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3章: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
    然而她充满乞求的呼唤并未能留住岑思雯的脚步。

    在周嫂追出去的时候,岑思雯已经坐上自己的车,启动引擎油门一踩,豪华跑车就在周嫂恐慌无助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周嫂僵在咖啡屋的门前,望着岑思雯离去的方向,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深深的绝望……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咖啡屋的斜对面,停着一辆毫不起眼的黑色商务车。

    车窗紧闭,且拉上了厚厚的帘子,将车内的景象遮了个严严实实。

    “比我想象中狡猾!”

    洪芸菲盖上电脑,取下耳机,半眯的双眼泛着一股寒气,冷冷切齿。

    坐在洪芸菲身边的欧晴默不啃声,面无表情地把夹在耳朵上的耳机也取了下来。

    洪芸菲在周嫂的身上装了窃听器,所以刚才岑思雯和周嫂的交谈已经一丝不漏地听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两个小时前,当洪芸菲在后花园跟欧晴说话时,发现周嫂在偷听,然后就故意很生气嫌弃欧晴,还让她滚……

    当时欧晴懵了一下,正要发火,却看到洪芸菲在对自己使劲儿眨眼。

    她还算聪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就陪着洪芸菲演了一场戏……

    然而她们努力配合了演出,却一无所获。

    洪芸菲说得对,岑思雯非常狡猾,全程都只有周嫂在说说说,她却连回应都很少。

    由此可见,要么岑思雯太厉害,要么岑思雯不是罪魁祸首……

    欧晴目光复杂地看着洪芸菲。

    感觉到欧晴投射在自己脸上来的目光,洪芸菲转头与之对视。

    “怎么?你不信我?”洪芸菲脸色微沉,冤枉又气愤。

    欧晴没说话。

    “你觉得是我跟周嫂串通了想嫁祸给岑思雯?你就认定了三年前害你的人是我?”洪芸菲气得很。

    欧晴还是默不啃声。

    其实这会儿她的心很乱,也很矛盾,对于洪芸菲她是想相信,又怕相信……

    迎着欧晴充满戒备的目光,洪芸菲重重叹了口气,“晴丫头,不管你信不信都好,我最后再说一次——不、是、我!!”

    一字一顿,坦荡又坚定。

    听到洪芸菲信誓旦旦的“不是我”三个字……欧晴的心,动摇了。

    她想,以洪芸菲的身份和地位,还真是没有必要撒这个谎……

    “我洪芸菲这辈子做事不敢说完全光明磊落,但绝对没有做过这种违背良心的事!”洪芸菲神色严肃,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就好像当初我阻止你跟老四在一起,也是正大光明的跟你谈,让你自己选择,虽然我有的是手段让你悄无声息地离开他!”

    欧晴默默赞同。

    “岑思雯很狡猾,从她刚才跟周嫂的对话足以说明她已经猜到我们在监听,所以她从始至终说话都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把柄给我们!”

    洪芸菲的眼底划过一丝惋惜,本以为可以从监听中得到岑思雯的罪证,哪知岑思雯却一句对自己不利的话都没说过。

    就算知道她是幕后黑手,可没有证据办起事来就没那么方便啊!

    洪芸菲想,自己还真是小看岑思雯了。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从来就没有把岑思雯当回事儿,所以就算这些年里时有相处,也懒得去观察她的人品。

    反正她的老四又不喜欢她,她的人品好与否跟严家便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观察来干吗?!

    只是她没想到,岑思雯竟敢背着她和老四对欧小晴下毒手……

    “丫头,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洪芸菲轻叹一声,伸手拍拍欧晴的手背,格外诚恳地解释。

    若说刚才欧晴心里还有一丝疑虑,那么此刻在洪芸菲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下,已然消散无踪。

    其实从内心来说,欧晴是非常愿意相信洪芸菲的,毕竟,她可是严谨尧的妈妈啊……

    加上洪芸菲的解释合情合理,她找不到不相信的理由。

    欧晴轻轻咬了咬唇,有所动容。

    见欧晴好像信了,洪芸菲松了口气,感觉背上的黑锅终于甩掉了。

    “跟我说说,你的病是怎么回事儿?”洪芸菲将电脑随手丢一旁,侧身面对着欧晴,问。

    欧晴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将自己生病的来龙去脉徐徐道来……

    那是在她和云铭辉刚宣布离婚没多久的某一天,她跟岑思雯“不期而遇”了。

    跟岑思雯一起来的,还有周嫂。

    她跟岑思雯聊了几句,内容并不愉快,具体都说了些什么她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岑思雯跟她说的每一句话都透着暗示。

    暗示她别妄想跟严谨尧再续前缘。

    周嫂也趾高气扬地警告她安分点,别整什么幺蛾子,说这是老夫人的意思……

    还顺便威胁了一把她的女儿。

    大致意思就是如果她不老实点,岑思雯和洪芸菲都会对云裳下手。

    女儿是自己的软肋,欧晴当即就表示今生决不再见严谨尧!

    然而就算她发了誓,岑思雯也还是不放心的。

    跟岑思雯见过面后,家里保姆突然离职,然后她招了新的保姆,而这个新保姆是岑思雯的人……

    刚开始她并没发觉,直到后来她开始出现幻觉……

    她不笨,心里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然后她暗中观察,果然发现新保姆每天都会在她的牛奶里加“东西”……

    欧晴知道这是岑思雯想要自己疯,因为只有她疯了,岑思雯才会真正放心。

    围绕着严谨尧转了二十年之久,自己却始终攻不开他的心,岑思雯很清楚,他的心里还是装着欧晴。

    所以欧晴于她而言,就像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把她的梦想炸飞。

    因此,即便欧晴已经结婚生子,岑思雯也一直雇人监视着她的动向。

    当然,在欧晴还没跟云铭辉公开离婚时,岑思雯只是派人暗中观察,并没对欧晴下毒手,因为犯不着。

    只要欧晴不会威胁到她,她自然也是懒得理会。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二十年,哪知突然有一天,她得知欧晴竟然离婚了。

    于是她慌了,她怕离了婚的欧晴会跟自己抢夺总统夫人的宝座。

    为了防范于未然,于是她买通了周嫂,让周嫂跟自己一同到t市警告欧晴。

    她想只要让欧晴神志不清,严谨尧早晚会成为她的。

    欧晴在知道新保姆给自己下、药之后,没有发怒也没有辞退保姆,她依旧每天喝着参有迷幻药的牛奶,让自己慢慢陷入神经错乱的境界中……

    为了女儿的安危,为了让岑思雯和洪芸菲放心,她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让自己“疯”!

    其实她的病情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样严重,真一半假一半吧!

    嗯,她装的。

    她时常会趁保姆不注意的时候把有药的牛奶倒掉,但病情却越来越“严重”,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既不用真的疯又能瞒过岑思雯和洪芸菲。

    就这样,她在幻觉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三年。

    后来,裳裳结婚了,她们母女去了c市,女儿让她住进了疗养院里,那个跟了她三年的保姆就不需要了。

    当欧晴住进了c市的疗养院,那段时间正各种忙碌的岑思雯就放松了警惕,觉得少监视一两个月也出不了什么问题。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辞退了保姆,不用再喝有药的牛奶,欧晴很快就好了起来。

    其实欧晴是真的没想过还能和严谨尧重逢,她原本只是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度完余生就够了。

    至于她为什么会深信洪芸菲也有份迫害她呢?

    因为二十五年前洪芸菲到c市劝她离开严谨尧时,有带着周嫂,所以她是认识周嫂的,知道周嫂是洪芸菲的人。

    加上洪芸菲不赞成她和严谨尧在一起,得知她离婚了怕她缠上自己儿子,所以想要做点什么以杜绝他们相见的这种心情也是合情合理的。

    待欧晴说完之后,洪芸菲恨得咬牙切齿。

    这些该死的!

    竟敢用她的名义伤害欧小晴?!

    简直是罪无可赦!

    “丫头,委屈你了!”洪芸菲拉住欧晴的手,重重地叹息道。

    欧晴本来没觉得有多苦的,可此刻听到洪芸菲的这句话,莫名就有些心酸,眼眶控制不住地微微泛红,想哭。

    “放心!你的委屈不会白受!”洪芸菲转眸看向窗外,眼底寒光四溢,像是保证一般,阴测测地切齿道。

    听她语气不对,欧晴担忧地蹙眉,“老夫人您想做什么?”

    岑思雯是很坏,但她不希望洪芸菲为了帮她报仇而做出一些不该犯的错误,那样对严谨尧、对严家、以及对她自身都很不好。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回到西郊别苑一周之后,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而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乐坏了欧晴。

    当然,能让欧晴开心得合不拢嘴的,除了女儿云裳,再无别人。

    云裳在严楚斐的带领下进入别墅时,欧晴正在洗衣房里给严谨尧洗袜子。

    见宝贝妈妈居然在给严谨尧亲手洗袜子,云裳怒了。

    在妈妈欢呼着扑过来抱她时,她把妈妈手里的袜子一把抢过来,顺手就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哪知此举竟惹得妈妈大发雷霆。

    欧晴用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命令女儿把袜子给她捡起来。

    云裳被难得强势的妈妈震慑住了,乖乖听令。

    气氛变得不太好,母女俩相见的喜悦大打折扣。

    然后在母女俩都快哭了的时候,严谨尧回来了。

    云裳此次前来帝都是想求严谨尧帮忙的,身体不太好的太爷爷因为一起命案被关押,她想救太爷爷。

    为了太爷爷,本来对严谨尧不太感冒的云裳尽可能地放低姿态,摆出一副有求于人的卑微样。

    哪知严谨尧拿乔,对云裳的示好爱答不理。

    云裳自然是受不了这个气的,委屈这种东西让她受一小会儿她可以咬着牙根忍一忍,可若是超出了她所能忍受的范围,那她可就不伺候了!

    跟严谨尧斗了几句嘴,云裳暂时领先,心情一好,就拉着妈妈要出去逛街。

    严谨尧恨死欧小晴见到女儿就冷落他。

    可他一个大男人,又不好意思把吃醋表现得太明显,于是只能坐在沙发里生闷气。

    其实欧晴知道严谨尧生气了,可她已经一个月没见过女儿了,女儿好不容易来一趟帝都,她当然得陪女儿啊!

    欧晴如此一想,便心安理得地挽着女儿的臂弯,开开心心地出去逛街了。

    眼睁睁看着母女俩有说有笑地上了车,严谨尧气得将手里的报纸狠狠砸在茶几上。

    他想不通,欧小晴明明那么人见人爱,为什么生个女儿就这么讨厌呢?

    半个小时后。

    欧晴和云裳出现在世纪商城里,然后遇见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