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9章:你的!
    等得心烦意乱,于是她想干脆先去洗个澡算了。

    正抱着居家服朝着浴室走去,房门却突然被人狠狠一脚踹开——

    呯!

    一声巨响,吓得她差点把抱在怀里的衣服给跑出去了。

    下意识地转头,就见严谨尧脸色铁青地出现在门口。

    欧晴疑惑地微微蹙眉,略显不悦地看着踹开门就径直朝自己大步而来的男人。

    因为受到了惊吓,她反应迟钝,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正向自己逼近……

    严谨尧这会儿感觉自己要犯心脏病了。

    他脸如玄铁,高大强健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风暴,双眼死死盯着近在眼前的小兔子,大脑已然乱成了一锅粥。

    我不是云铭辉的亲生女儿……

    不是云铭辉的女儿……

    不是……

    不是……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云裳刚才说的这句话,无限循环。

    严谨尧对自己的自制力和承受力一向引以为傲,然而此刻,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万事不惊。

    他心跳的频率,快得就要超出心脏的负荷了。

    欧晴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微微噘嘴嗔怒地瞥了朝自己奔过来的男人一眼,正要责怪他门不好好开干吗非要踹,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双肩就被他那双铁钳似的大手狠狠抓住。

    疼!

    双肩的骨头像是被他生生捏碎了一般,疼得她龇牙裂齿,不由自主地低声惨叫,“啊……”

    “云裳是谁的女儿?”

    她刚想问他发什么疯,然而他饱含愤怒的吼声却先一步劈头盖脸地向她砸来。

    欧晴狠狠一震。

    惊得连肩上的疼痛都忘了,更别说挣扎。

    她就那样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一脸盛怒的凶狠模样,有些惊悚,有些茫然,有些搞不清状况。

    云裳是谁的女儿……

    他……是知道什么了吗?

    可是不该啊……

    欧晴一时不明白严谨尧问的是什么意思。

    因为不确定他到底是知道了什么还是在诈她,所以她一个字都不敢吭了,怕不小心会露出破绽。

    刚才在楼下她还想跟他坦白来着,可现在看到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她不敢了。

    他现在估计是怀疑裳裳的身世了。

    而仅仅只是怀疑就对她这么凶,万一他知道当年她怀着他的孩子还闪婚云铭辉……

    只怕会掐死她吧。

    嘤嘤嘤,她不敢说!

    “我我……我……我的呀……”

    面对他愤怒的质问加仿若想吃人的凶狠目光,她吓得用力咽了口唾沫,舌头都捋不直了,答得磕磕巴巴。

    不敢坦白,只能硬着头皮装傻。

    嗯,女儿是她的,这样回答也不算骗他……

    欧晴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开脱。

    “我是问你她的亲生父亲是谁?!”然而精明狡猾的总统大人岂是那么好唬弄的,只见他眉头一拧,抓着她双肩的手更加用力了一分,同时恶狠狠地切齿逼。

    “当当当……当然是……”欧晴疼得脸色泛白,慌乱之下口吃就更严重了。

    她想继续撒谎说女儿是前夫云铭辉的,可触上他狠戾的目光,顿时就吓得不敢说了,只能低着头使劲儿摇头,“我我我、我不知道……你你你……你别问我……啊……”

    他的手骤然一紧,她的双肩顿时传来剧痛,失声惨叫。

    “欧晴!!”严谨尧勃然大喝,死死盯着心虚胆怯的小兔子,恨得咬牙切齿。

    “你你……你别吓我,我、我会……会害怕的……”欧晴瘪嘴,害怕得都不敢看他了,频频缩肩,疼得颤声微哽。

    他的小兔子说“我会害怕”……

    严谨尧想起刚才从书房里冲出来时,云裳语带笑意地提醒他:喂,我妈胆小,禁不起吓的……

    她胆小?

    呵!她哪里胆小?她分明是胆大包天!!

    云裳居然不是她跟云铭辉所生的!

    而她此刻在面对他的逼问所流露出来的心虚表情,无疑是在向他承认……

    那个他一直嫌弃的小破孩儿……是他的种!

    是他的……是他的……是他的……

    云裳是他的女儿!

    用“欣喜若狂”已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他真的……真的……

    太激动了!

    但激动的同时,他也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

    她居然敢怀着他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

    严谨尧觉得很憋屈,想要狠狠惩罚这个骗了他二十几年的坏女人,可她身体不太好,不能过分责骂和刺激……

    但她这么坏,若不给她一点教训,又怎能消他心头之恨呢?

    倏地,他将她往后狠狠一推。

    “啊……”欧晴猝不及防,被推得整个人往后踉跄,然后尖叫着倒在了牀上。

    紧接着还不待她反应,他就欺身而上,朝着她狠狠地压了下去。

    “严谨尧你……唔……”

    他那么高那么壮,重得跟一块巨石没有丝毫差别,压得她差点断气。

    然而这还不算,她刚要开口抗议,脸颊就被他的双手紧紧捧住,他俯首而下,怒气腾腾的吻狠狠袭上她的唇……

    严格说来,这算不上是一个吻,用“啃咬”来形容或许更加贴切。

    唇瓣被他碾压得很疼,可她却连尖叫求饶都做不到,因为她刚一张口,他的舌就趁虚而入,将她的口腔完全占领……

    他的吻,那么激狂凶狠,像是恨不得就这样把她狠狠吻死,把她吓得瑟瑟发抖,以为自己会被他生生撕碎……

    还好在她就快要窒息的前一秒,他大发慈悲放过了她。

    严谨尧同样微微颤抖,只不过与小兔子完全相反,他是太开心了。

    结束了吻,他抬起头来,目光深沉而浓烈地盯着她被自己碾压的红肿的唇瓣,就觉得怎么也吻不够似的,若不是有话要问她,他现在能吻死她。

    “说!云裳到底是谁的女儿?”他修长的手指用力捏着她的下巴,目露凶光,咬着牙根恶狠狠地继续逼问。

    “那个……我……”欧晴抬手掩住自己被他碾磨得微微刺痛的唇,慌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了。

    严谨尧的心,噗通噗通狂跳不停,死死盯着小兔子的眼,不给她逃避和闪躲的机会,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字来,“你女儿说云铭辉不是她的亲生父亲,那么谁是她的亲生父亲?嗯?谁是?!”

    他气势强大,咄咄逼人,浑身迸发着一股不容忤逆的阴寒之气。

    他最后一句吼得唾沫星子都飞到她的脸上了。

    她吓得连忙随手抓了一个枕头试图遮住自己的脸,然而下一秒枕头就被他一把抢过来,甩飞了。

    此刻的男人实在太可怕了,欧晴红了眼,咬着唇怯怯地瞅着他,委屈地颤声微哽,“你、你别这么凶嘛,我怕……”

    我怕……

    听着小兔子可怜兮兮地对他说“我怕”,严谨尧心里的怒气瞬时就灭了大半。

    哪怕心里再怎么怨她恨她,可只要一看到她红了眼眶,他没辙了,投降了,狠不起来了。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交代在她手上了!

    “我告诉你欧晴,你今天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就弄死你!说!她是谁的?!”他面罩寒霜目光狠厉,抬起手恶狠狠地指着她,厉声叱问。

    “捡的。”她吓得随口敷衍。

    严谨尧气得狠狠扬起手……

    “啊……你的你的!”欧小晴吓得捂脸尖叫。

    男人的手,僵在半空。

    你的……

    他的小兔子说“你的”……

    你的你的你的你的你的!!

    严谨尧的大脑此刻什么也想不了了,只有小兔子在惊慌失措下失口喊道的这两个字。

    那个让他这些日子里深恶痛绝的破小孩……

    居然是他的女儿!

    是、他、的、女、儿!!

    难怪云裳那丫头一直以来都对他有恃无恐,敢情是早就料到她的身上有可能流着他的血……

    连女儿都知道自己的身世,偏偏他这个做父亲的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所以欧小晴这个坏东西到底骗了他多少事情?!

    严谨尧呼吸急促,心脏跳得更加剧烈了。

    其实刚才云裳在书房里告诉他自己不是云铭辉的亲生女儿时,他的心里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

    毕竟,眼前这个把他困在情里二十几年都走不出去的女人,他很了解她的性格和品行,所以如果云裳那丫头不是她和云铭辉在婚姻期间所生的女儿,那云裳是谁的种,便不言而喻了。

    可是他又怕,怕凡事会有万一,怕自己希望越大会失望越大……

    他的心里充满了矛盾,不敢相信却又满含期待……

    所以他必须听她亲口回答……不!是必须要她亲口承认!!

    从云裳说自己不是云铭辉的女儿的那刻起,他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云裳必须是他的女儿,必须!

    在他的逼问下,她终于承认了!!

    可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听到她亲口承认时,他还是激动得不能自制。

    他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具体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就感觉热血沸腾,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天上突然就掉下这么一个大馅饼砸在他的头上,他能不晕吗?

    他真的晕了,高兴晕了!

    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女儿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小兔子并没有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

    “再说一次!她是谁的女儿?”严谨尧努力保持冷静,可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嘶哑得不行。

    欧晴在恐慌之下一不留神就道出了实情,正后怕得不行,突然听到他又是一声沉喝,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缩着脖子怯怯地瞅着他,几不可闻地呐呐,“……你的。”

    “大声点!!”他凶巴巴地大吼。

    “你的!!”她被他吼得一颤,反射性地喊道。

    严谨尧的心,咚地一声,落了地。

    这一瞬间,幸福感爆棚,他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倏地起身,他转身坐在牀边,背对着她,像座雕像般一动不动……

    不!

    若仔细看,会发现他的肩在微微颤抖。

    这个真相太劲爆了,他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消化……

    或者说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有点不敢相信。

    他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居然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怎么会这样呢?

    她明明是嫁给云铭辉之后才怀孕的不是吗?

    她在成为云太太之后他们连面都没见过了不是吗?

    所以女儿是怎么来的?

    很显然,她是先怀了女儿,后嫁给云铭辉的。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女儿的出生证明……是她做了假?

    好吧,应该是的!

    身上倏然一轻,欧晴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男人健硕的背影。

    她双手反撑,慢慢直起身来,不解地微微蹙眉。

    他不是应该暴跳如雷地责骂她或者欣喜若狂地抱着她吗?没反应是几个意思啊?

    轻轻爬起来,欧小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跪坐在牀上,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轻挠他的腰,楚楚可怜的声音充满着讨好,“喂,你……啊!”

    刚一开口,手就被他抓住,且顺势将她狠狠一拽……

    转瞬间,她尖叫着扑进了他的怀里,下一秒他的吻就如同狂风暴雨般袭上她的唇……

    “唔……”

    她的惊呼声消失在彼此的唇瓣间,被他尽数吞噬。

    根据以往的经历,欧小晴知道,在他生气的时候自己若乖一点,主动一点,可以少吃些苦头……

    所以即便舌根已经被他吮得又酸又痛,她还是努力去迎合,舞动小舌与他纠缠嬉戏……

    感觉到小兔子的乖巧,本是满腔怒火的严谨尧心里舒坦多了。

    她的讨好,他从来都是无力抵抗的。

    扣紧她又是一通深吻,一直吻得她快要窒息,吻得她的唇又红又肿,吻得她软在他的怀里无法动弹……他才稍稍解恨。

    “怎么回事?欧小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嗯?!”

    难以压抑心里的激动,他死死盯着她迷离的双眸,咬牙切齿地叱问。

    欧晴被吻得脸颊绯红,娇喘吁吁,不敢说也说不了。

    “那丫头怎么会是我的女儿,嗯?”严谨尧狠狠皱着眉头,声声逼问。

    他吼声震天,她本能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躲避他的怒气。

    我除了你又没别的男人,不是你的我还能自己受孕啊!

    她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看着她一副小鸵鸟的样子他就来气,霸道又蛮横地将她的脸从怀里掰出来,狠狠瞪她,“是不是我们还没分开的时候你就已经怀上她了?”

    “……嗯。”逃不掉也躲不开,她只能硬着头皮怯怯地与他对视,害怕得缩着脖子几不可闻地承认。

    严谨尧闻言,怒不可遏。

    抱着她腾地站起来,转身就将她往牀上狠狠一丢。

    欧晴被砸得七晕八素。

    同时心里也默默庆幸,庆幸他是抱起她丢在牀上,而不是就那样直接站起来让她滚在地上……

    若是滚在地上,她这把老骨头只怕得摔散架不可了。

    “欧晴!你竟敢怀着我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

    还没来得及回神,他愤怒的咆哮就朝她劈头盖脸地喷了过来。

    她吓得抱住被子缩成一团,“我……我若说是、是分手之后才发现怀孕的,你……你信么?”

    “不信!!”他怒吼。

    “哦……”她默了两秒,然后双肩一垮,耷拉着脑袋一脸失望。

    因为没骗到他。

    “欧小晴!!”严谨尧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她气死了。

    其实说不信只是他随口一说,哪知道她自己心虚,立马就招了。

    他气得伸手去抓她,恨得咬牙切齿,“我怎么这么想掐死你呢!!”

    “杀人犯法的。”她吓得连忙往边上躲,让他抓不到,像只可怜的小兔子般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怯怯地提醒他。

    “你还敢顶嘴!!”他吼得地动山摇,一副恨不得活活打死她的凶狠模样。

    她微微一颤,瘪着嘴几不可闻地“哦……”了声。

    她楚楚可怜地抱着被子跪坐在牀上,低眉顺眼的样子让人又爱又恨。

    “你凭什么怀孕了不告诉我?啊!你凭什么怀着我的孩子嫁给别人?啊!你凭什么?啊!!”严谨尧厉声逼问,胸腔急促起伏。

    她低着头,不啃声。

    “说话!哑巴了?”他倏地又是一声大吼。

    她吓得抬头,怯怯的望着他委屈嘟囔,“不是你不许我顶嘴的么……”

    严谨尧气得呼吸狠狠一窒。

    “你除了跟我杠就不会好好说话了是不是?”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咬着牙根,从齿缝里阴测测地迸出字来。

    “我有好好说话啊,明明是你……”她辩驳,想说明明是你自己无理取闹,可话到一半就被他近乎阴狠的目光给吓得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欧晴被男人犀利如刀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心里一阵阵发悚。

    想了想,她绞着双手低着头,特别沮丧地说:“你不要这么生气嘛,我知道你不喜欢裳裳,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她是你的女儿,那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啊……”

    他突然朝她扑去,吓得她尖叫着往牀头躲。

    没抓到。

    严谨尧站在牀边,恶狠狠地瞪着缩在牀头改为抱着枕头的小兔子,气到无力。

    算她反应快,若叫他抓住他非立马弄死她!

    真是……

    气死他了!

    什么叫不愿意?

    什么叫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天知道他有多愿意好吗!

    这种天大的好消息他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到了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是不是?

    他气得是她的隐瞒和欺骗,还有她对他的无情和狠心!

    还有,谁说他不喜欢那丫头了……

    好吧!之前他是不喜欢她,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

    他不喜欢那小丫头是因为他以为她是别人的种!!

    他若一早就知道那丫头是他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会讨厌她?

    “欧小晴你混蛋!”他目光狠厉,抬手指着她恶狠狠地骂。

    欧晴缩脖子,瘪嘴委屈,“哦……”

    “既然怀了我的孩子为什么还要跟我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