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6章:你爱不爱我?
    欧晴把手里的衣服一丢,转身就走。

    走就走!

    洪芸菲一脸懵逼。

    哟呵!二十几年没见,这丫头脾气见长啊!

    “丫头!”

    见欧晴真的要走了,洪芸菲急喊一声。

    可不能让她走啊,她若走了,儿子还不得跟她断绝关系啊!

    毕竟因为当年的事,这些年儿子对她可一直都是不咸不淡,明显是对她怨气深重的。

    洪芸菲苦哈哈地想道。

    欧晴停步,但并未回头,表面看起来好像很镇定,其实内心一片慌乱。

    “你恨我吗?”洪芸菲看着欧晴透着倔强的背影,轻柔的语气里隐隐透着一丝愧疚。

    恨她吗?

    这个问题欧晴也曾问过自己,但一直没有答案。

    当她也为人母之后,其实她是能体谅洪芸菲的担忧和难处的,只是后来……她对洪芸菲的某些做法不太赞同。

    恨不恨她不知道,但怨气肯定是有的。

    欧晴不知该如何作答,唯有沉默。

    洪芸菲觉得欧晴比二十五年前更排斥她了。

    快速反省了下,洪芸菲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啊,为什么这丫头就对她有了敌意呢?

    虽然当年她拆散了他们,可她也是迫不得已啊!

    而且她只是把利害关系跟她说明,从始至终都没有用任何羞辱性的方式逼她离开,她已经尽可能地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了。

    “丫头——”

    呯!

    洪芸菲刚想问出心中疑惑,门却在这时突然被人狠狠推开。

    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正是匆匆赶回来的严谨尧。

    严谨尧面罩寒霜,气势汹汹地进入洗衣房,让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瞬时变得僵凝。

    欧晴愣愣地看着突然回家的男人,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的不安和恐慌莫名就消散无遗了。

    他回来了就好了……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默默松了口气。

    虽然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但只要不让她一个人面对他的妈妈,她就放心多了。

    “哟!你不是在上班嘛?怎么突然回来啦?”

    洪芸菲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看着儿子,语调轻快地戏谑道。

    严谨尧置若罔闻,仿佛母亲不存在一般,狠狠皱着眉头,目光凛冽地看着欧晴,冷冷喝问:“你在干吗?”

    “啊?”欧晴被喝得一愣,眨巴着双眼一脸茫然地看着发脾气的男人。

    她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对她发脾气啊?

    欧晴莫名其妙又满心委屈。

    “我问你在干吗?”严谨尧倏地一声怒喝,浑身戾气深重。

    洪芸菲的嘴角若有似无地撇了撇,嫌弃地看着明显是在指桑骂槐的儿子。

    “洗……洗衣服。”欧晴颤声呐呐,慌忙低下头,掩饰着自己已然泛红的双眼。

    难受……

    特别特别的难受。

    如果女儿在就好了,女儿在的话肯定不会让她这样受委屈的,女儿会保护她,会心疼她,会帮她对付坏人……

    嗯,在这个世上,只有女儿才是最爱她的!

    欧晴想女儿了……

    特别特别的想。

    “你闲得慌是不是?洗什么衣服?谁的衣服?谁让你洗的?”

    欧晴话音刚落,严谨尧就噼里啪啦骂了一通,冷着脸的样子特别凶。

    “那个……”欧晴吓得缩脖子,怯怯地瞟了他一眼,被他骂得既气愤又委屈。

    “我!”洪芸菲铿锵有力地吐出一个字,在心里给了儿子无数个大白眼。

    气氛,僵到谷底。

    欧晴偷偷看了洪芸菲一眼,对她主动“认罪”的行为颇感惊讶。

    严谨尧转眸,目光淡漠地看着母亲大人。

    “我的衣服!我让她洗的!怎么了?”洪芸菲抬头挺胸,与儿子对视,不苟言笑的样子同样气场强大,“嗯?怎么了?让她给我洗件衣服怎么了?你发什么脾气呢,啊?”

    洪芸菲想,就算你跟欧小晴结了婚,那欧小晴也是我的儿媳妇,我让自己的儿媳妇洗一件衣服很过分吗?

    严谨尧拧眉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母亲,薄唇抿成一条阴冷的弧度,没说话,但阴沉的脸色格外骇人。

    眼看母子俩就要崩了,欧晴慌了。

    她不希望他们母子闹僵,因为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她倒不是担心自己,她怕的是洪芸菲一怒之下会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比如女儿,比如云家,再比如欧家。

    欧晴忙不迭地对洪芸菲摇头摆手,焦急地为严谨尧解释,“不是不是,他不是发脾气……”

    “闭嘴!”

    可她话音未落,就被严谨尧恶狠狠地喝止了,同时伴随着他一记狠厉的瞪视。

    严谨尧的瞪视一不小心又刺伤了欧晴的心。

    欧晴想,他一定是在嫌弃她,觉得他们母子说话没她插嘴的份儿,所以才这么凶的叫她闭嘴……

    闭嘴就闭嘴!

    有什么了不起!!

    一会儿她就回C市,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他,再也不来这个破地方!

    嗯,她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吼她……

    他居然当着他妈妈的面吼她!

    太伤自尊了!

    哼╭(╯^╰)╮!

    一见欧小晴低下了头,严谨尧就知道她肯定是难过了。

    但他这会儿没办法哄她,他得先把难缠的母亲大人摆平了再说。

    洪芸菲看了看低着头生闷气的欧晴,又看了看一脸不善的儿子,佯怒地冷嗤:“她说她是新来的佣人,我让佣人给我洗件衣服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还是说你的‘佣人’我这个做妈的不能使唤?”

    刻意咬重的“佣人”二字,隐隐透着一股调侃的意味。

    佣人……

    严谨尧狠狠瞪了欧晴一眼。

    接收到他狠厉的眼神,欧晴不服气地与他互瞪,那眼神好似在为自己辩驳“你自己说让我来帝都给你洗衣做饭当佣人的”……

    “她不是佣人!”严谨尧瞪完欧晴又转头去瞪自己的母亲。

    “不是佣人?”洪芸菲挑眉,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不是!!”严谨尧很用力地咬字。

    洪芸菲的眼底划过一抹不怀好意,问:“那她是什么?”

    严谨尧沉默。

    欧晴偷偷瞅着严谨尧,心里莫名泛起一丝期待和紧张……

    虽然很清楚自己与他的悬殊,但她就是忍不住痴心妄想……

    严谨尧知道欧小晴在偷看他,他转眸向她看去,她又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立马撇开了视线,让他爱恨不能又啼笑皆非。

    心中默默衡量了下,严谨尧神色严肃地看着母亲,说:“不管她是什么,您都不能使唤她做任何事,即便您是我的母亲!”

    “他会使唤你吗?”面对儿子的霸道,洪芸菲的反应是转眸看向欧晴。

    “呃……”欧晴被问得一愣,下意识地看向严谨尧。

    严谨尧冷冷瞥她一眼。

    欧晴低头撇嘴,不敢作答了。

    他何止是使唤她啊,他简直就是压榨她好么!

    见欧晴低眉顺眼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模样,洪芸菲也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刚才还觉得这丫头有点小脾气了,可这会儿在儿子面前,才发现她依旧怂得跟见了猫的小白鼠一般。

    没出息死了!

    “我可以使唤她,您不能!”严谨尧看着母亲,理直气壮地说道,淡淡的语气霸道至极。

    洪芸菲挑眉,一脸不服,“凭什么?”

    他俩若能修成正果,丫头就是她的儿媳妇了,她使唤使唤自己的儿媳妇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凭她是我的!”严谨尧说。

    她是我的……

    欧晴的脸,刷地就红了。

    他这话说得有点太过暧、昧,听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欧晴面红耳赤,有种恨不得挖个地洞遁走的冲动,觉得这男人真是为老不尊,都不想想自己多大岁数了,居然还说这样的话,也不怕被人笑话。

    “你的?”洪芸菲的眼底忍不住流淌着一丝笑意,问的是自己儿子,目光却犀利无比地看着欧晴,看得欧晴想把头缩进肚子里去。

    “我的!”皮厚的严谨尧不知羞耻为何物,应得字字铿锵。

    “盖章了吗?打标了吗?她身上有你的烙印吗?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口说无凭,如何让人信服?”洪芸菲哼哼。

    严谨尧烦死母亲的不依不饶了,冷冷道:“我说她是,她就是,不是也是!”

    欧晴感觉自己已经被眼前的母子俩无视得很彻底了。

    明明他们的话题是围绕着她的,可她这个当事人却完全插不上嘴。

    洪芸菲对自己儿子的厚颜无耻已经表示无语了。

    与儿子对峙了几秒,她转头看看向欧晴,把选择权交给她,“他说你是他的,你是吗?”

    欧晴顿时觉得洪芸菲丢给自己的是一个烫手山芋。

    “我……”她点头不是,不点头也不是,为难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她答不上来,洪芸菲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挑衅地看向儿子,“你看她吞吞吐吐的,分明就是不愿意,你说你一国总统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干吗非要把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强留在身边?”

    不喜欢你的人……

    严谨尧感觉自己的心窝子被狠狠刺了一刀。

    若这话是从别的什么人嘴里说出来的,他定把那人毒哑了让其从此以后永远都无法再说话。

    可偏偏是他的亲生母亲!

    严谨尧脸如玄铁,气得咬牙切齿却又发作不得。

    “我乐意!”找不到话反击,他最后只能破罐子破摔地冷冷说道。

    嗯,他乐意!

    哪怕欧小晴的心里没有他,哪怕是他自作多情强取豪夺,哪怕自己这种行为很卑劣,都无所谓。

    是的!统统无所谓!

    只要能把她留在身边,他可以不计一切代价。

    从决定把欧小晴带回帝都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想好了一切,不管有多困难,他都再也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了。

    这一次,就算是死,他也要跟她死在一起!

    年轻时觉得日子还长,不管怎样心里都还有一线希望,可现在他们都老了,是真的没有时间再浪费和蹉跎了。

    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他怕极了自己会孤独终老,他无数次的想,当他临死的时候若欧小晴没有在他身边,他这一生都白活了。

    即便他贵为总统!!

    所以既然他与欧小晴能再度重逢,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上天给予的这个恩赐呢?

    严谨尧没好气的一声“我乐意”惹恼了母亲大人。

    洪芸菲脸色一沉,“我不乐意!”

    并非真的反对他们在一起,只是对儿子的不敬有些不太开心。

    哎……

    可能每一个当妈的都会有这种失落和忧伤吧,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孩子“有了老婆就忘了娘”……

    “嗯,母亲您不乐意的事儿儿子从来不强迫您,同样的,母亲能否也别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我呢?”严谨尧冷冷一笑,言辞犀利地讥讽道。

    “我是为你好——”

    “我不需要!”

    严谨尧勃然喝道,忍无可忍地阻断母亲。

    洪芸菲的脸色瞬时阴沉无比。

    这下气氛是真的僵到了谷底。

    若说前面洪芸菲是在逗自己儿子玩儿,那么此刻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她想没有哪个母亲在听到自己的孩子说不需要她的关心时心里能不难受吧……

    同样为人母的欧晴也觉得严谨尧这话有点过分了。

    虽然她对洪芸菲心存怨言,但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她是挺受不了这种无情无义的话的。

    试想一下,裳裳若是对她说“我不需要你的关心”,她估计得哭死。

    多难受啊!

    欧晴知道同情心泛滥是个非常糟糕的缺点,可是怎么办呢?看到洪芸菲伤心又愤怒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安慰……

    “他……他不是那个意思……”

    “我叫你闭嘴!”

    可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再度被严谨尧疾言厉色地喝止了。

    欧晴缩了缩脖子,乖乖闭上了嘴巴。

    想回C市的念头更坚定了。

    凶凶凶!就知道凶!

    她又不是出气包,干吗总是这样那样的吼她?尤其还是在外人面前……

    好吧,他的妈妈不算外人,可岑思雯总是外人吧!

    还是说他跟岑思雯关系好得已经像一家人了?

    如果他跟岑思雯真的……

    得!她一会儿就打电话给裳裳,让裳裳来接她,她要回家!

    哼!

    欧晴低着头咬着唇,心里又酸又涩又难过。

    洪芸菲是真想知道自己儿子在欧小晴面前到底有没有怂过。

    犹记得当年在书房里他哽咽着对她说“可是妈,我爱她呀”……

    那一声“我爱她啊”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充分显示了他爱欧小晴是爱到了极致,然而为什么他却总是对欧小晴凶巴巴的呢?

    严家的男人都有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难道好面子的老四只是人前装腔作势人后则是老婆奴?

    嗯,很有可能!

    严谨尧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母亲尽快撵走。

    “母亲您如此清闲就该在国外多玩些日子,何必这么早回来庸人自扰。”严谨尧说话很不客气,存了心想把母亲气走。

    “怎么着?嫌我多管闲事?”洪芸菲噙着冷笑与儿子对视,母子俩的目光同样犀利。

    有道是知儿莫若母,严谨尧心里在想什么,洪芸菲又岂会不知呢。

    严谨尧,“母亲既有自知之明,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洪芸菲气得暗暗磨牙。

    儿子越是想撵她走,她越不想走。

    “小刀!”洪芸菲突然大声喊道。

    几秒之后,小刀急匆匆地出现,“来了来了!老夫人您叫我啊?”

    “做饭!我饿了!”洪芸菲气鼓鼓地沉声命令,边说边往外面走去。

    严谨尧狠狠拧眉,烦躁。

    小刀一脸懵逼。

    现在距离饭点还有两个小时呢,这么早做饭真的合适么?

    可老夫人的命令她又不敢违抗,怯怯地瞅了眼面罩寒霜的总统大人,然后一边往外退,一边几不可闻地应了声,“……哦。”

    在洪芸菲和小刀都离开洗衣房后……

    “站住!”

    欧晴正欲跟着出去,想着上楼去给女儿打电话让女儿来接自己,哪知面前突然伸来一只手,生生挡住了她的去路。

    同时还伴随着他冷厉的怒喝声。

    她抬眸看他。

    打定主意要走了,她顿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反倒不是那么怕他了。

    “干吗?”她凉飕飕地瞥他一眼,没好气地问。

    他母亲和岑思雯没来之前他们都还好好的,这些天他对她也特别的好,可现在他的妈妈和“妹妹”来了,他就对她各种凶……

    咋地?真把她当佣人啊?真以为她低贱到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啊?

    总统了不起啊?她不伺候了总行吧?!

    哼!

    严谨尧很生气。

    因为当他急匆匆地赶回来,刚好在门外听到母亲问她爱不爱他,而她的回答是干脆又果断的“不爱”!

    不爱……

    虽然这个残酷的事实他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知道了,可现在再一次听见她亲口说出这样狠心的话,他简直是心如刀绞。

    她的心肯定是石头做的,否则他对她这么好,没道理还捂不热的。

    她真是够狠,居然一点犹豫都没有,哪怕她表现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喜欢他,他心里也能好受点。

    明知母亲不赞同他们,她还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母亲岂不是更有理由阻止他们了吗?

    当然,现在的他再也不会受任何人的影响,可是她的否定还是深深伤了他的心……

    呯地一声。

    在母亲和小刀离开之后,严谨尧将门狠狠甩上。

    欧晴吓得一颤,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含着戒备的双眼怯怯地瞅着他。

    她有种自己可能会被他揍的感觉……

    她退,他进,步步紧逼。

    直到她的腰部抵上洗衣机,直到她被他困在洗衣机和他的胸膛之间,直到她再也无路可退……

    然后她听见他阴森恐怖的声音响在头顶——

    “欧小晴,你爱不爱我?”

    “……”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