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7章:叫你老公恁死她!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月后。

    云裳挺着大肚去了帝都,因为——

    她亲爹亲妈要结婚了!

    嗯,在从c市回到帝都之后,洪芸菲就火急火燎地选日子挑酒店,要给她最疼爱的小儿子和最喜欢的儿媳妇举办一场虽然不能太豪华但一定得是非常有意义的婚礼。

    于是在与欧家经过数次商议之后,终于敲定了婚礼的时间和地点。

    对于婚礼,欧晴本来是拒绝的,因为她觉得自己跟严谨尧都已经年纪一大把了,没必要再弄得那么铺张高调。

    加上严谨尧又是总统,背后不知道有多少豺狼虎豹在暗中盯着他,因此他的一切动向都必须低调一些才好,得谨防那些不安好心的人暗中搞怪。

    所以她的意思是不用举办婚礼,就欧、严、郁三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就好。

    哪知所有人都不同意!

    严谨尧听她说不要婚礼,当时就黑了脸,阴阳怪气地嘲讽她,说什么她这次不想要婚礼是因为之前跟云铭辉已经举办过一次,所以这次要不要都无所谓了,而他这辈子就这一次当新郎的机会,她凭什么剥夺……巴拉巴拉的。

    让她直接无语。

    被他抱怨了一通,她好气啊!

    就觉得他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她说不要婚礼还不都是为了他啊!

    他以为她不想要一个浪漫梦幻的婚礼啊?他以为她不希望自己在嫁给深爱的男人时穿上美美的婚纱啊?他以为她不期盼与他能有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啊?

    她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处处为他着想,他还不领情?

    哼!

    洪芸菲也不同意。

    若说严谨尧的不同意让欧晴觉得怨愤,那么洪芸菲的不同意给她的则是满满的感动。

    老太太说,一个女人在嫁给心爱的男人时,必须得有一个婚礼,可以不是最豪华的,但必须是最温馨的。

    与心爱之人结合,少了婚礼将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

    老太太还说,这是她欠她的!

    欧晴知道,老太太这是在愧疚二十五年前对她和严谨尧的棒打鸳鸯。

    老太太想弥补,所以一个劲儿的对她好,这些日子里,老太太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统统都有她的份儿,对待亲闺女估计也不过如此吧!

    父亲欧荣毅言简意赅,只有一句话——

    没有婚礼,你不许嫁!

    欧晴明白,父亲的潜台词是,我的女儿不比任何人差,结婚如果连最基本的婚礼都没有,那这门亲不结也罢!

    至于女儿云裳……

    跟她外公一个意思!

    女儿跟她电话视频,特别严肃地对她说,妈妈,婚礼必须得有!您知道吗?从我懂事起,我就告诉自己,只要我活着,就决不让你委屈自己。所以你跟四爷兜兜转转二十几年,现在好不容易修成正果了,怎么着也得热闹热闹!我知道您担心的是什么,您放心,所有问题我来搞定,您只要保持好心情,到时候开开心心的做个最美丽的新娘就好了!

    欧晴听得泪流满面。

    她的女儿,真的好棒!

    自古以来,都是妈妈保护女儿,可她的女儿却一直在保护她……

    在这些年里,她无数次地感到自豪,感到骄傲,感到自己一定是上一世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所以这辈子才能生出如此乖巧懂事的女儿。

    既然大家都说婚礼必须有,欧晴只能服从。

    经过商议,婚礼定在一个多月后,地点是国外的一个私人小岛上。

    而这个小岛,是郁凌恒早些年买下的。

    既是私人的岛屿,便不用担心婚礼曝光,到时候只邀请重要的亲朋好友参加即可。

    这样她既能与严谨尧有个完美的婚礼,又可以不用担心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两全其美,

    欧晴放心了,听女儿的话,开开心心地等着做新娘。

    在敲定了婚礼时间之后,接下来就是各种忙碌。

    在即将举行婚礼的前十天,云裳挺着大肚从c市飞往帝都,陪妈妈试婚纱和挑首饰等等。

    本来婚纱和首饰都可以让设计师亲自送上门来的,但云裳怀孕了,欧晴觉得该让女儿多活动一下,将来有助生产。

    于是母女俩决定出去,商量着试完婚纱之后还可以到处逛逛。

    哪知当她们到达设计婚纱的工作室时,却冤家路窄地遇上了不想遇见的人……

    为欧晴设计婚纱的设计师,世界著名,专门设计婚纱和晚礼服,可谓是整个帝都名媛们的宠儿。

    当欧晴挽着女儿的手臂进入工作室时,却赫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岑思雯!

    欧晴一怔,反射性地松开女儿的手臂就要转身。

    云裳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岑思雯的,所以当感觉到妈妈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撤走时,她顺手一把将妈妈抓住。

    “干吗?”云裳蹙眉,不悦地瞪了妈妈。

    “呃,我有点口渴,我想去买瓶水……”欧晴小声呐呐,低着头目光闪烁。

    “你怕?”云裳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妈妈,冷哼。

    “啊?”欧晴抬眸,迎上女儿冷厉的目光,吓得连连摇头,干瘪瘪地笑道:“没、没啊……呵呵呵,真是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其实严格说来真不是怕,她只是不想面对讨厌的人,因为嘴拙,面对坏人的攻击常常会不懂得该如何反击。

    “欧小晴,抬头!挺胸!给我拿出你的气势来!不许再畏畏缩缩的!”云裳将妈妈拽到跟前,抓住妈妈的双肩深深看着妈妈的眼,半是鼓励半是命令地说道。

    “我没有……”欧晴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底气不足地低喃。

    她想说我哪有什么气势啊……可又怕心里话说出来会惹女儿生气。

    云裳说:“欧小晴你只要记住一点,你现在是总统夫人,谁敢对你不敬,你就回家叫你老公‘恁死她’!!”“恁死她”三个字说得恶狠狠的。

    你老公……

    欧晴脸颊瞬时一红,有些害羞地呐呐,“他那么忙,哪有空管这种小事儿啊……”

    “老婆被人欺负还叫小事儿?老婆的事再小都是大事好吗!”云裳特别认真地纠正妈妈的观念。

    这时,一名年轻漂亮的姑娘朝她们走来。

    “欧小姐,您来啦!”

    是店长,看到欧晴特别热情地迎了上来。

    “嗯。”欧晴点了点头。

    因为店长的招呼,吸引了正在挑衣服的岑思雯,转头一看,在看到是欧晴和云裳时,眼底瞬时划过一丝充满怨毒的寒光……

    岑思雯瘦了,而且气色很不好,双目无神脸色蜡黄,已不见往日的光鲜亮丽。

    嗯,现在的岑思雯,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风光无限的岑大小姐了。

    一个多月前,岑思雯浑身湿漉漉的出现在商场门口的报道占据了娱乐版头条,在互联网发达的当下,她的狼狈可谓是被全球皆知。

    然后从那天起,她仿佛被衰神附体,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地出现。

    比如她整过容……

    比如她在联欢晚会上假唱……

    比如她在后台仗势欺人掌掴别的歌星……

    再比如一个比她小二十岁的男子每月都会夜访她家……

    曾经冰清玉洁的形象在短短一个月里变得面目全非,骄傲尊贵的岑大小姐由云端坠入了泥潭。

    她被各种负面报道折磨得寝食难安,脾气越来越暴躁,几乎每时每刻都活在愤怒中,看什么都不顺眼,动不动就发飙骂人。

    以前,她是圈内有名的好脾气,优雅美丽堪称完美,可现在,她却变得不可理喻,努力经营了二十几年的好口碑一夕全毁。

    可怕的是,连岑家都控制不了那些负面新闻的发酵,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成一个笑柄,变成市民茶余饭后的话题。

    而最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别人对她的态度。

    曾经她高高在上,走到哪儿都有人追捧,可现在,她却不再受人尊敬爱戴。

    就好比这个店长,对她就不像以前那样卑躬屈膝了,甚至还有点爱答不理的。

    可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店主,却在看到欧晴时变得那么热情……

    岑思雯表示自己不能接受这种差别待遇,更受不了这样残忍的落差。

    “欧小姐请稍等,我们马上去拿您的礼服。”店长笑米米地对欧晴说。

    其实并非店长势利眼,而是岑思雯自作孽。

    因为岑思雯每次来找她们老板设计礼服时,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而且各种挑剔难伺候。

    而相比之下,欧小姐却特别的平易近人,对谁都客客气气笑脸相迎,让人想不喜欢她都难。

    所以真不能怪店长差别待遇,这就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自作孽不可活!

    “好。”欧晴点头。

    店长连忙让下属去拿礼服,自己则去泡咖啡。

    云裳挽着妈妈走向沙发。

    可刚坐下,岑思雯的其中一个助理就朝她们跑了过来。

    “喂!起开,这是我们岑小姐的位置!”助理凶巴巴的,很不客气地冷喝道。

    欧晴下意识地要站起来,“哦——”

    云裳将妈妈往下一拉,欧晴又坐了回去。

    “你们岑小姐的位子?这沙发是从你们岑小姐家里搬来的?还是这沙发上刻着你们家岑小姐的名字?”云裳抬眸看着助理,噙着冷笑不紧不慢地问道。

    “我们先来——”

    “既然先来那就该一直把p股黏在上面哪儿也别去啊!”云裳姿态慵懒地半靠在沙发靠背上,冷睨着助理抢断道。

    “你!”助理见云裳牙尖嘴利,有些招架不住,只能转头朝着店长喊道:“过来!”

    顾客就是上帝,即便店长心里非常不愿意,还是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事,来到沙发区。

    “把她们撵出去!”

    狐假虎威的助理指着云裳和欧晴,凶巴巴地命令店长。

    店长皱了皱眉,然后礼貌微笑,“抱歉!来我们工作室的都是客人,我们没有权利赶客人出去!”

    “那你叫她们让开,我们岑小姐刚才坐这儿的!”另一名助理也走上前来,愤愤说道。

    欧晴很不自在,云裳却悠闲自得。

    冷睨着岑思雯的两个狗腿子,云裳唇角的冷笑渐渐加深。

    有句话说得好啊,什么主子养什么狗!

    果真不假!

    店长敛去礼貌的微笑,中肯地说道:“这位小姐,请别无理取闹好吗?这个沙发区本身就是供客人稍作休息用的,并非谁的专座,而且这边还有两排空位,你们干嘛非要去抢别人的位置呢?”

    抢别人的位置……

    店长此话一出,岑思雯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瞬时阴沉下来。

    “你说什么?你敢对我们岑小姐这么无礼?你知道我们岑小姐是什么人吗?”助理甲狠狠瞪着店长,气急败坏地叫嚣。

    店长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当然知道岑小姐是谁,毕竟岑小姐最近的新闻还蛮多的。”暗讽意味十分明显。

    “你——”

    这时,前台的电话响了。

    “不好意思,失陪了。”店长淡淡应付了句,转身就朝着前台走去。

    然后沙发区就剩下欧晴和岑思雯两方对峙。

    “欧晴,抢别人的位置,开心吗?”

    岑思雯看到欧晴就心情狂躁,店长一走她就狠狠瞪着欧晴,阴冷至极地狠狠切齿。

    “我……”

    “第一,这位置不属于任何人,公用的!第二,我妈妈最不屑的就是抢别人的东西!第三,我妈妈开不开心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更无需告诉你!”

    欧晴刚一开口,就被女儿云裳抢了说话权。

    被云裳呛了声,岑思雯想起之前在商场发生的一切,心知一定是云裳搞的鬼,心里不由更是恨到了极致。

    岑思雯恨不得让云裳立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因为有她在,自己就不能随便欺负欧晴了。

    “就算是公用的也有个先来后到!还有,你妈不要脸,她抢了我的男人!”即便云裳牙尖嘴利不好惹,岑思雯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妒恨和愤怒,失控地骂道。

    岑思雯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是怎么了,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动不动就失控,然后做出有损形象的事……

    “岑小姐耳朵不好使吗?我刚已经说了,你若觉得这是你的位置,那你就不该走,只要你一直坐在这儿,谁也不会跑来坐你腿上对吧?还有,说起不要脸,你岑小姐若是天下第二那就没人敢认天下第一!我妈妈哪能跟你比?!”云裳噙着淡淡的冷笑,淡定从容地反击道。

    “你——”岑思雯气得呼吸狠狠一窒,脸色顿时青白交加。

    “你的男人?呵呵!这全国人民都知道‘冰清玉洁’的岑小姐至今独身,你何时有了男人的?”云裳看到岑思雯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就格外有成就感,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斗不过云裳,岑思雯转头就对欧晴叫嚣,“欧晴!阿尧是我的!”

    欧晴皱眉撇嘴,对岑思雯的厚颜无耻表示无语。

    不过有女儿在,用不着她出口。

    而且她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攻击力抵不上女儿的十分之一。

    所以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着,看女儿秒杀岑思雯就好。

    云裳一听岑思雯说自家亲爹是她的就来气。

    “岑小姐,脸呢是个好东西,下次出门千万记得要带上!”云裳眼含轻蔑地睥睨着情绪失控的岑思雯,冷冷讥讽。

    而岑思雯只顾盯着欧晴,“我等了他二十五年——”

    “他稀罕了吗?”云裳撇嘴不屑,抢断道:“岑小姐,拜托你有点自知之明好吗?‘阿尧阿尧’喊那么亲热你不嫌臊得慌啊?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的,可那一切不过都是你自作多情罢了!”

    自作多情……

    “你胡说!!”岑思雯猛地转头狠狠瞪着云裳,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知肚明,从头到尾你的阿尧只怕都没有正眼看过你吧!你说你等了他二十五年,可二十五年你都拿不下一个男人,你还好意思到处说他是你的?”云裳毫不客气地狠狠嘲讽,冷静优雅的模样与岑思雯的愤怒癫狂大相径庭。

    岑思雯气得胸腔急促起伏,死死攥紧双手,说不出话来。

    云裳佯装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看着岑思雯,笑得甜美又残忍,“岑小姐,你也已经年纪一大把了,醒醒吧,别再自欺欺人了,与其每天活在白日梦里,还不如早点清醒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过点正常的日子!”

    年纪一大把……

    活在白日梦里……

    找个合适的男人……

    岑思雯觉得云裳每一句话都是在嘲笑她。

    嘲笑她到这个岁数了都没人要,嘲笑她痴心妄想不自量力,嘲笑她配不上严谨尧……

    岑思雯对云裳恨之入骨。

    突然,店长捧着一条婚纱回到沙发区,噙着微笑对欧晴恭恭敬敬地说道:“欧小姐,您的婚纱已经到了,请跟我到这边来试穿。”

    此话一出,所有目光齐刷刷地朝着店长射去。

    婚纱……

    “你说什么?”岑思雯不敢置信,双眼瞠得巨大。

    “你没听错,就是婚纱!!”云裳火上浇油,笑得天真无邪。

    不用云裳确定,岑思雯已经看到了店长捧在手里的绝美婚纱。

    复古又极具现代时尚精髓的白色婚纱,尽显华丽与奢侈,加上珍珠、薄纱以及蕾丝做点缀,性感又梦幻……

    岑思雯的双眼被妒恨烧得通红。

    转头死死盯着欧晴,岑思雯震惊得舌头都捋不直了,“你……你跟阿尧……”

    “岑小姐今天出门虽然没带脸,好在带了脑子。恭喜你,猜对了!”云裳笑靥如花,连关子都懒得卖,直接点头帮妈妈承认了。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岑思雯摇头,由慢到快,神神叨叨地念着,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太正常了。

    欧晴和云裳没有再理会她,双双起身,准备去试婚纱。

    “这不是真的!!”

    然而岑思雯却倏然爆出一声大吼,同时朝着欧晴扑过去。

    “裳裳小心——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