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100章:我爱你。
    欧晴缩脖子,瘪嘴委屈,“哦……”

    “既然怀了我的孩子为什么还要跟我分手?”这是严谨尧最最想不通的地方。

    既然都有孩子了,为什么还要离开他?如果是因为不爱他了,那么在她嫁给云铭辉之后,没道理还留着他的孩子不是么?

    可如果爱他,又为什么要嫁人?

    而且还是趁他被调查没有人身自由的时候跟别的男人闪婚!

    当然,如果那时他没出事,她跟云铭辉的婚也休想结得成!!

    严谨尧想到当初她狠心背弃自己就恨得牙痒痒。

    天知道在得知她嫁给了别人时他的内心有多痛苦,用“生无可恋”来形容是最贴切不过的了。

    那时候他真是跟行尸走肉没有丝毫区别,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自打跟她分开,他的心就跟破了个大窟窿似的,空了。

    空了的心,却再也装不进任何人。

    哪怕孤单寂寞,也不想要除她以外的任何女人……

    欧晴低头咬唇,默不啃声。

    “说话!”他大喝,双目圆瞪,威严十足。

    “你就不要问了嘛……”她可怜兮兮地躲在牀头,瘪着嘴委屈地小声呐呐。

    这个问题叫她怎么回答啊?

    如果供出洪芸菲,万一害得他们母子决裂,那她岂不罪孽深重么?

    在知道给她下、药致使她患病的罪魁祸首是岑思雯而非洪芸菲后,欧晴对洪芸菲就丝毫怨气都没有了。

    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对洪芸菲一直都非常敬佩,觉得老太太为人豁达又精明干练,还难得的没有一般贵妇人那种趾高气扬的姿态。

    所以即便当年洪芸菲“棒打鸳鸯”,她也未曾真正怨恨过她。

    她知道洪芸菲有自己的立场,“大局为重”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而真正能做到这四个字的人内心必然得背负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压力和苦楚。

    老太太也挺不容易的,若到了这把年纪若还跟儿子闹僵的话,得多伤心啊……

    欧晴于心不忍。

    反正最苦最难的日子都已经熬过去了,他们也已经重新在一起了,那么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没必要再追究。

    不问?

    他心里有那么那么多的疑惑,不问怎么行?

    莫名其妙被她抛弃了二十几年,她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死都不会瞑目好吗!

    站在牀边,看她缩在牀头,严谨尧觉得彼此的距离过于遥远,很不满意。

    “过来!”他脸沉如水,瞪着她冷冷命令。

    “唔。”她连连摇头,如拨浪鼓一般,胆怯又委屈地望着他。

    不不不!她不要过去,过去了肯定会被他揍的。

    见她不听话,他眸光一凌,狠狠切齿,“我叫你过来!”阴冷的声音充满了威胁。

    然而他越是这副凶巴巴的样子,她就越是不敢让他靠近更不敢主动向他靠近。

    所以她不止没有如他所愿的“过去”,甚至还缩成一团往后退了退,离他更远了。

    严谨尧怒,“你非要我上来抓你是不是?”

    她不吭声,只是充满戒备的双眼时不时地偷瞄他,那模样看起来既可怜又可恨。

    他倏然弯腰作势要去抓她。

    “啊……”欧晴吓得尖叫,忙不迭地爬到牀头的另一边,距离他越远越好。

    “欧小晴!你给我滚过来!!”严谨尧气得要命,狠狠瞪着她,吼得地动山摇。

    被他一吼再吼,饶是生性软弱的小兔子也来了脾气。

    “你如果再吼我的话……”她头一抬胸一挺,梗着脖子气呼呼地说:“我明天就跟裳裳——”

    “你敢!!”

    然而她话未说完,就被他极尽凶狠地怒声阻断。

    她吓得连忙闭上了嘴,前一秒的勇气瞬间消散无踪。

    好吧,她不敢……

    欧晴沮丧地歪了歪嘴角,在心里默默鄙视自己。

    “过来!”严谨尧再次发出命令,依旧霸道,但语气却比刚才好了许多。

    虽然他没有刚才那么凶了,可她还是怕……

    她怯怯地瞅着他,没敢动。

    严谨尧特别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向楚楚可怜的小兔子伸手,音量直线下降,变成了轻哄,“听话,过来。”

    欧晴轻咬唇角,有点心动了。

    他的温柔,总是让她无法抗拒。

    “乖,来。”看出她的犹豫,他的声音更轻了,与刚才怒气冲天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伸在半空的手仿佛有股魔力,竟让她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臂,将自己的手放进他温暖厚实的手掌里……

    他深深看着她,将她慢慢地,轻轻地,往自己身边拉。

    欧晴把自己的手放进男人的手掌里时心里其实还是充满戒备的,然而在他温柔又深情的目光中,很快就迷失了自己……

    可她刚放下戒备,他就倏地将她狠狠一拽。

    拽得她直直扑进他的怀里。

    下一秒——

    啪!

    “啊!”

    p股上挨了一巴掌,疼得她大叫一声。

    “小混蛋!真想弄死你!!”同时,他阴测测的切齿声灌入她的耳朵里。

    他紧紧箍着她顺势往牀边一坐,强迫她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

    她害羞又害怕地轻轻挣扎,可他霸道至极,根本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云铭辉知道裳裳是我的女儿吗?”严谨尧冷睨着怀里的小兔子,问。

    该来的总是会来,该说的也必须得说……

    “嗯,知道。”在沉默了几秒后,欧晴垂着眼睑轻轻点头。

    “什么时候知道的?”

    她没敢撒谎,极小声地答道:“一开始就知道……”

    “呵!看不出他居然还有帮别人养女儿的嗜好!”严谨尧闻言,嘴一撇,轻蔑嗤笑。

    欧晴不悦地微微蹙眉,抬头看他,“你别这么说他……”

    他怎么可以这样啊?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就说!!”他倏地一声冷喝,又生气了。

    嗯,看她试图维护云铭辉的样子他就恨。

    “好好好,你说你说。”欧晴连连点头,在心里默默劝自己别跟他一般见识。

    “他对我女儿好吗?有没有骂过她?有没有打过她?有没有讨厌过她?”他张口就噼里啪啦地问了一堆。

    同样身为男人,严谨尧觉得云铭辉肯定是不会把他的女儿视如己出的,毕竟若换成他的话,他就做不到。

    妒都妒忌死了,还怎么喜欢得起来?

    讨厌……

    “讨厌她的只有你好么!”闻言,欧晴没好气地剜了一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男人。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他怒声反驳,狠狠瞪他。

    “好好好,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投降,不跟他争辩,反正跟他这样蛮不讲理的人也说不清楚。

    不知道了不起哦!不知道就可以随便讨厌人哦!哼!

    同时她在心里默默腹诽。

    其实前面全是铺垫,严谨尧最想问的是——

    “既然裳裳是我的,那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他怎么没让你给他生一个?”他佯装不解,状似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欧晴一时不察,张口就答:“我都没跟他睡,生什么……生啊……”

    话说到一半,她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惊慌抬眸,即撞入他亮得刺眼的黑眸里,吓得最后两个字直接变成了无声。

    严谨尧觉得今天是自己这一辈子运气最好的一天。

    嗯,运气太好,好得他都忍不住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了。

    如果这真是梦,那么他愿意一直沉醉在这个美梦里,永远都不要醒来!

    他问她为什么不给云铭辉生孩子其实是为了试探,没想到一试就中。

    重逢后,她还是那么紧,反应跟二十五年前一样青涩害羞,所以在听说云裳是自己的女儿时,他就忍不住心怀期待,期待她从始至终都只属于自己……

    虽然他知道这个期待不切实际,但万万没想到,她跟云铭辉居然真的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严谨尧觉得自己中了头彩,整个心都沸腾了起来。

    “没睡?”他屏住呼吸,按耐着心里的激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

    欧晴想事已至此,再瞒着也没什么意思,于是轻轻摇了摇头。

    见她摇头,他内心的狂喜又多了一分。

    “他没碰过你?”他忍不住再次确认,不是不信她,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被他一问再问,她有些不太高兴,觉得他这啰嗦又多疑的毛病实在讨厌。

    “碰没碰?!”见她不答,他急得沉喝一声。

    她吓得使劲儿摇头。

    没碰……

    他的小兔子,从始至终都只属于他一个人!

    严谨尧狂喜的同时,又觉得很欣慰,就觉得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几年,也算是没白守了。

    在他们分开的岁月里,他没有别的女人,而她也没有别的男人,他们依旧只属于彼此!

    真好!

    嗯,真是太好了!!

    “为什么?”他捏着她的下巴,深深看着她的眼,激动得心跳加速。

    被他炙热的目光看得口干舌燥,她局促地舔了舔唇,“什……什么为什么?”

    “你们已经结婚了不是吗?为什么没睡?”他想不通,一对世人眼中恩爱有加的夫妻竟然没有实质性的关系,而且云铭辉明明爱着她!

    难道云铭辉不行?

    也不对啊!

    云铭辉第二年就婚内出轨了不是吗?还生了一男一女两个私生子呢!

    欧晴眨了眨眼,“你希望我们睡啊?啊……”

    他狠狠扬起手,凶巴巴地吓唬她,“敢睡试试!打死你!”

    她吓得偏头,往他怀里使劲儿缩。

    抱着柔若无骨的小兔子,严谨尧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满足!

    那些遗憾啊,怨恨啊,妒忌啊……通通都消失了。

    她的女儿是他的,她也从头到尾都是他的,没有什么比这两件事来得更让他开心了。

    “欧小晴,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今天通通给我交代清楚!”凑近她的脸,他在她的唇边咬牙切齿地吐字。

    “就这个,没别的了……”她低垂着眼睑不敢看他,有些心虚地小声呐呐。

    “为什么要跟我分手?”他切齿逼问,虽是陈年往事,但不问清楚他心有不甘。

    “我没说要分手啊。”

    “我说当年!!”

    小王八蛋!又跟他装疯卖傻!

    他吼得震耳欲聋,欧晴默默叹气,好吧,又没忽悠过去……

    “哦……”她瘪了瘪嘴。

    然后就没下文了。

    “回答!”严谨尧怒,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死死盯着她的眼不许她逃避,咄咄逼问。

    “我……我以为……”她闪烁其词。

    “以为什么?”

    她怯怯地瞅了他一眼,酸溜溜地呐呐,“以为你喜欢岑思雯……”

    “放p!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她了?”他气得爆粗口,大骂。

    “你跟她在酒店呆了一夜呢,鬼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啊……”她气呼呼地反驳,话未说完就见他扬起手,吓得尖叫一声,完了觉得自己不能一直这样被他欺压,又想起女儿在可以帮自己,顿时就挺直腰杆冲他大叫:“严谨尧你敢打我我就敢马上跟女儿回c市!”

    “欧小晴你敢走出这个屋子半步我就敢打断你的腿!!”他立马回吼,双目圆瞪凶神恶煞。

    “暴君!”

    “暴的就是你!”

    两人互瞪,对吼,谁都不服输,谁也不肯向对方示弱。

    瞪着瞪着,欧晴觉得无趣,心道彼此都一把年纪了,还这样赌气与闹别扭的小孩子有什么分别?

    嗯,没区别,幼稚!

    她低头,不说话了。

    见她不敢再跟自己对着干了,严谨尧稍稍满意。

    “还有什么?”他沉着脸,冷冷地问。

    他不信就这么点小误会就能让她狠下心跟他分手。

    若是那样的话,她对他的爱,岂不脆弱得跟豆腐一样么!

    欧晴动了动嘴……

    “你敢说‘没了’试试看!”

    她还没开口呢,他就像是能看穿她的心一般,抢先一步恶狠狠地警告道。

    “本来就没了呀……”她委屈嘟嘴,讨厌他动不动就威胁自己。

    他到底是怎么当上总统的?总是凶凶凶,不懂以德服人么?

    真没有了?

    严谨尧肺都炸了,“欧小晴你真的长脑子了?就因为这点小事情你要跟我分手?”

    “你才没脑子呢!你觉得这是很小的事情是不是?可是对我来说确实天大的事!!”欧晴不服,想起这事儿就来气,一时忘了害怕,张口反驳,“那天晚上你走的时候跟我怎么说的?你说你是去工作,可事实上你骗了我,你根本就不是去加班!”

    看着一贯温顺的小兔子突然发飙了,严谨尧微微一愣。

    “我……”本来理直气壮的男人竟被她吼得一阵心虚。

    “把你叫出去的那通电话明明就是岑思雯打给你的!!”她气愤地冲他大喝,像个小泼妇。

    他拧眉,语气特别无奈,“这件事我跟你解释过……”

    “我不听!”她大叫,且把头撇向一边。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解释就等于掩饰!”

    “掩饰你个头!我说不是就不是!你还来劲儿了是不是!!”

    见她不依不饶,他也恼了,倏地冷喝,直接把她的音量给压了下去。

    本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兔子立马就怂了。

    低头瘪嘴,她愤愤嘟囔,“本来就是你不对……”

    严谨尧狠狠吸了口气。

    一连做了三个深呼吸,他才堪堪忍住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她把人逼疯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强了。

    “就算我不对也罪不至死吧!不就是骗了你一下,你转身就嫁给别人?”他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着她。

    “那孩子总要有个爸爸……”

    “我死了?!”他更是怒不可遏,吼得地动山摇。

    他这个亲生父亲还好好活着,她给孩子找什么爸爸?

    “你是没死,可你被抓了。”她瞥他一眼,淡淡反驳。

    “你——”严谨尧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她低着头抠指甲,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欠揍模样。

    “你以为我要坐牢,所有早早就给自己另找退路?”他怒得声音都变了调,目露凶光仿若随时会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随你怎么想咯……”她继续抠指甲。

    “你给我把态度端正!”严谨尧大喝,要疯了。

    他气得要死,她却像个没事儿人一般,叫他怎能不恨?

    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欧晴抬头挺胸,端端正正地坐在他的腿上。

    然而她的听话并不能让他消气。

    “欧小晴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他的胸腔起伏不停,的确是气得不轻的模样。

    欧晴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哦。”

    听着她不咸不淡的“哦”他就想揍她。

    严谨尧狠狠咬着牙根,充满警告的话从齿缝里迸射出来,“你最好给我说实话,否则——”

    “我爱你。”

    “……”

    他恶狠狠的话还没说完,却突然被她轻轻的三个字给阻断。

    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不动了。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

    她说了什么?

    严谨尧心如打鼓,不敢确定,害怕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可是可是……

    他听得真真切切的啊!

    她说……

    我爱你……

    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会是愚人节吧?

    不然一天之内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天大的好事砸在他的头上呢?

    晕了晕了,他要晕了。

    欧晴低着头,脸颊滚烫,对于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还表白感到难为情。

    本来是想先确定了他的心意再告白的,可是他一直端着高姿态拿乔,若是她不主动点,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其实等多久她都不怕,可现在女儿有事求他,她想自己乖一点的话也许能帮到女儿。

    她也想通了,如果自己表白之后他没有丝毫回应的话,那她明天就跟女儿回c市好了。

    反正跟他分开二十几年她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在今后的日子一个人过呗!

    如此一想,欧晴的底气不由更足了一些,“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爱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