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5章:生气老得快
    “说话这么酸,你是刚喝了一缸的醋么?”欧晴撇嘴嫌弃,反击。

    岑思雯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本以为对付欧晴易如反掌,哪知看似柔弱的窝囊废竟会牙尖嘴利地反讽她。

    这时,一抹纤瘦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岑思雯的身后……

    欧晴见到女儿,正想喊,但还没来得及张嘴就看到女儿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见状,欧晴乖乖闭上了嘴。

    同时心里的畏惧散去,瞬间变得底气十足。

    女儿来了,她就不怕了!

    嗯,站在岑思雯身后的,正是云裳。

    被妒恨包围的岑思雯眼里此刻只有欧晴,根本没有觉察到身后有人。

    岑思雯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有时候很暴躁,有时候内心又充满了悲伤和绝望……

    而这些负面情绪,往往来得猝不及防又莫名其妙。

    比如此刻,她明知商场是公众场所,应该注意形象,可当她看到欧晴的那瞬,理智就被怨恨给覆盖了。

    见欧晴在面对自己时还能如此淡定,岑思雯不由更是怒火高涨。

    趾高气扬地向前一步,岑思雯咄咄逼人地冷睨着欧晴,压低声音轻蔑耻笑,“欧晴,你别得意,你以为你又跟阿尧在一起就赢了吗?我告诉你,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的是你吧!”欧晴眉头微蹙,淡淡轻哼,无畏无惧地与之对视。

    “以前你配不上他,现在你更配不上他!”岑思雯半眯的双眼里泛着怨毒的寒光,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吐出字来。

    “可是这又关你什么事呢?”欧晴眨了眨眼,云淡风轻的模样与岑思雯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岑思雯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愤怒,恨得咬牙切齿,“他是我的!我用最好的青春等待他,我等了他二十五年了!”

    “可是这又关我事什么事呢?”欧晴一脸无辜地撇嘴表示无语。

    岑思雯被欧晴淡定的模样刺激得情绪失控。

    “欧晴!你算个什么东西?比我老还离过婚,凭你也想跟我争?呵!论家世、论容貌、论才华,你哪一样比得过我?”岑思雯怒了,脸孔变得狰狞扭曲,看起来就快要歇斯底里了。

    欧晴笑着点头,眼底眉梢尽显讥诮,“嗯,岑小姐美若天仙才华横溢,我的确样样都比不上你,可是那又怎样呢?”

    一声“那又怎么样呢”,饱含着浓浓的嘲讽,仿佛在说就算你十全十美严谨尧还不是不要你……

    岑思雯听懂了,一张脸瞬时青白交加。

    若此刻四下无人,岑思雯想自己肯定会把欧晴狠狠掐死。

    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地位和幸福,竟然还敢嘲笑她?

    真是太可恨了!

    岑思雯咬紧牙根极力隐忍着心中的熊熊怒火,阴测测地冷笑道:“欧晴,都已经年纪一大把了,我劝你就别做白日梦了,认清事实吧,以你的条件永远都别想踏进严家的门槛!”

    欧晴沉默,淡淡地看着岑思雯,无喜无怒。

    “就你这样的货色,总统夫人永远都不可能是你,你只配做阿尧的玩物!”岑思雯轻蔑地将欧晴上下扫了一眼,恶毒地羞辱道。

    欧晴微微蹙眉,脸色沉冷下来。

    “不好意思哦,那个……打扰一下。”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反击,一道温柔怯懦的声音就乍然响起,打破了剑拔弩张的僵局。

    岑思雯转头,只见自己身后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陌生女孩,女孩手里还拿着两杯奶茶。

    正在气头上的岑思雯见有人搅局,冷了脸就要叫女孩滚远点,哪知女孩打完招呼就直接越过她,径直去了欧晴的身边。

    “妈妈您的奶茶。”云裳将其中一杯奶茶递给妈妈,声音软软甜甜,丝毫不见平日里的强势娇蛮。

    此刻的云裳腼腆害羞轻言细语,像个十足的乖乖女。

    妈妈……

    岑思雯闻言一怔,不由多看了云裳两眼。

    这一看,发现云裳果然跟欧晴极为相似,同样是个让人见了就忘不掉的美人胚子……

    “这位阿姨是……?”云裳在把奶茶递给妈妈之后,状似随意地看了岑思雯一眼,好奇地轻声问。

    阿姨……

    岑思雯的脸瞬时全黑,觉得云裳把自己叫老了。

    欧晴瞅了瞅女儿,不知道女儿这是想干什么,正斟酌该怎么回答时,却听见女儿先叫了起来。

    “啊!我想起来了!”云裳突然双眼放光地看着岑思雯,一脸惊喜加不可置信:“你你……你就是那个歌唱家,叫……叫什么……对!岑思雯!”

    岑思雯面无表情地看着激动的云裳,没说话。

    云裳像个追星族,欢天喜地地跑到岑思雯的身边,尖细着嗓子兴奋地叫道:“哎呀岑阿姨,你都不知道,我超喜欢你的歌!每一首都喜欢!你唱得好好,你的声音真是好听死了!”

    女人都喜欢听赞美,因为别人的赞美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哪怕对方是情敌的女儿。

    岑思雯眼含轻蔑地睥睨着云裳,暗忖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就只会打洞!

    所以像欧晴这种没主心骨的女人,生出来的女儿也跟她一样白痴无能!

    “裳裳……”欧晴有点懵,越发不懂女儿这是想干什么了。

    云裳又跑回妈妈身边,眼含期盼地看着妈妈,“妈妈,你跟岑阿姨认识啊?那你求她帮我签个名好不好?我可喜欢她了!”

    “裳裳!”欧晴皱眉轻喝,佯装不悦,直觉告诉她此刻就应该这样配合女儿。

    “妈妈,早就跟你说了,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云裳撇了撇嘴,嫌弃地上下打量着妈妈,完了转头看向岑思雯,笑得谄媚又羡慕,“你看看人家岑阿姨,多会打扮啊,既年轻又漂亮,哪像你啊,土不拉几的!”

    “云裳你——”被女儿“嫌弃”了,欧晴立马一脸伤心加幽怨。

    岑思雯冷冷看着眼前的母女俩,虽然暂时还不确定云裳到底是真蠢还是假傻,但听到云裳嫌弃欧晴而欧晴伤心得快哭了她的心里就格外的畅快。

    “也不知道严叔叔看上你哪点儿,我要是严叔叔啊,肯定选择像岑阿姨这样优雅漂亮的女人做太太。”云裳越说越过分,从字面上来看,俨然是将自己的妈妈贬得一无是处。

    冷眼看着伤心的欧晴,岑思雯心中暗喜。

    然而下一秒——

    “哦对了!”云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转头看向岑思雯,天真无邪地问道:“听说岑阿姨您年轻的时候跟严叔叔订过婚的是吧?那怎么都这么多年了您还没嫁进严家去呢?”

    这么多年了还没嫁进去……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关心,妥妥的嘲讽。

    岑思雯脸色一僵,被问得哑口无言。

    “啊我知道了!肯定是您看不上严家吧,毕竟当年您可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呢,严家在您眼里算什么呀,对吧?”云裳笑靥如花,声音甜腻却字字如刀,简直是杀人于无形。

    严家算什么?

    呵呵!

    世间女子,谁不想嫁入严家啊?

    那个象征着权力顶端的地方,是帝都所有女子趋之若鹜的梦想!

    她看不上严家?

    分明是严家看不上她啊!

    一股难堪在心里涌动,岑思雯终于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

    眼前的年轻女孩,很显然并非是自己以为的那种傻白甜,几句话便可看出其厉害着呢!

    岑思雯微微眯眸,提高警惕。

    云裳觉得自己当初不该进警校,而是该去报考艺术学院,她若是去当演员的话肯定能拿影后。

    瞧瞧,她没学过演起戏来都游刃有余,若学过还得了啊!

    云裳一边在心里夸自己天资聪慧,一边笑米米地对岑思雯说:“岑阿姨您看不上严叔叔是正确,他这人吧,毛病忒多,不止脾气怪还穷得叮当响,虽然有权,可又不能乱使,有什么用啊对吧!”

    顺便还狠狠损了亲爹一把。

    欧晴蹙眉,偷偷在女儿腰上揪了一下,警告她不许这样嫌弃她深深爱着的那个男人。

    “岑阿姨您有孩子吗?您拒绝严叔叔后肯定嫁了一个超级富豪吧,不过我觉得凭您的条件,就算嫁给世界首富都委屈了呢!”

    云裳像个话痨,不停地说不停地问,根本不给岑思雯说话的机会。

    且句句充满讥诮。

    岑思雯的脸已经变得像个染料盘,五颜六色来回交替。

    她不傻,自然听得懂云裳这是在嘲笑她人到中年都还没嫁出去……

    “哎呀!好像前不久有篇报道说您……还没结婚呢!”云裳突然又叫了起来,一脸愧疚地看向岑思雯,“哎哟真是抱歉,瞧我这破记性,居然忘了……”

    岑思雯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

    被情敌的女儿如此羞辱,心高气傲的岑思雯难能咽得下这口气啊!

    狠狠咬牙,正要发怒,哪知又被云裳抢先一步……

    “岑阿姨您渴了吧?来来来,这是我刚买的奶茶,没喝过的,还热乎着呢……”

    云裳笑米米地看着岑思雯,一边揭开奶茶的盖子,一边朝着岑思雯走去,特别热情地说道。

    “拿开——啊……”

    岑思雯嫌弃地怒喝道。

    可她话音未落,奶茶突然袭面,烫得她不可抑止地惨叫一声,后退数步。

    “哎呀!”云裳叫得比她还更大声,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哎呀哎呀,手滑了!”

    岑思雯要疯了,愤怒得想杀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岑阿姨,你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生气啊……快快快,我给你擦擦。”云裳摸出手帕,一边道歉解释,一边用手帕胡乱地擦着岑思雯的脸。

    “滚开!!”岑思雯怒不可遏,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不知何时,商场变得很安静,尤其是她们所在的楼层,刚才还能看见几个人,此刻却除了她们之外再也看不见别的人了。

    手被狠狠挥开,云裳顺势后退了两步,委屈地望着岑思雯,特别无辜地娇嗲,“别介啊岑阿姨,我还只是个孩子呢。”

    当云裳退开,欧晴看到岑思雯的脸,差点笑出声了。

    女儿的手帕上不知从哪儿侵染了黑墨水,此刻在岑思雯脸上乱擦一通……

    岑思雯一张本是精致美艳的脸庞瞬间变得惨不忍睹。

    然而这残忍的一切岑思雯还没发觉。

    孩子?

    岑思雯气得想活活掐死云裳。

    竟然敢用奶茶泼她?

    活腻了吧?!

    岑思雯眼露凶光,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云裳,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岑阿姨,忍住忍住,您是公众人物,众目睽睽之下可不能自毁形象啊!”云裳“好心”提醒,笑靥如花。

    “欧晴!这就是你教的女儿?简直毫无教养!!”岑思雯的胸腔急促起伏,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欧晴嘴角歪了歪,想反驳,怎奈女儿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岑阿姨,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您这样斥责一个犯了无心之过的晚辈不觉得有**份么?太小气了呀!”从始至终云裳的态度都很散漫,与岑思雯的愤怒形成强烈对比。

    娇滴滴的声音格外让人痛恨!

    “你少跟我装疯卖傻!”岑思雯大骂,盛怒之下忘了要注意形象,已经顾不得其他。

    “哎哟喂!您老快消消气!您的调理师没告诉您气生多了会老得快么?”

    岑思雯越生气,云裳的语调就越轻快,将“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

    说完她又转头看着妈妈,一本正经地说:“妈妈,我必须跟你道个歉!”

    “什么?”欧晴正看戏看得不亦乐乎,突然听到女儿跟自己说话,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我要收回刚才那句话!”

    “哪句啊?”

    云裳的唇角勾勒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弧度,不怀好意转眸瞟了眼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岑思雯,说:“化了妆的岑阿姨看上去的确比你年轻漂亮,可卸了妆……噫,竟然比你老多了耶!你看看她的眼角,那么多皱纹。”

    欧晴很辛苦才忍住没有笑出声。

    可她嘴角弯弯,忍俊不禁的样子更是让岑思雯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羞辱。

    “你……你们……”岑思雯呼吸急促,气得脸青面黑。

    “淡定!岑女士!你若突然猝死会吓着我妈妈的!”云裳脸上的笑意变冷,睥睨着岑思雯,慢慢恢复本性。

    “呵!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两个都是神经病!!”从云裳出现就一直处于劣势的岑思雯破口大骂。

    云裳冷笑,字字如刀,“那也比疯狗强,逮人就咬!而且还是个畜生!”

    “你——”岑思雯呼吸一窒,气结。

    云裳轻挑眉尾,似笑非笑地看着岑思雯惨不忍睹的脸,“岑女士啊,有件事我不止当讲不当讲……”

    看到云裳脸上浮现出来的笑岑思雯的心里就莫名打了个寒颤,不祥的预兆在心里肆意蔓延……

    她有一股很强烈的预感,云裳嘴里“当讲不当讲”的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您呢,好歹也是著名的歌唱家,化妆品什么的还是用贵点的比较好,千万别用那种不防水还易脱落的,水啊汗啊一上脸啊,就变大脸猫了,那可就太损坏您的形象了,您说对吧?”

    云裳优雅地踱着步,绕着岑思雯转了一圈,一边不屑地打量着她,一边不紧不慢地缓缓说道。

    岑思雯心里咯噔一跳。

    敏锐地意识到什么,她猛地转头看向几米开外的一家商铺……

    从商铺的玻璃上,她看到了自己的脸……

    “你!你你……”岑思雯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

    气得“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当自己变得巨丑,岑思雯终于想起自己是个赫赫有名的歌唱家,转身就朝着公共洗手间的方向狂奔而去。

    万一被狗仔拍到……

    这脸,她丢不起!

    云裳搂住妈妈的肩,噙着得意的笑靥与妈妈一同看着岑思雯匆忙而去的背影。

    心情好到爆!

    踏踏踏……

    一道熟悉的脚步声,突然响起。

    正笑得愉快的欧晴微微一怔,转头循声望去。

    “你……怎么来了?”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男人,欧晴吃惊得瞠大了双眼。

    他他他……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来了多久了?都听到什么以及看到什么了吗?

    还有他不是说派人来接的吗?怎么他亲自来了呢?

    相较于妈妈的惊讶,云裳则一脸淡定,对亲爹的出现毫不意外。

    嗯,她早就发现隐身在暗处的严谨尧了。

    岑思雯没出现之前,商场里还人来人往,然后慢慢就没人了,很显然是有人清场。

    加上之前妈妈接到严谨尧的电话,自然就更明显了。

    严谨尧走上前来,将呆呆的小兔子轻轻一拉,拖到自己身边来。

    妈妈被抢走,云裳却一点也不生气,仅仅只是瞥了眼傲娇的亲爹,难得没有再跟他针锋相对。

    并不是怕了他,而是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有打火机吗?”

    云裳向严谨尧伸手,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做什么?”严谨尧看了眼云裳伸到面前来的小手,淡淡反问。

    “整她呀!”云裳理直气壮地答道,完了之后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他,不怀好意地补了一句,“怎么?心疼啊?”

    同时瞟了妈妈一眼。

    欧晴闻言,立马抬眸看着正搂着自己的男人。

    那眼神好似也在问他“怎么你心疼啊”……

    严谨尧垂眸,凉飕飕地瞥着有些气鼓鼓的小兔子,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霍冬!”严谨尧轻喊一声,冷厉的语气极具威严。

    几米开外的霍冬立马来到总统大人的身边,不苟言笑地微微点头,“四爷!”

    “打火机!”

    霍冬二话不说从兜里摸出打火机递给严谨尧。

    严谨尧接过,再转交给云裳。

    云裳拿了打火机就转身欲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裳裳你要做什么啊?”欧晴不解又好奇,喊住女儿。

    “要不要跟我去?”云裳回头,冲妈妈挤了挤眼,带着you惑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