地点了下头,略显嘶哑的声音饱含着显而易见的痛楚。

    洪芸菲像是心疼一般重重叹了口气,“哎,这感情的事啊,上天注定的,谁也没办法掌控。本来当年老四跟欧小晴分手之后,我是有意让嫁到我们严家来的,可前些年老四太忙了,加之心伤未愈,我跟他提过几次他都爱答不理,我也是没辙啊!

    “后来吧,他做了总统,事业终于稳定了,我看他好像也从过去的情伤里走出来了,本想找个机会再撮合撮合你们的,哪知道天意弄人,他却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晴丫头重逢了。

    “所以你跟他吧,总归是少了点缘分,就你个人而言吧,多少是差了点那么点运气。”

    洪芸菲幽幽说着,一副感叹世事弄人的模样。

    岑思雯暗暗咬紧牙根。

    缘分?运气?

    不!

    明明是欧晴抢走了她的幸福!

    如果世上没有欧晴这个人,严谨尧肯定会爱上她的,总统夫人的宝座也肯定是她的!

    “思雯,希望你别怨恨伯母,伯母也是没办法,老四是我最心爱的儿子,他非欧小晴不可,我只能由着他啊!这么多年了,你也是了解他的,他认定的事就算是天皇老子都阻止不了他,如果我不同意呀,他就敢打一辈子光棍给我看!”

    “我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所以算了,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也是管不了他的。”

    “思雯,你听伯母的话,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比老四好的也大有人在,只要你愿意啊,一定会有很多很多优秀的男人想要娶你为妻的!”

    比严谨尧好?

    这世间,还有谁能比他好?还能有谁比他地位高?还能有谁比他权力大?

    没有了好吗!!

    会有很多优秀的男人娶她为妻?

    呵呵!

    谁能优秀得过严谨尧?而且她若不喜欢,再优秀又如何?

    她不愿意!

    除了严谨尧,她谁都不愿意嫁!

    因为她丢不起这个脸!!

    全帝都都知道她岑思雯等了当今总统二十几年,现在他要娶的却是别的女人,若她再下嫁给除严谨尧以外的男人,那她还不得被全世界的人耻笑啊?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语气每天活在世人的嘲笑中,她还不如跟他们同归于尽!

    “老四他们来了!”

    岑思雯正在心里恨恨地想着,突然听到对面的洪芸菲开口说道。

    下意识地转头朝着咖啡厅的门口看去,果然看到严谨尧牵着欧晴走了进来。

    进入咖啡厅,看到岑思雯的那瞬,严谨尧和欧晴不约而同地皱了眉。

    “老四,这里!”

    严谨尧似是在犹豫去还是留,就见母亲洪芸菲冲他们使劲儿招手。

    于是只能牵着欧小晴朝着她们所在的位置走去。

    “您不是约我们喝下午茶吗?”走到母亲身边,严谨尧不太高兴地冷冷说道。

    “这不就是喝下午茶嘛!”洪芸菲用嘴努了努桌上精致可口的糕点,嘿嘿讪笑。

    严谨尧脸色微沉。

    岑思雯眼眶泛红,凄楚可怜地望着严谨尧,声音微颤,“阿尧……”

    “思雯说她有点事想跟你谈,我看今天天气不错,就顺便把你们叫过来了呗!”洪芸菲像是看不到自家儿子不高兴了一般,噙着笑自顾自地招呼着,“来来来,坐下再说。我给你点了你最喜欢的咖啡,给欧小晴点了果汁,一会儿就送上来了,先坐吧!”

    欧晴一言不发,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反正这样的场面她也说不上话。

    严谨尧目光犀利地盯着岑思雯,神色莫测。

    被严谨尧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看着,岑思雯的手心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层细汗。

    有种自己想要做什么已经被他看穿的感觉……

    沉默了几秒,严谨尧拉着欧小晴一同坐下。

    “说吧,想跟我谈什么事?”坐下后,严谨尧开门见山地问道,淡漠的表情明确显示他不想在此多浪费一秒。

    “阿尧,你能不能放过岑家啊?”他都如此直接,岑思雯自然也不敢废话,红着双眼望着他,苦苦哀求。

    放过岑家?

    他对岑家做什么了吗?

    欧晴转动着眼珠子,好奇地在严谨尧和岑思雯的脸上来回流转。

    严谨尧斜睨着岑思雯,“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知道是我惹你生气了,但是我也已经跟欧小姐道过歉了啊!所以请你放过岑家好吗?我可以立马离开帝都,保证以后都不会再打扰你和欧小姐了,可以吗?”岑思雯泫然若滴地望着严谨尧,低声下气地求着。

    此时此刻,只有保住岑家才是唯一的出路!

    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岑家不倒,她就还有机会得到她想要的,可如果岑家灭亡了,那么她就真的会变得一无所有。

    而失去靠山的她,活着还有何意义?

    “思雯,你错了,不是我不放过岑家,是你们岑家在自掘坟墓!”严谨尧面罩寒霜,阴冷的语气格外瘆人。

    岑思雯的心,狠狠一颤,绝望在心底肆意蔓延……

    她的双手,死死攥着精致小巧的手包,情绪开始油走在失控的边缘。

    深深吸了口气,岑思雯目光定定地看着严谨尧,“真的不能放岑家一马吗?”

    严谨尧,“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岑思雯很想爆发,但她想到岑家……

    那么一大家子人的命运都掌握在她的手中,不到万不得已,她不能轻言放弃啊!

    岑思雯见自己好说歹说严谨尧都没有丝毫要松口的意思,无奈之下,她只能转头看向欧晴,“欧小姐,我知道我们以前发生过很多不愉快的事,但请看在我很诚恳的向你道歉的份上,你能不能帮我求求情呢?”

    “啊?”欧晴懵逼,一脸茫然地看着岑思雯。

    道歉的份上?

    欧小晴很想说一句,若道歉有用,还要警察来干吗呢?

    而且岑思雯对她所做过的事,根本就不值得被原谅好伐!

    她都嫁给云铭辉那么多年了,岑思雯居然还不放过她,非要她疯了才放心,想想都觉得可恶!

    所以欧晴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不懂岑思雯在对自己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后,是怎么有脸开口要她帮忙求情的。

    “阿尧怪我上次害你摔倒,所以迁怒我的家人。”岑思雯委屈抽泣,可怜兮兮地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错误不该由家人来承担,请你让阿尧放过我的家人,好吗?”

    欧晴转眸看了严谨尧一眼。

    想了想,她很勇敢地看着岑思雯,拒绝道:“抱歉!我不能帮你!他的工作我不懂,孰是孰非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贵为一国总统的他是不会冤枉好人的,所以如果你们岑家没有做过什么犯法的事就无须担心,反之如果你们岑家有错,那么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

    岑思雯哑口无言。

    这世间,根本就没有绝对的黑和白,她们岑家自然也是做过很多不该做的事,所以依照欧晴的说法,那么岑家现在被查,是罪有应得……

    可她不甘心!

    岑家接连出事,明显是严谨尧背后授意的,否则,谁敢动岑家的人?

    严谨尧这是要过河拆桥啊!

    想当初他能坐上总统之位,岑家可没少出力,虽然他做了总统对严岑两家来说是互利互惠的事,可总归是他严谨尧更占便宜。

    他现在坐上了王位就要杀功臣,未免也太毒辣了吧!

    “阿尧,你真的要对我们岑家这么狠心吗?”岑思雯死死看着严谨尧,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洪芸菲像个没事儿人一般,悠闲地喝着咖啡,并不参言。

    严谨尧的回答是优雅起身,牵起欧小晴的手,温柔地对她说:“走了。”

    欧小晴乖乖地站起来,跟着严谨尧一同朝着咖啡厅的出口走去。

    岑思雯见状,彻底绝望了。

    若严谨尧铁了心要对岑家下手,那么岑家就只有死路一条……

    “阿尧!”岑思雯脸如白纸,倏地大喊一声。

    严谨尧停步,回头,不咸不淡地看着岑思雯,冷漠的表情看不出丝毫情绪。

    岑思雯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影乃至整个咖啡厅都在轻微晃动,胸腔里的恨意和怒火瞬间被无限放大,致使她的情绪彻底崩溃……

    明知有些事不可为,可是她的手却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一边满目仇恨地瞪着严谨尧和欧晴,一边悄悄打开一直攥在手里的精致手包。

    在桌布的遮掩下,她的手,伸进包里,紧紧握住一个冰冷的东西……

    “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岑思雯狠狠咬着牙根,布满血丝的双眼泛着毁天、灭地的恨意。

    严谨尧的唇角微微上扬,冷笑蔓延,“回去告诉你父亲,倚老卖老也要懂得适合而止!”

    这些年里,岑家自持功高,做过太多胆大妄为的事,早就惹得他不快了。

    一直容忍并非怕了岑家,而是他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将其一锅端……

    他的女儿说得对——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所以他要么不动手,动手就必须将其一网打尽!

    倚老卖老……

    岑思雯的心,瞬间凉了个透。

    她知道,自己救不了岑家了,也救不了自己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严谨尧说完,连看都懒得再看岑思雯一眼,牵着欧小晴继续前走。

    “岑思雯你干什么?!晴丫头小心——”

    洪芸菲突然尖叫,然而她话音未落,枪声就已然响起。

    呯!

    岑思雯对准欧晴就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却在千钧一发间,严谨尧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欧晴的面前……

    出于内心的妒恨,第一枪岑思雯想也没想就射向欧晴。

    因为在她心中一直觉得如果这个世上没有欧晴这个人,那么她的一切都不会被抢走。

    她不甘心!

    为了严谨尧,她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却落得个如此凄惨的下场,她自认各方面都不比欧晴差,凭什么命却没她好?

    她不服!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所以,她要欧晴死!!

    然而岑思雯万万没想到到严谨尧的反应会那么快,更没想到他爱欧晴竟爱到愿意对她舍命相护……

    “啊!严谨尧!”

    子弹射入严谨尧的胸膛,他捂住中枪的位置,在欧小晴的尖叫声中缓缓倒下,血流如注……

    呯!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