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80章:因为爱他啊
    唇上突然一热,将他从愤慨的思绪中唤回神来,是他的小兔子主动吻他了……

    严谨尧立马抛开一切杂念,紧紧扣住小兔子,反客为主。

    分别二十五年的两人,终于再次拥有了彼此。

    饥、渴了二十五年的两副身躯,尽情释放着自己,只为温暖对方……

    漫漫长夜,情意正浓。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被压榨了一天两夜的结果是——

    全身酸痛得想去死。

    欧晴做梦都没想到,已经五十出头的男人居然还能疯成这样!

    他的体力不要太好!!

    三十来个小时里,她被他翻来覆去的摆弄,大脑一直处于迷糊的状态,什么都想不了,也什么都做不了,如同粘板上的鱼,只能任他宰割。

    久别重逢后的这场爱,不亚于当年他们的第一次。

    同样持久,同样疯狂,同样震撼彼此的心灵。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被累得昏睡过去几次,反正每当她从迷糊中稍微清醒一点时,所感觉到的全都是他或快或慢或轻或重的进和出……

    即便不是他的某物,也会是他的手……或嘴。

    像是要一次姓填补这二十几年的空虚,他几乎把所有花招都使在了她的身上,所以除了短暂的休息之外,其实时间他都在摆弄她……

    肆意妄为。

    在腰酸得快断掉的时候,她啜泣着求他,求他放过她……

    他却噙着满意的笑,越发的疯。

    他似乎非常喜欢看她被自己欺负得委屈落泪的样子,仿佛那样可以大大地满足他的虚荣心,可以让他倍有成就感。

    一天两夜,不眠不休没完没了。

    欧晴感觉自己是完完全全被榨干了。

    最后是怎么彻底昏睡过去的她已经忘了,反正当时的她累得只想睡到天荒地老。

    直到第三天清晨……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脸上,将沉睡中的人儿唤醒,欧晴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而是默默地感受……

    呼……他终于消停了。

    松了口气,她这才缓缓睁开双眼。

    身后有轻缓的呼吸声,她小心翼翼地转头,目光触及他平静的睡颜,心里的怨怼莫名就消散无遗了。

    能在清晨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他,似乎不管这两天被他压榨得多累多辛苦,都是值得的。

    嗯,甘之如饴!

    说句不害臊的话,虽然承受得有些辛苦,但她喜欢他的疯狂……

    为什么喜欢吗?

    因为爱他啊!

    很爱很爱!!

    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她近乎痴迷地看着他依旧英俊的脸庞,如同当初情窦初开时的模样,心,噗通噗通,如小鹿乱撞。

    谁说时间是把杀猪刀的?

    他明明还与当年一样好看!!

    而且长得一如既往的好看不说,还比当年更加成熟稳重,人格魅力提升了可不止一星半点儿。

    他真的好帅啊!

    还有还有,他的身材保持得好好,一点也不像五十岁的老头子,身上的肌肉结实得像石头,没有一点松弛的迹象。

    老天真是太厚待他了。

    欧晴痴痴地看着沉睡中的男人,贪婪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流转,从英挺的眉,到挺直的鼻,再到岑薄性感的唇……

    看着看着,她就鬼使神差地嘟起嘴凑上去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很轻很轻,恐扰醒了他。

    然后她像是怕他突然醒过来,也像是对自己这番情不自禁的举动感到羞耻,红着脸连忙轻轻掀开被子下了牀。

    当她转身下牀的时候,本是沉睡中的男人,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

    欧晴捡起地毯上的浴袍穿身上,再蹑手蹑脚地朝着卫生间走去。

    简单的梳洗之后,她悄悄拿着自己的手机,又蹑手蹑脚地走向阳台。

    到了阳台上,她把厚重的玻璃推拉门轻轻关上,然后躲到角落的懒人沙发里,打开手机给T市的云铭辉打电话。

    “喂!哪位?”

    电话接通,彼端响起云铭辉漫不经心的声音。

    “是我。”欧晴很小声,怕惊醒房内那个小气的男人。

    “小晴?”

    听到是欧晴的声音,正边用早餐边看报纸的云铭辉立马来了精神,有些不敢置信。

    欧晴,“嗯。”

    “你在哪儿?裳裳说你在英国,是吗?”云铭辉惊喜交加,急切的语气难掩激动的情绪。

    打从三年前欧晴和云铭辉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云裳就带着妈妈搬出了云家,从那以后欧晴和云铭辉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欧晴生病,在院治疗,云裳想为妈妈保留最后的尊严,就骗云铭辉说妈妈迁居国外。

    所以三年来,云铭辉一直以为欧晴在英国。

    “呃……那个……”欧晴愣了一下,然后想起女儿撒过的谎,有些尴尬地小声承认,“嗯呢,我在英国。”

    “你现在好吗?”云铭辉问,声音柔得滴水。

    即便云铭辉现在已经另娶,即便他已经儿女双全,可在他的心里,永远有欧晴的一席之地。

    毕竟深深爱过,爱而不得的遗憾会让人格外的难以忘怀。

    欧晴垂眸,扯了扯嘴角,轻轻道:“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云铭辉柔声回答。

    许久没有联系了,两人心里都颇多感慨,一时“相对”无言。

    沉默半晌,欧晴微蹙着眉头斟酌了下,“那个……”

    “嗯?”

    “云氏最近怎么样啊?”她问,已顾不得合适不合适。

    昨晚……不!应该是前晚。

    前晚严谨尧答应过她的,会放过郁家和云家,直觉告诉她,严谨尧更厌恶云铭辉,所以她得先问问云氏的的状况。

    云铭辉闻言眉头一皱,狐疑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没啊,就随便问问,呵呵呵呵……”欧晴哂笑,掩饰自己的慌张和窘迫。

    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云铭辉她又和严谨尧搅合在一起了……

    然后还再次连累了他!

    嗯,她说不出口。

    “挺好。”云铭辉言简意赅,甚至是避重就轻地吐出两个字。

    欧晴挑眉,不信,“真的?”

    在她知道部分内情的情况下,云铭辉越是表现得云淡风轻,便表示事情越棘手。

    “嗯,真的!”面对欧晴的质疑,云铭辉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道。

    “云铭辉你骗人!”欧晴倏地沉喝一声。

    云铭辉沉默。

    半晌后,他问:“是裳裳跟你说什么了吗?”

    除了女儿云裳,云铭辉想不出欧晴能从何处得知云氏出事的消息。

    “云氏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欧晴蹙眉问道,不想听他顾左右而言他。

    “没事——”

    “云铭辉!”欧晴恼了,又是一声冷喝,充满着警告意味。

    云铭辉了解欧晴的性格,她是那种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怒的女人,而一旦像此刻这样语气严厉,就表示他不能再随意敷衍。

    可有些事他不能告诉她,免得增添她的烦恼。

    “我应付得来,你不用担心。”云铭辉默默叹了口气,轻声道。

    欧晴软硬兼施,“阿辉,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云氏现在的困境,还是一点好转都没有吗?”

    云铭辉沉默。

    “你瞒得住我一时,能瞒得住我一世吗?”欧晴有些没好气地轻喝,字里行间尽显关切之意。

    云铭辉心里是感动的。

    这一世,能与她做一对夫妻,哪怕只是有名无实,他也是满足的。

    虽然现在彼此已经再无关系,但能像家人一般相互关心,说来也是缘分的延续。

    “没有。”云铭辉觉得欧晴说得对,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还不如坦诚。

    听到云铭辉说没有,欧晴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被严谨尧那个老混蛋骗了!

    她想了想,又问:“这两天也没有什么好点的消息吗?”

    严谨尧说上飞机之前打的电话,那么两天过去了,按理说事情应该已经有转机了才对啊。

    除非严谨尧真的是敷衍她的!

    “没有。”云铭辉答道,续而像是觉察到什么一般,狐疑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云氏能早点脱离困境。”欧晴按耐着心里的怒火,闷闷不乐的声音充满着愧疚。

    云氏所遭受的一切打压,都是因她而起,若云氏真的破了产她难辞其咎。

    电话彼端的云铭辉轻轻一笑,反倒宽慰起她来,“会的,会没事的,你别担心。”

    然而云铭辉越是如此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欧晴就越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同时便更加觉得严谨尧很莫名其妙加无理取闹。

    想到自己被严谨尧骗了,还被他折腾了一天两夜欧晴就好气啊!

    混蛋!

    骗子!

    不要脸的混蛋加骗子!!

    欧晴鼓着腮帮子,忿忿地在心里骂着此刻应该还在呼呼大睡的男人。

    欧晴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上个月该体检,你去医院了吗?”

    “最近比较忙……”云铭辉感动,却没敢说自己最近为了公司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什么体检。

    “你没去啊?”欧晴蹙眉,不悦地轻喝。

    “过几天……”

    “什么过几天啊!今天就去!身体是你自己,你怎么可以这样——”

    欧晴还未吼完,手里就倏然一空,本是贴在耳朵上的手机不翼而飞。

    她下意识地抬眸一看,正好看到严谨尧抢了她的手机就顺势往楼下一抛。

    “喂!别扔——”她急喊,扑向他试图拦截他扬起的手臂。

    然而晚了一步。

    啪嚓!

    手机砸落在楼下,四分五裂。

    欧晴本就很生气,如此一来就更是火冒三丈了。

    “严谨尧你有病啊!你扔我手机干吗!”

    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老虎,她怒不可遏,冲着他勃然大吼。

    “你说我扔你手机干吗?!”严谨尧面罩寒霜,冷笑反问。

    还敢问他干吗?

    呵呵!她怎么不问问自己在干吗?

    刚从他的牀上下来就迫不及待的给前夫打电话是几个意思?

    嗯?几个意思?当他是死的?!

    她还好意思跟他发脾气?都离婚三年了还对前夫如此念念不忘她是想死了是不是?

    云铭辉都已经另娶,人家有妻有儿有女,什么时候体检关她欧晴P事儿!要她多管闲事去提醒去关怀去在意?

    她怎么不关心关心他的身体?她怎么不问问他什么时候该去体检?她怎么不对他这样轻言细语的说话?

    他昨晚怎么就没弄死她呢?!

    就不该心疼她,就不该被她的眼泪打败,就不该被她的撒娇求饶蛊惑了心智,就不该那么爱她!!

    嗯,弄死她就好了,弄死了一了百了!!

    真是……

    气死他了!!

    严谨尧脸如玄铁,气得心脏一阵阵地绞痛着。

    同样怒不可遏,妒恨满腔。

    本来刚才他还满心欢喜的,因为她在下牀之前偷偷吻了他一下……

    没人知道那一刻他有多么的开心,觉得他深深爱着也深深爱着他的小兔子又回来了……

    哪知她下了牀就变了!

    她居然躲到阳台上来给前夫打电话,不止说个没完没了,还过分的关心起前夫来了。

    她知道听着她跟云铭辉之间的谈话他心里是什么感受吗?

    用“万箭穿心”来形容也不为过好吗!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真是气死他了啊!

    严谨尧恨不得把欧晴揍一顿。

    欧晴恨不得跟严谨尧同归于尽。

    他骗了她又欺负她,她想挠死他。

    哼!

    之前的美好在这一刻终结,两人互瞪着对方,僵凝的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瞪着瞪着,欧晴就红了眼眶。

    看到小兔子的眼睛红了,严谨尧的心顿时狠狠一抽。

    心疼……

    她一言不发,突然低着头转身就走。

    “去哪儿?”他连忙将她抓住,又惊又怕,气急败坏地急喝道。

    “你管不着!”她像是吃了**,狠狠甩开他的手,特别凶地回喝道。

    “你再说一次!!”严谨尧也非常生气,疾言厉色的样子格外瘆人。

    “你管不着你管不着你管不着!!”她豁出去,闭着眼不管不顾地冲他吼。

    他气得咬牙切齿,“欧小晴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你打你打!反正你又不是没打过!”她冲口喊道,抬头挺胸,把脸凑到他跟前,凶悍的模样与平日里的懦弱大相径庭。

    反正你又不是没打过……

    此话一出,两人皆是一愣,彼此的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当年在警局里他打了她一巴掌的画面……

    欧晴更委屈了。

    看着小兔子的双眼越来越红,马上就要落下泪来,严谨尧真是气愤又心疼。

    “你背着我偷偷摸摸跟前夫打电话你还有理了?”他气急败坏地瞪着她,爱恨不能地狠狠切齿。

    “你摔我电话就有理了?你骗我就有理了?”她蓦地抬起头来,怒声反驳,越想越气不过,一不留神就骂出了口,“严谨尧你混蛋!”

    严谨尧的脸,瞬时全黑。

    狠狠攥着她的手臂,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极冷极冷地盯着她,咬着牙根阴森吐字,“你再骂一次!!”

    正伤心的欧晴才不管他呢,张口就骂:“你混——”

    唇被他咬住。

    疼……

    疼得欧晴不由自主地噤了声。

    也不知是太疼还是太委屈,眼泪刷地滚落眼眶,如同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见小兔子哭了,严谨尧是心疼的,但想到她为了前夫跟他这样闹,他就没办法息事宁人。

    什么他都可以由着她,唯独这个不行!

    反正他的眼里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

    “你再敢骂我我就咬烂你的嘴!!”

    他松开她的唇,故作冷酷地冷睨着她梨花带雨的脸,恶狠狠地警告道。

    在严谨尧面前,欧晴很犟,他越是对她不好,她就越是要反抗。

    她哭着对他喊,“你就是混……”

    整个人突然被他狠狠拽进怀里,后脑被扣住,紧接着唇被堵住……

    他没有再咬她,只是用嘴堵住她的唇,不让她再说出什么气他的话来。

    当他的唇贴上来的那瞬,她以为他又要咬她了,吓得微微瑟缩。

    她表面看起来很倔强,其实还是很怕疼的。

    感觉到她的恐惧,严谨尧心疼又无奈,衔着她的唇轻轻地吮,半是安抚,半是讨好。

    欧晴更难过了,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她不想哭的,可就是忍不住。

    哎……

    吻了一会儿,见她始终不肯回应,严谨尧重重叹了口气,结束亲吻,将她的脑袋轻轻摁在自己怀里。

    “好好说不行吗?非要吼……嗤……”

    他话未说完,突觉胸口一痛。

    她咬他。

    下口毫不留情,痛得他眉头直皱,狠狠抽了口凉气。

    欧晴咬完就连忙退出男人的怀抱。

    好好说?

    他一上来就摔了她的手机,给她机会好好说了吗?

    现在来怪她没有好好说?他还要不要脸了!

    哼!╭(╯^╰)╮

    严谨尧垂眸看着自己胸口上的牙印,哭笑不得。

    这个睚眦必报的小混蛋!

    因为刚起牀,他只是套了件薄款睡袍,她这一咬完全就咬在了肉上,可疼了。

    严谨尧冷着脸,缓缓抬眸,无语地看着正对自己怒目以视的小兔子。

    “严谨尧你骗我!”欧晴抬袖抹泪,愤怒地大叫道。

    “我骗你什么了?”他泛着冷笑,爱恨不能地瞥她一眼。

    “你答应过我不再为难郁家和云家的!”

    “郁家我可以饶了,云家没门!!”

    闻言,欧晴气得呼吸一窒,“云家招你惹你了,阿辉只是一个正正经经的生意人,你凭什么对他赶尽杀绝?”

    阿辉……

    还叫那么亲热?!

    严谨尧眼底寒光乍现,醋海翻腾,怒不可遏。

    “就凭你这样护、着、他!!”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