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4章:不速之客
    发脾气是因为他的心里不安,是她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是他总害怕会再一次失去她……

    因为失去过她一次,他尝过了那种锥心刺骨的痛,已经受够了,所以不想再让悲剧重演。

    他一贯冷静自制,这一生也只有她才有让他动不动就失去理智的本事,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源于他爱她!

    严谨尧一直觉得欧小晴是上天派来收拾他的!

    他谁都不怕,就怕她!

    怕她伤心,怕她难过,怕她掉眼泪,更怕她生气不理他……

    嗯,最怕的就是她不要他!

    他知道自己在爱她的这件事上已经走火入魔,可他救不了自己,甚至连少爱她一点都做不到。

    生气的时候对她发脾气,可还不等气消,才一吼完他就后悔了。

    尤其是在经过二十五年的分别之后,再次重逢,他发现自己越发的离不开她。

    简直恨不得把她拴在裤腰带上,走哪儿都带着她才好。

    他说,因为你心里没我……

    欧晴觉得自己很冤枉,可是却又不能为自己伸冤。

    怎么会没他啊?

    她的心里明明满满都是他,时刻都是他,甚至连睡着了梦里都是他……

    其实有时候不敢表露心迹不是不爱,而是因为太爱。

    爱情总是让人胡思乱想,总是让人患得患失,也总是让人不够自信……

    尤其自己爱慕的男人又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严谨尧。”沉默半晌,欧晴深深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男人,一本正经地轻轻喊他。

    “嗯。”他慵懒回应,深邃的目光尽显深情。

    “你……”还爱我吗?

    她想问,可几经挣扎,却终究是问不出口。

    “什么?”他拧眉,狐疑地盯着她。

    被他锐利的目光一看,她更怂了,顿时打了退堂鼓,摇头,“算了,没什么。”

    “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直觉告诉严谨尧,小兔子未说出口的话应该很重要。

    然而他越催,她的心里就越慌。

    略显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她目光闪烁,小声呐呐,“真的没什么的,我只是……只是想跟你说……”

    “说什么?”他将她试图撇向一边的脸颊又掰回来,逼着她与自己对视,听似慵懒的语调实则咄咄逼人。

    “你能不能别讨厌裳裳啊?”无奈,她只能看着他,情急之下张口就道。

    嗯,这也是她心里的一大忧虑。

    他们父女俩也不知是不是天生就不对盘,从第一次见面就剑拔弩张,彼此针锋相对,搞得父不像父,女不像女。

    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不能和睦相处,欧晴觉得好惆怅啊。

    “是她先针对我的!”

    说起云裳那个拖油瓶严谨尧就气不打一处来,俊脸一沉,没好气地轻喝道。

    “她不是要故意针对你,她只是担心我。”欧晴为女儿解释,“她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她见不得别人欺负我。”

    “我是别人?”严谨尧闻言,更不高兴了。

    “呃……”欧晴嘴角一抽,有些怯怯地瞟他一眼,几不可闻地小声呐呐,“对她而言应该是吧……”

    严谨尧狠狠磨牙,“哼!”

    “她只是一个孩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她一般见识嘛!”她咬了咬唇,指甲在他手臂上轻轻地抠,讨好地求他。

    指甲刮着他的皮肤,引起一股电流,从臂膀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至全身,然后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麻了。

    “孩子?都嫁人了还是孩子?”他轻蔑冷嗤,一脸不以为然。

    欧晴,“当然是啊,就算她以后生小孩了也还是我的孩子啊!”

    严谨尧不开心了,狠狠拧眉,眼底饱含着气愤和幽怨,“欧小晴我发现你还真不是一星半点的偏心诶!”

    偏心?

    “啊?”她茫然地眨巴着双眼,不明所以。

    “你怎么不叫你女儿尊重长辈,居然叫我先包容她?”他愤愤不平,狠狠瞪她。

    “你对她好点她就不会针对你了嘛!”她皱着眉斜睨他,一脸“你怎么这么小气”的嫌弃表情。

    严谨尧大怒,“懂不懂什么叫长幼有序?她是长辈还是我是长辈?凭什么要我讨好她?”

    他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他对她千依百顺也就罢了,还得对她的女儿低声下气?

    要他用热脸去贴云裳那小破孩儿的冷P股?

    做梦呢!

    那不把他放在眼里的臭丫头,他见着就烦,还要他昧着良心对她好?

    呵呵!

    他做不到!

    “你跟孩子较什么真儿啊?让让她能怎样?”欧晴简直无语了,没好气地轻斥道。

    “欧小晴,你真不觉得自己的教育方法有问题吗?”严谨尧微眯着双眸,冷哼。

    教育方法有问题?

    他又是在暗示她没教好女儿吗?

    她不服!

    “不觉得!”她摇头,理直气壮。

    严谨尧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不知悔改的小兔子,爱恨不能地说道:“你这样溺爱孩子是不对的!”

    “我没有溺爱她。”

    “你还敢说没有!”他冷着脸呵斥。

    “真没有啊。”她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抵死不认。

    “她那么目中无人你还说没有?”严谨尧恨铁不成钢,心道那丫头若是他的女儿,他非得绑起来狠狠打一顿,叫她那么目无尊长。

    欧晴见女儿一再被嫌弃,忍不住为女儿辩解,“她不是目中无人,她只是——”对你这个生父有怨言。

    可话到一半,她就戛然而止,不敢再说下去。

    “只是什么?”他隐隐嗅到不对,微眯着眸咄咄逼人。

    欧晴眼珠子转了转,说:“她的礼貌取决于你对我的态度。”

    “我对你的态度怎么了?”

    “不好呗。”她瞥他一眼,哼哼道。

    严谨尧闻言,一脸委屈加冤枉,气得大骂,“我对你不好?欧小晴你良心被狗吃了?”

    又骂人?

    “被你吃了!”她张口就反击。

    “你骂我?!”严谨尧哭笑不得,佯怒地板起脸孔,狠狠瞪她。

    欧晴沉默,垂着眼睑不敢与他犀利似剑的目光对视。

    “咬死你!!”

    严谨尧心里怨气深重,头一低,对着她的唇就狠狠吻上去。

    “唔……”她被吻个正着,被他猛烈的攻势逼得惊喘不已。

    他挑开她的牙,毫不客气地攻城略地……

    跟她说话只会把自己气死,所以干脆别说了,还是做吧!

    只有在做的时候,她才是他一个人的;只有在做的时候,她才会乖巧听话;只有在做的时候,她的眼里心里才只有他……

    所以此时此刻,说,不如做!

    他的吻,猛烈又激狂,让她的大脑以极快的速度陷入了迷糊之中。

    睡袍被他剥掉,她如脱茧的蚕,很快就白花花地呈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当他气势汹汹地抵上来,她撑着最后一丝理智,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东西递给他……

    “这个……你戴上……”她红着脸,磕磕巴巴地对他说。

    箭在弦上的严谨尧被突然打断,一脸欲求不满,拧眉不悦,“什么?”

    垂眸一看,居然是个安全T。

    严谨尧眸光一凌,一把夺过安全T就朝着沙发的方向扔去。

    三米开外的距离,安全套准确无误地飞进垃圾篓里,直接命中。

    这是什么鬼?

    他才不戴呢!

    他不喜欢隔着一层东西跟她做,一点都不舒服!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想要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他们的孩子!

    她都跟别的男人生了一个女儿,凭什么不给他生一个?

    哼!

    前不久她去医院复查的时候,他看过她的体检报告,她的身体很好,受孕完全没有问题。

    其实他并不是非要孩子不可,只是每次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有个女儿心里就严重不平衡。

    他也要她给他生孩子,可以不强求,但至少应该努力一下的是不是?

    怀得上自然最好,若实在怀不上……

    那就当他倒霉吧!

    有时候想想,若他这辈子没人喊爸爸……也挺心酸的。

    他明明有个如此深爱的女人,却与她没有爱情的结晶,叫他怎能不难过呢?

    他也想要个女儿,长得跟她一样温柔漂亮的女儿……

    千万别像云裳那样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可爱!!

    手里突然一空,安全T不翼而飞。

    “喂!你——啊……”

    欧晴大叫,欲伸手去抢,哪知就在这时,他狠狠沉腰……

    将她一举攻破。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不知不觉,欧晴来帝都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甜蜜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的快,一天一天,时光飞逝而过。

    严谨尧很忙,既要忙工作,又要忙着跟他的小兔子谈恋爱。

    嗯,爱情面前无年龄,明明彼此已年过半百,他们却觉得彼此都还是年轻时的模样。

    这二十五年里,人人都说他是工作狂,可现在,每天出门上班变成了最艰难的事。

    只要晚上没有把她闹到筋疲力尽,她次日早上都会起来送他出门,然后站在门口一边给他打领带,一边叮嘱他注意安全。

    天天如此。

    当然,这全是他要求她这样做的!

    然后他就看着她为自己认真打领带的模样,看得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无数次的感慨,这就是他想要的人,这就是他理想中的生活,这就是他认为最完美的人生。

    他每天都舍不得离开她,想要把她时刻待在身边的念头越来越强烈,那种难分难舍的心情,就跟热恋中的小青年一模一样。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然而二十五年都没有冲淡他对她的爱。

    有些感情,表面沉寂,内心却汹涌无比。

    比如他!

    严谨尧春风得意,对与欧小晴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满意。

    至于欧晴……

    其实她也很满意。

    但如果他能不每晚都折腾她的话……

    就更完美了。

    嗯,他每晚都闹腾。

    有时候甚至白天也会……

    反正他只要在家,她就少不了被压榨。

    古人云,食色性也,其实这种事很正常,只是他好像有点太痴迷了……

    简直就是不知餍足!

    她的体力跟他是没发比的,往往她累得已如一滩烂泥,他却越战越勇,像是恨不得把她弄死似的。

    他有个怪癖,每次都要做到她对他撒娇求饶,他才会放过她。

    她若不求饶,他就会一直做一直做,永不知倦一般,各种摆弄她,各种让她崩溃。

    他狡猾腹黑,总有办法让她缴械投降,总有办法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总有办法从她身上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斗不过他,永远都斗不过的。

    但其实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觉……

    也挺好的。

    哪怕很没出息,哪怕女儿又会对她恨铁不成钢,可这样每天跟他腻歪的生活,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在帝都的这半个月,除了刚来的前几天跟他怄气的时候比较难过,而在与他和好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像是泡在了蜜罐里一般。

    甜蜜蜜的日子,让人分外迷醉。

    他在家的时候,她就陪他,他去上班了,她就到楼顶去弄多肉,每天都过得充实又开心。

    然而这样宁静幸福的日子,在某一天,被不速之客打破……

    叮铃铃……

    欧晴刚看完多肉从楼顶下来,就听到门铃响了。

    撸着袖子的小刀从厨房里跑出来。

    “我去开吧。”欧晴对小刀说,然后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小刀又折回厨房继续搞卫生。

    欧晴走到门口,手搭上门把,随意往门上的猫眼看了一下。

    不看不打紧,一看魂都吓飞了。

    她转身就朝着厨房飞奔而去。

    “小刀小刀!”她边跑边压着嗓子喊。

    “怎么了夫人?”小刀微微皱着眉头,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那个那个……”欧晴脸色大变,神色慌张,急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哪个?”小刀疑惑不解。

    “那个……”欧晴狠狠喘息,苍白着脸,显然是吓得不轻。

    “到底哪个啊?”小刀见状,担忧起来。

    夫人是四爷的心头肉,若夫人有个什么闪失,她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更何况她只有一个。

    “严严严……”欧晴磕磕巴巴,又惊又怕,极尽艰难才把重点说出口,“严谨尧他妈妈……来了!!”

    嗯,来人正是严谨尧的妈妈洪芸菲。

    “老夫人来啦?小刀双眼一亮,她倒挺喜欢那透着风趣的老太太。

    不过听说老太太去旅游了不是么,这是回来了么?

    “嗯嗯嗯!”欧晴点头如捣蒜,心如打鼓,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哦,我去开门——”小刀把手上的水渍往围裙上擦了擦,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别!”欧晴慌忙拉住小刀。

    小刀看着心虚又慌张的欧晴,大惑不解,“夫人你怎么了?”

    “我躲洗衣房去,别让她发现我。”欧晴狠狠咽了口唾沫,指着洗衣房对小刀叮嘱道。

    “为什么呀?”小刀一脸莫名其妙,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躲?

    夫人为什么要躲啊?

    “你别管为什么,反正不能让她知道我在这里!听到没有?!”欧晴急得不行,极其难得地冷了脸,威严十足地命令道。

    小刀眨了眨眼,呐呐点头,“……哦。”

    见小刀点了头,欧晴忙不迭地跑进洗衣房里。

    关门,上锁。

    小刀对欧晴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一边频频回头去瞅洗衣房,一边朝着门口走去。

    门打开,洪芸菲威武霸气地站在门口。

    洪芸菲的身后站着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美丽女子。

    小刀认识这个女子,知道这个女子的真实年龄是四十刚出头……

    女子叫岑思雯,是国内著名歌唱家。

    小刀还知道,这个岑思雯就是四爷传说中的红颜知己……

    然而四爷从来没有承认过!

    “老夫人好!”

    门一打开,小刀就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微微弯腰,特别热情地向洪芸菲问好。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洪芸菲瞥了小刀一眼,一边朝着屋里走去,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小刀在厨房做卫生,前面没听见门铃声,请老夫人见谅!”小刀亦步亦趋地跟在洪芸菲的身后,乖巧地回答。

    然后洪芸菲和岑思雯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小刀则回去厨房给两人泡茶。

    几分钟后,小刀端着茶水回到客厅。

    “老夫人,您的茶。”

    小刀将斟满茶水的杯子轻轻推到洪芸菲的面前,恭敬地说道。

    “四爷呢?”洪芸菲端起茶浅啜一口,问。

    “上班了。”小刀答,不紧不慢,神色自若。

    坐在洪芸菲身边岑思雯一言不发,只是很安静地喝着茶。

    有老夫人在场,轮不到她说话,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家里还有别的人吗?”洪芸菲在放下茶杯的时候,意味深长地又问了一句。

    “呃……”小刀脸色微变,目光微微闪烁了两下,她强装镇定地摇头,“没了。”

    “是吗?”洪芸菲抬眸,犀利的眼神极具穿透力地射向隔着一个茶几的小刀,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小刀被老夫人盯得心里直发悚。

    差点就投降坦白了,可紧要关头,她想起刚才夫人的叮嘱……

    “嗯!”小刀用力点头,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然而下一秒——

    “这衣服谁的?”

    洪芸菲拎起一旁的一件女士外套。

    是一件很修身的小西装。

    一直默不啃声的岑思雯转眸看向洪芸菲手里的西装,捏着茶杯的手,骤然一紧……

    他的私人别墅里有女人了?

    是谁?

    什么时候的事?

    闻言,小刀脸色一僵,“那个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