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6章:绯闻女主
    “裳裳你要做什么啊?”欧晴不解又好奇,喊住女儿。

    “要不要跟我去?”云裳回头,冲妈妈挤眉弄眼地you惑道,模样狡黠又可爱。

    女儿明显是在邀她去看戏,欧晴双眼一亮,一边点头一边欲挣脱严谨尧的手臂,“好啊——”

    “不许去!”

    哪知肩上的手臂怎么也甩不掉,同时还被男人霸道地制止了。

    欧晴微微嘟嘴,不开心地看着脸色冷然的严谨尧。

    “别教坏她!”严谨尧不理会小兔子饱含幽怨的瞪视,对云裳冷冷喝道。

    云裳转回身与严谨尧面对面,扯动唇角皮笑肉不笑地说:“总统大人,您怎么能说我是教坏她呢?我这明明是在教她怎么保护自己好伐!不然待下次你我都不在她的身边,她再被您的红颜知己欺负了可咋整啊?”

    红颜知己……

    严谨尧狠狠拧眉。

    欧晴倏地扭肩,将严谨尧的手臂甩了下去。

    严谨尧垂眸,只见他家小兔子美丽的脸庞已经冷了下来。

    好吧,云裳这个破小孩的挑拨离间又成功了。

    “我没有!”严谨尧说,坚定的语气像是在保证。

    虽然他很喜欢看小兔子吃醋的模样,但万一她真的生气了……

    哄起来很麻烦!

    严谨尧想起年轻时他家小兔子生气不理他的经历就心惊胆颤。

    老了,经不起折腾了,所以还是老实点别跟日子过不去。

    听他说“没有”,欧晴心里舒坦多了。

    骄傲如他,愿意这样向她解释加保证,她很满意。

    然而唯恐天下不乱的云裳却不肯如此轻易放过自己亲爹。

    “就算您不承认自己有红颜知己,可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两个不自量力的女人会以你的红颜自居,万一下一个比这个姓岑的更疯狂,那我家欧小晴岂不是很危险?”云裳噙着不怀好意的笑懒懒说道,说完之后倏地叫起来,“哎呀,不行不行,欧小晴你明天还是跟我回C市吧,这里太危险了,不适合你!”

    欧晴瞅着严谨尧,楚楚可怜的目光带着一丝乞求。

    那眼神好似在说“你就同意吧不然女儿就要把我带走了呀”……

    严谨尧不怕云裳的威胁,但受不了欧小晴装可怜……

    嗯,他知道她是在装,可即便是装的,他还是心疼。

    “只许站边上看,小心点!”他妥协,冷冷叮嘱。

    “嗯嗯。”欧晴顿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

    然后跑过去抱住女儿的手臂,开心得像个孩子。

    云裳带着妈妈一边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一边撇着嘴角嫌弃地小声嘀咕,“你说他欠不欠?非要我威胁……”

    “嘘嘘嘘……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欧晴连忙用力拍了下女儿的手臂,警告她别没事儿惹事儿。

    严谨尧将母女俩的窃窃私语尽数听在耳力里,满脸黑线。

    他怎么也想不通,腼腆害羞的欧小晴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得寸进尺、不识好歹、胆大包天、目中无人……的女儿来!

    缺点多就罢了,还那么嚣张,竟敢动不动就跟他叫板,简直是活腻了!

    若不是看欧小晴视女如命,他早把她发配边疆了!

    严谨尧冷冷看着母女俩越走越远的背影,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公共洗手间里。

    刚到门口,就听见哗哗水声,很显然是岑思雯在洗脸。

    云裳和妈妈一起背靠着门口的墙边,然后云裳小心翼翼地微微探头……

    只见岑思雯正弓着腰,双手捧着水使劲儿搓洗着脸上的墨水。

    气得嘴里不停地碎碎念,诅咒,谩骂,各种抓狂。

    云裳转头在妈妈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欧晴点头。

    然后云裳趁岑思雯低头搓脸的时候,身手敏捷地闪入洗手间,快速钻进第一个隔间里。

    她轻轻站在马桶盖上,踮起脚尖趴在隔板上,伸长手臂靠近隔壁隔间顶上的防火喷淋头,按下打火机,在喷淋头的玻璃管上烧了烧……

    岑思雯面前水头龙里流出的哗哗水声很好地掩饰了云裳一系列的举动。

    噗——

    洗手间里的所有喷淋头在打火机的烧烤下突然集体喷水。

    同时,还伴随着尖锐的火警警报声。

    洗手间是长方形,岑思雯站在偏里面的位置,当头顶的防火喷淋头突然喷水时,云裳又迅速闪出洗手间。

    且关上了门。

    而这一切,岑思雯毫无察觉。

    头顶喷水,警报震耳欲聋,岑思雯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猛地抬起头睁开眼,竟然发现灯也灭了,眼前一片黑暗。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商场失火了。

    因为只有高温才能启动消防喷淋头。

    当这个意识传达进脑海,岑思雯简直是被吓得魂不附体。

    她不想死,更不想被活活烧死!

    于是在本能的求生意识下,她顾不得脸还没洗干净就跌跌撞撞的跑向门口。

    然而她使劲儿拉门却发现门怎么也拉不开了。

    好几个喷淋头集体喷水,全面覆盖整个洗手间,岑思雯毫无躲藏之处。

    喷淋头喷射出来的水强而有力,堪比倾盆大雨,将岑思雯很快就淋了个透。

    警报声不绝于耳,响得让人心生恐慌,加上眼前一片黑暗,以及逃生之门被锁,不由让慌乱之中的岑思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啪啪啪!

    “救命啊!”

    她开始疯狂拍门,吓得嘶声大喊。

    不想死不想死,她不想死啊!

    她还这么年轻,她还有大好时光,她还没当上总统夫人啊……

    嗯,她不想死!

    啪啪啪……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岑思雯吓哭了,脸上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泪水更多还是水更多,颤抖着声音歇斯底里地呼救,“来人啊!救命……救命啊……快来人啊……”

    她想破门而出,怎奈自己手无寸铁,恐慌中除了尖叫嘶喊,别无他法。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岑思雯的声音已带哭腔,往日的优雅高傲早已不复存在。

    洗手间外,云裳拥着妈妈的肩,心情愉快地折回严谨尧所在的位置。

    严谨尧微微拧着眉头看着小魔王云裳,不用问也知道她对岑思雯做了什么。

    接收到亲爹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云裳挑衅地回视过去,一脸“总统大人您有什么意见”的表情。

    有欧小晴在,严谨尧哪敢有意见啊!

    嗯,他没意见!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欧小晴伸出手。

    欧小晴乖乖把手放进他的大掌之中。

    云裳撇嘴,鄙视旁若无人秀恩爱的父母亲。

    见小兔子这么乖,严谨尧满意,牵着她率先往商场出口走去。

    云裳跟上,霍冬再跟上。

    然后一家三口外加一个干儿子,在刺耳的警报声中,不紧不慢地离开商场。

    与此同时——

    恐惧到极点的岑思雯哆嗦着手摸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几分钟后才被匆匆赶来的助理救出。

    警报声一直没停,岑思雯和两个助理都不知真实情况,搞不清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了火情。但怕死是人的天性,不管是不是真的失火了,想着先逃出去总归是没错的。

    慌乱中,岑思雯只想着逃命,已完全忘记自己是公共人物,应该走后门的……

    于是,在两个助理的搀扶下,一行三人跌跌撞撞地跑出商场大门。

    咔擦、咔擦、咔擦……

    迎接她们的,是闪烁不停的镁光灯,以及不绝于耳的相机快门声。

    狼狈到极点的岑思雯,被大批记者包围了。

    “岑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岑小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岑小姐,你怎么浑身都湿透了?请回答……”

    “岑小姐看这边……”

    “岑小姐……”

    两个助理忙不迭地挡在岑思雯的面前,嘴里不停地嚷嚷着叫记者别拍了别问了。

    面对不停轰炸的大批记者,岑思雯想死。

    她辛辛苦苦维持了半辈子的美好形象,在今天,毁于一旦!

    而这一切,皆是拜欧晴母女所赐!

    躲在两个助理的身后,她狠狠咬着牙关,死死攥紧双手,眼底迸射出怨毒的寒光,对欧晴母女更是恨之入骨!

    活了大半辈子,她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更没有人敢这样对她!

    欧晴!咱们走着瞧!

    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分钟前……

    严谨尧牵着欧晴站在商场外的路边,很快霍冬就把车开了过来。

    云裳一马当先,拉开后座的车门。

    然而当她弯腰想坐进去时,一只长臂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抬眸一看,既撞上亲爹不悦的目光。

    “坐前面去!”严谨尧睥睨着不识趣的云裳,冷冷命令。

    “不要!”哪知云裳毫不客气地一口拒绝,同时紧紧挽住妈妈的手臂,挑衅地说道:“我要跟我妈坐。”

    严谨尧眸光一凌。

    又跟他抢?

    真是烦死这破小孩了,无时无刻不在跟他作对。

    “坐前面!”严谨尧面罩寒霜,语气加重,隐隐饱含着警告意味。

    “NO!”云裳摇头,无畏无惧地与之对视。

    眼看父女俩又杠上了,欧晴急得不行,连忙推推这个又扯扯那个,“你们别吵啦,我坐前面——”

    “不行!”

    “不行!”

    严谨尧和云裳难得的有默契,同时转头看着欧晴,异口同声地喝道。

    欧晴被脾气同样执拗的父女俩惹恼了,脸色微沉,说:“那都坐后面吧。”

    云裳笑米米地看着面罩寒霜的亲爹,对妈妈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

    因为她知道,矫情的亲爹肯定不会愿意……

    果然!

    “你!”严谨尧极冷极冷地盯着云裳,近乎恶狠狠地命令,“坐前面!”

    “我说都坐后面啊!”欧晴倏然爆发,蹙起眉头烦躁地冲着不依不饶的男人大叫道。

    空气顿时凝固。

    严谨尧面如玄铁,冷冷看着冲自己发脾气的小兔子。

    她又为了她的女儿吼他!

    哼!

    欧晴一吼完就后悔了。

    怕他惩罚自己,更怕他迁怒女儿。

    可她发飙都是被他逼的好么,因为他实在是太矫情了啊!

    一起坐后面又能怎么样嘛?干吗非要把她的宝贝女儿撵到副驾驶呢?

    女儿都愿意他干吗还那么拽啊?总统了不起哦?!

    在严谨尧冷厉的瞪视下,欧晴微微嘟着嘴,在心里默默腹诽。

    云裳忍着笑,愉快地等着看好戏,甚至还挑衅地给了亲爹一个嚣张得意的眼神。

    那眼神好似在说“就喜欢看你讨厌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严谨尧的脸更黑了。

    欧晴见势不对,连忙偎进男人的怀里,撒娇地轻轻蹭,抬眸望着他讨好地小声哀求,“挤一挤就行了嘛……”

    他冷睨着她,脸色稍缓。

    对于她难得的撒娇,他表面端着,心里却非常受用。

    见他的冷脸有所松动,她再接再厉,拉着他往车里拖,“来嘛来嘛……”

    严谨尧哪里受得了小兔子这样,一颗心当即就软得一塌糊涂了,狠狠剜了云裳一眼,然后半推半就地坐进了车里。

    接受到亲爹恼怒的瞪视,云裳红唇一撇,表示不屑。

    当严谨尧坐进车里后,后面稍显拥挤,欧晴下意识地往女儿靠拢了些,以腾出地儿别挤着矫情的男人。

    哪知她这样的举动却让他极为不满。

    只见他眉头一拧,直接将她从女儿身边拽回来,箍住她的腰肢就微微往上一提……

    欧晴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呃……

    当意识到彼此这样的坐姿有多暧、昧时,欧晴刷地红了脸,囧得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有女儿在啊,他居然还这样……

    云裳是彻底服了自己亲爹了。

    总统大人就是拽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得着。

    只是他们都年纪一大把了还这样真的好么?小年轻都没他们这么腻歪。

    欧晴如坐针毡,红着脸轻轻挪动P股,想从严谨尧的腿上下去。

    可他搂着她的腰,不算很用力,却让她无法挣脱。同时他淡淡瞥她一眼,用眼神警告她不许动。

    欧晴没辙,只能咬唇忍耐。

    若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他要这样抱她她倒觉得没什么,可当着女儿和干儿子的面……

    臊得慌啊!

    “开车!”严谨尧对驾驶座里的霍冬淡淡命令。

    霍冬二话不说,听命行事。

    “等会儿!”

    引擎刚发动,云裳突然急喊一声,倾身靠在驾驶座椅上,指着斜对面不远处,“霍冬,把车开那边去,咱们把戏看完了再走。”

    看戏?

    霍冬从中央后视镜看了严谨尧一眼,等待严谨尧下令。

    严谨尧微不可见地扇动了下眼睑,默许。

    霍冬这才启动车子,朝着云裳所指的位置开去。

    他们停过去还没两分钟,就见大批记者扛着相机拿着话筒涌向商场大门口。

    很快,岑思雯在助理的搀扶下跑出商场大门……

    然后岑思雯被记者包围,被各种难堪的问题轰炸……

    欧晴坐在严谨尧的怀里,趴在车窗上望着远处一身狼狈的岑思雯,见岑思雯被记者逼得节节后退,她有些不太确定地问:“裳裳啊,我们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虽然知道不该这样同情心泛滥,可她向来心软,看到岑思雯可怜就忘了她有多可恨了。

    云裳收回目光,转而看着身边的亲爹,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娇嗲,“总统大人,您觉得呢?”

    严谨尧眉头一皱。

    这破小孩,真是太讨厌了,就见不得他跟她的妈妈亲一点是不是?

    动不动就挑拨离间是想怎样?

    听见女儿问,欧晴也转头看着严谨尧,眨了眨大眼睛,等他的答案。

    严谨尧脸色阴沉,凉飕飕地盯着云裳,沉默。

    “对于我们反击您的绯闻女主,您有什么想说的吗?”见严谨尧脸色难看,云裳笑得更愉快了。

    “你高兴就好!”严谨尧冷冷吐字,凌厉的目光隐隐透着警告意味。

    “哎哟!”云裳闻言,立马夸张地叫起来,矫揉造作的样子格外欠揍,“总统大人您这是生气了么?那我下去给您的红颜知己道个歉吧!”

    说着就伸手去推车门。

    严谨尧满脸黑线。

    欧晴见状,连忙抓住欲下车的女儿,“裳裳!”

    “欧小晴你放手,没事儿,不就道个歉嘛,这点委屈我还是受得了的……”云裳装出一副强颜欢笑地模样,假惺惺地说道。

    严谨尧想把云裳一脚踹出去。

    女儿是自己的心头肉,欧晴哪里舍得让宝贝儿女儿受委屈啊!

    牙一咬,心一横,她豁出去般大喝一声,“我去!”

    严谨尧的脸更黑了。

    伸手把欧小晴伸去开车门的手抓在手心里,同时他对霍冬冷喝一声,“开车!”

    霍冬动作娴熟地启动车子,朝着西郊别苑的方向快速行驶而去。

    “欧小晴你在纠结什么?”

    路上,云裳发现妈妈皱着眉头心不在焉,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欧晴回过神来,一脸困惑地看着女儿,“怎么突然来了那么多记者啊?”

    严谨尧瞥了欧小晴一眼,对她的后知后觉表示非常无奈。

    “哦,是我!”云裳很大方地承认道,抬头挺胸颇感自豪。

    然后不等妈妈表现出惊讶,她又接着说道:“妈妈,你不用这么纠结,明天这事儿能不能见报还不一定呢!”

    那懒洋洋的语调意味深长,同时她投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目光给亲爹。

    严谨尧头皮微微发麻,知道这小破孩儿又要使坏了。

    果然——

    “岑小姐好歹是咱们总统大人的红颜知己,只要咱们总统大人一句话,哪家报社敢发表?”云裳娇嗲,明明笑得很美,却给人一种想揍的感觉。

    严谨尧听到云裳阴阳怪气的声音就恨得牙痒痒。

    欧晴微微歪着头,默默瞅着严谨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