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4章:过敏
    哎……

    欧荣毅再次默默叹了口气。

    “嫁女儿是大事,我得考虑考虑!”

    就算女儿待嫁心切,他这个做父亲的得帮女儿端端架子提提身价,不能让严家这么随随便便就把他的女儿娶走。

    最重要的是他得给未来女婿一个下马威,否则依照女儿这副柔弱的性子,以后指不定得受多少委屈吃多少亏呢!

    “那是那是!”洪芸菲连连点头,笑着应和,“应该考虑,应该考虑,不过希望欧老能考虑得快一丢丢,毕竟他俩都不是小年轻了,能办的事咱就尽快办,说不定明年咱们还能抱上大胖孙子呢,欧老你说对吧?”

    噗……

    云裳差点把嘴里的汤给喷出来。

    大胖孙子……

    洪芸菲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欧晴的脸上,然后再从她的脸上落在她的肚子上。

    包括严谨尧!

    坐在对面的欧恬视线被桌面阻挡,还伸长脖子去看大姨的小腹。【山河社稷图漫画/】。

    欧晴被大伙儿的目光看得无地自容,窘迫地红着脸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云裳更是夸张,瞠大双眼歪着头,上下左右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妈妈来。

    “你看什么呀?”欧晴羞恼地狠狠剜了女儿一眼。

    “欧小晴你不会也有了吧?”云裳盯着妈妈的肚子,失声叫道。&lt;&gt;

    “臭丫头你胡说什么呢?”欧晴恼羞成怒,气得在女儿手臂狠狠拍了一下,怒斥道。

    云裳转眸去看自家亲爹,那闪亮的眼神好似在说“哟看不出你老人家还老当益壮呢”……

    严谨尧没有理会女儿充满调侃的目光,而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小兔子。

    重逢后,他们一直没避孕,因为之前不知道裳裳的身世,所以他一心想要欧小晴也给他生一个。

    现在知道她早就给自己生了一个女儿,他就并没有想要让她非生不可了,毕竟她也四十多了,听说高龄产妇挺危险的……

    只是如果她现在真的有了……

    好吧,他也还是蛮期待的。

    女儿已经这么大了,他缺席了她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他没能看到她牙牙学语,也没能看到她从爬到走的过程,更没有参加过她的家长会……

    于他而言,这多少是个遗憾吧!

    遥想当年,与欧小晴情到浓时,她很喜欢跟他撒娇,他想女儿小的时候肯定也跟她一样爱撒娇……

    只可惜当他知道女儿的存在时,女儿已经这么大了,不止不会对他撒娇发嗲,还总是跟他作对,用时下最流行的话来说,他的女儿简直就是坑爹小能手!

    嗯,专业坑爹三十年,她当之无愧!

    裳裳已经大了,就算以后跟他相认,也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亲昵,所以如果现在欧小晴能再给他生一个女儿的话,他就能弥补内心的这个缺失了。&lt;&gt;

    严谨尧深深看着小兔子,想再要一个女儿的愿望是那么的强烈。

    欧晴无语了,没好气地抛了一个“我没有啊是裳裳在胡说呢”的眼神给严谨尧,让他别妄想了。

    见欧小晴那么认真地澄清,严谨尧的眸光微微黯淡,有一点点小失望。

    但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没关系,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他们已经有一个女儿了。

    虽然这个女儿一点都不乖,还专爱跟他作对,但自己的种,就算她坏死了他也喜欢。

    所以顺其自然吧,有了就是锦上添花,没有的话从此以后他俩过二人世界也是非常棒的。

    洪芸菲双眼放光,欣喜地看着欧小晴,刚刚才说“大胖孙子”,现在就说“有了”……

    欧小晴受不了了,抬头看着众人,羞恼大叫:“你们不要再看着我了,真的没有!”

    见欧晴被大伙儿看得快发飙了,邱忆娴连忙出声打圆场。

    “大家别光顾着聊天啊,来来来,都吃菜,都吃菜。”邱忆娴笑米米地对洪芸菲和严谨尧说道,特别热情地招呼着。

    邱忆娴一边说着,一把拿走严谨尧的汤碗为他盛汤,“严先生,别客气啊,多吃点,裳裳说你喜欢吃葱,让我们每道菜都洒点——”

    “外婆!”云裳勃然大喝。

    欧晴转头,怒瞪女儿。&lt;&gt;

    严谨尧也凉飕飕地看着女儿,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这么狠的招都想得出来,可真是亲闺女啊!

    估计还不如外面捡的呢!!

    因为云裳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叫,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啊?怎么了?”邱忆娴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大外孙女。

    被亲爹亲妈瞪得心里发悚,云裳连饭都不敢吃了,起身就想逃,“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哪知更快的——

    严谨尧突然脸色大变,腾地站起来,一言不发就朝着卫生间快步而去。

    接着呯地一声,卫生间的门被快速关上。

    “呕……”

    然后就是呕吐声隐约传来。

    在看到严谨尧神色匆匆地冲进了卫生间时,欧晴起身就对女儿扬起手——

    “啊!我是孕妇欧小晴你不能打我!”

    云裳吓得抱头,哇哇大叫。

    欧晴的手僵在半空,不敢落下。

    但她还是气不过地在女儿的手臂上狠狠揪了一把。

    云裳疼得龇牙裂齿,却在妈妈极其难得的怒瞪下吓得不敢吭声。

    然后欧晴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呕吐声,顾不得责骂女儿,忙不迭地朝着卫生间跑去。

    “怎么了?”邱忆娴完全在状况外,看着严谨尧和欧晴一前一后进了卫生间,不明所以。

    洪芸菲在这时才放下筷子,云淡风轻地对邱忆娴摆手笑道:“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我家老四对葱过敏而已,呵呵呵呵……”

    “对葱过敏?”邱忆娴瞠大双眼,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云裳一眼。

    裳裳不是说总统先生喜欢吃葱吗?怎么变成过敏了?

    云裳心虚地转头看向别处,不敢与外婆的目光对视。

    “嗯呢。我家老四对洋葱和洋葱的近亲比如大蒜啊、韭菜啊、细香葱啊什么的都会有过敏现象。”洪芸菲笑米米的,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样子,与欧晴的担忧焦灼大相径庭。

    邱忆娴有点被吓到了,“会有什么症状啊?”

    “轻则皮肤发疹,重则呕吐晕倒吧。”

    “啊?!”邱忆娴大惊。

    这么严重?

    总统大人已经在吐了,接下来会不会晕倒啊?

    万一总统大人吃了他们家的菜有个什么好歹的话……

    欧家不会被满门抄斩吧?

    邱忆娴表示很担忧。

    正在这时——

    “严谨尧!”

    卫生间里突然传来欧晴惊慌失措的大喊。

    众人不约而同地朝着卫生间快步而去。

    “啊……严谨尧你别吓我啊……严谨尧……”

    咚!

    欧晴的尖叫还未落音,众人就听到了重物倒地的沉闷声。

    大伙儿心里咯噔一跳,走近一看,总统大人果然晕倒了。

    然后就是一团乱。

    欧阳年轻力壮,连忙把晕倒的严谨尧从卫生间里扶出来,本想将其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却被紧随而出的大姐喊着扶到她以前住过的的房间里去。

    欧阳看向老父亲,欧荣毅默默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点头。

    欧晴协助小弟,搀扶着严谨尧的另一只手臂,亦步亦趋地跟着上楼,吓得眼泪直掉。

    邱忆娴和殴馥彤一人去倒开水,一人去拧毛巾,然后蹭蹭蹭送上楼。

    只有云裳清闲地站在外围,从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啃啊啃,事不关己地看着大家忙碌。

    同样像个没事儿人一般的还有洪芸菲。

    洪芸菲偷偷盯着云裳看了很久!

    越看这小丫头……越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并不是说在哪儿见过她,而是她那副狡黠的模样跟年轻时的自己很像……

    嗯,尤其是使坏的时候。

    云裳单臂环胸,优哉游哉地啃着苹果,可突然手里一空,才啃了两口的苹果不翼而飞了……

    转眸一看,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的老太太竟然毫不嫌弃地吃着她啃过的苹果。

    在云裳转眸朝自己看过来的那瞬,洪芸菲一边嚼着嘴里的苹果,一边对云裳眨了眨右眼。

    然后,洪芸菲毫不吝啬地赞扬了云裳——

    “干得漂亮!!”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总统大人晕倒了,欧荣毅和欧阳说送其去医院,洪芸菲却极力反对。

    洪芸菲的意思是,他们此行是机密,没人知道也没带几个随从,若去医院万一出了岔子怎么办?

    毕竟反派一直虎视眈眈,而c市又有初润山……

    所以还是待在欧家最安全。

    对于洪芸菲的说辞,欧荣毅和欧阳是不以为然的,但欧晴却吓得死也不让严谨尧去医院了。

    欧荣毅没辙,只能走向一旁一脸看好戏的大外孙女身边,屈起手指在其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啊……”云裳捂头惨叫,瘪着嘴委屈又幽怨地望着外公。

    “还不快叫凌恒带个信得过的医生过来!”欧荣毅知道大外孙女是在装可怜,冷冷命令。

    这丫头,真不知道是站哪边的,尽出馊主意。

    嗯,欧荣毅是听从了外孙女的怂恿,才这样考验未来女婿的……

    但外孙女跟他说的是严谨尧不喜欢吃葱,而非过敏啊!

    他这个大外孙女就是古灵精怪,一肚子坏水,跟他说得头头是道,结果一不留神他就被大外孙女给算计了。

    外孙女跟他说:“外公啊,咱们不仅要看严谨尧对我妈好不好,还要考验一下他的人品,这样,咱们可以从一些小细节去观察他,比如,听说他非常讨厌吃葱,一会儿让外婆把今天的菜里全放上葱,看他吃不吃,如果他不吃,说明他不爱我妈,连这么一点小事情都不愿意将就,如果他吃了,那咱们就暂时算他过关。”

    欧荣毅觉得外孙女说得好像蛮有道理的。

    严谨尧是一国总统,习惯了高高在上,来到欧家不止吃了闭门羹,等了几个小时不说还被他们各种甩冷脸,如果吃饭时见桌上的菜都是让自己倒胃口的……

    若他能忍住不发飙,就算他有诚意吧。

    欧荣毅如是想。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被外孙女骗了。

    这丫头不会是狭私报复吧?居然对一国总统下这样的黑手。

    过敏可大可小,万一严谨尧食物中毒出了什么意外……

    欧家被问罪都是其次,怕的是女儿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欧荣毅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哦。”

    在外公极具威严的瞪视下,云裳乖乖点头,摸出手机给郁大爷打电话。

    很快,郁凌恒带着博嫣然匆匆赶来。

    半个小时后,博嫣然处理完毕,整理医药箱准备离开。

    严谨尧依旧处于昏迷中,静静地躺在牀上。

    “他怎么样?”一直守在门口的欧晴见博嫣然收拾东西了,忙不迭地跑到牀边,红着眼急问。

    “阿姨你不用担心,四爷没事,我已经给他打了针,吃两天药就会好的。”性格清冷的博嫣然见欧晴如此着急,心里一软,微笑着安抚道。

    欧晴闻言,大大地松了口气,悬在半空的心这才回到原位。

    “谢谢谢谢!太谢谢你了!”欧晴感激得连连道谢。

    “不客气的阿姨。”博嫣然被谢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啊?”

    “阿姨你别着急,可能半个小时,也可能两三个小时,不一定的。”

    “哦……”欧晴眉头紧锁,在牀边坐下,一瞬不瞬地看着男人苍白的脸,心疼至极。

    除了欧晴,所有人都守在门外。

    博嫣然收拾好了之后,背着医药箱走出房间。

    “谢谢你了,嫣然。”欧阳道谢。

    “我的荣幸!”博嫣然浅浅一笑,“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

    “好的。”

    知道总统大人并无大碍,所有人都默默松了口气。

    欧荣毅对守在门口的众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散了吧。

    很快,所有人都下了搂,只留下欧晴在房里陪着晕迷的严谨尧。

    欧晴吓死了。

    见到身体一向很好的男人突然就这样倒下了,她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内心有多么的恐慌。

    她好怕,怕他就这样一直睡下去,怕他再也醒不来……

    虽然刚才小博姑娘说他已经没事了,可在他没睁开眼睛之前,她都是害怕的。

    年纪越大,就越畏惧死亡,尤其是他们才刚刚尝到幸福的滋味……

    如果他有什么意外,她可怎么办啊?

    欧晴想着想着,眼泪又不知不觉地淌了下来,泪流满面。

    突然,一只大手伸向她的脸,修长的手指轻揩她滚落眼眶的泪……

    “你醒了!”

    欧晴猛地抬头,既看到昏迷的男人已经睁开了双眼,惊喜大叫。

    “嗯。”严谨尧轻声应道,同时撑起身子往上蹭。

    欧晴连忙拿起一个靠枕垫在他的背后,让他能舒服地半躺着,“你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还想吐吗?要不要去医院?我——”

    “不用,我没事。”他摇头,深深看着她焦急的模样,眼底尽显深情和宠溺。

    “你都晕倒了!”她皱起眉头,很大声地喝道。

    看到她如此担心自己,严谨尧心满意足,轻轻笑道:“我装的。”

    “骗人!你就是晕了!”她不信,觉得他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这么说的。

    “没骗你,我真是装的。”严谨尧将小兔子拉到自己跟前,抬手轻拭她脸上的泪痕。

    看他模样挺认真的,欧晴半信半疑,“你干吗要装?”百思不得其解。

    “不这样我怎么能留下来呢?”他答,笑得有点贼。

    欧晴,“……”

    如果他没晕,吃完饭父亲肯定会下逐客令,那样就又会陷入僵局……

    难道他真的是装晕?

    可是他的脸色真的很不好啊,苍白得毫无血色,怎么看怎么不像没事儿的样子啊!

    “你真的没事?”她瞅着他,上下打量。

    “没事!”他摇头,语气笃定。

    欧晴放下心来。

    但紧接着她又火冒三丈,勃然大喝,“你有毛病啊?吓死我了你——”

    “嘘——”

    严谨尧连忙一手去捂她的嘴,一手竖起食指抵在自己唇边,示意她别嚷。

    欧晴紧紧闭嘴。

    怕门外有人偷听,欧晴起身想去看看,可刚站起来就被严谨尧一把拉住了。

    “别走,我难受。”严谨尧以为小兔子是生气不想理自己了,吓得抓住她不敢撒手。

    “你不是说没事吗?”见一向冷峻的男人装可怜,欧晴有些哭笑不得。

    “痒。”他拧着眉,举起已经红肿的手给她看。

    是真的过敏,且已经开始发作,虽然打了针,但不可能立杆见效,还是会有点痒的。

    “活该!”她淡淡瞥了眼他的手,故作冷漠地骂道。

    谁让他傻乎乎的吃那么多!

    明明被骂了,严谨尧心里却甜滋滋的,深刻体会了什么叫“打是亲骂是爱”。

    左手手背发痒,他抬手去挠……

    啪!

    她狠狠一掌拍在他的右手上,板着脸威严十足地喝道:“别挠!”

    “可是很痒。”他抬眸看她,有点可怜兮兮的。

    “忍一忍!”

    “忍不住。”

    “忍不住也得忍!”她杏目圆瞪,难得强势。

    他乖乖放下手。

    可是没过几秒,他一脸难受地看着她,“严太太,真的很痒。”

    她倏然起身。

    “去哪儿?”他急问,一副跟她半步都离不了的样子。

    欧晴好气又好笑,“给你倒水吃药啊!”

    “哦。”严谨尧这才放心地松开她的手。

    吃完药之后,他将水杯搁在牀头柜上,转而轻轻牵起她的手,笑得意得志满地看着她,“担心我?”

    她狠狠剜他一眼。

    白担心了!

    若早知道他是装的,她才不会傻乎乎的为他担心呢!

    “啧,眼睛都哭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死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