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6章:凭什么不给买戒指?
    突然——

    “回去吧!”

    欧荣毅的声音从后面不紧不慢地飘过来。

    众人转头,齐刷刷地朝他看去。

    欧荣毅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真实情绪。

    严谨尧却摇头道:“我没事,明天应该就会好起来的,我跟小晴难得回来一趟,我们想多陪二老几天。”

    洪芸菲瞟了儿子一眼,暗忖自己这儿子可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竟比她还更能睁眼说瞎话啊!

    明明是假惺惺的话,却能说得如此诚恳,简直都要让她甘拜下风了。

    欧荣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身边的妻子邱忆娴抢了先,“不用不用,像你说的,现在交通方便,你们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我们若是想念你们了也可以去帝都的。而你这过敏不一样,不能再耽误了,身体要紧,所以你们快回去吧。”

    邱忆娴着急得很,仿佛严谨尧不是过敏,而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就怕他在欧家有个好歹。

    严谨尧淡定从容地微微一笑,虽然他的脸肿得根本就看不出笑容,“我真的没关系——”

    “你闭嘴!都这样了还说没关系?”

    然而他话音未落,就被倏然发飙的欧小晴给吼了。

    众人还在惊诧欧晴脾气见长时,欧晴已经转头看向小弟欧阳,特别严肃地吩咐道:“欧阳,通知庞栋,让他马上安排回帝都的航线,然后来接我们!”

    不算冷冽的语气,却威严十足。

    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跟在总统大人的身边,就算是懦弱如小晴,也能把性格磨炼得强势一点点。

    欧荣毅心里稍感安慰。

    “好!”欧阳点头,然后一边从兜里拿出手机,一边朝着阳台走去。

    洪芸菲笑米米地看着欧荣毅,“欧老,那老四和小晴的婚事咱这就定下来了哈,至于婚礼的时间和地点荣我回去挑一挑,然后咱们再商议,你看这样可行?”

    欧荣毅看了看眼里只有严谨尧的女儿,默默叹了口气。

    女儿一颗心全扑在严谨尧的身上,看来他除了同意之外,已没什么好说的了。

    罢了罢了,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要他们自己相处起来舒服就行了。

    而且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老太后都主动示好了,他再不见好就收的话岂不是显得太不识抬举了吗?

    所以算了,只要女儿高兴就好。

    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想操心也操心不完。

    “行!”欧荣毅点头。

    一个小时后。

    机场。

    总统大人的专机上。

    “呀!四爷你的脸怎么变这样了?”

    云裳赶来送行,一上飞机就看到亲爹肿得跟猪头一般的脸,惊讶得失声大叫。

    “你还好意思问!!”欧晴闻言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女儿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云裳眨了眨眼,装无辜,“嘿!我怎么不好意思问了?欧小晴,我是关心他诶,你别不识好人心成么?”

    “怎么跟你妈妈说话的!”严谨尧倏地轻喝一声,凉飕飕地瞥了亲闺女一眼。

    不识好人心的前半句是“狗咬吕洞宾”……

    虽然女儿不是那种意思,但听起来多少有些不舒服。

    “噫——”云裳撇着嘴拉长尾音,嫌弃地看着极力维护彼此的父母,幽怨地忿忿道:“这还没结婚呢就同仇敌忾了,结了婚还了得?我以后岂不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已经结了。”

    云裳话音刚落,就听见亲爹不紧不慢地飘出一句。

    她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严谨尧抬眸看着女儿,用云淡风轻的语气抛下一个重磅炸弹,“我跟你妈妈已经办理好结婚手续了!”

    云裳霍然瞠大双眼。

    不敢置信地看看神色自若的亲爹,又转眸看看一脸娇羞的妈妈,云裳有点懵。

    半晌后,她才回过神来,气呼呼地对妈妈喊道:“欧小晴!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跟我说?”

    欧小晴心虚地低着头,不敢与女儿对视。

    的确,这么大的事,应该跟女儿说一声的……

    “现在不是正在跟你说吗?严谨尧淡淡地瞥着女儿,眼底划过一丝不悦,不满女儿对他的小兔子大小声。

    “我说的是你们扯证之前!!”云裳生气地叫道。

    “忘了。”

    “你——”

    严谨尧懒洋洋的两个字气得云裳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

    被妈妈遗忘了,云裳好气啊,转头,饱含幽怨和气愤的目光直直射在妈妈的脸上。

    欧晴自知理亏,被女儿看得更是抬不起头来了。

    “不用看你妈妈,是我决定的!”严谨尧最见不得小兔子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当即将站在身边的她拽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这时,洪芸菲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云裳正想打招呼,却见气氛不对,便坐回自己的位置,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见亲爹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而妈妈完全就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依附着亲爹,云裳感觉他俩已经团结一致,自己以后想要斗赢亲爹的机会可能没了……

    云裳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问妈妈,“有花吗?”

    “什么?”欧晴一愣。

    “戒指呢?”云裳又问。

    “啊?”欧晴一脸懵逼,完全在状况外。

    云裳冷笑,“没花又没戒指你还嫁?欧小晴你怎么可以这么傻?”同时瞟了亲爹一眼。

    花?

    戒指?

    戒指……

    欧晴终于听懂了。

    转眸,微拧着眉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是哦,他连戒指都没有给她一个……

    接收到小兔子投射过来的目光,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

    看出妈妈听进去了,云裳继续煽风点火,“人家求婚都有花和戒指,你结婚居然什么都没有?你就不觉亏得慌么?”

    亏得慌……

    欧晴心里不舒服了。

    可不嘛!

    他居然没有给她戒指!

    结婚都没有戒指诶!!

    严谨尧眼睁睁看着小兔子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心里大感不妙。

    “就这么喜欢挑拨离间?”他转头,冷飕飕地盯着唯恐天下不乱的亲闺女。

    “我哪有挑拨离间?难道四爷你觉得我说得不对?你不能因为自己身份尊贵或者嫌我家欧小晴是二婚就这样亏待她啊!凭什么不给她花?凭什么不给她买戒指?”云裳一脸天真加无辜,生怕事情搞不大一般,佯装为妈妈抱不平。

    嫌弃我家欧小晴是二婚……

    欧晴的脸色变了。

    看着严谨尧的目光也冷了。

    他真的是因为嫌弃她二婚所以才不给她买戒指的吗?

    严谨尧又有想揍云裳的冲动了。

    本来在知道她是自己亲闺女后已经对她有所改观,可她一直使坏,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欧小晴啊欧小晴,你忘了你嫁给我爸的时候——”

    “云铭辉不是你爸!”

    云裳还在继续挑拨,可话音未落,就被严谨尧忍无可忍地冷声阻断了。

    此话一出,本是嗑着瓜子看好戏的洪芸菲微微一震。

    看着云裳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

    云裳也愣了一下,然后咧嘴一笑,“四爷,严格说来,养育之恩是大过生育之恩的,所以他是我爸爸,一辈子都是!”

    听云裳说会把云铭辉一辈子当父亲,严谨尧不高兴了。

    明明是他的女儿,却要对别的男人喊爸爸,而且喊了二十几年还不够,还要一辈子都这样喊下去?

    她都还没叫过他一声“爸爸”呢!

    所以,这叫他如何不妒忌?

    嗯,妒忌!

    “还有,你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呢!”云裳看出自家亲爹不高兴了,但她并不理会,目光转而射在妈妈脸上,痛心疾首地说:“欧小晴啊,你忘了当年嫁给我爸的时候,那婚礼有多么的热闹奢华了吗?鲜花铺地,彩球漫天,礼服首饰全是出自世界顶级大师之手,我爸为了娶你,什么都给你最好的,可你看看你现在,别说最好的,连差的都没有!对比之下你就不心酸么?”

    欧小晴微微瘪嘴。

    好吧,本来不心酸的,可是被女儿这样一说……还真就酸了。

    是啊,想当初自己跟云铭辉结婚的时候,那个婚礼可是超级高调的,而现在跟心爱的男人结婚,却什么都没有。

    如此巨大的反差,的确是让人心有戚戚焉。

    她并非是个物质至上的女人,她也并不是想要一个震惊世界的婚礼,其实就如女儿刚才说的那样,只要一束花,和一枚戒指,她就心满意足了。

    只可惜什么都没有!

    欧晴不开心了,有种自己不被重视的感觉……

    看到小兔子闷闷不乐的样子严谨尧就头皮发麻。

    “说得好像你在现场似的。”严谨尧冷冷瞥了女儿一眼,凉飕飕的目光充满警告。

    “我是在现场啊!虽然我那时候只是我妈肚子里的一个胚胎——”云裳得意地张口就道,可突然她感觉到洪芸菲犀利的目光射在自己脸上,吓得她猛地打住,讪笑着改口,“他们结婚的时候照了很多照片,我从照片上看到的。”

    糟糕,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洪芸菲盯着云裳,死死盯着。

    小丫头这句话信息量好大啊,无疑是证实了她心中的疑惑。

    只是妈妈肚子里的一个胚胎……

    也就是说,欧小晴在嫁入云家之前就已经怀孕了!

    也就是说,云裳是老四的!

    也就是说,云裳是她的亲孙女!!

    洪芸菲的心,沸腾了。

    难怪她之前第一次看到云裳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和熟悉感,原来她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婆孙俩啊!

    这个孙女跟她年轻时一样狡猾腹黑,比小七还更加像她。

    嗯,不错!她喜欢!

    洪芸菲目不转睛地看着云裳,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突然就多了一个孙女出来,简直是太惊喜了。

    云裳被洪芸菲盯得头皮发麻,努力忽略奶奶的注视,集中精力去搞破坏,“不管怎么说,四爷,你不能这样委屈我妈!虽然她是二婚!”

    听着云裳一再强调“二婚”,严谨尧恼了,直接下了逐客令,“你可以下去了。”

    “说不过就撵人,这么没风度你确定要嫁给他?”

    然而云裳却不理亲爹,而是转眸看着妈妈,不怀好意地哼哼。

    “已经嫁了!”严谨尧冷冷提醒。

    “可以离!”云裳挑衅。

    离……

    闻言,严谨尧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可怖。

    在知道云裳是自己的女儿之后,严谨尧可谓是一直在纵容,哪怕她没大没小又无法无天,哪怕她动不动就挑战他的威严,他也没有一点不耐和怒意,可此刻,他生气了。

    竟敢怂恿她妈妈跟他离婚?

    找打!!

    他什么都可以忍,不管是她的无礼还是挑衅,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到,唯独她让她的妈妈离开他这件事忍不了!

    气氛突然就变得紧绷了起来。

    “好了好了,裳裳,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欧晴见势不对,连忙将女儿往机舱门口推去。

    “你就这么怕他?”云裳不动,不肯走,蹙眉看着妈妈,一脸的不赞同。

    “我没有怕他……”欧晴小声呐呐,低着头答得严重底气不足。

    “你说你连自己应得的都不懂得争取,我还怎么放心让你跟他走?

    “我……”

    云裳快速地瞟了眼面无表情的亲爹,故意对妈妈说:“我看你还是在c市多留几天吧,等他什么时候买好了戒指来接你,你再跟他走。”

    严谨尧的脸,彻底黑了。

    欧晴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连忙摇头拒绝女儿,欧晴说:“他过敏了,我得照顾他……”

    “过敏而已,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用不着你照顾——”

    “你故意的对不对?”突然,欧晴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什么?”云裳微挑眉尾,不明白妈妈问的是什么。

    欧晴脸色变得严肃,微眯着双眸目光锐利地盯着女儿,“你是不是知道他不能吃葱,所以故意让你外婆在每道菜里都撒上葱花?”

    “呃,那个……”

    “云裳你敢跟我撒谎试试!”

    见女儿又想敷衍自己,欧晴大怒,冷着脸极有威严地喝道。

    严谨尧心里甜滋滋的。

    就喜欢看小兔子护着他的样子,凶巴巴的真可爱!

    面对难得强势的妈妈,云裳有点怂。

    别看平日里都是她“命令”妈妈,可一旦妈妈认起真来,她也是会害怕的。

    “我是在帮你们诶!”云裳悄悄咽了口唾沫,一脸委屈加无辜地说道:“欧小晴你想想,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四爷哪有机会运用他的苦肉计呢对吧?呵呵呵呵……”

    听着女儿不自然的干笑声,欧晴气得狠狠瞪了女儿一眼,“你少狡辩!你看看他的脸都肿成什么样了!”

    “不是打过针吃过药吗?按理说不该这么严重的啊!”说起这个,云裳满心狐疑,蹙眉去看亲爹的脸。

    “什么不该?事实摆在眼前,你休要抵赖!”欧晴以为女儿是想推卸责任,愤愤怒斥。

    “四爷你确定吃过药?”云裳微眯着双眸,仔细观察亲爹的表情。

    “当然吃过,我亲眼看到他吃的!”

    严谨尧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欧小晴抢先说了。

    既然吃过药,为什么还会肿成这样?

    云裳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本是优哉游哉地嗑着瓜子看好戏的洪芸菲出声了——

    “小丫头,你爹昨晚可能是脸太痒了,所以用热毛巾敷了下,结果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敷成猪头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在洪芸菲的脸上。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面对一家三口的注视,洪芸菲明知故问,唇角的笑,高深莫测。

    “老夫人,我姓云。”云裳努力保持平静,不紧不慢地提醒道。

    “我知道啊!”洪芸菲点头,唇角的笑,更加深刻了一分,“所以你们都盯着我是什么意思呢?”

    云裳,“意思就是老夫人您刚才那句‘你爹’……用词不当!”

    “用词不当吗?”洪芸菲故作疑惑,笑得云裳心里发悚。

    “嗯!”她强忍心慌,用力点头。

    “可是小丫头……”洪芸菲目不转睛地盯着云裳的眼睛,微微停顿之后,才道:“继父也是爹!”

    云裳嘴角微微一抽,有些哭笑不得。

    好吧,这老太太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洪芸菲是在故意试探。

    而结果……她很满意!

    当她说出“你爹”二字时,老四、欧小晴以及云裳,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云裳和老四倒还算沉得住气,但表情也有瞬间的变化,而露出最多马脚的,当欧晴莫属。

    因为她的眼底全是心虚,无疑是间接承认了云裳和老四是父女关系。

    洪芸菲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替儿子高兴,自己心里也可以少愧疚一分。

    “时间到了!”严谨尧突然冷冷说道。

    再聊下去,他这张脸真要废了,太痒了,还不敢挠。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怕女儿反应过来继续挑事儿。

    因为刚才母亲已经一针见血地揭穿了他用热毛巾敷脸导致过敏严重的事……

    嗯,他就是故意。

    只有故意让自己的过敏变得严重,此刻他们才能在专机上,否则继续留在欧家还指不定得被如何刁难呢。

    “云小姐,时间到了,飞机该起飞了。”

    严谨尧话音刚落,庞栋就从机舱外走了进来,格外客气地对云裳说道。

    于是云裳就被请出了机舱。

    云裳下了飞机之后,洪芸菲笑米米地看着欧晴,然后在儿媳肩上用力拍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表扬道——

    “欧小晴,好样的!”

    欧晴被拍得微微一颤,低着头谁都不敢看,红着脸咬唇窘迫。

    得!

    这下大家都知道裳裳的身世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月后。

    云裳挺着大肚去了帝都,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