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7章:我爱死你了!
    &lt;!--start--&gt;

    然后她听见他阴森恐怖的声音响在头顶——

    “欧小晴,你爱不爱我?”

    “……”

    欧晴一震,大气都不敢出。

    他突然这样问她,叫她怎么回答啊?

    虽然内心很想坦白,可是理智却告诉她现在不能承认……

    因为她还无法确定他的心意。

    这半个月他们相处融洽,感觉像是又回到了二十五年前,但这除了说明他很喜欢她的身体之外,好像并不能证明他还爱着她……

    他没有明确的表示,她又怎么敢因此而敞开心扉?

    或许他对她还有感觉,可有多少呢?有多到想跟她共度余生的地步吗?

    如果没有,她表白了岂不等于自作多情?

    如果有,那他为什么只是把她金屋藏娇,却不肯给她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

    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欧晴,她一直在猜测现在的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态……

    想来想去,她觉得在他心里,对她应该是怨恨居多。

    毕竟他是那么骄傲,她的“抛弃”不止伤了他的心,更伤了他的面子。

    所以她觉得他并不爱自己了,只是心有不甘,所以才要把她绑在身边,留到玩腻为止……

    等他玩腻了,他就会狠狠的报复她,以报她当年的抛弃之仇……

    欧晴脑补着一场恩爱情仇的大戏。

    “爱不爱?”严谨尧脸色阴沉,狠狠咬着牙根瞪着不出声的欧小晴,狠狠切齿。

    大有她敢说不爱,他就立马掐死她的架势。

    欧晴支支吾吾,“那个……我……”

    “爱?还是不爱?二选一罢了,有那么难回答?”他怒斥。

    凶凶凶!

    就知道凶!

    欧晴恼了,闭着嘴不说话。

    见她还敢跟自己赌气,严谨尧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怒到极致,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狠狠拖进自己怀里,咬着牙关在她的唇瓣上阴森切齿,“欧小晴我警告你,下次不管是什么人问你,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仰或是什么时候,再让我听到你说不爱我这种话,我就对你不客气!”

    嗯,他受够了!

    他要她说爱他!

    哪怕是假的,哪怕是他威逼的,他也要她从此以后对外宣布只爱他一人!

    有些谎言,若能骗一辈子,就跟真的没有区别了,他是这样想的。

    对!

    就让她骗他吧,骗一辈子好了。

    不客气……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

    “你最好别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我舍不得动你不代表我舍不得动你在乎的人,你真把我惹恼我就让他们全部去死!!”他恶狠狠地说,一脸“我说到做到”的冷酷表情。

    欧晴一听这话就慌了,“你——”

    “不信你可以试试!”她刚一开口,就被他冷冷抢断。

    她的女儿和家人是他的杀手锏,威胁起她来百试百灵,虽然严谨尧觉得这样的自己挺混蛋的,可是为了能把她留在身边,他也只能做个混蛋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死你了!行了吧?!”她倏地仰起头,冲他喊道,一副很不耐烦很不甘愿的模样。

    严谨尧非常不、满、意!

    他气得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唔……”欧晴蹙眉痛呼一声。

    他磕到她的牙齿了啦!!

    他不管,报复性地咬着她的唇,痛得她狠狠一颤。

    他的霸道蛮横惹恼了她,心里是既气愤又委屈,一怒之下,她也张口,反咬……

    你咬我我咬你,像是赌气一般,谁也不肯服输。

    然而咬着咬着,两人的舌不知怎的又莫名教缠在了一起……

    严谨尧心里怨气深重,将欧小晴紧紧扣在怀里,吻得深入咽喉……

    直到彼此都快要窒息了,他才微微喘着气松开她。

    一吻完毕,她不止唇瓣红肿,还已经媚眼迷离。

    惹得严谨尧忍不住又对她低下头去……

    还想吻。

    欧晴看出他的意图,却没有闪躲也没有拒绝,红着脸乖巧等待……

    早忘了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打电话给女儿让其来接自己的事儿。

    然而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触上的那瞬,突然房门被人敲响。

    叩叩叩……

    “谁?!”严谨尧怒喝一声。

    心里有怨气,加上还想吻欧小晴,突然被打扰自然没有好语气。

    “阿尧,是我。”

    门外,轻轻响起一道温柔的声音,不紧不慢,优雅从容。

    是岑思雯。

    阿尧……

    被严谨尧吻得意乱情迷的欧晴闻言,迷糊的大脑顿时清醒了过来,狠狠一僵。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二十几年前岑思雯对严谨尧叫的是“尧哥哥”吧……

    这是从何时开始该的口?

    虽然以他们现在的年纪叫“尧哥哥”太恶心了,但“阿尧”……

    未免也太亲热了吧!

    欧晴心里冒出一股酸气,本就不太好的心情,不由更是糟糕透顶。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突然变得有些僵硬,严谨尧微微拧眉,垂眸狐疑地看着冷冰冰的小兔子。

    “什么事?”他扬声问道,不咸不淡的语气尽显冷漠。

    岑思雯不紧不慢地缓缓道:“伯母说想吃c市的特色菜,不知道能不能——”

    “不能!”不等岑思雯把话说完,严谨尧就一口拒绝。

    又想使唤他家小兔子?

    没门!!

    放开欧晴,严谨尧冷着脸走向门口,拉开门看着岑思雯。

    “小刀说她不会做c市的特色菜。”岑思雯噙着温柔得体的微笑,柔声解释。

    “那就别吃!”严谨尧毫不客气地喝道,冷冰冰的语调霸气十足。

    岑思雯微微蹙眉,转眸看了眼严谨尧身后的欧晴。

    正好欧晴也在看着岑思雯。

    两个女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看是平静无波,实则战火弥漫。

    欧晴很惊讶,惊讶于岑思雯的改变……

    在她的印象中,岑思雯的性格很活泼,怎么现在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呢?

    嗯,现在的岑思雯,身上标签着温柔、贤惠、大体、优雅……所有大家闺秀所必备的优秀条件她都有了。

    不是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

    到底十六岁的活泼和四十岁的贤淑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呢?

    还是说不管活泼还是贤淑都不是她的本性?

    岑思雯淡淡地看了欧晴一眼之后,再转眸看着严谨尧,语带嗔怪地说:“你这是怎么了?我跟伯母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在你这里吃个饭都不行么?”

    那声音温柔得让欧晴浑身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心里更酸了。

    欧晴闷闷不乐地想,自己恐怕穷其一生也学不来这种语气。

    “吃饭可以,有什么吃什么,我这里不是餐厅没得挑!”严谨尧语气冷硬,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耐。

    岑思雯像是看不懂严谨尧的不悦一般,优雅地微微一笑,“我不挑,吃什么我都ok的,只是伯母……”

    “谁都一样!”严谨尧冷冷抢断,大有巴不得把她们得罪了才好。

    得罪了以后就不会来打扰他和欧小晴的二人世界了,得罪了他就不用担心欧小晴被母亲吓跑了。

    嗯,得罪了最好!

    严谨尧话音刚落,洪芸菲就出现了。

    “晴丫头,我想吃锅巴肉片和水煮鱼。”洪芸菲扬声说道,语气亲昵得跟叫自己闺女一般。

    欧晴一愣,正不知该如何反应,就听严谨尧冷冷吐出两个字——

    “没有!”

    “我没问你!”洪芸菲半是笑意呤呤,被儿子呛得肝火旺盛,转头就对着儿子没好气地呵斥了一声,然后再转回头看着欧晴,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像个孩子般可怜巴巴地说:“我想吃。”

    欧晴觉得洪芸菲像是个老顽童,明明不喜她的,可面对她的央求,她竟不忍拒绝……

    “……哦。”鬼使神差的,她轻轻点头。

    严谨尧狠狠拧眉,对不懂拒绝的欧小晴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洪芸菲咧嘴,喜笑颜开,得意地瞟了儿子一眼。

    接收到母亲大人充满挑衅的目光,严谨尧的脑子里莫名就浮现出云裳的脸……

    这一老一小两个女人,居然给了他一种相似的感觉。

    嗯,同样幼稚,同样气死人不偿命。

    欧晴答应了之后就后悔了。

    可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想收回已是不可能。

    她沮丧地低着头,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是个超级大笨蛋,一边默默地朝着厨房走去。

    小刀听从洪芸菲的命令去买鱼了,厨房里只要欧晴一人在准备需要的佐料。

    “伯母,阿尧,你们先聊着,我去厨房看看欧小姐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岑思雯噙着温柔的笑看着严谨尧和洪芸菲,轻轻说道。

    “嗯,去吧!”

    严谨尧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洪芸菲就对岑思雯摆了摆手,抢先说道。

    于是岑思雯优雅起身,朝着厨房走去。

    洪芸菲看着岑思雯的背影,一抹高深莫测的光芒从她的眼底一散而过……

    待岑思雯进入厨房之后,洪芸菲转头看着严谨尧,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小西装,“小刀说这衣服是你给我买的。”

    严谨尧这才发现母亲的穿着。

    眉头一皱,他说:“不是!这衣服是欧小晴的!”

    见儿子连敷衍自己都懒得,洪芸菲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不由在心里再次叹气,生儿子有什么用啊!

    有了媳妇就忘了娘!

    老婆是宝,老妈却是草,真是让她这个当妈的心寒啊!

    “我想也是,你这个大总统怎么可能给我买衣服呢……”洪芸菲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淡淡讥讽,“即便我是你妈!”

    严谨尧,“……”

    “你说我生这么儿子来干嘛呢?活了一大把年纪,都快入土了,却没一个舍得给我买件衣服的。”

    “……”

    严谨尧无言以对。

    洪芸菲撇嘴,越说越幽怨,越说越可怜,“哎,衣服穿便也罢了,现在居然连饭都快吃不上了,你说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啊?在儿子家吃顿饭居然还得看脸色,我洪芸菲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听着母亲的碎碎念,严谨尧有种简直了感觉。

    从来不知道原来精明干练的母亲居然也会用这种可怜兮兮的语气说话,他以为母亲是一辈子都不会对人说软话的,哪怕是假装,她都应该不屑才是。

    严谨尧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看,一边淡淡吐字,“您要衣服我马上就可以给您拉一卡车来,您要吃饭我也可以让欧小晴天天给您做,但前提是什么您心里清楚!”

    前提是不能再阻挠他和欧小晴在一起……

    洪芸菲当然清楚。

    事到如今,她自然是不会再阻挠他们,但她想给自己这个狂妄自大的儿子一点教训。

    嗯,她得挫挫他的锐气。

    叫他不尊敬她!

    她可是他妈,居然对她指桑骂槐冷嘲热讽,简直是大逆不道!

    本来如果他态度好点的话,她心情一好就把当年欧小晴离开他的真相告诉他,可他一回来就摆着个臭脸,让她什么心情都没有。

    所以再看看吧,看他什么时候表现好,等他表现好的那天她再告诉他好了。

    “什么叫我‘要’啊?要衣服穿要饭吃的那是乞丐,你当我是要饭的?”洪芸菲嘴一撇,一脸嫌弃地哼哼,刻意咬重字音以示讥讽。

    “我可没这么说!”严谨尧头也不抬地应道。

    没这么说不代表心里不这样想。

    “怎么着?在你心里,她比你我还重要?”洪芸菲目光幽怨地瞥着一脸冷漠的儿子,

    严谨尧沉默了几秒。

    “对!”然后他点头,特别坚定地吐出一个字。

    洪芸菲闻言,眸色一黯,虽然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可依旧免不了有点伤心……

    然而下一秒,严谨尧又补了一句,“如果您非要逼我选择的话!”

    他的潜台词是,如果您能和欧小晴和平共处,您依旧是我的母亲,我和欧小晴会在往后的日子里好好孝敬您,反正,若您非要阻挠我和欧小晴,我就只能远离您,即便您是我的母亲。

    听儿子这样说,洪芸菲的心里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默默叹了口气,她故作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她有什么好的?”

    “什么都好!”严谨尧依旧头也不抬,字字坚定。

    “可是以你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找个更年轻更漂亮的!”

    “她就是最漂亮的!”

    “年轻呢?”

    “她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二十岁!”

    洪芸菲说一句,严谨尧就答一句,不紧不慢的语调,却尽显深情和宠溺。

    噫……

    真肉麻!

    洪芸菲撇嘴,轻轻打了个寒颤,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啊?瞧瞧她那胆小懦弱的性子,能把人急出心脏病!”洪芸菲对儿子如此迷恋欧小晴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倒不是说欧小晴不好,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吧。

    毕竟像儿子这样强势的男人,她以为他会喜欢与他旗鼓相当的那种女人,那样才有挑战性不是么!

    当然,对每一个做婆婆的来说,自然是更喜欢温柔听话的儿媳妇,所以欧晴是很对她胃口的。

    喜欢她什么吗?

    严谨尧想了想,发现欧小晴全身上下每一处他都爱……

    “什么都喜欢!”他很诚实地答道。

    “得!看不出来咱们严家还出了一个痴情种。”对于儿子的“执迷不悟”,洪芸菲大摇其头,完了又噙着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儿子,坏凉飕飕地补上一句,“可是她不喜欢你——”

    “她喜欢!”严谨尧抢断,抬头冷冷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母亲。

    洪芸菲挑眉,笑得更坏了,“是吗?可我刚才问她——”

    “她说谎!”严谨尧脸色阴沉,再也无法装淡定。

    “她为什么要说谎?”洪芸菲就喜欢看平日里冷静得如冷血动物一般的儿子发飙。

    为什么要说谎……

    她是说谎吗?

    不!她不是在说谎!她是真的不爱他!

    是他希望她在说谎……

    嗯,希望!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无法接受她不再爱他的这个事实,他多么希望她还是曾经的欧小晴,多么希望她的心里还有他……

    严谨尧没说话,心里则没好气地腹诽,我若猜得懂她就好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想欧小晴的心他这辈子都别想猜透。

    面对母亲咄咄逼人的目光,严谨尧无法反驳就只能耍横了,“我说她说谎她就是说谎!”

    洪芸菲闻言,哭笑不得,“儿子,你这样自欺欺人真的好吗?”

    严谨尧想,有什么不好的?他是老大他怕谁?

    反正他有办法把欧小晴永远拴在身边就行,管他是不是自欺欺人,管他是不是卑鄙无耻,管他是不是强抢民女……

    嗯,他什么都不管,只要她留在身边就好!

    “她爱不爱我……并不重要。”

    沉默半晌,严谨尧突然幽幽冒出一句。

    洪芸菲闻言,霍然瞠大双眼,惊讶极了,“这都不重要?”

    “不重要!”严谨尧摇头,语气更加坚定了一分。

    “那什么才重要?”

    “她在我身边!”

    看着一脸严肃的儿子,洪芸菲突然觉得好心酸。

    心疼儿子,特别心疼。

    爱情到底是个什么破玩意儿?竟然把她骄傲自负的儿子折磨得如此卑微……

    为了留住心爱的女人,不择手段哪怕放弃一切也在所不惜,即便对方不爱自己也不愿意放手……

    这可真是卑微到了极限。

    洪芸菲默默叹了口气。

    眼角余光瞟了眼厨房,她突然说:“我还想吃辣子鸡,你去厨房跟晴丫头说一声。”

    严谨尧拧眉,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不过是加一个菜,累不坏她的!”洪芸菲无语地瞥了儿子一眼,觉得儿子跟欧小晴结婚后肯定会变成一个老婆奴的。

    估摸着他会成为严家最爱老婆的男人,没有之一!

    严谨尧什么也没说,将手里的报纸往茶几上一放,起身走向厨房。

    厨房里——

    “快四年没见了,想不到欧小姐的精神状态居然变得这么好了!”

    -本章完结-  src="/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