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9章:不想委屈她
    听到欧晴说“没什么”,岑思雯默默松了口气。

    “那怎么气鼓鼓的?谁惹你生气了?”严谨尧拧眉,修长的食指挑起欧晴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

    欧晴把头一撇,将下巴从他的指尖上滑脱。

    莫名其妙被岑思雯挤兑,欧晴正在气头上,自然连他这个“罪魁祸首”也是不待见的。

    嗯,都怪他!

    如果不是他惹得岑思雯惦记他这么多年,她就不会受这份窝囊气,所以说来说去都是他的错,没事儿长那么好看做啥?!

    哼!

    严谨尧何其精明,一眼便看出欧小晴是在迁怒自己。

    “思雯你先出去!”他冷冷命令,话是对岑思雯说的,可目光却一直落在欧晴的脸上。

    “我想帮忙——”

    “用不着!”

    岑思雯想留下,因为她怕被欧晴告发,就算不告发,万一欧晴说漏了嘴引起严谨尧的怀疑也是不好的。

    然而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严谨尧毫不客气地抢断了。

    岑思雯心慌慌。

    可面对严谨尧的命令,她又不敢有违,暗暗咬了咬牙,即便万般不愿,最后也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厨房。

    “以前什么事?”

    当厨房里只有彼此二人时,严谨尧目光犀利地盯着低垂着眼睑一脸不高兴的欧晴,问。

    以前……

    欧晴的眼底快速划过一丝慌张。

    这事儿怎么说呢?

    如实告诉他的话,肯定会把洪芸菲也牵扯出来,而洪芸菲是他的母亲,他能怎样?她可没自恋到以为他会为了她而大义灭亲。

    所以说到底,就算她把之前的事说出来,最终的结果也只会是不了了之而已。

    再说了,洪芸菲本就不喜欢她,若再把这事儿捅破了还不更得恨死她啊?

    虽说她可以不用在乎洪芸菲对自己的看法,可是她们之间夹着一个严谨尧,又怎么可能真的完全不在乎呢?

    先不说她和严谨尧会不会有后续,但就目前来说,他是非常希望她能和他的妈妈和平共处的,她知道。

    欧晴在心里快速地权衡了一下利弊,然后抬眸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装傻,“什么?”

    “你刚才说‘以前的事不想再计较’,以前什么事?”严谨尧拧眉,目光更加犀利无比。

    她们的谈话声很低,他来到厨房门口就只听到最后一句,但从她们剑拔弩张的气氛可以看出,她们的交谈非常不愉快。

    想起她刚才说的那句话,他的心里就又气又恨又疑惑。

    她说——岑思雯,我再说一次,你喜欢严谨尧也好,你想做总统夫人也罢,都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每个人都有底线,我也不例外!以前的事我不想再计较,但我的女儿,谁都不能碰!

    岑思雯喜欢他,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只不过他一直装聋作哑,也从来没有对她的示好做出过任何的回应。

    早些年他为了拒绝她甚至还故意给她介绍过优秀的男子,却均被她拒绝。

    后来见她执迷不悟,他工作繁忙也就懒得再理会她了。

    再后来外界就流传着他们的绯闻,有人说岑思雯是他的女友,还有人说岑思雯是他的红颜知己,甚至还有人说岑思雯是他的未婚妻……

    他没有特意澄清。

    一是觉得做大事的男人才没闲工夫去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二是觉得自己单身,解释给谁看呢?反正也没人在乎他的身边有没有女人,那他又何必浪费口舌和精力去管这种无谓的事?

    他相信流言止于智者!

    所以嘴长在别人的脸上,爱说就说去吧!

    至于岑思雯在他身上投注了多少感情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反正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给过她任何希望,他问心无愧,自认从未亏欠过她什么。

    而岑思雯之所以还能在他身边出现,是因为她很聪明,在他面前从未说过或是做过任何越轨的行为,并未给他一个禁止她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理由。

    既然她的出现从来没有干扰过他,那他又有什么理由驱逐她呢?

    怎么说严岑两家也是世交,他若无缘无故对岑思雯下驱逐令终究是说不过去的。

    想起曾经,欧小晴打过岑思雯一巴掌,说岑思雯对他有企图……

    他当时还斥责她胡说,却没想到居然被向来慢半拍的她给说准了。

    但岑思雯喜欢他关他什么事呢?他又不喜欢她!

    他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她欧小晴一个人!!

    严谨尧虽然只听到一句话,可这句话于他来说,却有着很大的信息量……

    至少有三个!

    一:欧小晴不在乎他!

    她说不管岑思雯是喜欢他还是想做总统夫人都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可不就是不在乎么!!

    二:岑思雯用云裳威胁欧小晴!

    能让温顺如兔子的欧小晴发飙的,除了她的宝贝女儿再无第二人。

    看到她气势汹汹地对岑思雯说“我也有底线”,他的心里说不清是失落更多还是欣慰更多。

    失落是因为能让她如此勇敢的那个人不是他,欣慰的是没有他在身边,她学会了自我保护。

    虽然气场还不够强大,但至少已经懂得回嘴了,不会再任人欺凌。

    至于岑思雯为何要威胁欧小晴,就算他没有听到前面,也能猜出个大概。

    必然是岑思雯想要利用云裳的安危来威胁欧小晴离开,哪知一不小心踩到了欧小晴的底线,惹得向来懦弱的她说出了“我的女儿谁都不能碰”这种霸气十足的话来。

    三:欧小晴说“以前的事我不想再计较”这句话让他内心充满疑惑,敏锐地觉得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一定发生过什么……

    但到底是什么呢?

    严谨尧迫切地想知道。

    然而欧小晴并不配合。

    她看着他一脸困惑地眨了眨双眼,将装傻进行到底,“我有说这句话吗?”

    “有!”严谨尧拧眉,看出她有意逃避。

    “有吗?”

    “有!!”

    “你听错了吧?”她抵死不认。

    “没有!”他字字笃定,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盯着她的双眼。

    欧晴被他盯得心虚不已。

    用力抿了抿唇,她抬手挠额以遮挡他的目光,小声咕哝,“可是……我不记得我有说过这样的话。”

    “欧小晴!”严谨尧倏地沉喝一声。

    欧晴吓得心肝一颤,红唇一瘪,委屈地叫道:“我真的不记得了,你吼我也没用啊!”

    看到小兔子一副泫然若滴的模样严谨尧就狠不下心了,虽然对她今天的表现非常不满意。

    想惩罚她的,但现在不是时候,因为家里多了不速之客,哪怕两位不速之客里有一个是他的母亲。

    严谨尧拧眉,一瞬不瞬地盯着模样心虚的小兔子,敢肯定她有事瞒着自己。

    而且不止一件!

    但到底都是些什么事呢?

    还有,她不肯告诉他,怎么办呢?

    正在严谨尧苦思冥想着该怎么让欧小晴不打自招时,出去买菜的小刀回来了。

    “四爷。”

    小刀拎着两袋菜,刚踩进来一只脚就感觉到气氛不太对,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犹豫半晌最终只得硬着头皮轻轻喊了一声。

    在看到小刀进入厨房的那瞬,欧晴立马往后退了一步,与严谨尧拉开距离。

    “你出去吧,我要忙了。”她低着头,闷闷地说。

    母亲的突然造访,惹得严谨尧一肚子都是气。

    欧晴走向小刀,伸手去接小刀手里的袋子。

    哪知她刚把其中一个袋子接过来,就被严谨尧一把抢了过去。

    “别做了!”严谨尧将一大袋菜随手丢在流理台上,冷冷说道。

    “啊?”欧晴懵懵地看着他。

    严谨尧没好气地切齿轻喝:“你是我一个人的佣人,不是她们的!”

    “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佣人——”欧晴撇嘴哼哼。

    “你傻啊?怎么没区别?你是我一个人的佣人就只能听我一个人的话!”严谨尧气得很,本

    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的争执,小刀呆呆地僵在原地进退不得。

    只能听他一个人的话……

    欧晴微微蹙眉,苦恼地嘟囔,“我都答应你妈妈了。”

    “别理她!”严谨尧干脆又果断地吐出三个字。

    “可是……”她为难,不想食言而肥。

    他霸道又蛮横,“我说了别理——”

    “可是我都答应了!”欧晴被他强硬的态度逼得忍无可忍,冷着小脸勃然大喝。

    她突然间的大嗓门让他微微一怔。

    “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我不想言而无信!”欧晴恼火地叫道,一脸不耐。

    烦死他动不动就命令人的样子,仿佛他是总统就要全世界的人都按照他说得活一般。

    “我让她们走!”严谨尧面罩寒霜,抬步就往外走。

    欧晴闻言,忙不迭地扑上去紧紧抱住他的手臂,气急败坏地轻叫:“严谨尧你干吗啊?”

    严谨尧被迫停下脚步,转眸淡淡地睥睨着阻止自己的小兔子,无奈又无语。

    他干吗?

    他不想委屈她啊!

    她明明不愿意做这餐饭不是吗?那他现在就出去把母亲和岑思雯打发走啊!

    严谨尧没有说话,但他冷漠的表情已经把心里的想法完完全全地表达了出来。

    欧晴更慌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变得矛盾至极,明明记恨着洪芸菲的“赶尽杀绝”,却又不想失信于她……

    嗯,她不想让洪芸菲觉得她是个骗子,是个做得出做不到的懦夫!

    所以她答应过的事就一定要做到!

    做顿饭而已,又不会少块肉,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紧蹙着黛眉恼火地低叫,“我都答应你妈妈了,你现在把她们撵走算什么事儿啊?”

    严谨尧看到小兔子如此不知好歹就气不打一处来。

    狠狠磨了磨牙,他将她用力一拽,旁若无人地把她拽进怀里,说:“欧晴你给我听好了,除了我,没人可以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他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她还来不及想入非非,就被他霸道至极的宣言给感动了,心里倏地一酸,紧接着又被甜蜜占满……

    “我没有不愿意……”她声音微颤,小声低喃。

    “你有!”严谨尧觉得自己若连她愿不愿意都看不出来的话,那就不配说爱她。

    “我没有……”

    “你有!!”他笃定,加重语气。

    “我真的没有!!”欧晴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勃然大叫,叫完之后发现自己的情绪太激动了,连忙调整心态,低着头小声喃喃,“我没有不愿意,一顿饭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锅,我可以做到的。”

    她说,我可以做到的……

    严谨尧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从他内心来说,只要欧小晴不觉得难受和委屈,他自然也是希望心爱的女人跟母亲能相处融洽的。

    “你出去吧,有小刀帮我很快就可以吃饭了。”欧晴不想再拖延时间,一心只想快点做好让洪芸菲和岑思雯吃了然后离开。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盯着欧晴,没动。

    “我叫你出去啊!!”

    见他始终一动不动,欧晴突然就恼了,抬手将他用力一推,嫌弃叫道。

    小刀躲在冰箱侧面,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唉呀妈呀!

    看起来温柔腼腆的夫人居然敢这样吼四爷,真是让她跌破眼镜啊。

    严谨尧被推得后退了一步,眉头拧得更紧了一分。

    两人互瞪了一会儿,严谨尧什么也没有再说,转身就离开了厨房。

    一个小时后。

    欧晴在小刀的协助下,按照洪芸菲的要求做了一桌的c市特色菜。

    小刀摆好了碗筷,然后严谨尧和洪芸菲以及岑思雯都上了桌。

    而欧晴躲在厨房里装忙碌。

    “欧小晴!”

    突然一道冷喝从餐厅里响起,将正拿着抹布擦拭流理台的欧晴吓得心肝一颤。

    她以为是菜肴出现了什么问题,连忙丢下抹布走向餐厅。

    “叫我吗?”她站在餐厅门口,不解地看着喊她的男人。

    “吃饭了你还在干吗?”严谨尧不悦地瞪着还系着围裙的欧小晴,没好气地喝道。

    啊?

    她现在只是一个佣人诶!

    佣人是没资格上桌吃饭的好伐!

    “我……”明白严谨尧的意思,欧晴左右为难。

    她既不想与岑思雯同桌吃饭,又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过来!”然而严谨尧才不管她乐意不乐意,直接霸道地下达命令。

    欧晴正犹豫不决,另一侧的洪芸菲也格外热情地对她招手,“来来来,晴丫头,挨我坐。”

    轻快的语调隐隐饱含着亲昵和宠溺。

    听到岑思雯心惊胆颤。

    她讨好了洪芸菲二十几年,可洪芸菲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过话。

    岑思雯淡淡地看着欧晴,整个胸腔充满了妒恨。

    欧晴觉得自己中邪了,在洪芸菲友善的注视下,竟鬼使神差地朝她走去……

    “坐这里!”

    可在经过严谨尧的身边时,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然后她就被强迫着坐在了他的身边。

    洪芸菲撇嘴嫌弃,对儿子的霸道行径表示无语。

    长方形的餐桌,严谨尧和欧晴坐一边,洪芸菲和岑思雯坐另一边。

    母子俩面对面,欧晴和岑思雯面对面。

    待欧晴坐下来后,洪芸菲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就开吃了。

    “嗯——”钳菜入口,洪芸菲闭着嘴嚼了嚼,然后拉长尾音一脸陶醉地赞道:“好吃!”

    尝了这个尝那个,于是餐桌上就只听到洪芸菲的声音——

    “哇,这个也好吃!

    “嗯,不错不错,全都好好吃!

    “晴丫头你做的菜真好吃啊……”

    欧晴被洪芸菲称赞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知道自己厨艺有进步,但也没有洪芸菲说的那么好啦,面对洪芸菲一再的夸奖,她脸都红了,感觉自己受之有愧。

    “小刀,再给我加碗饭。”洪芸菲朝着在厨房里收拾的小刀喊道。

    “老夫人,您吃了两碗了。”小刀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囧哒哒地看着跟猪一样能吃的老太太。

    “因为今天的菜太好吃了!”洪芸菲毫不以自己能吃为耻,吧唧着嘴兴奋地说道。

    小刀无奈,只能接过洪芸菲的碗。

    “我来。”欧晴起身,从小刀手里把洪芸菲的碗拿走,径直走向电饭煲。

    很快欧晴就回到了餐桌上,把碗递给洪芸菲。

    “饭太少了!”洪芸菲接过碗一看,不满地叫道。

    “不能暴饮暴食。”欧晴拿起自己的筷子,低着头小声说。

    语气虽淡,却饱含关心。

    洪芸菲,“可是真的很好吃!”

    好吃也不能把自己撑死啊……

    严谨尧抬眸看了母亲一眼,默默腹诽。

    “饭不够了。”欧晴最后只能说。

    其实她没说谎,饭的确不太够了,但最重要还是她觉得老年人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

    听说饭不够了,洪芸菲一脸失望,她感觉自己还能吃两碗。

    喝了口汤,洪芸菲抬眸看向正对面的儿子,说:“老四啊,把晴丫头借我——”

    “不借!”

    洪芸菲话音未落,就被儿子干脆利索地一口拒绝了。

    “我还没说完呢!”洪芸菲极为不满地皱眉轻叫。

    严谨尧动作优雅,有条不紊地吃着饭,头也不抬地重复道:“不借!”

    不咸不淡的语气,格外坚定。

    “你怕啥?我只是想把她带回严家给我做几天饭而已,又不会吃了她!”洪芸菲嫌弃地瞥了儿子一眼,对他这番母鸡护小鸡般的行径冷冷讥讽。

    “不借!”他像是只会说这两个字似的,不管母亲说什么,都用这两个字回应。

    洪芸菲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理比她还固执的小儿子,索性转眸看向欧晴,“晴丫头,你怎么说?”

    “啊?”突然被点名,欧晴一脸懵逼。

    “你做的菜这么好吃,跟我回严家给我做几天饭好不好?我呀,最近胃口很不好,吃嘛嘛不香,你看看,我都瘦得皮包骨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