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90章:喝杯水吧
    “晴丫头,你怎么说?”

    “啊?”突然被点名,欧晴一脸懵逼。

    “你做的菜这么好吃,跟我回严家给我做几天饭好不好?我呀,最近胃口很糟糕,吃嘛嘛不香,你看看,我都瘦得皮包骨了!

    洪芸菲一边可怜巴巴地说道,一边把手捏成拳头给欧晴看。

    手捏成拳骨头自然就更为突出,加上洪芸菲本就偏瘦,乍一看可不就是皮包骨么。

    严谨尧嘴角微微抽搐。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居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为达目的居然一把年纪了还装可怜。

    “呃……那个……”欧晴蹙眉,为难得不知如何是好,偷偷瞟了严谨尧一眼。

    接收到小兔子充满求救的目光,严谨尧不动声色地继续喝汤,喝了两口才头也不抬地淡淡说道:“您不用问她,没我同意她哪儿也不会去!”

    欧晴默默松了口气。

    她本就对洪芸菲有所畏惧,若再与其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话,她会喘不过气的。

    还好严谨尧帮她拒绝了。

    心里虽然对他有怨气,可此刻他能帮她解围,也让她特别感动就是了。

    然而当洪芸菲再开口时,欧晴发现自己好像高兴得太早了……

    “是嘛?”洪芸菲微蹙着眉头盯着儿子看了两秒,然后转回头去对着欧晴咧嘴一笑,特别欢快地说:“那吃完饭晴丫头你就回房去收两套衣服,一会儿就跟我回严家。”

    “啊?”欧晴错愕,看看洪芸菲又看看严谨尧,一脸大写的懵逼。

    洪芸菲喜滋滋地说:“老四已经同意了——”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严谨尧狠狠拧眉,无语地看着母亲。

    洪芸菲闻言,不悦地斜睨着儿子,“你刚不是说她什么都听你的吗?”

    “对!”严谨尧点头。

    “那不就行了!”洪芸菲一脸理所当然地叫道。

    “什么行了?”严谨尧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有种已被绕晕的无力感。

    “就是你同意了呀!”

    严谨尧脸色一冷,字字铿锵,“我没有!”

    “你说她听你的!”洪芸菲恼了,冷着脸喝道。

    “她‘听我的’跟‘我同意’是两码事!”严谨尧哭笑不得,不免担忧母亲是患了老年痴呆么?

    “两码事吗?可我觉得是一码事啊!”洪芸菲故作困惑地眨了眨眼。

    “请问母亲您是怎么理解的?”严谨尧狠狠皱眉,特别不能理解母亲的脑回路。

    洪芸菲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你妈,我现在胃口不好,而你的专属佣人能治愈我厌食的毛病,我觉得你没有理由不让她跟我走啊,既然没有拒绝的理由那就是同意了呗。”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严谨尧无语了。

    母亲为了把欧小晴带走,居然连“不孝”的罪名都想出来了。

    默了默,严谨尧说:“母亲您厌食是吗?那我给您联系医院安排治疗——”

    “不用去医院,她就是我的‘良药’!”

    可他话音未落,就被母亲果断拒绝。

    当看到洪芸菲抬起手来指着自己时,欧晴的心脏微微缩紧,窘迫又恐慌。

    见儿子好说歹说都不肯放人,洪芸菲恼了,“严谨尧,我可是你亲妈,怎么着?你宁愿把我饿死也不肯把她借我几天?”

    面对母亲的指责,严谨尧不为所动,不咸不淡地说:“比她厨艺精湛的大有人在,我给您——”找。

    “我不要!我就喜欢吃她做的菜!”洪芸菲啪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一副耍横的姿态。

    严谨尧脸色一沉,眉头微拧。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顿时僵到谷底。

    桌上四人,各怀心绪。

    不止欧晴不愿跟洪芸菲走,连岑思雯也是极不愿欧晴去严家的。

    刚才在厨房里的时候她还趾高气扬地嘲笑过欧晴配不上严谨尧,可这会儿欧晴就有了登堂入室的机会……

    这让她情何以堪?

    这些年,她多次以照顾洪芸菲为名试图住进严家,却都被严谨尧和洪芸菲一致婉拒。

    然而此刻洪芸菲才刚见到欧晴,竟然就要欧晴去严家……

    哪怕欧晴只是以佣人的身份住在严家也让她觉得愤怒与难堪。

    她费尽心思都住不进去的严家,欧晴却如此轻易就得到这个殊荣,叫她怎么能不怨不气?

    岑思雯觉得自己必须阻止,万万不能让欧晴去严家!

    因为她的心里有一股很强烈的预感,只要欧晴住进去了,就再也不会离开……

    于是岑思雯说:“伯母,既然阿尧不愿意,您就别强人所难了,我认识一个顶级厨师,什么菜都会做,而且做得非常棒,我——”

    “我不要!”洪芸菲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一般,冷着脸执拗地叫道:“我就要她!”

    话没说完就被抢断,岑思雯脸色微微一僵,有点尴尬。

    可这种时刻,她哪里还顾得了脸面,一心只想把欧晴挤开,以保住自己在洪芸菲心里的地位。

    “伯母,您别生气,小心身体!”岑思雯努力扯动嘴角,露出温柔得体的微笑,讨好地对洪芸菲说:“要不这样吧,我一会儿就去报个烹饪班,您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去学,保证做得不比欧小姐差,好不好?”

    闻言,欧晴抬眸瞅了岑思雯一眼。

    “你去学?”洪芸菲挑眉,故作惊讶地看着岑思雯。

    岑思雯连连点头,“嗯嗯!我学得很快的,学会以后就可以天天给您做好吃的了。”

    “天天给我做?那你跑来跑去的多麻烦啊!”洪芸菲一边装模作样地说着,一边目光犀利地观察着欧晴的表情。

    “不麻烦!只要伯母您能吃得香就好了!”岑思雯听洪芸菲的语气有偏向自己的迹象,不由笑得越发温柔了,善解人意地说道。

    洪芸菲想了想,然后抛下一个重磅炸弹,笑米米地对岑思雯说:“要不你明天搬来严家吧,这样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欧晴脸色微变。

    “母亲!”严谨尧更是喊出了声。

    他一直没说话,是因为不想再理会母亲,哪成想母亲越来越过分。

    看来母亲是真的老糊涂了,居然还想让岑思雯住进严家。

    “有现成的你不肯给我,那我只能麻烦思雯了呗!”知道儿子不高兴,洪芸菲却毫不在意,撇着嘴哼哼。

    就是要他不高兴,看他还敢不敢嫌弃她。

    “不麻烦的伯母,能为您做饭是我的荣幸。”岑思雯大喜,激动得心跳加速,笑靥如花,忙不迭地对洪芸菲说道。

    这真是太惊喜了!

    熬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住进严家了!

    岑思雯喜出望外,虚荣心作祟,她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狂喜,转眸看欧晴一眼。

    那一眼,充满了得意和轻蔑,完全就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欧晴怒了。

    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被情敌如此挑衅,饶是温顺如欧晴,内心的好胜心也被激发了出来。

    她一改往常的懦弱,冷冷迎视着嚣张得意的岑思雯。

    洪芸菲将岑思雯和欧晴的眼神厮杀尽收眼底……

    “晴丫头,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跟不跟我走?”洪芸菲觉得差不多了,目光锐利地看着欧晴,突然开口。

    欧晴和岑思雯俱都微微一怔。

    “伯母您……?”岑思雯狠狠蹙眉,被洪芸菲搞懵了。

    欧晴也有点懵。

    洪芸菲,“如果你愿意跟我走,也就省得思雯那么辛苦去学,如果你还是不愿意——”

    “伯母,我不辛苦,我——”

    “好!”

    岑思雯急道,然而她话未说完,就被欧晴干脆利索的一个“好”字给生生阻断。

    严谨尧、洪芸菲以及岑思雯三人的目光顿时不约而同地射在欧晴的脸上。

    除了洪芸菲,严谨尧和岑思雯的眼底俱都泛着不可置信。

    岑思雯面如白纸,心里顿时恐慌不已。

    “欧小晴!”严谨尧狠狠拧眉,不赞同地看着欧小晴。

    其实欧晴这会儿已经后悔了。

    刚才那一声“好”,她是没来得及思考就冲口而出了,待喊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因为看不惯岑思雯嘚瑟的模样,所以就忍不住想要跟她一争高下……

    岑思雯不希望她去严家是不是?

    那她就偏要去!

    岑思雯想去严家是不是?

    那她就偏不把机会让给她!!

    哼!

    被激发了好胜心的欧晴只图嘴快,完全没空去思考住进严家之后自己将会面临些什么。

    有句话叫冲动是魔鬼,欧晴觉得自己刚才肯定是被魔鬼附体了。

    欧晴狠狠咬唇,想到要和洪芸菲共处一室就心慌慌……

    骑虎难下,她发现自己蠢得把所有退路都给亲手葬送了。

    现在怎么办呢?她已经答应了,再反悔的话岂不更是得被岑思雯嘲笑死么?

    不不不!

    好不容易赢了岑思雯一局,她不能还没享受到胜利的喜悦就投降认输。

    嗯,不能!

    见儿子那么凶地瞪着欧晴,洪芸菲冲着儿子没好气地叫道:“你喊啥?人家晴丫头已经同意了!”

    欧晴的答应让严谨尧始料不及,他以为胆小懦弱的她是永远都不敢和母亲共处一室的。

    毕竟母亲二十几年前阻止过他们在一起,欧小晴也一直对母亲表现得很畏惧,所以他真是没想到她会答应。

    洪芸菲见儿子一副护犊子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到底在怕啥?你妈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她不成?再说了,有你在,我能做啥?”洪芸菲蹙眉嫌弃地斜睨着儿子,冷着脸喝道。

    严谨尧沉默。

    母亲说的也不无道理……

    若欧小晴去了严家,他自然也是要回去的,母亲就算再不喜欢欧小晴,也不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伤害她。

    也许母亲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讨厌欧小晴……

    听她喊欧小晴喊得那么亲昵,实在不像是厌恶一个人的表现……

    严谨尧没说话了,默许。

    “伯母……”此刻的岑思雯如同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整个人都懵了,一脸错愕地看着突然变卦的洪芸菲,搞不懂好好的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岑思雯要疯了。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而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就算有失望,那伤害力也是比较小的,不像此刻的岑思雯,简直都要绝望了。

    如果刚才洪芸菲没有对她说那句“你明天搬来严家吧”,她还不至于如此难过……

    就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坐上了总统夫人的宝座,可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就被人从宝座上给狠狠拽了下来。

    得到了又失去,比没得到还让人无法接受!

    “思雯啊,既然晴丫头同意了,那就不麻烦你了,你一天到晚也挺忙的,我实在不忍心让你那么累。”洪芸菲看着岑思雯,笑得慈祥又和蔼。

    岑思雯连连摇头,“我不累的伯母……”

    “晴丫头,吃好了没?吃好了快去收拾衣服,我们一会儿就走!”

    然而洪芸菲却不等她把话说完就移开了视线,转而看向欧晴,急吼吼地催促道。

    这一刻,岑思雯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洪芸菲并不似自己以为的那般讨厌欧晴……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的脑袋晕晕乎乎的。

    直到站在了严家的大厅里,她都还回不来神。

    “来,晴丫头,她叫小彩,你有什么需要就找她。”

    洪芸菲指着一个跟小刀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向欧晴介绍道。

    虽然跟小刀比较合拍,但天台上的多肉需要人照顾,所以欧晴让小刀继续留在小别墅里。

    “叫夫人!”

    小彩看着欧晴,正惆怅该如何称呼时,就听见严谨尧威严十足地冒出一句。

    洪芸菲和欧晴同时转眸看着严谨尧。

    “夫——”

    “叫我欧晴吧!”

    小彩刚一开口,欧晴就忙不迭地抢断。

    拜托!

    这里是严家,可不是只有她跟他两个人的小别墅里,她哪有脸让他家的佣人叫她夫人?

    这没名没分的,“夫人”二字她哪里受得起?

    小彩有点懵,看看欧晴,又看看严谨尧,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夫人!”严谨尧眸色一凌,狠狠瞪了欧晴一眼,坚持道。

    总统大人的命令没人敢违抗,小彩轻轻开口,“夫——”

    “叫我阿姨吧,不然欧小姐也行。”欧晴再次抢断。

    小彩为难地看着严谨尧。

    严谨尧面罩寒霜,冷冷瞪着欧小晴。

    被他冷厉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她怯怯地瞅他一眼,几不可闻地小声咕哝,“凭什么叫夫人啊?

    可不是嘛!

    她又不是他的谁,他让家里的佣人叫她夫人算几个意思啊?她的脸皮可没厚到可以心安理得地受下这个称呼。

    凭什么……

    严谨尧抿唇不语。

    “就叫欧小姐吧!”最终还是洪芸菲开的口,一锤定音。

    严谨尧没有没反对,只能默许。

    “欧小姐好!”小彩对欧晴微微一笑,恭恭敬敬地点了点头。

    介绍完家里的佣人,严谨尧拉着欧晴上了楼。

    两个小时后。

    严谨尧去了书房,欧晴则在卧室里收拾东西。

    叩叩叩……

    有人敲门。

    “进来。”刚刚收拾完的欧晴随口轻喊。

    洪芸菲推门而进,手里端着一杯水。

    “怎么样?有缺啥吗?”洪芸菲特别自然地问道,彼此的相处模式就像是一对母女。

    当然,觉得轻松愉快的只有洪芸菲,欧晴还是比较拘谨的。

    看到洪芸菲进来,欧晴本是懒散的态度立马变得谨慎起来,语气略显冷淡,“没。”

    “渴了吧?来,喝杯水!”洪芸菲对欧晴爱搭不理的样子毫不在意,噙着笑特别友好地将水杯递给她,近乎讨好地说道。

    因为当年的事儿,洪芸菲对欧晴心怀愧疚,所以即便这会儿欧晴跟她不走心,她也忍了。

    喝水……

    欧晴蓦地一震。

    盯着洪芸菲递到面前来的水,欧晴的眼底顿时泛起戒备,仿佛正如临大敌……

    洪芸菲微微拧眉,将欧晴的表情变化一丝不漏地看在眼里,不由莫名其妙又不明所以。

    手都举软了,可欧晴还是不接。

    “拿着啊!”洪芸菲催促,投射在欧晴脸上的目光越发犀利。

    欧晴屏住呼吸,脸色微白。

    暗暗咬了咬牙,她缓缓抬手,朝着面前的水杯伸去。

    若仔细看,会发现她的指尖微颤……

    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的手才终于触及水杯。

    见她的手捏住了水杯,洪芸菲松手——

    “哎呀……”

    然而下一秒,水杯就从欧晴的手里脱落,咚地一声掉落在地,一杯水尽数沁入了地毯里。

    洪芸菲垂眸看着水杯和被沁湿的地毯,越发觉得不对,微拧着眉头若有所思……

    一抹心虚从欧晴的眼底一闪而过,她慌忙要蹲下去捡杯子。

    “没事没事,一会儿让小彩来收拾就好。”洪芸菲拉住正欲蹲下去收拾残局的欧晴,笑米米地说道,慈祥的模样平易近人。

    可这会儿的欧晴整个神经都绷得死紧,洪芸菲越是向她示好,她就越是恐慌……

    有道是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洪芸菲明明就不赞成她和严谨尧在一起,现在却表现得很友好的样子,这怎能不让人心慌慌呢?

    嗯,分明是假的!

    古人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鉴于曾经洪芸菲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今天她就不能再掉以轻心,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嗯,女儿不在身边,她要学会好好保护自己。

    “我再去给你倒一杯。”洪芸菲盯着欧晴看了一会,突然又说。

    “不用!”欧晴勃然大喊,喊完之后发现自己太激动了,难忍心中慌乱,又磕磕巴巴地摇头拒绝,“我……我不渴……”

    正在这时,有脚步声由远至近。

    很快,一个年约六十的老妇人端着一个托盘出现在门口,噙着微笑态度恭敬地对洪芸菲说——

    “老夫人,水果拼盘来了——”

    啪嚓……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