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7章:给我一千块!
    严谨尧听到云裳阴阳怪气的声音就恨得牙痒痒。|

    欧晴微微歪着头,默默瞅着严谨尧。

    很显然,女儿的暗示她听懂了。

    “所以欧小晴啊,想知道咱们总统大人对你的态度,看明天这事儿能不能见报就知道了呗!”云裳咧着嘴角,笑得天真又无邪,充满挑衅的目光无畏无惧地与气场强大的亲爹对视。

    严谨尧面无表情地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云裳,默默思量,如果给这破小孩下道禁止令,让她此生都不许再来帝都……欧小晴会是什么反应?

    可能会跟他拼命吧。

    但如果继续放任云裳在欧小晴的身边自由活动,他可能会快就会被活活气死的。

    瞧瞧,她一会儿不给他出难题就浑身难受似的!

    岑思雯这事儿吧,她自己就可以压下来,毕竟岑家在帝都也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但现在被云裳这样一说,他就被将军了,不出手都不行。

    如果他不出手,明天这事儿肯定是报道不出来的,那么欧小晴必然会以为是他暗中帮助了岑思雯,若云裳再在欧小晴的耳边煽下风点下火……这黑锅得把他冤死!

    所以云裳这破小孩到底是遗传了谁啊?

    还是她基因突变?

    欧小晴和云铭辉都是挺本分的人,生个女儿居然如此歼诈狡猾,简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严谨尧很郁闷,明明讨厌一个人却又打不得也骂不得的感觉实在太憋屈了。

    气氛,紧绷而压抑。

    见严谨尧冷冷抿着薄唇一声不吭,欧晴眼底泛起一抹失望,嘴角微微一瘪,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哦。”

    虽然她很心软,不太忍心对岑思雯赶尽杀绝,可想到他会暗中帮助岑思雯把今天这件事压下来,她的心里就酸溜溜的,不开心了。

    看到小兔子怏怏不乐,严谨尧默默叹了口气。

    云裳本来很担心妈妈一个人在帝都,但现在看到妈妈以柔克刚的成效颇佳,终于放心了。

    当着小辈的面,严谨尧自然得维持自己的形象和尊严,哄小兔子什么的,还是要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比较好……

    ………………言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回到别苑,正好厨娘和小彩把饭菜都准备好了。

    小刀家里有事,请假回乡了,所以严谨尧把小彩从严家暂时调了过来。

    出去逛了一圈,又恶整了欺负妈妈的坏女人,一番运动下来云裳饿得那叫一个前胸贴后背。

    于是云裳上桌就狼吞虎咽,吃相略糟。

    严谨尧慢条斯理地钳菜入口,目光淡漠地睥睨着云裳,脸上的嫌弃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

    欧晴一个月没见女儿了,对女儿心疼又想念,见女儿吃得欢,她特别开心,自己都顾不得吃,就不停地给女儿钳菜盛汤。

    严谨尧食不知味地嚼着咽着,冷眼看着欧小晴,对她眼里只有女儿的行为极度不满。

    正在这时,厨娘端了一碗秘制东坡肉上来。

    本是大快朵颐的云裳在看到油腻腻的东坡肉时,脸色立马就变了。

    “唔……拿走拿走!快把那个拿走!!”

    她捂住嘴,极尽嫌弃地瞪着刚上桌的东坡肉,对厨娘使劲儿挥手,瓮声瓮气地哇哇大叫。

    严谨尧正朝着东坡肉伸出去的筷子僵在半空。

    他拧眉,冷冷瞪着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云裳,狠狠磨牙。

    拿走?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道菜,没有之一好吗!

    在他的家里对他的佣人颐指气使就算了,还不给他吃肉?她以为她是谁?

    以为自己是欧小晴的女儿就可以有恃无恐的一再挑战他的底线吗?

    看来这破小孩真是活腻了!

    “怎么了裳裳?”欧晴见状,不由担忧地看着女儿难受的模样,焦急问道。

    “好恶心!”云裳狠狠皱着眉头,指着东坡肉深恶痛绝地突出三个字。

    严谨尧的脸色瞬时阴沉无比。

    恶心?

    他最喜欢的一道菜她说恶心?

    他想一巴掌拍死她!

    欧晴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眼严谨尧。

    她自然是知道他最喜欢东坡肉的,可现在女儿看到东坡肉就难受……

    稍微思量了下,欧晴硬着头皮对厨娘摆了摆手,示意把东坡肉撤下去。

    于是严谨尧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喜欢的肉刚上桌就又被端走了。

    严谨尧牙齿咬得咕咕响,就觉着,这饭没法吃了!这日子没法过了!这臭丫头他也没法忍了!

    “好点了没?”东坡肉撤下,欧晴连忙又问女儿。

    “嗯,好多了。”云裳深深吐了口气,将心里的恶心感压了下去。

    “你这是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欧晴发现女儿脸色苍白,很着急。

    “我没事。”云裳轻轻摇头,然后又特别云淡风轻地补了一句,“只是怀孕了。”

    “哦……”欧晴只听了前半句,后半句还没消化就轻轻哦了一声,可话音未落,她猛然反应过来,霍地瞠大双眼,“等等!你说什么?”

    她好像听到女儿说……怀孕?

    “我没事。”云裳无视妈妈闪闪发亮的目光,故意只重复前半句。

    “后面一句!”欧晴激动了,心噗通噗通狂跳起来。

    “后面?后面我没说了吧。”云裳装傻,卖关子。

    “有有有!你说了!”

    “我说了啥?”

    “你说——”欧晴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双肩一垮,有些懊恼地嘟囔,“我就是没听清你说的啥啊!”

    “哦,那没听清就算了咯。”云裳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欧晴一脸失望。

    严谨尧忍无可忍。

    “逗你妈妈很好玩吗?”总统大人脸如玄铁,极冷极冷地盯着云裳,阴测测的语气饱含着浓浓的不悦和警告。

    “就许你能逗?”云裳皮笑肉不笑地与亲爹对视,目光充满挑衅,完了还特别嚣张地甜腻娇嗲,“她是我妈,我想逗就逗,你管得着么!”

    想逗就逗……

    管不着……

    严谨尧双眼一眯,眼底杀气四溢。

    “裳裳!”欧晴吓得急喊一声,赶紧偷扯女儿的袖子示意她别闹事,同时忙不迭地转移话题,“快说快说,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

    “她怀孕了!”

    云裳刚一开口,严谨尧就冷冷抢断。

    受够了这破小孩一直掉她妈妈的胃口。

    更受够了他的小兔子一直傻乎乎的被自己女儿戏弄。

    云裳不满,抬眸瞥向亲爹,给其一个“要你多嘴我自己不会说哦”的嫌弃眼神。

    严谨尧淡淡瞥回去,一副“我就多嘴你能怎样”的轻蔑表情。

    父女俩不甘示弱地用眼神厮杀着,斗得天昏地暗。

    欧晴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兴奋得蓦地跳起来,哇哇大叫,“哎呀呀!我要当外婆!严谨尧严谨尧!我要当外婆了,你要当——哦,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儿哦……”

    欧晴先是很激动,嘴里喊着叫着朝严谨尧看去,却在看到他面罩寒霜一脸不善时猛然反应过来,开心的语调瞬间转为平淡。

    严谨尧的脸,黑到无以复加。

    呵呵!

    不关他的事就不关他的事,好像他很稀罕似的!

    有女儿了不起是不是?

    女儿怀孕了可以当外婆了了不起是不是?

    欺负他没女儿当不成外公是不是?

    严谨尧冷冷看着高兴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欧晴,顿时胃口全无,饱了。

    吃了一肚子气,能不饱么!

    不关他的事?

    她敢这样气他是不是?

    很好!!

    今天晚上他非给她“做”一个出来不可!

    他不止要当外公,他还要当爷爷!

    嗯,他不止要女儿,还要儿子,她欧小晴不给他生个“好”字他这辈子跟她没完!!

    严谨尧气得快内伤,笑得合不拢嘴的欧小晴却没空理他,一门心思全在女儿的肚子上,不停地问着诸如几个月啦,感觉怎么样啊,累不累啊,吐不吐啊……等等等等。

    好一顿嘘寒问暖之后,欧小晴又咋咋呼呼地把小彩从厨房里喊出来,说让小彩改明儿陪她去买毛线,她要给小外孙织小衣小裤小鞋小袜什么的。

    严谨尧冷眼看着忙前忙后的欧小晴,想要让她给他生孩子的念头不由更浓烈了。

    不行!

    凭什么她可以做外婆而他只能干瞪眼?

    生!

    必须让她生!!

    趁着妈妈跟小彩讨论买什么颜色的毛线好看时,云裳转头看向一脸阴郁的亲爹,轻声说出此行的目的,“严先生,我这次来呢,一是看望我妈妈,二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

    “在家不谈公事!”

    然而她话未说完,就被自家亲爹凉飕飕的一句给堵住了后话。

    云裳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想到太爷爷此刻的处境……她忍!

    努力扯出一抹笑,尽可能地放低姿态,她谄媚地说:“呃,其实严格说来不算公事,是我——”

    “需要我用权的都是公事!”严谨尧再度冷冷抢断,同时给了云裳一个“神气啊你再神气啊有本事你别求我啊”的眼神。

    云裳在心里翻了无数个大白眼。

    得!

    第一次求亲爹帮忙……

    竟被拒绝了!

    ………………言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饭后。

    欧晴偷偷把女儿拉进厨房里,窃窃私语了十分钟。

    因为刚才她跟小彩讨论毛线时,听到女儿跟严谨尧说什么“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有事想求严谨尧帮忙?

    那肯定是大事儿!

    毕竟以郁家的地位,以及欧阳和严楚斐的关系,如果是一般的难题裳裳根本无需来帝都。

    尤其他们父女俩相看两相厌,若非万不得已,裳裳肯定是不会跟严谨尧开这个口的。

    进入厨房之后,欧晴逼问女儿到底有什么事需要严谨尧帮忙,云裳在微微犹豫之后,把此行目的如实告诉了妈妈……

    至此欧晴才知道,原来女儿来帝都并非纯粹的看望她,而是郁老爷子出事儿了。

    郁家的事就是女儿的事,女儿的事就是她的事,所以欧晴一见女儿愁眉不展,当即就自告奋勇地表示要帮忙。

    于是十分钟后,欧晴端着一个水果拼盘和一杯牛奶走出厨房,径直朝着客厅走去。

    严谨尧此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报纸。

    轻轻将水果和牛奶都放在茶几上,她一边斟酌着该怎么开口,一边小心翼翼地坐在专心看报的男人身边。

    他面无表情,默不啃声,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欧晴很惆怅,无意识地绞紧双手。

    严谨尧看似很专注地看着报,实则眼角余光里全是小兔子纠结得不行的模样。他不动声色,很有耐心地等着她开口。

    “你今天累不累啊?”

    在僵持了几分钟后,终究还是欧晴先沉不住气,噙着讪笑讨好地问。

    他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呵!真难得!今天居然懂得问他累不累了。

    只可惜有句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还行。”严谨尧不咸不淡地吐出两个字。

    “有没有哪里觉得酸的,我给你揉揉。”见他没有拒绝她的示好,她心中暗喜,连忙再接再厉,对他殷勤地说道。

    严谨尧很想说“心酸”,但想想好像太矫情了,说不出口。

    她的女儿一来她就把他晾一边了,连正眼都不瞅他他能不心酸么?!

    “嗯?见他久不搭话,她追问,眼巴巴地望着他,一副“让我帮你揉吧让我揉吧我想帮你揉啊”的迫切模样。

    严谨尧低头继续看报,顺便点了点自己的腿。

    先不管她讨好他的目的是什么,先享受了再说!

    见他点腿,欧晴会意,二话不说双手就伸过去,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抓捏,毫无章法地按摩着。

    可没捏几下,严谨尧就发觉这根本不是享受,而是折磨!

    小兔子根本不会按摩,抓得他的腿痒酥酥的,很快就让他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了起来……

    但就算难受,他也舍不得叫她停止,因为她的主动示好实在太难得了。

    “好点了吗?”按了一会儿,欧晴瞅着一脸淡漠的男人小声问。

    “嗯。”严谨尧头也不抬地发出一声鼻音。

    听他语气挺温和的,欧晴勇气倍增,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递到他面前。

    严谨尧微抬眼睑,淡淡睨着眼前的小盒子……

    包装得挺好看的,应该是个小礼物,但猜不透里面是什么。

    严谨尧没接,而是抬眸看着笑得一脸谄媚的小兔子。

    “送你的。”欧晴说,笑得甜甜的。

    送他的?

    他放下报纸,接过小盒子,然后撕掉包装纸……

    是个钱夹。

    欧晴说,轻快的语调带着讨好,“你的钱夹都旧了,换个新的呗!”

    严谨尧看着新钱夹,很喜欢,却开心不起来。

    他想,如果不是她的女儿有求于他,她会这么好给他买礼物吗?

    肯定不会!

    想必是今天下午她们娘俩去逛商城的时候,云裳跟她说了郁嵘被关押的事,为了让他帮忙,才给他一点小恩小惠以收买他的心。

    哼!

    严谨尧苦大仇深地瞪着手里的钱夹,很想扔了,却又舍不得……

    见他不说话,还冷着一张脸,欧晴捉摸不透他的心,心里不免有点发悚。

    “你……不喜欢啊?”她怯怯地瞅着他,小心翼翼地问。

    他还是默不啃声。

    “是不喜欢这款式吗?那我去换——”

    “我是不喜欢你有事求我才想起给我买礼物!”

    她急切的讨好被他冷声阻断,同时他抬眸凉飕飕地给了她一个白眼。

    听似冷硬的语调,实则饱含着浓浓的幽怨和委屈……

    有事求他才买礼物……

    欧晴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然后紧接着反应过来,“我不是——”

    “没事求我?”他抢断,冷冷嗤笑。

    “呃那个……也不是……”欧晴嘴角抽搐,连忙又改口。

    “哼!”严谨尧一听这话就火了,腾地站起来就要走。

    “喂,你别走啊!”欧晴急喊,吓得连忙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整个人都依附在他身上,连忙解释,“我现在的确有事求你,但在买这个钱夹之前是‘没事’的!”

    手臂被小兔子死死吊着,严谨尧哭笑不得,转眸,冷冷睨着她。

    “我发誓!”她竖起三根手指做发誓状。

    他不说话,脸上写满“我不信”三个字。

    欧晴,“如果我欧晴骗了严谨尧半个字,就叫我天打五雷——唔……”

    他在她嘴上拍了一下。

    力道略重,半是阻止,半是惩罚。

    欧晴疼得连忙捂住嘴,委屈地望着他。

    严谨尧最受不了他的小兔子用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了。

    既然她都发誓了,那他就姑且信了吧。

    毕竟“信”比“不信”更好些。

    严谨尧坐回沙发里,从外套内袋里拿出旧钱夹,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放入新钱夹里。

    见他接受了她的礼物,欧晴默默松了口气。

    正暗自欣喜,突然一张银行卡递到了她的面前。

    呃……

    她愣愣地看着银行卡,没敢接。

    “拿着啊!”等了几秒,他不耐烦了,拧着眉催促道。

    听他语气不太好,她只能把卡接住,蹙眉不解,“这……什么啊?”

    “工资卡!”严谨尧低着头继续鼓捣新钱包,头也不抬地吐出三个字。

    闻言,欧晴想起他要求她来帝都时说的是让她来给他当佣人……

    所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你要发工资给我?”

    “我的!”他抬眸狠狠瞪她一眼,真是快被她蠢哭了。

    他的工资卡?

    欧晴更不解了,“你的工资卡给我干吗呀?”

    他已经懒得解释了,直接向她伸手,“给我一千块!”

    “……?”欧晴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他把他的工资卡给她,然后又问她要一千块……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是要她用一千块买他的工资卡吗?

    可她买来干吗呀?

    她呆呆地望着他,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