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1章:也是我女儿!
    如此一想,欧晴的底气不由更足了一些,“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爱着——啊……”

    身体突然腾空,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吓得她失声尖叫。

    被他狠狠抛在了牀上,还来不及反应就整个人被他压在了身下。

    而压上她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去寻她的唇……

    她无处可躲,被他吻个正着。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他激狂得让她无法招架。

    严谨尧太开心了,就连如愿当上总统,他也不曾像此刻这样兴奋激动过。

    “我我我……还还还……没、没洗澡……嗯……”

    当他的手开始用力扯着她身上的衣服时,她慌忙撇开脸躲避他的唇,羞涩轻叫。

    可他却不许她躲,将她撇开的脸颊掰回来就再度吻上她的唇……

    狠狠的!

    唇瓣被他碾得生痛,舌根也像是快吮断了一般,他霸道得近乎蛮横。

    他等不及了!

    想要她,狠狠的要,且一分一秒都等不及了!

    “严谨尧……唔……”

    她娇喘吁吁,推不开他也躲避不了,很快便臣服在他猛烈的攻势下。

    他一边狠狠吻着她,一边动作迅速地剥除着彼此身上的衣物……

    欧晴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索性放弃挣扎。

    大脑很快变得迷糊起来,在这样的时刻,她唯有紧紧攀附着他,任他为所欲为……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凌晨三点半。

    书房。

    云裳裹着睡袍,披头散发地歪倒在沙发里,困得眼皮打架,哈欠连天。

    她的对面,坐着面无表情的总统大人。

    狠狠修理完欧小晴后,已然餍足的严谨尧敲开了客房的门,把睡得正香的云裳从软绵绵的被窝里叫了起来。

    然后父女俩来到书房,相对而坐,半个小时过去了却一句话都没说。

    谁也没开口。

    严谨尧翘着二郎腿,双臂环胸,深深看着对面坐没坐相的小丫头。

    突然觉得……

    她一点也不讨厌了!

    嗯,不止不讨厌,还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好看!

    跟她妈妈一样漂亮,就是比她妈妈泼辣,也比她妈妈有主见。

    她似乎结合了他和欧小晴的所有优点,她的外貌遗传自她的妈妈,性格则遗传自他。

    他就说嘛,云铭辉怎么可能生得出这么棒的女儿!

    原来是他的!!

    嗯,也只有他的基因才会如此强大,也只有他的女儿才能如此优秀!

    长得好看又聪明狡黠,腹黑程度都快赶上年轻时候的他了。

    果然虎父无犬女啊!

    其实仔细看吧……

    这丫头的五官跟他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所以之前他是瞎了吗?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好吧,不是眼睛瞎了,是心被妒忌蒙蔽了。

    从一开始他就认定了她是云铭辉的女儿,所以打心底厌恶她,以至于各种看她不顺眼。

    只是这丫头也真是不乖,明知他是她的亲生父亲居然也不对他客气点,还总是故意气他,害得他失去了判断力。

    如果她不跟他针锋相对,或许他早就发现端倪了,因为她总是对他充满敌意,又总是惹他,让他连和跟她说话的*都没有,又哪里会有兴趣去了解她呢?

    有句俗话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亲。

    他觉得这句话前半句不对,后半句却非常正确!

    于他来说,老婆是自己的好,他的小兔子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女人,无人能比!

    而孩子是自己的亲……这句话他是非常赞同的!

    血缘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在不知道云裳的身世之前,他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可现在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之后,竟越看越喜欢!

    再也不觉得她刁蛮任性了,再也不觉得她没有教养了,再也不觉得她这不好那不好的了。

    嗯,她好!

    哪哪儿都好!

    她是他跟欧小晴的爱情结晶,是最完美的存在,怎么可能不好呢!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的亲闺女,面上虽然没有什么情绪,可内心却已是一片沸腾。

    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有了一个女儿。

    他的小兔子,居然偷偷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之前嫌弃这丫头的时候,他曾想,若自己的女儿像她这般讨人嫌的话他得把她吊起来打……

    可现在她真是他的女儿了,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舍不得打!

    当然,也打不得。

    一是欧小晴不会允许,二是这小丫头怀孕了……

    啊对!

    他的女儿怀孕了,他要当外公了!!

    吃饭的时候欧小晴向他炫耀自己要做外婆了,把他气半死。而现在他知道了一切,终于不用羡慕妒忌恨了,因为这份喜悦他也有份。

    真好!

    当外婆了不起吗?他也要做外公了好伐!

    严谨尧心里美滋滋的。

    云裳困死了,在亲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半个小时里,她打了无数个哈欠。

    很想问问老头子三更半夜把她叫起来要干吗,可总觉得他们现在是在比赛耐力,谁先忍不住开口谁就输……

    她自然是不肯认输的,所以他不说,她就不问,看谁耗得过谁!

    她还年轻,少睡一两个小时也无所谓,可老头子明显是刚经历了一场超强度的运动,一会儿必然得困乏,他肯定是耗不过她的。

    云裳信心十足。

    父女俩面对面地坐着,内心戏都非常丰富。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云裳哈欠不停,眼皮就快要黏在一起了。

    虽然她觉得自己有十成的胜算,可还是好困啊……

    当云裳这个哈欠打完紧接着又是一个哈欠时,严谨尧站了起来。

    云裳张了一半的嘴立马闭上,努力睁大双眼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亲爹。

    严谨尧深深看了女儿一眼,说了进书房以来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去睡吧。”

    去睡吧……

    语气温柔又充满慈爱。

    云裳愣愣地看着自家亲爹,感觉手臂一凉,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哎哟喂!

    这语气真是吓死人了好伐!

    云裳想,老头子突然对她这么温柔,想必是妈妈已经向他全部招供了吧……

    男人果然是这世上最小气的生物,不是自己的女儿就各种不待见,是自己的女儿态度就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现实!

    严谨尧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然后在女儿饱含鄙视的目光中优雅从容地走出了书房。

    云裳转眸看了看墙上的壁钟,时针已经指向四……

    凌晨四点!

    本是睡得正香的她被霸道矫情的亲爹叫起来,然后默默盯着她看了半个小时,再然后从头到尾就说一句“去睡吧”就完了?

    知道真相的他,不是应该给她来个宠爱的拥抱吗?

    反应这么冷淡,还是不是亲生的了?

    哼!

    云裳嘴角抽搐,心里觉得这真是……

    哔了狗了!

    严谨尧回到卧室,欧小晴正睡得昏天暗地。

    怕吵醒梦中的人儿,他放轻动作,小心翼翼地上牀,再轻轻靠近未着寸缕的她。

    他侧着身,半靠在牀头,左手手肘撑在枕头上,深深凝睇着她恬静美丽的睡颜。

    目光贪婪地在她精致的五官上流连,从她弯弯的柳叶眉,到她挺直小巧的鼻,再到她嫣红微肿的唇……

    无一遗漏,越看越爱!

    她小小的鼻翼在微微颤动,发出轻缓均匀的呼吸,她睡得很沉,仿佛就算有人把她抱出去扔掉她也不会知道。

    她累坏了。

    当然,他是罪魁祸首。

    其实也不能怪他这么“心狠手辣”,谁让上天一下子就落了三个大馅饼在他头上呢,他情难自己啊!

    突然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女儿!

    突然得知她和前夫没有夫妻之实!

    突然得知她还爱着他!!

    这三个大馅饼,真真是把他砸晕了。

    所以在听到她说“我爱你”的那瞬,他就疯了。

    嗯,为她疯了!

    他疯狂得想要把她吞进自己的肚子里,若不是她体力跟不上,他绝不会这么早就放过她。

    欣喜若狂的他,简直恨不能把这二十几年里彼此所缺失的爱在一夜之间全部补回来……

    他最喜欢的,就是自己为她疯狂,以及她为自己疯狂。

    每当看到她因为承受不住而攀着他撒娇求饶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欢喜和成就感。

    他的小兔子那么那么好,好得让他想把全世界都捧到她的面前。

    这么多年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想通,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爱她!

    爱得非她不可,爱得没有她都觉得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美丽……

    一瞬不瞬地盯着沉睡的小兔子,严谨尧看得舍不得眨眼,仿佛少看她一秒都是巨大的损失。

    指尖轻触她的眉眼,再顺着她的鼻梁缓缓滑至她的红唇,然后在她的唇瓣上轻轻摩挲,一下一下,极尽深情与眷恋。

    可即便他的动作已经很轻很轻,却还是惊扰了睡梦中的人儿。

    “嗯……”

    只见本是睡得很沉的小兔子微微蹙起眉头,蠕动着身子朝他怀里更偎进一分,嘴里模糊地发出一声娇呤。

    仿佛他的怀抱比被窝更暖和,她慢慢地,不停地往他怀里靠拢,直到脸颊贴上了他的胸膛,像只慵懒的小猫咪般轻轻地蹭……

    蹭得严谨尧心都化了。

    明明已经是四十好几的女人了,可给他的感觉却依旧像个懵懂的少女,那么的娇俏可爱,那么的惹人怜惜。

    嗯,他的小兔子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不知不觉忽略她的年纪。

    她跟女儿站在一起一点都不像母女,反倒像年龄相差不远的姐妹。

    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女儿显老,而是他的小兔子太过逆生长了。

    严谨尧很自豪,很骄傲,因为他捡到了一个稀世珍宝。

    想着想着,他的大脑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心动不如行动!

    立马拿起牀头柜上的手机,拨了庞栋的电话。

    正是深夜时分,庞栋睡得正酣,手机响了五六声才将他吵醒。

    “庞栋!”

    “啊?四……四爷?”

    严谨尧的语气很严肃,庞栋从来没有在凌晨四点这种不知道是算晚还是算早的时刻接到过总统大人的电话,一时有点懵圈。

    “去给我办件事!”严谨尧说。

    “哦……好的!”不管是啥事,庞栋都得立马点头,毕竟就算总统大人要他去死,他也不敢说半个不字。但紧接着他意识到天还没亮,一边看了看时间,一边迟疑地问:“嗯……是现在吗?”

    严谨尧,“不急,早上八点之前给我送过来就行!”

    “好的!请问四爷您需要我去办什么事?”庞栋从牀上坐起身,恭敬地问。

    心里则在哀嚎,早上八点的事儿为什么要在凌晨四点就打电话通知我啊?

    一分钟后……

    严谨尧满意地挂上了电话。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他心潮澎湃,忍不住开始期待。

    期待天快亮,期待八点钟快点来,期待庞栋把他要的东西早点送过来。

    可能是他说话的声音吵到了睡梦中的小兔子,她又开始在他怀里轻轻地蹭动……

    胸口被她蹭得痒酥酥的,血管里又开始像是有虫子在爬……

    心痒难耐。

    严谨尧觉得怀里的小兔子像是罂粟,让他上瘾,戒不掉忘不了,还怎么也要不够……

    深深盯着她的唇,然后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吻上去……

    “唔……唔?”呼吸被堵,欧小晴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既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同时他的手毫不客气地开始作乱……

    “严谨尧你……唔,不要……嗯……”

    软软糯糯的抗议被他堵在嘴,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新一轮的激战,正式拉开帷幕……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大早云裳就接到郁大爷的电话,说太爷爷晕倒了。

    于是她甚至来不及跟妈妈说声再见,就忙不迭地坐上亲爹安排的专机匆匆赶回了c市。

    严谨尧没有去送女儿,而是选择守在家里,他要欧小晴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他想女儿已经大了,缺失的父爱怎么弥补也是弥补不回来的,而且之前自己对女儿各种不待见,现在若是对女儿表现得很亲昵的话……这种打脸的事他也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就顺其自然吧,感情终究还是得慢慢培养才行。

    再说他跟欧小晴分开了二十多年,浪费了那么多的美好时光,他得把余生的时间都留给她。

    女儿走后,严谨尧就回到卧室,一边处理今天必须处理的公事,一边等着欧小晴醒来。

    然而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欧小晴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

    欧晴觉得自己要死了。

    因为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

    就是那种运动过度肌肉劳损的酸痛,连伸个懒腰都疼得她想哭。

    混蛋!

    禽兽!

    不是人!!

    欧晴醒过来后,一边从牀上慢慢坐起来,一边在心里恨恨地骂。

    下牀趿上拖鞋,一迈步才发现自己双腿打颤,差点快要站不稳了。

    慌忙伸手扶住牀沿,弯腰在发酸的部位轻轻锤了锤,直到感觉好点了,才慢慢走向卫生间。

    嘤嘤嘤,要死了!

    这分明就是纵(谷欠)过度的现象啊……

    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节制啊?都一把年纪了还这样不知餍足,真是够了!

    欧晴一边洗漱,一边在心里默默埋怨着害得她浑身酸痛的那个男人。

    二十分钟后,她换了身衣服,扶着楼梯慢慢下楼。

    家里出奇的安静。

    走下楼梯,只见严谨尧正坐在大厅里的沙发里,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低着头好像很专心地看着文件。

    从来没有见他戴过眼镜,今日一看,欧晴被惊艳了。

    嗯,没想到他戴眼镜的样子好好看啊……

    她站在楼梯口,痴痴地看着几米之遥的男人,看呆了。

    直到严谨尧突然抬眸朝她投来淡淡的一瞥。

    欧晴猛然回过神来。

    惊觉自己居然看他看呆了,她的脸颊刷地红了个透,囧得无地自容。

    “呃……那个……”怕被他取笑自己犯花痴,她连忙出声打破尴尬的气氛,“裳裳呢?”

    到处看都没看到女儿的身影,欧晴担心是不是他们父女俩又吵了嘴什么的。

    “走了。”严谨尧在淡淡瞥了欧小晴一眼之后就收回视线继续看文件,头也不抬地答道。

    “啊?走了?”欧晴惊叫一声,蹭蹭蹭朝他跑来。

    “嗯。”

    “你撵走的?”她急问,语气已经有了明显的怒意。

    被他折腾了一宿,结果起来女儿就不见了,她能不火大么?

    而他一直不待见女儿,如果不是他撵走的,女儿怎么可能会不告而别?

    如此一想,欧晴生气了。

    面对欧小晴的怒声质问,严谨尧懒懒抬眸,凉飕飕地看着她。

    看得欧晴心里直发悚。

    “不是。”几秒之后,他才不咸不淡地吐出两个字。

    如果是昨晚之前,欧小晴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肯定得激怒他,不过在知道云裳也是自己的女儿后,严谨尧就没那么小气了。

    嗯,跟自己的女儿就没必要争风吃醋了。

    不是被他撵走的?

    那就是裳裳自己走的喽?

    欧晴眨了眨眼,“你同意帮她了?”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他合上文件,将文件随手放在茶几上,并不正面回答。

    帮自然是要帮的,但不能明目张胆的帮,毕竟他和云裳的父女关系不能曝光……

    “我怎么不能管了?她是我女儿!”欧晴不服地大叫道,气呼呼地瞪着他。

    “也是我女儿!”他凉飕飕地瞥她一眼。

    欧晴一窒。

    于是脑海里开始不由自主地回放着昨晚自己在他的逼问下承认女儿是他的以及自己还爱着他的那些事……

    还有在彼此同时攀上顶峰的那瞬,他咬着她的耳朵对她说的那句话……

    他说,欧小晴,从明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