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2章:签字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2章:签字还有在彼此同时攀上顶峰的那瞬,他咬着她的耳朵对她说的那句话……

    他说,欧小晴,从明天开始,你每天都要说爱我!记住!是每一天!!

    欧晴脸红了。

    真是的,都老了还这么肉麻,他臊不臊啊!

    “所以你在急什么呢?我还能让别人欺负她不成?”

    他凉飕飕的声音将她从昨晚那些疯狂的记忆里唤回神来。

    “哦……”她小声呐呐,听他这么说就放心了。

    想了想,她又觉得些难过,微蹙着眉头问:“那她什么时候走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你睡得跟猪似的。”严谨尧淡淡轻哼,佯装嫌弃。

    其实是看她累坏了,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吵醒她。

    你才猪!你才猪!你全家……不!就你一个人是猪!!

    欧晴气得在心里大骂。

    狠狠磨了磨牙,她气呼呼地冲他嚷,“那你可以叫醒我的呀,我又不是死了!”

    虽然跟自己的亲闺女争风吃醋很幼稚,可看着欧小晴这幅样子严谨尧心里还是挺酸的,有些没好气地问道:“你就这么离不开她?”

    欧晴双肩一垮,情绪顿时变得低落,“她长这么大,我跟她分开最久的就是这一次了。”

    “听说是郁老爷子晕倒了。”见小兔子难过了,严谨尧心疼,轻声说道。

    “啊?严重吗?”欧晴霍然瞠大双眼,一脸担忧地急问。

    “情况已经稳定了。”

    “哦……”闻言,欧晴长长地舒了口气,“还好还好。”

    但她还是对于不知道女儿离开这件事耿耿于怀。

    “你干吗不叫醒我啊?”她皱着眉歪着头,不悦地看着他。

    “叫醒你干吗?”他不答反问,上下扫了她一眼。

    那眼神好似在说“难道你醒了还想跟她回c市不成”……

    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欧晴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说:“那我至少可以送她去机场吧!”

    “看到你依依不舍哭哭啼啼的样子她还能走得安心?”

    “……”

    好吧,他说得蛮有道理的样子,竟让她无言以对。

    轻咬唇角,欧晴有一点点失望,还有一点点沮丧。

    她以为女儿可以多呆几天陪陪她的。

    “坐下!”

    突然,男人温柔而不失霸道的声音飘进耳朵里来。

    欧晴默默衡量了下,最后在他身边乖乖坐下。

    会妥协是因为太了解他,如果她不乖乖听话的话,下一步他就会直接把她拽进他的怀里……

    “亲我一下。”

    在她坐下的那刻,他将脸颊凑到她的面前,理直气壮又毫不客气地要求道。

    “啊?”欧晴没料到他如此直接,刷地红了脸。

    “亲我一下!”他重复,加重了语气。

    她慌忙左右转头,去看家里可又其他人,心道若被人看到他如此不要脸……

    他总统的威严和形象还要不要了?

    “不要——”她将他的脸推开,拉长尾音无奈又难为情地小声拒绝。

    哪知他说:“亲我一下过几天就带你回c市——”

    不等他话音落下,她吧唧一口就用力印在了他的脸颊上,想回c市的愿望是那么明显。

    得偿所愿,严谨尧满意。

    见她突然如此爽快,他生了逗弄之心,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害羞的模样,“你就不怕我骗你?”

    “啊?”欧晴惨叫,苦哈哈地垮了脸。

    然而她捕捉到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戏谑,立马反应过来,抬头挺胸,笃定道:“不会的!你一言九鼎!”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一言九鼎?”严谨尧好笑,唇角的弧度更深刻了一分。

    “你是总统啊!”她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尾音拉高。

    “在你眼里,总统是怎么样的?”严谨尧身躯往后,姿态慵懒地靠在沙发靠背上,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欧晴想了想,然后一个一个地数,“有威严、有威信、说话算话、沉稳冷静、运筹帷幄、翻云覆雨——”

    “等下!”

    他突然喊停,啼笑皆非地看着一脸茫然的她,“你说的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吧?”

    “对呀!”她点头。

    “手呢?”他问。

    简化也不是这么个简化法吧。

    被他问得有点懵,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

    “翻云覆雨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觉得是同一个意思?”他忍着笑提醒她。

    “……”欧晴这才意思到自己的口误,脸颊发烫,窘迫地小声狡辩,“顺口嘛……”

    “可你也太‘顺’了吧,都顺成两种意思了!”他取笑道,眼底眉梢尽显戏谑。

    她低头咬唇,囧得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还是说……”严谨尧最喜欢看小兔子害羞了,故意逗她,拉长尾音稍作停顿之后,深深看着她别具深意地道:“你在向我提出邀请?”

    邀请?

    什么邀请?

    “什么?”她蹙眉不解。

    “昨晚不够?”他修长的食指轻挑地抬了下她的下巴,唇角的笑透着不怀好意。

    欧晴懂了,“……”脸瞬时爆红。

    在他炙热的目光中,她又羞又慌,舌头打结,“我我、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啊……”

    她边说边站起来,想逃。

    可刚站起来就被他抓住手腕又狠狠拽了回去。

    “去哪儿?”他问,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我我……我吃……吃早饭啊。”其实她只是暂时不想看到他。

    再被他这样逗下去,她真的要羞死了。

    “现在是下午三点。”他懒洋洋地提醒道。

    呃……

    欧晴囧了,“那……那……”

    “还是等会儿一起吃晚饭吧。”

    “可我现在已经很饿了啊。”

    严谨尧,“我做了糕点。”

    “真哒?”欧晴闻言,双眼瞬时一亮,“在哪儿?”

    犹记得当年他追她的时候,每天都让赵宇送好吃又好看的点心到她的学校去。

    她想自己就是那样被他一点一点地骗走了心……

    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吃过他做的小点心了,不知道他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啊……

    肯定不止是退步吧,说不定已经难吃得咽不下去了呢……

    毕竟他现在是一国总统,每天日理万机那么忙,哪有时间下厨房啊?

    手艺这种东西,要经常练习,久了不做自然会生疏,所以其实她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于是欧晴想,如果一会儿他做的点心真的很难吃,那她要不要装出一副很好吃的样子呢?

    不然伤了他的自尊心岂不是不太好?

    毕竟他是一个那么好面子的男人!

    好吧,考验她演技的时候到了,一会儿她一定努力保全他的尊严。

    欧晴默默地想着,内心戏超丰富。

    突然,两张纸递到她的面前。

    “签字!”

    同时伴随着他霸道的命令。

    “什么?”她下意识地随口问道,问完才低头看纸。

    “卖身契!”

    他话音落下,她也看清了纸上的字。

    她拿着纸,整个人呆如木鸡。

    纸面上,赫然印着“申请结婚报告书”几个大字。

    而男方签名处,已经签上了他的名字,那刚劲有力的字体,比任何时候都漂亮。

    结婚……

    结婚!!

    他要跟她……

    欧晴瞠大双眼死死盯着结婚申请报告,心如小鹿乱撞。

    “愣着干什么?”

    他佯怒轻喝,同时拉起她的右手,将签字笔强行塞进她的手里。

    “你……”她转眸看他,说不出话来。

    这太突然了,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真是的,把她吓死了他赔得起嘛?

    欧晴的心,急促地跳动着,拿着笔和纸的双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见她久久不签,他不高兴了。

    “不签?”俊脸一沉,声音微冷。

    欧晴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或许她一直在沉睡,根本就没有醒过来……

    手里突然一空,结婚申请书被他抽走。

    “签!!”

    她慌得大叫一声,忙不迭地把申请书抢回来。

    像是怕他反悔似的,她抢回了申请书就蹲在茶几前,特别工整地在女方签名处签上自己的名字。

    严谨尧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兔子认真的模样,看得唇角上扬满目柔情。

    很满意!

    随着“晴”字的最后一笔落在纸上,欧晴的心里,泛起一股“终于”的欢喜和感慨……

    他们终于苦尽甘来了!

    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他们终于是夫妻了!!

    欧晴看着结婚申请表,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抹羞涩又欢喜的笑靥。

    “笑什么?”

    头顶突然响起低醇磁性的声音,吓得她腾地站起身来。

    “没有啊,我……我没笑!”她连忙收起笑容,红着脸矢口否认,尽量不让他看出自己的喜悦。

    嗯,不能让他看出来,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他……

    “嘴角都快裂到后脑勺了,还说没笑?”他轻挑眉尾,淡淡轻哼。

    “有吗?”她以为自己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吓得连忙抬手摸脸,一摸却发现自己被骗了,恼羞成怒地攥拳打他,“你骗人!啊……”

    他趁机捉住她的手腕,就势将她一拽。

    她惊叫着扑进他的怀里。

    “别动!”

    她刚想挣扎,就被他抢先一步轻声喝止。

    他的语气虽然霸道,但也格外的温柔,仿佛透着一股魔力,让她不由自主就听了他的话。

    她乖乖地趴在他的胸膛上,不再想逃。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让她深深迷醉……

    两人静静相拥,这一刻的气氛美好至极。

    严谨尧将软乎乎的小兔子抱在怀里,下巴轻轻搁在她的头顶上,终于尝到了心满意足的滋味。

    “开心吗?”

    半晌后,他轻声问。

    欧小晴害羞低喃,“一般般吧……”

    “我很开心!”严谨尧说,表情严肃而认真,将她从怀里轻轻推出,深深看着她的眼,“兜兜转转二十几年,欧小晴,你终于是我的了!”

    一句“你终于是我的了”,其中包含了多少的心酸苦痛,只有他自己才懂。

    熬过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的孤独和寂寞,往后的日子,他一定要跟她用心地过。

    他们都老了,他要加倍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

    踏踏踏……

    门外响起脚步声。

    欧晴连忙从严谨尧的怀里退出去。

    同时,门被推开。

    是买菜回来的小彩。

    “四爷,欧小姐——”

    “叫夫人!”

    小彩招呼还没打完,就被严谨尧淡淡阻断。

    “……啊?”小彩有点懵,下意识地看向欧晴。

    欧小姐不是不让她们叫她“夫人”吗?

    欧晴脸颊微红,羞涩地轻轻一笑,大方地对小彩点头道,“嗯,小彩,以后就叫我夫人。”

    “好的,夫人!”小彩聪明,立马意识到了什么,恭敬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道熟悉的纤瘦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是洪芸菲。

    “老夫人。”欧晴连忙起身,想要离严谨尧远点。

    严谨尧眉头一拧,大手一伸,将她拽回去继续坐下,不许她走。

    “晴丫头,听说你闺女来了是吧?快叫出来让我瞅瞅!”洪芸菲一进屋就喜笑颜开地冲着欧晴喊,一脸期盼的模样。

    “啊,那个……”欧晴嘴角微抽。

    “怎么了?”见欧晴一脸为难,洪芸菲脸上的笑容褪去,蹙眉不解。

    “她今早就回c市了。”欧晴抱歉地讪笑。

    洪芸菲闻言,一边朝着沙发走来,一边摇头惋惜,“哎呀,那真是可惜,我该昨天过来就好了。”

    “没事儿,等过段时间她忙完了我把她叫来,到时候让她亲自去给您请安!”欧晴缓缓起身,对着洪芸菲腼腆微笑,讨好地说道。

    严谨尧微微眯眸。

    他不喜欢看到她对谁刻意放低自己的姿态,即便对方是他的母亲。

    “也行!”洪芸菲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目光随意转动间,突然看到摆在茶几上的两张字,“咦?这是啥?”

    她拿起来看。

    当看到“申请结婚报告表”几个大字时,顿时双目圆瞪。

    “哎哟喂!这是啥啊!”老太太夸张地大叫道。

    吓得欧晴忙不迭地伸手去抢。

    洪芸菲反应迅速,拿着申请表的手往后一仰,躲开了欧晴的手。

    欧晴急,“老夫人——”

    “什么老夫人?叫妈呀,这不是已经签字了吗?”洪芸菲看着欧晴,指着申请表上她刚签上的名字,一本正经地纠正。

    欧晴的脸,顿时一片滚烫,感觉都可以煎蛋了。

    本以为老太太不会赞同他们的婚事,可没想到……

    老太太说“叫妈啊”……应该是同意了的意思对吧?

    即便已是人到中年,可面对心爱之人的母亲,欧晴还是觉得紧张又心慌。

    怕自己表现不够好,怕自己不能讨得婆婆欢心,怕自己被嫌弃……

    严谨尧看着自家母亲,眼底划过一丝诧异。

    二十几年前母亲阻止他跟欧小晴在一起时,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他还记忆犹新,他也以为母亲不会同意……至少不会如此痛快就同意才对。

    不得不说,这结果让他颇感意外!

    当然,母亲能这样豪爽就点头同意,是他求之不得的。

    欧晴转眸看向严谨尧,征求他的同意。

    这声“妈”……当喊不当喊啊?

    严谨尧轻轻点头。

    欧晴看着洪芸菲,有些羞涩地小声开口,“母亲——”

    “叫妈!母亲听着怪别扭的!”洪芸菲霸道地阻断欧晴。

    欧晴又转眸去看严谨尧。

    严谨尧再次轻轻点头。

    “妈。”欧晴紧张得手心冒汗,低眉顺眼地轻轻喊了一声。

    “乖!”洪芸菲满意,开心得笑裂了嘴,将自己全身上下看了一遍,然后取下自己戴了多年的玉镯子,热情地往儿媳的手腕上套,“还是我儿媳妇儿听话啊!来,这是‘见面礼’!”

    “啊,不不不——”欧晴连忙缩手,不敢要。

    “母亲给的就收着吧。”

    不待洪芸菲说话,严谨尧就轻飘飘地冒出一句。

    收着?

    欧晴转眸看着严谨尧。

    洪芸菲趁机把玉镯套进欧小晴的手腕上。

    欧晴有点不好意思,感觉见面礼太贵重了自己会有心理压力。

    像是看懂了她的担忧,严谨尧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故意将母亲的军,“母亲的宝贝可多了,你听话一点,把她哄开心了说不定每天赏你一个。”

    “呃,不用不用……”欧晴连忙摇头摆手。

    哪知姜永远是老的辣——

    “对呀对呀!老四说得对,我宝贝可多了,反正我老了也不怎么戴,你乖一点,多陪陪我,以后我就把那些宝贝全都给你!”洪芸菲皮笑肉不笑地瞟了儿子一眼,连连点头,然后嘴角的笑染上一抹不怀好意的味道,“啊,我有条翡翠项链可漂亮了,晴丫头你今晚陪我睡,我就把项链给——”你!

    “母亲您还是自己留着吧!”严谨尧连忙抢断,一脸黑线。

    今天是他和欧小晴签字结婚的日子,晚上就等于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怎能被破坏?

    嗯,今晚他们必须睡一起!

    看着一脸狡黠的母亲,严谨尧想起女儿云裳……

    于是他突然发现,女儿使坏的时候,欠揍的表情竟跟母亲如出一辙……

    这是不是就叫隔代遗传啊?这祖孙俩的性格真是像得不要不要的。

    哎,怎么办?

    他的小兔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都想跟他抢!

    女儿是这样!

    母亲也是这样!!

    还让不让他跟欧小晴好好过日子了?!

    烦人!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

    c市,欧家。

    当今总统第二次登门拜访欧家……

    却被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