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77章:给他做一辈子奴隶
    “庞栋!”

    严谨尧突然朝着门口大喊一声。

    很快,庞栋轻轻推开门,“四爷。”

    “把她带出去!!”严谨尧的脸色黑压压的如乌云过境,对着庞栋厉喝道。

    庞栋站在门口,有些莫名,转眸看向欧晴。

    欧晴气鼓鼓的,不开心,觉得严谨尧越来越阴晴不定了。

    刚才在酒店门口明明是他用眼神警告她“敢不等他试试看”,现在又莫名其妙要对她下逐客令,一会儿留一会儿撵的,他到底几个意思啊?

    总统了不起啊?总统就可以想骂人就骂人啊?总统就可以对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啊?总统就可以……

    好吧,的确可以!

    欧晴很沮丧,很生气,很委屈。

    “耳聋了?”见庞栋不动,严谨尧吼得更大声了。

    欧晴的脸色开始慢慢沉了下来。

    庞栋左右为难,看了看一脸幽怨的欧晴,然后又转眸看向怒发冲冠的总统大人,“四爷您……确定?”

    严谨尧狠狠瞪了庞栋一眼。

    庞栋哭笑不得,暗忖总统大人您要装高冷也别为难小的啊,您嘴上喊着让我把欧小姐带出去,然后又用眼神制止我,所以您到底是希望欧小姐走呢还是不走呢?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见严谨尧居然把庞栋喊了进来,于是她想,与其灰溜溜地被庞栋领出去,还不如自己走。

    “不说话你来干什么?就为了给我添堵?”

    欧晴刚要动脚,就见严谨尧朝她冷冷睇了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他本来想再端会儿架子的,可瞅她好像要恼了,只得见好就收。

    “我没有……”

    他一出声,将她想要离开的勇气击溃,低着头皱着眉,有些生气地小声反驳。

    庞栋连忙退出去,把门关上。

    严谨尧寒着脸,冷冷斜睨着几米开外的小兔子,又爱又恨。

    被他阴冷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欧晴想既然来了,即便再害怕也得面对,毕竟问题总是要解决的。

    如此一想,她抬头挺胸,鼓足勇气朝着坐在沙发里的男人走去。

    “严谨尧啊,算我求你好吗?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郁家和云家吧!”站在他的面前,她深深看着他,特别诚恳地央求道。

    闻言,严谨尧的脸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今天居然还多了个云家?!

    严谨尧火冒三丈,腾地站起来,怒不可遏地骂道:“欧晴你是不是有病?!”

    妒恨之下,一不小心就口不择言了。

    欧晴脸色一白,垂眸低头,“嗯,我有病……”

    “你得了失忆症是不是?你忘了云铭辉是怎么对你的是不是?你居然还帮他求情?!”他怒喝,恨得咬牙切齿。

    严谨尧生气了……不!确切的说,是吃醋了。

    凭什么呀?!

    他对她那么好,爱她入骨,结果却落个被她抛弃的下场。

    而云铭辉那么混蛋,娶了她转身就婚内出轨,她居然不恨他不讨厌他临了还帮他求情?

    她就那么爱云铭辉吗?

    在他的认知里,只有爱一个人爱得没办法了才会如此卑微……

    比如他!!

    即便曾被她伤得体无完肤,即便她嫁给了别人,即便她给别人生了女儿,他还是爱她!

    而她!

    在经历了云铭辉的出轨甚至有私生子的重创之后,竟然还如此担心她,足见她对云铭辉的感情有多深。

    所以,她到现在还爱着云铭辉是不是?

    严谨尧恨死了。

    “他罪不至死——”欧晴试图解释。

    “我觉得他死有余辜!!”他恶狠狠地抢断,她越是为云铭辉说好话他就越恨。

    她蹙眉微恼,有些没好气地轻叫道:“严谨尧,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再帮他求情你就给我滚出去!”他倏然大喝,抬手指门。

    “我不是帮他求情,我只是想告诉你,他是无——”辜的。

    “你还说是不是!!”

    严谨尧脸如玄铁,大怒,狠狠咬着牙根,一脸“你再说我就让他死你信不信”的凶狠表情。

    欧晴默了。

    两人互瞪,本就不太好的气氛不由得更是僵到谷底。

    半晌之后,欧晴轻轻叹了口气,说:“严谨尧,你这样狭私报复是不对的。”

    “不对就不对!”严谨尧怒道,一脸我是老大我怕谁的嚣张表情。

    呵呵!狭私报复?

    对!

    他就是狭私报复!

    怎样?

    他就是要让云铭辉知道,抢了他的女人又不好好珍惜会有怎样凄惨的下场!

    虽然他挺庆幸云铭辉的不珍惜,才让他有了再次拥有她的机会……

    欧晴感觉这样吵下去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

    在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他的蓄意刁难或是冷嘲热讽什么的其实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虽然跟自己说过别跟他一般计较,可看到他如此蛮不讲理她就忍不住想跟他对抗。

    女儿一直对她说做人不能太包子,否则会被别人欺负死,经过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她多少也有那么点脾气了。

    当然,她的脾气都是被逼急了的情况下才会爆发。

    不过今天她是来求他的,就算再生气,也不能对他发脾气。

    嗯,求人嘛,得有求人的样子……

    欧晴倏地朝着严谨尧扑过去,双手轻轻揪住他的袖子,仰着脸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严谨尧,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想怎么报复我都可以,只求你放过我的家人,好吗?”

    严谨尧皱眉看着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小兔子,抿唇不语。

    见她态度软化,他的心里稍微舒坦点了。

    “他们是无辜的,你饶了他们吧,好不好?”她拽着他的袖子轻轻地摇,苦苦哀求。

    他抿唇不语,不咸不淡地斜睨着她,享受着她的低眉顺眼。

    “严谨尧,如果你真这么恨我……”见他始终不说话,她用力咬了咬唇,像是下了某种决定,然后抬眸定定地看着他,问:“我以死谢罪行不行?”

    以死谢罪……

    他瞪她。

    恶狠狠的!

    她像是没看到他突然变得阴沉的脸色一般,一问再问,“严谨尧我以死谢罪,你就放过他们,行不行?”

    他想掐死她!

    说到死,他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当年她为了逼他放手,当着他的面割腕的画面……

    那些从她手腕里流出来的血,分开以后就成了他的噩梦,在这二十多年里,无数次将他从梦中吓醒。

    她还敢说死?!

    被他凶狠的目光瞪得心里发悚,欧晴骑虎难下了。

    她本想用“死”逼他妥协,哪成想他却无动于衷……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爱她如命的严谨尧了……欧晴悲伤地想。

    那现在怎么办呢?

    话已经说出来了,不去死好像有点丢脸诶……

    看着男人极尽冷漠的样子,欧晴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她突然朝着左侧的小阳台跑去,双手抓住护栏就作势要往下跳……

    这里是十八楼。

    严谨尧魂都吓没了。

    疯了似的追上去抓住她,气得顺势就在她的P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啪!!

    “啊!”

    他下手极狠,痛得欧晴惨叫一声,下意识地捂住被打的部位,瘪着嘴幽怨地看着他。

    “你跳!你敢跳下去试试看!你敢死我就敢让你家里所有人给你陪葬,包括你女儿!包括云铭辉!我让他们统统给你陪葬!!”严谨尧脸青面黑,胸腔急促起伏,气得狠狠咆哮。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欧晴也恼了,仰起脸冲他嚷。

    他没回答,气势汹汹地将她强行拽进屋里,然后关上通往阳台的推拉门。

    进屋之后,他气得将她一甩,怒不可遏地瞪她,“欧小晴!想不到二十五年过去了,你的心还是这么狠毒!”

    “什……什么啊……”欧晴被甩得踉跄了两步才堪堪稳住自己,面对他的指控,她一脸莫名。

    “我上辈子跟你有仇是不是?你这辈子要这样害我!”他脸如玄铁,恶狠狠地瞪着她,一边怒声斥责,一边朝她步步逼近。

    “我……我哪有害你啊?”她蹙眉,更无辜了。

    “你从我的房里跳下去,我不就成了凶手了吗?你这不是害我是什么?”他吼得地动山摇,怒目圆瞪像是要吃人一般。

    严谨尧很生气,觉得眼前的小王八蛋真的是太无情无义了,所以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是害怕她去死,绝不!

    若是让她知道自己还爱着她,她会一定会更加肆无忌惮的践踏他的心,一定会有恃无恐的压榨他的爱,一定会对他予取予求毫不顾忌他的感受。

    一段感情里,谁爱得多,就注定更卑微……

    在她面前,他已经卑微得不能再卑微了。

    所以他不能重蹈覆辙,不能再像二十五年前那样让她知道自己爱她如命,不能让她知道自己依旧非她不可。

    严谨尧想,欧晴就是个不识好歹的小混蛋,他越是对她好,她就越不把他当回事儿,所以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对她太好……

    至少不能让她看出来!!

    嗯,自己的心,不能再被她看穿。

    看到他一脸凶狠的模样,她吓得连连后退,磕巴着解释,“我我、我是自己——”

    “你女儿女婿还有你父亲会管你是不是自杀?”他冷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愤怒,气得口不择言,“你想死死远点!大河没盖盖子,你就非得在我这里跳楼!?”

    今天她若在他这个有个什么好歹,她那娇蛮任性的女儿还不得跟他拼命啊?

    欧晴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严谨尧心里一慌,连忙将她一把抓住,急喝一声,“去哪儿?!”

    “跳河。”她低着头,红着眼,赌气般小声咕哝。

    他说大河没盖子,那她去跳河总不会碍着他的眼了吧!

    哼!

    严谨尧气得无力,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咬着牙根恶狠狠地切齿,“欧小晴你真是欠收拾!!”

    他不过就顺口一说,她还跟他较真儿了是不是?

    被他一再的吼,她也来了脾气,仰头与他冷冷对视,“严谨尧,你给句痛快话吧,你到底要怎么样?”

    “跟我回帝都!”他冲口而出。

    欧晴一愣,本是冰冷的脸庞立马就变得迷惘,有点懵,“啊?”

    “马上!”他霸道命令。

    这是严谨尧的最终目的,但其实这样冲口而出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本想跟她好好说的,让她心甘情愿的跟他走。

    哪知一言不合两人又杠上了,依此刻的情形,他不强势一点她肯定是不会乖乖听他话的。

    所以现在不管她情不情愿吧,先把她弄去帝都再说。

    有云裳那个讨厌的拖油瓶在她身边,只会怂恿她反抗他,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分开她们母女俩。

    “跟你回帝都……干吗啊?”她呆呆地看着他,有点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你不是说对不起我想求我原谅吗?”他高大的身躯像座大山一般将她整个笼罩,冷冷睥睨着她,没好气地冷哼道。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低头嘟嘴,“……哦。”

    “那就去帝都给我做佣人!”

    “啊?”她抬头看他,一脸懵逼。

    “给我洗衣做饭!”加暖、牀……

    “……”

    “别告诉我你不会做饭!”他拧眉,凶巴巴地喝道。

    严谨尧在心里默默地想,就算你不会做饭也无所谓,只要会暖、牀就好……

    会做啊!

    离开他之后,她对他曾经做给她吃的那些精致小点心特别怀恋,在女儿三四岁的时候,还特意去学了烹饪和糕点制作课程呢。

    所以她现在的厨艺可比当年精湛多了呢!

    欧晴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在确定他不是开玩笑的之后,蹙眉问道:“那我多久可以回来啊?”

    去给他当佣人总有个期限吧,离开太久女儿会担心她的。

    “看你表现!若表现好,也许一个月,若表现不好……”他瞥她一眼,像是吊胃口般故意停顿。

    “怎样?”她怯怯地瞅着他,小心翼翼地问。

    “那就给我做一辈子的奴隶!!”他忿忿道,霸道至极。

    一辈子的奴隶……

    一辈子啊?

    欧晴蹙眉抗议,“我——”

    “欧晴!今天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所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跟我回帝都,要么郁家云家以及欧家明天统统完蛋!”

    哪知她才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疾言厉色地阻断了。

    看着一脸“我说到做到”的男人,欧晴只能认怂地把已到嘴边的抗议默默咽回了肚子里。

    她想,如果牺牲她一人,能换得家人平安也挺值的。

    而且,她骗不了自己,其实她的内心是渴望跟他多相处的……

    哪怕只是佣人。

    即便或许只有短短一个月……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个小时后。

    帝都。

    从C市离开的时候,欧晴要求给女儿云裳打个电话,但被严谨尧拒绝了。

    严谨尧想,若是被那个讨厌的拖油瓶得知他要把她妈妈带回帝都,只怕得立马冲到机场来劫机,所以坚决不能让云裳知道。

    直到他们到达帝都,回到他的住所,他才同意她打电话通知女儿。

    然后欧晴就怀着特别忐忑的心情跟女儿通了视屏电话——

    “妈。”

    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云裳的脸。

    “裳裳……”欧晴瞟了眼坐在正对面的严谨尧,再一脸纠结地看着女儿,声如蚊呐,严重底气不足。

    严谨尧头也不抬地翻看着报纸,佯装对她的通话毫无兴趣。

    欧晴知道,他坐在这儿就是为了监视她的。

    “嗯,咋了?”云裳这会儿心情非常的好,笑米米地看着妈妈。

    为什么心情好呢?因为几个小时前严楚斐告诉她严谨尧马上要回帝都了,她想着严谨尧走了妈妈就安全了,没人能伤害妈妈了她自然就开心了。

    掐指算算,这会儿严谨尧应该已经在帝都了。

    嗯,真好!

    “我……我有件事……有件事想跟你说……”欧晴欲言又止,既不敢看女儿,也不敢看严谨尧,感觉自己像个夹心饼干,夹在他们父女俩的中间左右为难。

    “哦,什么事?说吧!”

    “那个……”

    “嗯?”

    “我……”

    “怎么了?什么事啊?干吗吞吞吐吐的?”云裳蹙眉,眼底泛着狐疑,终于发现妈妈有点不对劲儿了。

    “你、你别骂我啊……”欧晴心惊胆颤,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严谨尧忍无可忍地抬眸瞥了欧晴一眼,脸色微沉。

    到底她跟云裳谁是妈妈谁是孩子?

    有哪一个妈妈对自己的女儿用的是这种低声下气的语气?

    作为母亲的尊严呢?

    被狗吃了么!

    严谨尧恨死欧小晴的没骨气了。

    说她没骨气吧,可在他面前又犟得要死,专门跟他抬杠,没把他活活气死都不甘心似的。

    如此一想,严谨尧更恨了,充满怨怼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咻咻地射在欧晴的脸上。

    欧晴被严谨尧阴冷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不知道他又在发什么疯。

    “我好好的骂你干吗呀?”电话彼端的云裳啼笑皆非,可才笑了两秒,就突然笑不出来了,心脏莫名其妙地缩了一下,狠狠皱眉,“你做什么了?”

    “你先答应我,我、我说了你……你不能生气。”欧晴怯懦地呐呐。

    “先说是什么事!”云裳脸色沉了下来。

    “你先答应我不生气。”

    云裳看着手机里的妈妈,默了默,才道:“好!你说吧,我不生气!”

    “我……”欧晴深深吸了口气,鼓足了勇气才几不可闻地说:“我在帝都……”

    “帝都?你去帝都干?等等!你说你在哪儿?”云裳先是顺口一问,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顿时就炸了。

    “帝都……”欧晴头都快缩到肚子里了。

    “大声点!!”云裳脸色大变,倏然喝道。

    “帝……帝都……”

    “你怎么会在帝都?你去帝都做什么?你现在跟谁在一起?”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