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1章:想女儿了
    阿辉……

    还叫那么亲热?!

    严谨尧醋海翻腾,怒不可遏。

    他气得要死,怎么也想不通,云铭辉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可她还对云铭辉那么好,而他如此爱她,她却总是伤他的心……

    严谨尧心里不平衡,严重不平衡。

    凭什么对云铭辉赶尽杀绝吗?

    呵呵!

    “就凭你这样护、着、他!!”

    最后三个,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显然已是恨到极致。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不甘,自己捧在手心里疼爱的人,被别人伤得体无完肤,完了她的心居然还向着那个伤了她的人……

    这让他情何以堪?

    这让他如何自处?

    这无疑是将他的一片深情置于了最尴尬的境地,试问他怎么甘心?

    他说,就凭你这样护着他……

    欧晴闻言,简直无语,仰着脸对他怒吼,“严谨尧你这是狭私报复!”

    “对!我就是狭私报复!”他的唇角噙着冷笑,点着头大方承认,一脸“你能怎样”的嚣张表情。

    “你没资格这样对他,他不欠你!”她气得脸红脖子粗,吼得越发大声。

    严谨尧看到他的小兔子为了别的男人跟他吼就气不打一处来,脸色已然是黑到无以复加,咬着牙根阴森切齿,“他欠不欠我不是你说了算!”

    不欠他?

    呵!云铭辉欠他的可多了!

    如果不是云铭辉,她就不会移情别恋,她不移情别恋他就不会失去她,不失去她,他就不会孤独二十几年。

    人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几年,他却全是在痛苦和煎熬中度过,她还敢说云铭辉不欠他?

    严谨尧再一次觉得欧小晴依旧深爱着云铭辉,不然她不会这样一再的维护他。

    如此一想,他心如刀绞,更是妒忌成狂。

    “就是我说了算!!”欧晴也非常生气,此刻与往日的懦弱大相径庭,犟得像头蛮牛一般。

    “你算个P!”严谨尧气得大骂,连自身形象都不顾了,忍无可忍地爆了粗口。

    “你——”欧晴气结,觉得眼前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到了极点。

    感觉跟他已经没话好说了,她转身就走。

    可没走两步他就像座大山一般挡住了她的去路,冲着她冷冷喝道,“走什么走?说不赢就走算什么本事?”

    “严谨尧你这个骗子!!”欧晴怒不可遏,双眼通红,却又倔强得不肯落下泪来。

    “我不是!”他不肯承认,冷冷睨着她。

    欧晴心里特别委屈,愤愤道:“既然你不想放过他那你就别答应我啊,答应了我又做不到不是骗是什么?!”

    “我可从来就没答应你会放过云铭辉!”他轻蔑冷哼。

    “你答应了!”她仰着脸冲他哄。

    “我没有!”严谨尧一口咬定,死不承认。

    对于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没有正面回答过她,所以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否认。

    因为他根本不可能会放过云铭辉!

    他肯放过她的女儿就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还要他放过她的前夫?

    做梦去吧!

    尤其她还那么在乎云铭辉,他更是不会留他了!

    “你有!!”欧晴气死了,吼得地动山摇。

    “我没有!”严谨尧面罩寒霜,抵死不认。

    “严谨尧你不讲信用!”

    他冷笑一声,“这种信用,不讲也罢!”

    要他为了什么狗屁信用放过情敌?除非他脑子进水了!

    欧晴闻言,彻底无语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寒着脸一言不发就朝着门口走去。

    “去哪儿?”他慌忙一把抓住她,拧眉喝道。

    恨死她这种动不动就要走的行为,吵架就吵架,实在气不过跟他打一架都可以,为什么总是用这种他最受不了的方式来对付他?

    要么走,要么不理他,她能别这么孩子气吗?

    “我要回C市!”欧晴怒道,吼得气势磅礴。

    回C市……

    “你敢!”严谨尧慌了,怒目圆瞪,凶神恶煞地大喝一声。

    “我就敢!”此刻的欧晴正在气头上,才不管那么多呢,怀着一股豁出去的心态与他抗争。

    她狠狠甩开他的手,继续往门口走去。

    “你敢走出这个屋子我就拿你女儿开刀!”严谨尧气急败坏,冲着她的背影狠狠威胁道。

    欧晴也是气急了,走得头也不回,负气地说道:“开刀就开刀!反正她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女儿!”

    “……”严谨尧哑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呵!她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

    云裳的确不是她一个人的女儿,但是是她给云铭辉生的女儿,跟他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好吗!

    哼!

    严谨尧在心里没好气地冷嗤道,眼看发飙的小兔子快要走到门口了,连忙两个大步上前,高大的身躯往门上一靠,直接将他她唯一的出路堵死。

    他整个人靠在门上,冷冷睨着她。

    “严谨尧你让开!”欧晴看着开始耍无赖的男人,伤心又气愤,狠狠瞪着他怒喝道。

    “不让!”他异常坚定地吐出两个字。

    她怒不可遏,“你让不让?”

    “就不让!”

    “你!你……”她气得胸腔急促起伏,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淡淡地回视着她,一脸“我死也不会让你离开这个屋子半步”的表情。

    彼此互瞪着,谁也不肯让步。

    瞪了几秒,欧晴转身就朝着一旁的卫生间走去。

    严谨尧追上去,却终究是没来得及阻止她关上门。

    呯……

    在他赶到门口的前一秒,门被狠狠关上,只听咔擦一声轻响,锁了。

    呯呯呯。

    严谨尧用力拍门,边拍边喊,“欧小晴你出来!”

    然而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好好的气氛突然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严谨尧真是愤怒又憋屈。

    明明一切都那么美好,他本以为他们在经过这场欢爱之后又可以回到从前,哪知她刚下牀就跟他翻了脸。

    严谨尧觉得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欧小晴你出来,出来给我把话说清楚!”他装腔作势地冲着里面凶巴巴地大喊,其实此刻他的内心已经是慌张多过愤怒。

    都说冲动是魔鬼,人在盛怒之下往往会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或是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即便明知不能那么做,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看到她生气了,伤心了,他就后悔了。

    后悔自己不该冲动,后悔自己不该扔掉她的手机,后悔自己不该如此善妒……

    可他爱她啊!

    常言道情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他吃醋说明他在乎她啊,这也错了吗?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摔下楼去的手机也已经四分五裂,好不起来了。

    一切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他们好不容易有点缓和的关系又陷入了僵局,他还气得要死呢!

    其实天知道他有多么不想跟她吵架,他多希望跟她好好的过,因为他们已经浪费了二十多年,余下的日子都是那么的珍贵,用来吵架怄气实在不该。

    严谨尧懊悔不已。

    卫生间里毫无动静。

    “你想在里面躲一辈子是不是?”他恨也不是气也不是,佯怒地喊道。

    小兔子又要对他冷暴力了,严谨尧这会儿心里的怒气已经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恐慌。

    好不容易等到她离婚,又好不容易把她骗来帝都,他可不能再把她弄丢了。

    岁月无情,他们都老了,再也没有时间和青春来浪费了。

    严谨尧狠狠拧着眉头,对卫生间里的小倔驴没辙,默了默,他冲着里面喊,“行!那你今天都别出来了,给我在里面好好反省!”

    他想只要她不走出这栋楼,只要她还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那他暂时可以不用太担心。

    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严谨尧有些依依不舍。

    在家里跟她腻歪了两天,他堆积了许多公务,今天不能在家哄她了。

    说完之后,他默默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进了衣帽间。

    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严谨尧下了楼。

    欧晴躲在卫生间里,听到他进了隔壁的衣帽间,然后又听到他走出了卧室。

    直到确定他下楼去了之后,她才轻轻打开门,从卫生间里蹑手蹑脚地出来。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着自己孤身一人在此,欧晴莫名就悲从中来。

    想女儿了……

    难怪女儿极力反对她和严谨尧再有瓜葛,她想也许女儿是对的……

    这才两天呢,他们就吵架了,还吵得这么厉害,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当年的一些隐情告诉他的,可他总是莫名其妙就对她发火,让她根本就没机会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当然,主要是她内心很犹豫,依旧还是有很多很多的顾虑。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一国总统,可他越尊贵,就显得她越卑微……

    再说了,彼此分开已是二十五年之久,谁知道他心里还有没有她呢……

    毕竟他曾亲口说过恨她的。

    换位思考,如果当年是他“移情别恋”娶了别人,她还能对他爱如当初吗?

    肯定不会!

    既然她都做不到的事,又怎敢奢望他能做到呢?

    所以欧晴觉得现如今的严谨尧对她有怨有恨有不甘,唯独没有爱!

    好想好想女儿啊,可是又不能给女儿打电话……

    因为如果听到女儿的声音,她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的。

    若女儿听到她哭,一定会猜到她又受委屈了,那样的话女儿对他就会有更深的误解和排斥。

    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虽然他很可恶,但女儿是他的,她不希望他们父女总是把对方当成仇人一般,她看着心里难受。

    欧晴坐在牀边,红着眼咬着唇,越想越伤心。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三天后。

    吵完架严谨尧就出差了,留下欧晴和佣人小刀在小别墅里。

    刚开始欧晴不好意思问严谨尧去哪儿了,后来还是小刀主动告诉她四爷去了外地。

    想到他居然一声不吭就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于是欧晴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更郁闷了。

    一连三天,她都闷闷不乐。

    早餐过后,欧晴实在无聊,就去外面小花园找佣人小刀,看有没有什么家务需要她帮忙的。

    毕竟人家总统大人是让她来当佣人的,她怎好白吃白住不干活呢对吧!

    哼!

    欧晴在心里默默吐槽。

    小刀在蹲在前庭的小花园里,不知道在鼓捣着什么。

    “小刀。”

    欧晴走上前,轻轻喊了一声。

    “夫人!”

    微胖的小姑娘站起来,回头笑米米地看着欧晴,手里拿着一个很小很小的花盆,盆里种着一颗圆滚滚的……

    不知是什么鬼的东西。

    “我不是夫人,你叫我阿姨吧。”欧晴不厌其烦地纠正道,若不是看小刀生得可爱,她都要恼火了。

    什么夫人啊,她才不是夫人,她是佣人!

    从三天前她下楼就跟小刀说过自己不是什么夫人,可小刀坚持己见,就是不肯改口。

    “不行,四爷吩咐过的,必须叫您夫人!”小刀闻言,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马上就要十九岁的小刀可不笨,四爷对夫人的特别她早就看在眼里。

    而且四爷带夫人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除了四爷下楼拿过饭菜上楼,夫人可是两天都没出过门的呢,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在房里干什么了咯。

    所以,四爷跟夫人明明就是有一腿儿的关系好伐!

    严谨尧吩咐的?

    欧晴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不想提起那个蛮不讲理的男人,不许她走自己却一走就是几天,把她一个人晾在这里不闻不问,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想到严谨尧,欧晴就气鼓鼓的,心里怨气深重。

    不想让自己继续不开心,她转移话题,用嘴努了努小刀手里的小花盆,好奇地问:“这是啥啊?”

    “这是多肉植物,名字叫桃蛋!”小刀像献宝一般介绍着手里的小东西。

    非常小的一个花盆,里面种着一颗粉红色的小萌物,圆圆的,粉粉的,看着就像咬一口。

    “好漂亮啊!”欧晴双眼一亮,由衷地赞美。

    即便她人已到中年,可依旧保持着一颗少女心,喜欢一切软萌的小东西。

    见夫人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小刀如同找到了知音,两只眼睛也是闪闪发亮,“楼顶还有更漂亮的呢,夫人您喜欢吗?”

    “嗯,喜欢!”欧晴看到小萌物心情都变好了,用力点头。

    “嘿嘿,我种了好多呢。”小刀骄傲地微仰着下巴,笑得开心又得意。

    “是嘛?”

    “嗯呢嗯呢!”

    “带我去瞅瞅!”

    “好呀好呀!”

    两人一拍即合,双双朝着楼顶而去。

    “哇,好漂亮啊!”

    欧晴一上楼顶,就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呼,“小刀啊,这些都是你种的吗?”

    楼顶上有个小花架,架上摆着约莫二三十盆多肉植物,小巧玲珑又粉嘟嘟的,色彩缤纷,煞是迷人。

    楼顶阳光充足,最适合养多肉植物。

    “是啊,都是我种的,不过这些都是大普货。”小刀点头,这些可都是她的心头肉。

    “什么叫大普货?”欧晴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个迷人的小萌物,好奇地问。

    “就是便宜货啊!”小刀说,然后摸出手机,打开百、度,收索出多肉植物的状态图给欧晴看,“夫人您看,这些品种都是比较贵的,出状态之后可美可美了呢!”

    “哇……真好看!”欧晴被手机里的图片迷得不要不要的,顿时就爱上这种植物了。

    “好看吧。”

    “嗯嗯,好看!”欧晴点头如捣蒜,双眼冒心。

    小刀嘿嘿地笑,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然后一整个下午欧晴和小刀都待在楼顶,小刀为她讲解多肉植物的养护和繁殖,她听得津津有味,时间不知不觉就那样过去了。

    晚上欧晴抱着平板躺床上,在网上收索多肉植物的图片,对各种品种有了初步的了解。

    一直看到深夜,最后抱着平板就那样睡着了。

    睡得太晚,欧晴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然后在小刀的咋咋呼呼的叫喊声中惊醒过来。

    “夫人夫人夫人!”

    小刀呯地一声推开门,激动地叫着。

    “怎么了?”

    睡梦中的欧晴以为发生了什么天灾*,吓得从牀上弾坐起来。

    “快快快,快跟我上楼顶。”小刀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快步走向牀边,把欧晴拉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刚从梦中惊醒的欧晴大脑一片模糊,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您上去就知道了,快点快点快点!”

    欧晴头没梳脸没洗,几乎是被小刀拖上楼的。

    楼顶上,摆着几个大花架,外加好几个大箱子,然后地上还有一堆的花盆和土,以及各种美哭的多肉植物……

    哇……

    欧晴微微张嘴,无声地哇了一声。

    情不自禁地朝着那些美美的植物走去,欧晴简直看花了眼,蹲下去这个拿起来看看,那个又拿起来瞅瞅,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小刀啊,这些……”她爱不释手地看着手里的小萌物,头也不抬地问:“哪来的啊?”

    “呃,那个……”小刀正拿着手机给她偷偷、拍视频,突然被点名问到,眼珠子转了转就随口应道:“我买的呀!”

    欧晴蹙眉,抬眸看向小刀,眼底划过一丝狐疑,“你买的?”

    在欧晴抬头的那瞬,小刀先一步把手机镜头移开,佯装在拍花架,然后偷偷把视频发了出去……

    “嗯嗯!”小刀用力点头。

    “你买这么多……”欧晴转眸将所有东西看了一遍,然后又看向小刀,目光锐利无比,“得花好多钱的啊?!”

    昨晚她在网上查过的,虽然对一些品种还不太认识,但对多肉她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所以,以小刀的工资,买这些……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