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8章:闹出“人命”了
    “这不是真的!!”然而岑思雯却倏地爆出一声大吼,同时朝着欧晴扑去。

    “裳裳小心——啊……”

    欧晴和女儿紧挨在一起,也就是说岑思雯扑过来很有可能会伤到怀孕的女儿,于是欧晴下意识地站起来想要保护女儿。

    而云裳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保护妈妈早已成了她的习惯,所以在感觉到妈妈有危险的时候,她本能地站起来想要挡在妈妈的前面,全然忘了自己有孕在身。

    于是母女俩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可欧晴好像太紧张了,起身太急,一不小心就崴了脚,所以还不等岑思雯扑上来就尖叫着先一步摔倒在地。

    “啊!”

    而在欧晴摔倒的同时,岑思雯也发出一声惨叫。

    一个银质打火机击中了她的脚踝,让她在距离欧晴母女一米的位置狼狈倒地。

    是守在店外的霍冬。

    霍冬自然也是一早就看到了岑思雯的,只不过女人之间的争斗他不好参与,而且不管是干妈还是云裳,都不是他该守护的人,所以他只需做好本职工作,不让她们有危险即可。

    如果岑思雯没有企图伤害干妈,他会一直守在外面,不会出手。

    但既然岑思雯如此不自量力……他又岂敢手下留情。

    “啊……”岑思雯坐在地上,痛得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抱着剧痛的脚踝哀哀惨叫。

    “岑小姐……”

    “岑小姐你怎么样……”

    两名助理连忙跑到岑思雯的身边,惊慌急问,均向她表达着关心。

    本来助理关心老板是很正常的事,但岑思雯的两个助理却显得有点太过殷勤和小心翼翼。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岑思雯最近的脾气太过阴晴不定!

    而且非常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

    所以两个助理每天都过得如履薄冰,就怕一不小心会惹得岑思雯不高兴,然而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边——

    “妈!!”

    在欧晴摔倒的那刻,云裳吓得大叫,连忙费劲儿地弯腰去扶妈妈。

    其实欧晴这一摔并不是很严重,但是她却白了脸。

    她坐在地上,狠狠皱着眉头,呼吸略急。

    “妈你没事吧?”云裳见妈妈不起身,疑惑又担忧地看着妈妈,急问。

    “我……”欧晴艰涩开口,声音已然微颤。

    云裳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急得上下查看妈妈,“怎么了?是不是摔着哪儿了?”

    欧晴深深吸了口气,似是在隐忍着什么,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呼吸越来越急,脸色也渐渐失去了血色。

    “快……快送我去……去医院。”她一手撑地,一手捂住肚子,颤声低喃。

    不是故意要说得如此小声,而是她现在每说出一个字都格外的艰难。

    “摔着哪儿了?腰吗?”见妈妈好像很痛苦,云裳更担心了,就怕妈妈摔出个好歹,急得眼眶都红了。

    欧晴狠狠咬了咬唇,努力忍过腹中的那阵绞痛,“我觉得肚子有点疼……我……我可能……”

    “可能什么?”

    “……有了。”欧晴没力气了,冷汗开始从额头沁出来,气若游丝地吐出两个字。

    “什么?”云裳没听清。

    欧晴艰难地抬起手,对女儿勾了勾食指,示意女儿附耳过去。

    云裳连忙低头,把耳朵凑到妈妈面前。

    两秒之后——

    “霍冬!!”

    云裳勃然大吼,转头冲着正从店外大步而来的霍冬大喊——

    “快抱我妈上车,去医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医院。

    病房里,欧晴半躺在病牀上,脸色稍有好转。

    云裳站在牀边守着妈妈,心情略复杂。

    呯!

    突然一声大响乍然响起,门被人从外面狠狠推开。

    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如飓风一般冲进病房里来。

    “怎么回事儿?”

    同时饱含焦急和担忧的怒吼响在空气中。

    是接到消息匆忙赶来的严谨尧。

    欧晴正捧着水在慢慢地喝,被严谨尧的大嗓门吓得差点把手里的杯子给扔了。

    她眨巴着大眼睛,怯怯地望着他,怕被骂。

    毕竟,她差点就闹出人命了……

    “说啊!怎么回事儿?!”严谨尧冲到病牀边,一边厉声质问,一边上下查看着牀上的欧小晴。

    “还不都怪你!”

    欧晴还没来得及说话,云裳就没好气地呛声她爹。

    “怪我什么?”严谨尧狠狠皱着眉头,转眸看着气鼓鼓的女儿,不解地问。

    “若不是你处处留情,去招惹那些妖艳践货,我妈怎么会受伤?!”云裳愤愤道,想起岑思雯理直气壮地跟妈妈叫嚣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严谨尧一怔,哭笑不得。

    “谁招惹了!我若真招惹了还容得了你这样对我大呼小叫?!”严谨尧瞪了女儿一眼,冷冷哼道。

    若他真是那种见异思迁或者拈花惹草的男人,又岂会独身到现在?

    如果他早就结了婚,又怎么可能再跟她们娘俩儿有交集?

    而一旦他连她的妈妈都不在乎了的话,又岂能容忍她对他一而再再三的挑衅和无礼?

    就算是亲身骨肉,若她不合他的心意,依他这样的暴脾气才不会一再纵容呢!

    所以她敢对他这个生父大小声,不过是仗着他深爱她的妈妈罢了!

    云裳说:“那也是因你而起,还是你的责任!”

    严谨尧对亲闺女的无理取闹感到无语。

    别人喜欢他也是他的错?

    魅力无穷怪他咯?

    眼见父女俩又要杠上了,欧晴连忙出声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能不能消停消停啊?不要每次见面都吵架行不行啊?”

    欧晴觉得自己真是对眼前的一大一小没辙了,暗忖他们是八字不合么,所以一见面就针锋相对。

    不想让欧小晴担心,严谨尧率先竖白旗,不再理会女儿。

    “现在感觉怎么样?”在牀边坐下,严谨尧无奈又心疼地看着气色不太好的小兔子,柔声轻问。

    “没事,挺好的。”欧晴轻轻摇头,腼腆的笑容充满了欢喜和甜蜜。

    “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医生呢?去叫医生过来!”他不放心,转头看向门口,作势要喊外面的随从去叫医生。

    “别别别,别叫,我没事,真没事!”欧晴连忙阻止。有些事,她不想让他从医生那里得知。

    “你确定?”他拧眉看她。

    她用力点头,“嗯,确定!”

    严谨尧作罢,然后说;“那我让他们去办理出院手续。”

    哪知欧晴却说:“出院啊?哦,暂时不行诶,医生说最好留院观察两天。”

    留院观察?

    “你不说没事吗?”严谨尧立马又紧张了起来。

    “事是没什么事啦……”欧晴的脸倏地红了起来,低着头有些害羞地低喃,然后羞答答地偷瞄了他一眼,娇滴滴地说:“但还是要在医院住两天。”

    严谨尧狐疑地看着撒娇的小兔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既然没事为什么还要留院观察?

    而且看她这模样,敢情留院观察还是好事?

    “为什么?”他不解,皱眉问道。

    “因为……”欧小晴轻咬唇角,低着头欲言又止,脸颊更红了一分。

    “因为什么?”她越是这样支支吾吾,他心里就越着急。

    “因为我……”欧小晴有点不好意思说。

    严谨尧急死了。

    索性转头看着女儿,问:“你妈妈怎么了?”

    “恭喜总统大人老来得子!”

    云裳淡淡地瞥了亲爹一眼,懒洋洋地吐字,语气有点酸溜溜的。

    当然,妈妈怀孕了她并不是不高兴,而是吃醋了。

    哎……

    好妒忌啊!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是妈妈的小宝贝儿了!

    虽然自己都快当妈妈了,可还是想要得到妈妈的独宠,所以云裳想到以后妈妈会更疼小儿子或者小女儿就心塞塞的。

    听着女儿阴阳怪气的腔调,严谨尧的大脑有点懵。

    因为信息量太大,或者说有些事于他而言有点奢望,所以不太敢往那方面想。

    他愣愣地看着女儿,慢慢消化女儿的话……

    女儿说,恭喜他……

    老来得子?

    老来得子……得子……

    得子?!

    严谨尧蓦地转头看着欧小晴,心跳在瞬间飙到顶点。

    他心狂跳,一口气提得老高,看了看一脸娇羞的小兔子,又下意识地低头去她的肚子。

    还是平平的,毫无异样。

    可是她平坦的小腹里,已经有颗小豆芽在生根发芽了……

    “真的?”严谨尧愣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死死盯着欧小晴,颤声问。

    欧小晴羞涩地瞟了他一眼,唇角浮现出一抹特别甜蜜的笑靥,轻轻点头,“嗯。”

    他的小兔子点头了……

    他的小兔子说“嗯”……

    他的小兔子真的——怀孕了!

    天哪!

    “多多……多久了?”严谨尧激动得舌头都捋不直了,不由自主地结巴了下。

    “才一个多月。”欧晴小声回答,感觉到他的欣喜,她的心里溢满了幸福感。

    “那……你……那个……医生怎么说?”大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的男人,直接语无伦次了。

    他很努力地想要保持冷静和淡定,可是怎么办呢?他控制不了内心那股激动和狂喜。

    他的小兔子又怀孕了,他们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而这一次,他终于有机会参与孩子的童年,终于可以陪着孩子一起长大,终于可以弥补内心的遗憾……

    太棒了!

    若这一胎欧小晴再给他生个女儿的话,那就太完美了!

    他想要一个跟欧小晴一样温柔可爱的女儿,他想要一个会对他撒娇发嗲的女儿,他想要一个天天粘着他求抱抱的女儿……

    严谨尧越想内心就越激荡。

    这一刻,他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见一贯沉稳冷静的男人居然口吃了,欧小晴忍俊不禁,轻抚着小腹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刚才摔了一跤有点动了胎气,医生说只要卧床休息几天就好。”

    动了胎气……

    严谨尧被这四个字吓得心脏狠狠一颤,立马从狂喜中跳出来,拧眉轻斥,“既然有了为什么不注意安全?”

    “我又不知道……”欧晴幽怨地瞅了眼突然变脸的男人,瘪嘴嘟囔。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粗心?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都不知道?”严谨尧有些后怕,还好现在她没事,不然出现意外可怎么办?

    欧晴歪了歪嘴角,也有些懊恼,“只是推迟了几天,我以为不会……”

    其实她有注意自己的生理期,只是她不敢想自己真的会中奖,推迟了几天只以为是别的原因,她想毕竟年龄不小了,受孕率应该没那么高才对。

    但当她刚才摔倒,肚子开始隐隐作痛时,她意识到到可能是有了。

    所以她叫女儿赶紧送她到医院。

    有一点点见红,经过检查和处理,还好已无大碍。

    “什么不会!你以为我不行了?”严谨尧微恼,板着脸轻喝道。

    不行……

    欧晴的脸刷地红了个透。

    拜托!

    他哪是不行啊?他根本是太行了好吧!!

    就他那体力,简直是几十年如一日,估计一般的年轻小伙儿都比不过他好伐!

    她红着脸小声嘟囔,“我不是以为你不行,我是……”

    “是什么?”他拧眉追问。

    “以为我自己不行。”她几不可闻地呐呐,低着头有些难为情。

    严谨尧轻斥,无奈的眼神饱含着宠溺,“你才四十五,又不是七老八十,怎么可能不行?你就是粗心!”

    “我不是粗心,我本来打算再过两天到医院去检查的,哪知道今天就……”她撇了撇嘴,为自己辩解。

    “还好没事,若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恨恨地瞪她一眼。

    云裳一听亲爹这话就不乐意了。

    “嘿!我说总统大人,你收拾我妈干吗啊?她可是受害者诶,你不修理那些企图伤害她的妖艳践货反倒要收拾她?你觉得我们娘俩好欺负是不是?!”云裳气呼呼地瞪着自家亲爹,没好气地喝道。

    企图伤害她的妖艳践货……

    云裳的话提醒了严谨尧。

    沉浸在老来得子的喜悦中,他都忘了要给他家小兔子讨公道这回事儿了。

    “冬子!”

    严谨尧脸色一沉,倏然喊道,冷厉的声音威严十足。

    本是温馨和谐的气氛,莫名就变了。

    欧晴和云裳对视一眼,均感觉到一股戾气正从总统大人的身体里迸射出来。

    让人不寒而栗。

    下一秒,门被推开,然后——

    “啊……”

    一个女人被推入病房。

    霍冬毫不怜香惜玉,推得女子踉跄着往前扑,女子最后还是没稳住,惨叫着扑倒在地。

    欧晴和云裳又对视了一眼。

    居然是泪流满面的岑思雯诶!

    “阿……阿尧……”岑思雯狼狈地跌坐在地上,噙着泪望着坐在牀边面罩寒霜的严谨尧,委屈又可怜地哀哀啜泣。

    严谨尧没说话,只是缓缓转眸,然后将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投射在她的脸上。

    只此一眼,岑思雯便被吓得魂不附体。

    因为她感觉到了,眼前的男人此刻已经不是生气那么简单,而是动了杀机……

    “我……我没有,是……是她自己摔到的……”岑思雯脸如白纸,泪如雨下,吓得瑟瑟发抖,哽咽着为自己解释。

    “是吗?”严谨尧唇角轻勾,溢出一抹近乎残忍的冷笑。

    听似慵懒的两个字,却阴森又可怖。

    嗯,严谨尧的确动了杀机。

    之前觉得不屑对一个女人动手,可现在……

    有些人果然是留不得!

    岑家不管是在帝都还是在朝野上都有着稳固的根基,想要连根拔起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而他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所以需要时间去精密策划……

    他可以保证,岑家会一步步走向衰败,直至灭亡!

    “是是是!真的是!不信你问她……”岑思雯点头如捣蒜,再也不见往日的高傲,转头哀求地看着病牀上的欧晴,“欧晴,你告诉阿尧,你说实话,你不是我推倒对不对?”

    欧晴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心太软,也知道岑思雯不值得同情,但她想了想,严格说来自己摔到的确不是岑思雯亲手推的……

    “是我——”

    “如果不是你朝我们扑过来,我妈怎么可能会跌倒?姓岑的,你别以为你没碰到我妈就可以抵赖。还有,你没碰到我妈是因为冬子的打火机击中了你的脚踝,不然你敢说你不扑上来伤害我妈?”

    欧晴刚一开口,就被云裳厉声抢断,同时云裳还无奈又不悦地瞪了妈妈一眼。

    真是不知道妈妈这心软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得掉。

    听了女儿的控诉,严谨尧看着岑思雯的眼神变得更加阴森冷厉。

    岑思雯吓得魂不附体,死命摇头,“我……我没有……不是那样的……阿尧,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要伤害她……”

    严谨尧抬眸看了霍冬一眼。

    然后面无表情的霍冬就走向岑思雯。

    “啊!你干什么?”,感觉到身体被人微微一提,岑思雯哇哇大叫,“啊……你想干什么……啊……”

    霍冬抓住岑思雯的后领,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拖到窗口,然后在她凄厉的尖叫声中,倏地像拎小鸡一般把她拎起来就往窗外一丢……

    “啊……”岑思雯的惨叫声几乎响破天际。

    欧晴吓得瞠大双眼想要起牀阻止,怕闹出人命。

    这里是八楼啊,人掉下去会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啊,他现在是总统啊,不能有丝毫把柄被人抓住啊……

    欧晴表示非常非常的担心。

    “别动!”严谨尧拧眉轻喝,大手摁住她的肩不让她起来。

    她急死了,“严谨尧,你别——”

    “听话,躺好。”他却一脸满不在乎,淡淡命令。

    但其实此刻的岑思雯并未坠下搂去,霍冬抓住她的一只脚踝,让她整个人倒悬在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