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76章:你还能更笨一点吗?
    “你就是不可理喻!”

    “欧小晴你是不是想死?”他气得咬牙切齿,目光狠厉地盯着她。

    “死就死!!你不可理喻不可理喻不可理喻就是不可理喻!!”她豁出去了,不管不顾地继续吼。

    “你——”严谨尧气结,眼底风云四起。

    正想把她拽进怀里狠狠收拾,却在这时——

    叩叩叩。

    有人敲门。

    欧晴吓得一颤,反射性地转头看着门口,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吼得太大声了。

    不等严谨尧勒令拒绝入内,门就被轻轻推开。

    欧荣毅拿着一套衣服走了进来。

    严谨尧这会儿正火大,若换了别人,必然少不了被他一顿削,但欧荣毅……

    对于这个以后会成为自己岳丈的老人,他只能把已到嘴边的“滚出去”三个字硬生生咽回自己的肚子里。

    见是老父亲进来了,欧晴心虚得面红耳赤,慌忙从严谨尧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机抢回来,然后低着头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严谨尧下意识地想抓住她,可手刚一动,就想起此刻欧荣毅在场……

    只能作罢。

    欧荣毅噙着淡淡的微笑,佯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径直走到严谨尧的面前,将手里的衣服双手递到他的面前,“四爷,这衣服是小儿还未穿过的,希望四爷别嫌弃,暂时将就一下。”

    严谨尧看了眼已是空空如也的门口,默默叹了口气。

    “那就谢谢欧老了!”

    然后,欧晴躲在楼上的房间里,再也没有下过楼。

    严谨尧在等衣服洗好、烘干、烫好的过程中,拿出手机给欧小晴发了许多条短信。

    ——下来!

    ——你下不下来?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下不下来?!

    ——欧小晴你非要惹我生气是不是?我告诉你,把我惹怒了对你没好处!对欧家、郁家甚至云家统统没好处!!

    ——给我马上下来!快点!

    ——听话,下来。

    ——我马上就要走了,你真的不下来送送我是不是?

    ——欧小晴,乖,下来。

    ——小王八蛋算你狠!!

    所有信息,全部石沉大海。

    严谨尧换回自己的衣服,很不高兴地离开了欧家。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总统大人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次日。

    海X酒店

    一个纤瘦柔美的女子,局促不安地站在酒店大门外的路边,焦急地等待着。

    她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份报纸,报纸的头条是嵘岚今天又有几个项目被查的相关报道……

    欧晴愁眉不展,一脸愤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不停地对自己说,一会儿见了他千万不能软弱,为了女儿和家人,一定要学会与他抗衡!

    嗯,她是来找严谨尧的。

    为什么要主动来找他呢?

    因为他太欺负人了!!

    欺负她可以,但欺负她的女儿和家人就不行!

    他怎么可以这么心狠呢?

    还真想把郁家彻底整垮啊?郁家垮了裳裳可怎么办啊?

    他敢让她的裳裳没好日子过她跟他没完!!

    都老了怎么还这么小气啊?不就昨天没回他的短信嘛,用得着这样报复她的女儿么?

    再说了,是他自己先凶她的,她反击不了难道不理他也不行啊?

    什么人啊他!!

    还有!他不止对嵘岚狠,对远在T市的云家更狠……

    昨天他那条“把我惹怒了对欧家、郁家甚至云家统统没好处!!”的短信提醒了她,于是她给云家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杨千萍接的,当她问最近云氏运转得怎么样时,杨千萍支支吾吾不敢说,她觉察不对,最后在她一再的逼问下,杨千萍才把实情告诉了她……

    云氏的状况很不好。

    旗下好几家珠宝公司出现了大危机,面临破产。

    跟杨千萍结束通话之后,她的心情很沉重。

    她本不想连累任何人,可偏偏所有人都被她连累了。

    犹豫许久,她鼓起勇气拨打了昨天给她发短信的那个电话号码,想跟他好好谈谈,然而他先是拒接,当她拨打第三遍的时候……

    她就被拉黑了。

    没错!

    她、被、拉、黑、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他居然用如此无聊加幼稚的行为来传达他的怒气。

    不能眼睁睁看着郁家和云家被那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整死,所以她今天才会出现在这里。

    忐忑不安地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得她双脚酸痛,就在快要放弃时,才终于看到三辆黑色汽车从酒店的出口鱼贯而出。

    这一个小时里,有很多车从酒店里出来,而每一辆出来的车她都仔细看过,都不是她要找的目标。

    而此刻这三辆车一出来,她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自己等的人一定在这三辆车的其中一辆里。

    毕竟他身份尊贵,有车护航才合理。

    三辆车都关着窗,窗上贴着膜,黑漆漆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欧晴心里泛起失望,心道难道今天注定要无功而返了吗?

    就在她垂头丧气暗自沮丧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从第二辆车的挡风玻璃瞟到副驾驶上有张久违的熟悉面孔……

    此时第一辆车正从她的身边缓缓而过。

    几乎来不及思考,她想也没想就从人行道上跳下去,张开双臂冲到第二辆车的前面。

    嗤——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子在距离她一步之遥处猛地停下。

    车速不快,但由于是突然刹车,所以在惯性的冲力下,后座的严谨尧和初润山均上半身往前倾,差点双双撞上前面的座椅。

    司机吓得想骂人,但后面坐着总统大人,又不敢爆粗。

    当然,还有一部分愿意是跳出来拦车的女人太过漂亮,长发飘飘温柔动人,七分清纯三分妩媚,精致的无官令人惊艳,不施粉黛却美憾凡尘。

    这个女人,美得把所有赞美的磁灶都堆砌在她身上都不为过。

    尤其她的身上还有一股独特的气质,就是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好好保护……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女人,谁还骂的出口?

    副驾驶上,是一个接近五十的中年男子。

    男子在看到欧晴的那瞬,本是面无表情的严肃脸孔顿时就变了,瞠大双眼一脸惊愕。

    “这是哪来的神经病女人?居然不怕死敢拦我们的车!”初润山的额头差点撞上前面的椅背,顿时恼得拧眉叱骂。

    初润山“神经病”三个字一出口,严谨尧的眼底就划过一丝寒光。

    “四爷!”

    在看清欧晴的下一秒,严谨尧的秘书庞栋就立马转头看着他,眼底难掩激动之色。

    严谨尧冷冷看着站在车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欧晴,面带怒意,暗暗磨牙。

    她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安全意思?是活腻了吗就这样贸贸然的冲出来?

    还是说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错误所以现在想要来他的面前以死谢罪?!

    车外。

    欧晴对于自己这种螳臂当车的行为其实也非常的害怕,所以在跳出来的同时就紧紧闭上了双眼。

    她锁着脖子和肩膀,歪着头把眼睛闭得死死的,那副明明害怕却又豁出去的模样真是让人想把她狠狠揍一顿。

    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她松了口气,然后睁眼……

    然而眼一睁开,她吓得狠狠抽了口凉气,整个人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因为她已经被几个黑衣保镖团团围住。

    “什么人?干什么的?”

    几名保镖里,为首的是霍冬,目光冷厉地射在欧晴的脸上,沉声喝问。

    “那个,我、我不是……我想……”欧晴从不曾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磕磕巴巴语无伦次。

    惊慌中,她的目光频频朝着车里瞟,可瞟来瞟去都无法完全看清后座里的人,所以她无法确定车里是不是坐着严谨尧。

    这时,庞栋下车了。

    “欧小姐!”

    庞栋上前,即便极力隐忍,却还是掩饰不住眼底的惊喜,本是一贯平静无波的声音在这一刻有了波澜。

    那时一种难以克制的激动情绪。

    看到庞栋下了车,欧晴稍微放心了点,对着庞栋轻轻点了下头,扯动唇角腼腆一笑,“好久不见。”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啊!”庞栋深深看着欧晴,感慨万千。

    当年,严谨尧的身边有赵宇、付千波和许骅兆,还有秘书庞栋。

    只不过赵宇三人跟严谨尧的感情更好,自然欧晴见到赵宇他们的时候便更多一些,而庞栋只是见过几次面,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现在,严谨尧贵为一国总统,赵宇、付千波和许骅兆三人则身居要职,必须坚守各自的岗位,所以能一直跟在严谨尧身边,便只剩庞栋了。

    虽然当年只见过几次面,但只要是严谨尧身边的人,欧晴都能记得很清楚。

    “找四爷?”向来不苟言笑的庞栋难得对一个人如此和颜悦色,微笑问道。

    霍冬和几个保镖均被庞栋的微笑给吓了一跳。

    因为从未见过庞秘书对人如此温柔过。

    找四爷……

    欧晴闻言,精神一振,双眼瞬时闪闪发光。

    庞栋这话无疑是在告诉她,严谨尧此刻就在车上。

    心里一喜,她情不自禁地又朝着车里看去,这一次,如愿看到了他。

    四目相接,她才发现他冷冽的目光一直锁定着她……

    匆匆一瞥,她慌忙移开视线,不敢再与他饱含怒意的目光相接。

    得!

    他还在生气!

    “我……我想跟他说句话,行、行吗?”

    欧晴用力抿了抿唇,鼓足勇气看着庞栋,紧张得把手里的报纸都攥得严重变形了。

    “四爷现在不太方便,欧小姐你介意等他一会儿吗?”庞栋无视霍冬等人隐藏得很好却依旧能被他觉察出来的错愕目光,保持微笑。

    一听说严谨尧不方便,欧晴的心里顿时打了退堂鼓,低着头失望地小声呐呐,“哦,不方便啊,那……那算了……我……”

    来之前她倒是信心十足,可刚才不过是与他对视了一眼,她就怂了。

    本以为过了一夜他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可显然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四爷很快就会回来,你等他一会儿就可以了!”庞栋强调“一会儿”,挽留之意显而易见。

    欧晴咬唇沉默。

    “欧小姐,请!”庞栋立刻说,伸出手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欧晴犹豫不决,对还在生气中的严谨尧挺畏惧的。

    “这边请!!”看出她的犹豫,庞栋加重语气,诚恳且带着点强势的态度让欧晴顿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了。

    忍不住又朝着车里偷偷瞟了一眼,彼此的目光又撞在了一起。

    他的目光依旧冷冰冰的,且透着一股“你敢不等我试试”的讯息……

    欧晴想到了郁家和云家……

    无奈,她转眸看着庞栋,轻轻点头。

    庞栋大喜,忙不迭地领着欧晴进了酒店。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总统套房里。

    “欧小姐请喝水。”庞栋将水杯轻轻放在欧晴的面前,毕恭毕敬地说。

    “谢谢!”欧晴腼腆地扯了扯嘴角,对庞栋如此热情的招呼有些不太适应。

    毕竟他现在是总统的秘书啊,而她不过是一介平民罢了,他对她这样客气怎能不叫她受宠若惊呢。

    “欧小姐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看看四爷回来了没。”庞栋微笑道,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这些年,他一直在四爷的身边,即便四爷掩藏得很好,他还是能看出四爷的伤心以及对欧小姐的思念……

    所以再见欧晴,庞栋由衷的为总统大人感到开心。

    只不过庞栋不知道的是,严谨尧之所以不激动,是因为他和欧小晴早就见过面了。

    “呃……好的。”欧晴轻轻点头。

    庞栋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出门之际,他突然回头,“那个……欧小姐。”

    “嗯?”正在喝水的欧晴抬眸看他。

    庞栋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加重语气,“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他的潜台词是——很高兴你能重新回到四爷的身边!

    这么多年了,四爷都放不下欧小姐,老天眷顾,现在欧小姐回来了,四爷终于不用再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真好!

    欧晴笑笑,“我也是。”

    庞栋点点头,微笑离开。

    待庞栋离开之后,欧晴端起杯子一边喝水,一边朝着落地窗走去。

    迎着阳光,俯瞰着高楼林立的美丽城市,本是紧张的心情,稍有缓解。

    欧晴以为庞栋说的“一会儿”怎么着也得大半个小时,哪知十分钟不到,门就开了……

    听到开门声,她以为是庞栋去而复返,漫不经心地回头,却发现真的是严谨尧回来了。

    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乍然看到他,她的心莫名一慌,水杯就从手里脱落了。

    水杯往地上掉,她又下意识地伸手去捞……

    杯子倒是及时抓住了,可还有点烫的水却泼了她一手。

    “嗤……”她抽气,疼得呲牙。

    严谨尧像股飓风一般跑到她的身旁,慌忙抓起她的手查看,看到她白希的手背有轻微的发红,气得大骂,“你还能更笨一点吗?!”

    他吼得地动山摇,欧晴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他震破了。

    “我、我没……没事……”她吓得缩脖子,怯怯地瞅了他一眼,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可她的手刚一动,就被他又狠狠扯了回去,同时伴随着一声冷喝,“闭嘴!!”

    欧晴沉默,不再吭声。

    严谨尧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本想摆高姿态不理她,给她一点教训,哪知一开门就看到她把自己的给手烫了,吓得他立马就忘了要装高冷这回事儿。

    他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的!

    知道他还爱着她,所以故意烫伤自己,然后就可以趁他心疼对他予取予求……

    哼!

    跟在严谨尧身后进来的庞栋在看到欧晴被烫了手的那瞬,立马转身进了卫生间,拧了湿毛巾出来。

    “四爷,毛巾。”庞栋快步上前,将毛巾递给严谨尧。

    严谨尧二话不说就把湿毛巾敷在欧晴的手背上。

    毛巾贴上手臂,凉凉的很舒服。

    其实水并不是很烫,没他想的那么严重,不过看到他如此紧张自己,欧晴内心是欢喜的。

    庞栋在递上毛巾之后,就识趣地离开了。

    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就只剩下他和她……

    欧晴的心情很复杂,她应该害怕的,可是能见到他,她又觉得很开心……

    她对他,是既想见,又怕见。

    敷了一会,严谨尧拿开毛巾,见她的手背没有很严重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还疼吗?”

    他的语气凶巴巴的,却难掩担忧和心疼。

    欧晴怯怯地瞅了他一眼,轻轻摇头。

    默了默,她盯着他的胸膛,迟疑地小声问:“你……好了吗?”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自己的胸口。

    “我是死活都与欧小姐无关,这点小小的烫伤又岂敢劳烦欧小姐挂心?!”他冷笑一声,倏地将她的手一甩,恨恨讥讽。

    当年在T市的一家医院里,赵宇按照他的吩咐,骗她说他病重,求她去看看他,结果她说——

    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如此无情无义的话她都说得出口,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居然还是对她如此念念不忘。

    他想,自己就是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手突然被他甩开,他力道颇大,甩得她往后踉跄了两步。

    站定,咬唇,她胆怯又无辜地望着他走向沙发的高大背影。心里满满都是委屈。

    当年她对他所说过的每一句狠话,都是身不由己的啊!

    若她真的不在乎他的死活,又怎会在得知他胃出血的时候大着肚子整夜整夜的跪在佛祖面前为他祈福呢?

    两人都不再说话,气氛变得僵凝,陷入死寂般的沉默之中。

    “庞栋!”

    严谨尧突然朝着门口大喊一声。

    很快,庞栋轻轻推开门,“四爷。”

    “把她带出去!!”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