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4章:是喝了一缸醋么?
    半个小时后。

    欧晴和云裳出现在世纪商城里。

    母女俩一边相互向对方报告自己的近况,一边慢悠悠地闲逛着。

    云裳逛的都是母婴店,欧晴后知后觉,沉浸在见到女儿的喜悦中,并未发现女儿的腰变得有些圆滚滚的了……

    从一家育婴店里出来之后,欧晴挽着女儿又走进了一家男士精品屋。

    “欧小晴,这一个月过得好吗?”

    当母女俩一同走到柜台前看男士钱夹的时候,云裳漫不经心地轻轻问道。

    欧晴对售货小姐点了点玻璃,示意把里面她所指的那款钱包拿出来给她看看,同时随口应着女儿,“挺好的。”

    “他对你好吗?”云裳看着认真翻看钱夹的妈妈,不厌其烦地追问。

    妈妈来帝都的一个月里,她每天都在担心,想着没有自己在身边妈妈很有可能会被人欺负她就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到帝都来把妈妈接回去。

    只可惜家里事情太多,让她分不开身。

    “嗯,好。”欧晴点头,完了把看中的钱夹举给女儿看,喜滋滋地问:“裳裳,这个钱夹怎么样?”

    欧晴对妈妈的随口敷衍已是不满,此刻见妈妈让自己看的居然是个男士钱夹时,就更不开心了。

    “干吗?”她板着小脸,没好气地睥睨着钱夹,明知故问。

    “我给你——咳咳……”欧晴很顺口就答道,但当“爸”字已到嘴边马上就要冲口而出时,她猛然清醒过来,吓得舌头一颤,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心虚,慌忙改口,低着头小声呐呐,“给他买一个啊。”

    天哪地哪,她差点就说出“给你爸买”几个字了……

    云裳撇嘴嫌弃,“为什么要给他买?”

    妈妈口中的“他”是谁,彼此心知肚明。

    “他的钱夹好旧了。”欧晴轻轻地说,同时将钱夹递给售货小姐,示意她买了请包起来。

    嗯,严谨尧的钱夹很旧了。

    当然,对于一个用了二十五年的钱夹来说,能保持五成新足以说明他有多爱惜了。

    没错!他每天带在身上的那个钱夹,正是她二十五年前送他的那一个!

    前几天洗衣服,从他的外套里发现那个旧钱夹的时候她愣了好久,惊讶得不行。

    因为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还留着她送的钱夹,而且还保护得那么好。

    “他连钱夹都买不起吗?要你买!”云裳淡淡讥诮,瞥了妈妈一眼,心里酸溜溜的有点吃醋。

    一国总统还用带钱包吗?刷脸就ok了啊!

    可不嘛,就严谨尧那张脸,比黑金卡都管用的好伐!

    欧晴走向收银台,一边掏钱一边说:“他不是生气了嘛,买个小礼物哄哄他呗!”

    “呵!他是小孩子吗还要人哄?”云裳跟在妈妈身后,轻蔑冷嗤。

    云裳很失落,觉得在妈妈心里自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了。

    才短短一个月而已,严谨尧就已经取代了她在妈妈心目中的位置,嘤嘤嘤……

    瞧!妈妈居然要买礼物去哄那个矫情的男人,都没说要哄哄她这个女儿。

    哼哼!

    听女儿语气不善,欧晴蹙眉,转头无奈地看着女儿,不悦地轻斥,“你干吗老是针对他啊?”

    “他还老是嫌弃我呢,你怎么不骂他?欧小晴我发现你越来越偏心了哦!!”云裳瘪嘴委屈,不开心地反驳。

    “我不是偏心啦……”

    “嗯,你不是偏心,你是整颗心都被他吃了!”云裳抢断,字里行间尽显不满和委屈。

    整颗心都被他吃了……

    良心被狗吃了……

    欧晴觉得女儿的话不好听,隐约有辱骂生父的嫌疑,脸色一沉,生气了。

    云裳只是调侃妈妈,并非骂人。见妈妈突然冷脸,她还有些懵逼。

    “干吗?你偏心还有理了?”云裳幽怨地嘟囔。

    “你们就不能和平共处吗?我夹在你们中间好为难的!”欧晴冷着脸皱着眉,也是满腹怨怼。

    她真是搞不懂,他们明明是亲生父女,为什么每次见面都把对方当敌人啊?

    不是说血缘关系很奇妙的吗?

    不是说父母和孩子之间会有心灵感应的吗?

    不是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的吗?

    那为什么这些现象在裳裳和严谨尧的身上却完全看不到呢?

    欧晴百思不得其解。

    “和平共处?呵!他根本连看都不想看到我好么,还相处咧!”云裳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撇嘴表示嫌弃。

    欧晴语重心长地劝道:“你乖一点,别老是惹他——”

    “我哪有惹他?明明是他自己小气吧啦的好伐,动不动就摆个冷脸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似的!”云裳不服,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

    妈妈就是偏心,老帮严谨尧说话,也不想想那个男人有多矫情!

    还一国总统呢,心眼儿跟针尖一样小,一个大男人总是跟她争宠,也不怕被人笑话!

    别惹他?

    哼!就惹他!谁让他总是吼她的妈妈还不待见她!

    “他本来就了不起啊!”欧晴眨了眨眼,理所当然的语气里饱含着一丝自豪。

    “欧小晴!!”云裳恼羞成怒,沉喝一声。

    惊觉自己的确太偏向严谨尧了,欧晴心虚地低垂着眼睑不敢跟女儿对视,扯动嘴角哂笑,“呵呵呵……那个,他不是跟你摆脸色啦,是他的性格就那样……”

    “哦,有个阴阳怪气的臭脾气了不起咯?”云裳撇嘴冷讥。

    “其实他只是表面凶,内心没什么的。”欧晴极力帮严谨尧说好话,不希望女儿对他误解太深。

    “我管他有什么还是没什么,反正他不待见我也别想我待见他!”云裳转眸看向别处,倨傲不解地微仰着下巴哼哼道。

    “你让让他不行啊?”欧晴皱眉瞪着女儿,微恼地在女儿手臂上拍了一下。

    “凭什么要我让他?”云裳不服。

    “凭他是你——”情急之下差点又把女儿的生世冲口而出了,吓得她连忙改口,“晚辈!”

    云裳连连冷笑,“欧小晴你这心偏得也是没谁了诶喂,明明应该是大的让小的好伐,凭什么要我先去讨好他?”

    “他是长辈,你应该尊敬他的!”欧晴据理力争,驳斥道。

    “他都不待见我我为什么要尊敬他啊?”云裳音量微微拔高,对妈妈的观点表示不赞同。

    欧晴被打败了。

    面对牙尖嘴利的女儿,她只能甘拜下风。

    只是……

    不能让他们父女俩继续这样斗下去啊!

    “都说让你乖一点嘛,你乖一点他不就会慢慢喜欢你了么。”欧晴重重叹了口气,近乎哀求般对女儿说。

    “切!谁稀罕他喜欢啊!”云裳撇嘴表示不屑。

    “我稀罕!”欧晴恼了,怒瞪着油盐不进的女儿,不悦地喝道。

    云裳微挑眉尾,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怨气的妈妈,“欧小晴,他喜欢你不就行了,你干吗还非要他喜欢我呢?”

    呃……

    欧晴哑然。

    其实她很认真地思考过,也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他们父女相认……

    可显然现在还不是时候。

    一是岑思雯还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

    二是严谨尧还没有说爱她……

    “因为我不想当夹心饼干!”面对女儿咄咄逼人的目光,欧晴气呼呼地说道。

    “夹心饼干才好吃啊!”云裳唇角含笑,坏坏地戏谑道。

    欧晴脸颊一红,羞恼地狠狠瞪了女儿一眼,“你给我正经点!”

    “我很正经的啊!”云裳眨巴着双眼,模样俏皮又无辜。

    欧晴被女儿玩世不恭的样子气得哭笑不得。

    售货员将装有钱夹的小袋子递给欧晴,欧晴接过之后顺势挽住女儿的手臂,一边往店外走,一边哄女儿,“宝贝儿你妈妈的听话,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呀就那德行,不理他就行了。”

    云裳转眸,目光犀利地盯着妈妈。

    “怎么了?”被女儿盯得莫名其妙,欧晴蹙眉轻问。

    云裳,“他知道你还爱着他吗?”

    “……”欧晴呼吸一窒,脸瞬时红了个透,慌忙否认,“我……我才没有……”

    “都跟人家私奔了还说没有!欧小晴你这样口是心非真的好?”云裳微眯着双眸,故作嫌弃地睨着妈妈。

    欧晴哑口无言。

    “话说你既然爱着他干吗还嫁给我爸呢?”

    欧晴又窘又羞,云裳却不依不饶,对这个问题她表示想不通。

    欧晴转头看向别处,装耳聋。

    “嗯?”云裳将妈妈的脸掰回来,目光犀利地盯着妈妈的眼睛,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吗呀?!”欧晴被逼得无路可走,轻轻挥开女儿的手,佯装不耐地轻叫。

    云裳突然脸色一正,收敛起玩世不恭的态度,严肃地问道,“妈,其实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爸,对吗?”

    欧晴又不敢说话了。

    “你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严谨尧,对吗?”云裳一瞬不瞬地盯着妈妈,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仿佛能看穿人心。

    嗯,是的,她的心里只有严谨尧。

    即便与他分离了二十几年,她却依旧只爱那个霸道又矫情的男人!

    看着默不啃声的妈妈,云裳知道妈妈这是默认了。

    哎……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她对自己说,罢了罢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别管那么多了吧……

    只要妈妈乐意,只要妈妈开心,只要妈妈笑颜常开,就够了!

    严谨尧对妈妈虽然凶巴巴的,但看得出来许多时候他都只是在装腔作势,仔细观察会发现其实他根本拿妈妈没有办法。

    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却对性格软弱的妈妈没辙,可见妈妈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云裳想,或许她不该用自己的感情观去衡量妈妈的爱情,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也有千千万万种爱情,每一个人的爱和经历都不一样,作为旁观者,实在没资格对别人的爱情指手画脚。

    其实她并非想干预父母之间的感情,她只是不放心……

    所以她的刁蛮任性和故意针对都只是为了试探严谨尧,看看他对妈妈的在乎有多少。

    这次来帝都,她看到妈妈身体好气色好,终于放下心来。

    “好吧!我听你的,以后乖一点,再也不惹他了。”云裳假装妥协,点头说道。

    欧晴闻言,满心欢喜,双眼亮晶晶地望着女儿,“真哒?”

    “嗯,真的!”云裳用力点头以表真诚,然后转头看向一边,几不可闻地小声嘀咕,“谁叫他是我亲爹呢……”

    欧晴沉浸在喜悦中,没有注意到女儿最后那句话,轻咬唇角喜笑颜开。

    哎呀,这下好了,只要他们父女俩不再针锋相对就好了。

    就在欧晴偷偷松了口气的时候,云裳突然想起了什么……

    “欧小晴!”

    云裳停下脚步,神色严肃地看着妈妈。

    “嗯?”欧晴心中大石落下,心情特别好,笑米米地回视着女儿。

    “有个问题我想不通。”

    “什么?”

    “既然你不爱我爸……”云裳紧蹙着眉头,在微微停顿之后,问:“那你为什么会生病?”

    “……”欧晴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云裳一直以为妈妈会生病是因为爸爸出轨导致伤心过度,所以才会一时精神失常……

    可如果妈妈从来没有爱过爸爸,又何来伤心之说?

    既然不伤心,又怎会莫名其妙就生了病?

    按理说,失心疯这种病应该是受了很深的刺激才会得的呀……

    都说女人都有第六感,而且很准。

    云裳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莫名就觉得妈妈的病生得太奇怪了。

    正在欧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时,包里的手机响了。

    当妈妈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一个“尧”字时,云裳默默翻了个白眼。

    真是的!

    这是有多离不得啊?才出来一个小时不到就打电话来了,她家欧小晴还有没有人生自由了啊?

    “喂……”

    欧晴连忙一边接起电话往边上走去,一边匆匆给了女儿“我先接个电话”的眼神。

    女儿见不得她对严谨尧唯唯诺诺的样子,因为她不能让女儿听到他们的谈话。

    因为不用想也知道,此刻被晾在家里的男人心情肯定很不好。

    “在哪儿?”

    果然,严谨尧一开口就充满了火药味。

    “商场呀。”欧晴嘴角微微一抽,把手机拿开一点,压低声音小声回答。

    “怎么还没回来?!”度秒如年的严谨尧这会儿真真是烦躁到快要原地爆炸了。

    本不想这么小气,可怎么办?他这暴脾气就是忍不住啊。

    “我们才刚逛一会儿呢,哪那么快啊!”欧晴无语又无奈,哭笑不得地轻叫道。

    “已经一个小时了还一会儿?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饭都已经做好了你还不回来是想饿死我是不是?!”严谨尧怨气深重,气鼓鼓地埋怨道。

    “你饿了就先吃呗……”

    “马上回来!”

    严谨尧一听小兔子让他一个人先吃就更来气了,不等她话音落下,就怒得沉喝一声,霸道又蛮横地命令道。

    “我……”欧晴紧蹙黛眉,为难极了。

    他这么蛮不讲理,一会儿女儿又该嫌弃他了。

    “哪个商场?我派人来接你!”电话彼端,他强势的声音冷冷灌入她的耳中。

    “呃,不用啦……”

    “地址!!”

    他驳回她的婉拒,字字铿锵,不容抗拒。

    欧晴没辙,只得如实把商场的地址发给他。

    收到地址,严谨尧才满意地挂了电话。

    结束通话之后,欧晴一边把手机揣回包里,一边回头去看女儿。

    哪知女儿刚才所站的位置空空如也。

    转头四下张望,很快她发现女儿在一家童装店里看婴儿装。

    正要朝女儿所在的店铺走去,却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是岑思雯!

    欧晴一震,下意识地想要转身避开。

    哪知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岑思雯就朝她看了过来。

    四目相接,岑思雯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惊讶,似是没料到彼此这样也能遇上。

    很快,岑思雯眼底的惊讶就被怨毒取代。

    见岑思雯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欧晴只能硬着头皮原地不动。

    她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加油打气,欧晴!输人不输阵,就算再怕你也不能落荒而逃!

    嗯,你要勇敢一点,不能给女儿丢脸!

    岑思雯的身后跟着两个助理,在看到欧晴独自一人时,岑思雯对两个助理摆了摆手,示意她们暂时自由活动。

    两个助理很识趣,二话不说就拎着岑思雯采购的东西去了别的楼层。

    然后,岑思雯噙着阴测测的冷笑,径直朝着欧晴走去。

    “真巧啊!这样也能碰上,看来我们还真是挺有‘缘分’的!”

    走到欧晴的面前,岑思雯摆出趾高气扬的姿态睥睨着欧晴,刻意咬重“缘分”二字,轻蔑讥讽。

    欧晴面无表情,目光淡漠地回视着岑思雯,默不啃声。

    见欧晴明显是不想搭理自己,岑思雯不由心生恼恨。

    唇角一勾,冷笑蔓延,岑思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欧晴,“对了,听说你被伯母从严家赶出来了,是吗?”

    充满讥诮的语气透着得意和幸灾乐祸。

    欧晴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岑思雯的目光更加厌恶了一分,就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见过比岑思雯更讨厌的人!

    “欧小姐,你这样苦大仇深的盯着我干吗呢?又不是我让你美梦落空的。我还以为你真有本事赖在严家一辈子呢,没想到才几天就被撵了出来,呵呵!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嘛!”

    听着岑思雯阴阳怪气的嘲讽,欧晴终究是忍无可忍。

    “岑小姐,你刚吃了啥?”她无喜无怒,无畏无惧,就淡淡地看着岑思雯,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岑思雯被问得一愣,“什么?”

    “说话这么酸,你是刚喝了一缸的醋么?”欧晴撇嘴嫌弃,反击。

    岑思雯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狠狠咬牙,岑思雯正要愤怒,却在这时,一抹纤瘦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