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2章:准备多久才肯理我?
    昨晚她在网上查过的,虽然对一些品种还不太认识,但对多肉她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所以,以小刀的工资,买这些……

    好像太过奢侈了吧!

    欧晴看着地上才从箱子里拆出来一小部分的多肉,有精品,有老桩,有群生,个个都美得好命。

    这么美的多肉,价格是不便宜的啊,尤其还一次性买这么多!

    反正不太可能是小刀负担得起的。

    “呃……也没多少钱的,嘿嘿嘿……”小刀避重就轻地嘿嘿讪笑,表情略僵。

    欧晴蹙眉,拿起一颗又红又圆的姬葡萄群生左右看了看,“这些怕是得花掉你一两个月的工资吧?”

    哎……

    小刀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何止一两个月工资啊,只怕她白吃白喝半年都买不来这些的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份情意,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啊!

    英明神武的四爷,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男盆友”,为了讨夫人欢心,竟然让她在网上挑了好多好多的多肉植物,而且挑的还全是精品,颗颗都可以把人美哭。

    待她挑好之后,四爷就让人连夜从外省送来帝都,好让夫人一早醒来就能有个好心情。

    对于夫人有个如此浪漫体贴的男票,小刀表示羡慕妒忌恨。

    怕夫人再问东问西,小刀把手机往兜里一揣,然后蹲下来继续拆箱,“哎哟夫人,别管钱了,人嘛,总要有一个爱好,即便很烧钱也是在所不惜的。”

    欧晴看着小刀。

    小丫头说得好有道理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而且我还可以掰下它们的叶子来繁殖,然后越养越多,养大一点就可以卖,说不定这还是个生财之道呢哈哈哈……”小刀眉开眼笑地说着,把箱子里的多肉一个一个地拿出来,“快快快,夫人,你眼光好,帮我看看什么肉配什么盆,咱们今天把这些全部种起来。”

    在小刀的感染下,欧晴很快就将心里的疑惑抛到了九霄云外。

    满心期待地帮着小刀开箱。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在楼顶上,在温暖灿烂的阳光下,拆箱、拌土、上盆……

    忙得不亦乐乎。

    看着各种红啊蓝啊紫啊黄啊圆滚滚胖乎乎的小萌物们,欧晴心里的烦恼不知不觉就消散无踪了。

    自然,严谨尧那个讨人厌的,也被驱逐在了脑海之外……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艳阳高照一直忙到夕阳西下,欧晴把长发卷成丸子头,撸着袖子绑着围裙,像个园艺工人。

    美丽又可爱的园艺工人。

    “夫人夫人!”小刀从楼下跑上来,激动地喊着。

    “嗯?”欧晴正站在花架前,调整花盆的位置。

    “四爷回来了!”小刀跑到欧晴的身边,欢喜地叫道。

    闻言,欧晴双眼骤然一亮,手一抖,正抓在手里的小花盆差点掉地上。

    他终于回来了么?

    第一反应就是想要下楼去,可刚要行动,却猛然想起自己跟他还在冷战中……

    想起他前两天把她手机扔下楼时的可恶,欧晴默默把抬起少许的脚又落回了远处。

    极力忍住想要见他的冲动,她面无表情,不咸不淡地“哦”了声表示知道了。

    嗯,要懂得隐藏心事,不能把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不能让他一眼就看穿她心中所想……

    “别弄了夫人,您没听见我在说什么吗?四、爷、回、来、了!”相较于欧晴的“淡定”,小刀则大相径庭,一边伸手去阻止夫人再摆弄花盆,一边一字一顿地说道,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兴奋。

    “回来就回来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难道还要我们下去列队欢迎他不成?”欧晴撇嘴嫌弃,佯装不以为然地哼道。

    小刀眨了眨眼,对夫人这番冷淡的态度感到惊奇。

    在小刀的意识里,四爷简直就是神,一个完美得不能再完美的神。

    这样一个神级般的男人,必然是令全天下女人趋之若鹜的,能得到四爷的心,那简直是用“三生有幸”来形容也不为过的啊!

    而拥有这份荣幸的夫人,不止不感恩四爷的疼爱,还对四爷如此冷淡?

    这是多少女人求而不得的啊,夫人居然不稀罕?

    太不识好歹了吧!

    “夫人啊,四爷出差好几天了,您都不想念他吗?”小刀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没心没肺的夫人,蹙眉轻叹。

    “有什么好想念的?”欧晴歪了歪嘴角,拽拽地哼道。

    几天而已!

    她二十五年都熬过来了,这三四天又算得了什么?

    小刀闻言,在心里默默为总统大人鞠了一把同情之泪。

    “夫人您真不下去啊?四爷在等您呢。”

    “不去!”

    欧晴拒绝,继续摆弄花架。

    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楼顶入口……

    小刀识趣地默默退了下去。

    欧晴是典型的嘴硬心软,信誓旦旦地说着不去,可人在楼顶,心却已经飘到了楼下……

    她魂不守舍,萌萌哒的多肉都已经不能完全吸引她的注意了。

    她的脑子里,此刻全是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

    觉察到自己的失常,欧晴想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用力甩了甩头,试图把那个讨厌的男人从自己的脑海里甩出去。

    趁着夕阳余光,她定下心来检查花架上的多肉,发现其中一盆有枯叶,于是头也不回地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人伸出手去,“小刀,把钳子递给我。”

    一把小钳子轻轻放入她的手心。

    她钳掉枯叶,把多肉放回花架上,这时一只大手从她的身后伸向花架,欲去触摸一盆红透着粉红色的大雪莲。

    “诶!别碰!会——”

    欧晴大惊,反射性地朝着那只手一巴掌打下去。

    啪地一声,很响亮。

    然后拍完她就发觉不对,因为是一只男人的手。

    反射性地转头一看,即触上一张魅力四射的脸……

    除了严谨尧还能是谁!

    手背被莫名其妙打了一巴掌,严谨尧微微拧眉,在她转头朝着自己看过来的那瞬,他也淡淡地睨着她。

    那凉飕飕的眼神,充满着无奈和幽怨。

    在无意识中对他动了手,欧晴懊恼极了,暗忖完了完了,这下他肯定又要对她发脾气了……

    匆匆一瞥,她忙不迭地撇开视线,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

    一半是因为担心又要挨他的骂,一半是几天没见,他这样乍然出现在眼前让她不由自主的感到羞涩。

    毕竟没吵架之前,他们可好着呢……

    严谨尧没有收回手,在她顾着低头窘迫的时候,他的手不屈不挠地又朝着大雪莲伸去。

    雪莲的叶片上有一层厚厚的粉,看起来特别好看,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

    “叫你别碰啊!”

    当他的指尖即将触上叶片的千钧一发间,他的手臂被狠狠拽了下来,同时还伴随着小兔子生气的叫嚷。

    “为什么不能碰?”他斜睨她,一脸“你不让我碰我偏要碰”的欠揍表情。

    “会把粉蹭掉的!”欧晴蹙眉不悦,很严肃地喝道。

    他都不知道她在给雪莲上盆的时候有多么的小心翼翼,就怕把粉蹭掉了会影响雪莲的美观。

    严谨尧微挑眉尾,不咸不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泛起一股深深的无奈,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出门四天,他每一天……不!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她!

    担心她一个人在家伤心,担心她因为生气而吃不好睡不着,更担心这场争吵会引发她的旧疾……

    为了让她忘掉烦恼,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为了让她能高兴起来,他不顾自身形象地请教家里的帮佣小姑娘,让其帮忙出谋划策。

    还好小姑娘挺聪明的,真的让他的小兔子由闷闷不乐变得忙碌开心。

    嗯,这几天他虽然不在家,但她在家里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因为他叫小刀每隔半小时就给他发个小视频,让他看看她都在做什么。

    她在种肉,忙得不亦乐乎。

    看到她坐在小板凳上给多肉上盆的认真模样,他是既欣慰又幽怨。

    她的确是开心起来了,可很显然也已经把他忘到了九霄云外。

    当他在想她的时候,她的眼里心里却只有花架上的这些小东西。

    哎……

    怎么办?

    严谨尧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因为他居然连植物都妒忌!

    虽然这些全都是他送给她的。

    瞧瞧她,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会对这些小玩意儿如此痴迷,真不知道该说她无聊还是该说她幼稚。

    看到小兔子因为一些植物而冷落自己,严谨尧不开心了。

    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她长时间的鼓捣这些东西也就罢了,可现在他都回来了,她的眼里心里就应该只有他不是吗?

    “好了,别弄了。”

    当欧晴的手伸向另一盆黄金象牙群生时,手被半路拦截,同时他温柔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要你管。”她却甩开他的手,桀骜不驯地嘟囔一声。

    很显然,她还在跟他赌气中。

    “天快黑了。”他拧眉提醒,用嘴努了努西边马上就要沉下去的太阳。

    “黑就黑。”她微微嘟着嘴,哼哼。

    “该吃饭了。”

    “不吃!”她负气地轻喝。

    看着欧晴孩子气的模样,严谨尧忍俊不禁,心里软成一片。

    “不饿?”他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狠狠剜他一眼,“你管我。”

    欧小晴早就想好了,只要他不答应放过云氏,她就不理他。

    嗯,他一天不放过阿辉,她就一天不给他好脸色。

    听着她说“要你管”和“你管我”什么的严谨尧就想笑。

    唇角的弧线越发深刻,他的眼底眉梢流淌着一丝笑意,好心情地戏谑道:“欧小晴,你多大了,还使小性子?”

    其实欧晴也觉得自己挺幼稚的……

    可是在他面前,她总会忘记彼此的年龄,总觉得他们还是在二十五年前……

    所以她总会不自觉地认为自己还很年轻,还可以像个小姑娘似的跟他赌气撒泼,完全没有觉得这样有何不妥。

    而且他也一样啊!

    幼稚的并不是她一个人好吗!

    在喜欢的人面前,不管多大岁数,都会有幼稚的时候。

    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嘛,成熟是给陌生人看的,幼稚的一面才是给最爱的人看的。

    欧晴冷着脸,对身边的男人不理不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哼”的气息。

    严谨尧默默叹了口气。

    微挑着眉尾深深看着她,他问:“你准备多久才肯理我,嗯?”

    她不说话,转身朝着另一个花架走去。

    严谨尧跟过去,然后将另一只一直藏在身后的手伸到她的面前……

    他的手里捏着一份报纸。

    她下意识地垂眸一看,看到的正好是有关t市云氏珠宝公司的相关报道……

    欧晴一震,立马将他手里的报纸抢过来。

    迫不及待地摊开一看,快速阅览起来。

    看完之后,欧晴大大地松了口气。

    云氏没事了。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盯着欧晴,默默等着她欢呼着转身来抱住自己,当然他也不介意她主动献个吻什么的……

    毕竟他大发慈悲地暂时放过了云铭辉,她应该对他千恩万谢的不是么!

    没错,暂时!

    严谨尧觉得自己聪明一世,唯独在欧小晴面前像个傻瓜,有些碍眼的人或物他明明可以让其悄无声息的消失,他却偏偏蠢到让欧小晴发现了他的动机。

    然后她愤怒阻扰,他就只有乖乖投降的份儿。

    这几天他一直在反省,反省自己在小兔子面前为什么会这么笨!

    简直是笨死了!

    在经历了一场淋漓尽致的欢、爱之后,他们明明应该你侬我侬的把荒废多年的感情升华,哪知却为了她的前夫而大吵了一架。

    冷静之后才发现,他的善妒让他变成了一个傻瓜,将他的聪明睿智完全掩埋了。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拿她没辙,为什么还要跟她斗呢?

    这不,吵过之后,最终妥协的还不是他自己么!

    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如果把云铭辉逼上绝路,自己会面临怎样的后果……

    云氏如果垮了,云铭辉一个想不开跳楼了咋办?

    当然,云铭辉的死活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更甚至他巴不得云铭辉早点去死!

    但如果云铭辉死了,云裳一个想不开也要寻死觅活咋办?

    毕竟人家是父女俩!

    虽然看得出来云裳对于父亲云铭辉背叛妈妈的事很生气,可常言道血浓于水,生父出事云裳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所有如果云裳要寻死觅活……

    欧小晴还不得找他拼命啊?!

    云铭辉和云裳的死活他毫不在乎,可欧小晴哪怕只是掉一滴泪对他来说都是天大的事。

    严谨尧想来想去,发现云铭辉这条贱命还真是动不得。

    于是他在心里默默的劝自己,劝自己别太小心眼,反正她现在已经回到他的身边了,云铭辉再也威胁不到自己,留其一条生路又有什么关系呢?

    嗯,暂时放过他!

    等哪天不爽了,再拎出来教训一番,留着他当个出气筒也是不错的。

    如此一想,严谨尧的心里就舒服多。

    深深看着欧小晴美丽的侧脸,他默默等着她来答谢自己……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太多了!

    她不止没有对他主动献吻,甚至连个笑脸都吝啬于他。

    欧晴看完报道之后,收起报纸随手放在一旁,神色平淡无喜无怒。

    严谨尧疑惑了。

    “还不高兴?”他微微拧眉,弯曲着食指在她的鼻尖上亲昵地刮了一下,不解地问。

    他都如此退让了,她还不满意?

    欧晴撇开头,嫌弃地避开他的手,还是一声不吭。

    严谨尧有点恼了,“你还要我怎样?欧小晴,你别得寸进尺我告诉你!”

    当然,他的心里更多的是委屈。

    他觉得自己为了她可谓是放弃了一切,不管是骄傲还是尊严,在她面前他都统统都弃之不顾,她还要他怎么做才算满意?

    “你把我手机摔烂了!”她转头剜他一眼,嘟着嘴忿忿道。

    “你还把我心伤透了呢!”他张口反驳,同样有些没好气,心里则默默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一个手机的问题……

    好吧,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欧晴气鼓鼓的,仰着脸冲他嚷,“你赔我手机!”

    他用双手捧住她的脸就对着她嘟起的唇狠狠吻上去……

    “唔……”

    几天不见,他想死她了!

    在她想要抗议的那瞬,他趁机撬开她的牙,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

    欧晴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双手悄悄环抱住他的腰,对他猛烈的吻欣然接受……

    她也是想他的。

    既然他已经绕过了云氏,她自然就没有理由再跟他怄气,彼此年龄都不小了,美好的时光用来赌气或是吵架什么的简直是太浪费了。

    所以鉴于他认错态度还算凑合,她决定原谅他了。

    小别之后的吻,格外激动人心……

    太阳西沉,夜幕已然降临。

    一吻结束后,欧晴已经浑身虚软,红着脸颊靠在严谨尧的胸膛上苟延残喘。

    只是一个吻就将小兔子征服了,严谨尧满意。

    扣住她的后脑在她已然微肿的唇瓣上意犹未尽地啄了啄,然后他牵着她的手准备下楼。

    可能是天色太暗,他一不小心就踢到了花架……

    动静有点大,边上的小花盆摇摇欲坠……

    “呀!小心!你别把我的花架弄倒了!”

    欧晴大叫,忙不迭地扑过去抢救。

    还好在紧要关头把摇摇欲坠的小花盆救下了。

    见她如此紧张花架和多肉植物,严谨尧心里酸溜溜的,本是美美的小萌物在他眼里顿时就变得丑不拉几的了。

    “倒了再买一个就是,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板着脸,不悦地哼哼。

    “不要!我就要这些!”欧晴像是对待心肝宝贝一般把小花盆放回花架上,摇头道。

    严谨尧觉得自己真苦逼,连植物都要跟他争宠。

    “欧小晴,我在你心里连这些小玩意儿都不如是不是?”他恼火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