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3章:谁叫你不乖!
    严谨尧觉得自己真苦逼,连植物都要跟他争宠。

    “欧小晴,我在你心里连这些小玩意儿都不如是不是?”他恼火质问。

    她不说话,只顾摆弄花盆。

    “说啊!是不是?”他伸出食指在她侧额上轻轻戳了一下,佯怒喝问。

    “因为是你买的啊……”

    她没头没脑地咕哝一声,说完转身就朝着楼梯口走去。

    严谨尧微微一愣。

    转头看着她落荒而逃般的背影,他两个大步追上去,在她正欲下楼的那瞬,长臂勾住了她的腰肢……

    用力一拖。

    她就被拽入了他的怀里。

    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他的唇来到她的耳后,紧接着他低醇磁性的声音就灌进了她的耳朵里,“你怎么知道是我买的?”

    她的意思是,因为这些多肉植物是他买的所以她才会格外爱护,是吗?

    严谨尧心里甜滋滋的,小兔子不过是随便给他一点甜头,他就开心得忘了在决定放过云铭辉时心里的难受和挣扎,突然就觉得就算有再多委屈都是值得的。

    “我又不是傻瓜!”欧晴翻了个白眼,小小声地娇嗔道。

    以小刀那点工资,就算再怎么痴迷多肉,也不可能会舍得一次性买这么多的。

    而且她早就发现小刀隔一会儿就拿出手机拍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拍了她再偷偷发给他呗。

    “你就是傻瓜!”严谨尧开心了,衔住小兔子的耳朵轻轻(口允)了一口,宠溺地轻啐一声。

    “你才傻瓜!”她不服,转头瞪他。

    他的大手趁机掌住她的脸颊,将她的脸掰过来,用力吻上她的唇……

    又是一番唇舌大战拉开帷幕。

    许久许久之后……

    严谨尧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亲吻。

    他从她嘴里退出来,与她额头相抵,在黑乎乎的视线中深深凝睇着她波光潋滟的双眸,在她唇瓣上轻轻吐出三个字。

    “我饿了。”

    此刻的欧晴已被吻得媚眼迷离,大脑还处于迷糊状态,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呆呆地眨了眨眼,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严谨尧的话……是正经的。

    “快去做饭给我吃!”看着她有些傻乎乎的模样,他溢出两声低沉的轻笑,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大爷般对她命令道。

    做饭啊……

    “哦。”欧晴连忙低头,为自己把他的话想歪了而感到羞愧。

    他牵着她的手往楼下走,边走边说:“我要吃c市的炸酥肉。”

    “好。”她乖巧点头,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特别纷嫩。

    惹得严谨尧心痒难耐,好想咬一口。

    “还要水煮肉片。”他捏着她软乎乎的手,一步步往楼下走,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好。”她还是点头。

    “再来一个麻婆豆腐。”

    “好。”

    “还有你。”

    “好……嗯?”

    习惯性地答“好”,答完之后发觉不对,她抬眸看他。

    他笑得歼诈,趁机在她唇上一吻。

    欧晴猛然反应过来,双颊瞬时红了个透。

    不该想歪的时候想歪了,该想歪的时候她却又慢半拍,欧晴觉得自己也真是迟钝得没救了。

    严谨尧爱死这种小吵怡情所带来的甜蜜感了。

    他的小兔子,乖起来真是让他怎么都爱不够!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晚餐过后。

    欧晴和小刀一起收拾厨房,严谨尧则去了二楼书房。

    收拾完后,欧晴回到卧室。

    刚洗完澡,严谨尧就回房了。

    看到他推门而进,欧晴的心,顿时就噗通噗通乱跳起来。

    莫名紧张。

    紧张的同时,还有一丝小小的期待……

    严谨尧关上门,朝着欧晴走去。

    她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继续呆呆地任由他揽住自己的腰肢。

    将小兔子轻轻揽进怀里,他低头埋在她的脖颈间,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他陶醉地呢喃一声:“好香。”

    香?

    欧晴眨了眨眼,问:“洗发水还是沐浴露啊?你不喜欢这种味道吗?那我明天换一种——”

    “你。”

    她话音未落,他就轻轻吐出一个字。

    欧晴又是一愣,蹙眉不解,“……啊?”

    “不是洗发水也不是沐浴露,是你。”他在她耳畔低低道,低醇磁性的声音特别好听,“你好香。”

    嗯,是她好香,自身的体香,与沐浴露之类的完全无关。

    清新淡雅,沁人心脾。

    只要闻着她的香,他就忍不住心猿意马……

    欧晴终于听懂了。

    得!不知不觉又被他调、戏了一把。

    她红着脸从他怀里退出去,转身就走。

    “去哪儿?”他抓住她的手腕。

    她回头,娇媚地瞥了他一眼,“给你放洗澡水啊。”

    严谨尧满意,松开她的手。

    欧晴径直朝着卫生间走去,严谨尧则慢悠悠地跟在她的身后,边走边扯领带脱外套。

    她放好水,直起腰一回身就看到男人高大的身躯已经逼到眼前。

    “陪我一起。”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说。

    他的眼神格外炙热,意图已是非常明显。

    欧晴的脸瞬时如同火烧,羞恼交加,一口拒绝,“不要,我刚洗完。”

    “为什么不等我一起洗?”他不悦地板起脸,责怪道。

    “……”她无语,脸更红了一分。

    等他一起洗?

    她才没他那么不要脸呢!

    正在心里默默吐槽,突然鼻尖被他曲起的食指刮了一下,同时他饱含戏谑的声音响在头顶,“又不是没洗过,羞什么?”

    “严谨尧你够了!”欧晴想吐血,抬头狠狠瞪他。

    “还没开始呢,哪里够?”他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近乎气急败坏的模样,意味深长地说道。

    得!

    他这么无耻,是没办法再愉快的聊天了。

    “我不跟你说了!”她羞恼地狠狠剜他一眼,忿忿道。

    转身欲走。

    “别啊。”他伸手拦住她,柔声轻哄,“乖,陪我!”

    “才不要!”她拒绝,侧着身子躲开他的手。

    然后趁他不备,她灵活得像只小兔子般,一溜烟就跑出了卫生间。

    严谨尧也没想在卫生间里把她怎么样,毕竟不是二十五年前了,而且卫生间里也不好施展,所以偶尔一次还行,多来几次他怕她会吃不消……

    十分钟后。

    严谨尧从卫生间里出来,仅仅只是在腰际围了一条浴巾。

    此刻的欧小晴已经上了牀,像只蝉蛹一般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

    将灯光调暗,然后他扯开被子,偎向正用背对着他的小兔子。

    “有没有想我?”他把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目光深幽地看着闭眼假寐的她,低声问道。

    他的胸膛贴上她背脊的那一瞬,明显感觉到她微微一僵,这足以说明她并未睡着,也足以说明她很紧张。

    欧晴的确没睡着。

    但她又有点不敢张开眼。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们什么都已经做过,甚至还有了一个共同的女儿,可在他面前,她依旧会时常感到害羞。

    没有得到回应,他并未气馁,唇角泛起一抹胸有成竹的魅笑,然后将舌尖往她耳廓里钻,慵懒逼问:“嗯?想不想?”

    装睡的欧晴装不下去了,因为太痒了。

    她缩着脖子撇开头,躲避他的舌。

    “……想……”她几不可闻地咕哝一句。

    “我没听到,大声点。”他拧眉,不满意。

    他轻轻抓着她的肩,将她掰过来与自己面对面。

    然后在他极具压迫性的目光下,她只能羞涩地点头承认。“想。”

    她说想……

    小兔子轻轻的一个字,让严谨尧心花怒放。

    “那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他将她掰成平躺,他则微微直起身覆在她上方,佯装不悦地问。

    她嘟嘴抱怨,没好气地哼道:“你把我手机都摔了,我拿什么给你打?”

    严谨尧,“家里不是有座机么?”

    “手机坏了我找不到你的号码了呀!”她理所当然地反驳。

    他撇嘴轻哼,“你根本就没想过要给我打电话,你如果真想给我打,怎会找不到号码?”

    可不是嘛!

    她若真想给他打电话,问小刀或者问楚斐都是可以的。

    她没问,就说明她根本就没想给他打。

    呃……

    欧晴无言以对。

    好吧,她承认,的确没有想过要给他打电话。

    一是她这两天忙着种肉,没时间去搭理他。

    二是她不想先给他低头,因为她心里也委屈着呢。

    他总是这样,二十五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动不动就凶她吼她,她又不是受气包,凭什么总是被他骂啊?

    所以女儿针对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若是能温柔点,女儿也不至于反对他们在一起。

    虽然她知道他很多时候只是表面凶,心里并没有什么恶意。

    可女儿不知道啊!

    爱母心切的女儿见到他凶她,肯定会对他有意见的。

    这几天,欧晴一直在想,要不要把女儿的身世告诉他……

    可想来想去,她还是很犹豫。

    一是还不能确定他的心意,二是还不知道他的身边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毕竟他有红颜知己这种传闻她也是听说过的。

    还有最重要的是……

    他的妈妈不喜欢她。

    二十五年过去了,他的身份更加尊贵,而她还是一介平民。

    所以他的妈妈肯定还是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虽然他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但身份的悬殊始终是个问题,尤其她现在还是离异的状态……

    于是她越想越沮丧,然后就决定,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坚决不要把真相告诉他!

    她是这样想的,不告诉他的话,万一不能在一起,她至少还有退路,有女儿陪她余生也挺好的。

    可如果一旦全盘托出,他哪天不要她了,那她就等于失去了一切的。

    骄傲,尊严,爱情,女儿……统统都会失去的。

    她不再年轻,已经输不起了!

    嗯,不能告诉他!

    至少目前还不是时候。

    被他抢白,欧晴不服气地撇了撇嘴,嫌弃地小声咕哝,“你那么凶,我又不是想挨骂了给你打电话……”

    “谁叫你不乖!你若乖一点我又怎么会凶你?”严谨尧没好气地轻斥一声,佯怒瞪她。

    “明明是你无理取闹。”她据理力争,一副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的勇敢模样。

    “我无理取闹还不都是因为你心里没我!”他板着脸哼哼道。

    嗯,他所有的怒点都只是因为她的心里没有他啊!

    如果她有一点点在乎他,他也不至于动不动就对她发脾气。

    发脾气是因为他的心里不安,是她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是他总害怕会再一次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