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74章:姓高的什么人?
    所以即便心里不太舒坦,表面还是得客客气气的。

    “直呼妈妈的名字,不觉得太目无尊长了吗?”严谨尧冷冷盯着桀骜不驯的云裳,目光冷厉似剑。

    “这个……”欧荣毅看了大孙女一眼,有点尴尬。

    自己家里人听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都知道这是云裳对妈妈表达亲切的一种方式,只不过在客人面前直呼长辈的名讳的确不太合适。

    “啊,我忘了,云小姐不是在欧家长大的,难怪在教养的问题上与小恬恬犹如天壤之别!”

    不待欧荣毅解释,严谨尧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啊了一声,然后冷冷讥讽道。

    欧晴和云裳的脸,不约而同地冷了下来。

    欧晴:又骂她的女儿没教养?!

    云裳:又骂她没教养?

    母女俩同仇敌忾地瞪着严谨尧,怒了。

    云裳的瞪视严谨尧是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欧晴的……

    他就做不到视若无睹了。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触,他七分不悦三分无奈,语气不自觉地放柔了许多,“你见过谁家的孩子敢直呼妈妈名字的?”

    “我乐意!”云裳怒道。

    “我也……”欧晴自然是站在女儿这边的,于是下意识地想要附和,可刚吐出两个字就被严谨尧突然变得狠厉的目光吓怂了,然而她刚想打退堂鼓,后腰被女儿揪了一把,疼得她抬头挺胸,不得不把最后两个字喊出来,“乐意!”

    同时附赠一个“要你管”的眼神给他。

    云裳满意。

    严谨尧面如玄铁。

    见一贯柔弱的小兔子敢公然违抗他,严谨尧再次有了想把云裳丢去外太空的冲动。

    她这个女儿太讨厌了!

    严谨尧有信心,如果没有云裳,拿下欧小晴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

    这破小孩的阻挠和怂恿,已快要把他的耐心都磨光了。

    看来……

    得把她们母女分开才行!

    “哎呀,菜都凉了,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再聊,呵呵呵……”

    眼看气氛已经僵得不行,严楚斐连忙出声打圆场,生怕自家四叔被云裳气得恼羞成怒然后拂袖而去。

    严谨尧倒是真想掀桌走人的,可是……

    似乎从决定来C市的那刻起,他就已经成了一个矛盾体,心,根本不受大脑控制……

    狠狠瞪了欧晴一眼,严谨尧冷着脸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见总统大人继续吃饭了,大伙儿默默松了口气,也跟着拿起筷子,各怀心绪地吃着。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不太愉快的午餐之后。

    云裳本想立刻拉着妈妈去做头发买衣服,以气死那个傲娇的严四爷,可突然手机响了,只得先跑阳台上接电话去。

    在云裳去接电话的时候,严楚斐来到欧晴的身边,特别客气地问她能不能帮他泡两杯咖啡送到后花园。

    欧晴不疑有诈,毫不犹豫地点头说好。

    然后严楚斐就噙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走向正从卫生间出来的郁凌恒,邀他一同去后花园谈事儿。

    于是几分钟后,欧晴端着两杯咖啡去了后花园,然后听到了严楚斐和郁凌恒的交谈……

    严楚斐:“我靠!郁凌恒,不带你这样的啊!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跟我说不参与了?你是想死了吧?!你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我掉链子试试看!!”

    严楚斐:“你看不出我四叔已经上钩了吗?只要我们再加把劲儿,这事儿一定成!等事成之后,让你心烦的那些事自然就迎刃而解了,还有那些让你讨厌的人,也得惧你三分,这么大快人心的一件事,你确定你要放弃?”

    郁凌恒:“真的不行,我答应过裳裳的,再也不做让她不高兴的事。”

    严楚斐:“郁凌恒!你可真是应了那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名句,,为了一个女人你就忘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了?孰轻孰重你就真的分不清了?我告诉你啊!你最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惹怒了我四叔,你十个嵘岚都不够毁!!”

    严楚斐:“我四叔的性格我最了解了,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哪怕是不择手段,他也一定要成功!所以就算你想置身事外,也改变不了结果,而你这样公然帮助云裳违抗他,嵘岚和郁家都会吃不了兜着走!还有啊,现在你们嵘岚好几个大项目被迫停止,就是我四叔给你的警告,你若还不识趣,下一步会变成什么样可就没人能预料了!”

    郁凌恒沉默。

    严楚斐又说:“而且不止是郁家,欧家也别想逃,现在朝阳遇上的一大堆难题,也是我四叔的意思,所以若他得不到他想要的,你们郁欧两家就等死吧!”

    郁凌恒:“滚蛋!少在我面前危言耸听!”

    严楚斐:“你可别不信,我四叔怒了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你跟七仔的事已经让他很不高兴了,你这会儿若是再阻拦他的话,他真不会对你们两家心慈手软了我跟你说!兄弟这么多年,我可都是为你好,你丫的别不识好歹!”

    严楚斐:“你就不想想,如果你一无所有了,云裳怎么办?你真舍得让她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跟你吃苦受罪么?”

    十个嵘岚都不够毁……

    不止郁家,欧家也别想逃……

    不会对郁欧两家心慈手软……

    云裳怎么办?你真舍得让她吃苦受罪么……

    欧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厨房里的,整个大脑嗡嗡作响,心如打鼓,一团乱麻。

    ——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楚斐那孩子把这句话强调了好几次,说明严谨尧此行是有目的的,只是……

    他想要什么?

    她……吗?

    不可能吧!

    他恨她的不是么……

    难道就是因为太恨,所以才要对她身边的人动手?

    他如此大费周章,是想要把她的家人一网打尽么?

    他……不会这么狠吧!

    其实她苦一点没关系,可若是连累了郁家和欧家,那她真是活着都没意思了。

    而且她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吃苦!

    欧晴魂不守舍地站在洗菜盆前,皱着眉忐忑不安。

    水龙头开着,水在哗哗地流……

    “欧小晴,你在想什么?”

    突然,身后响起一道充满疑惑和好奇的声音。

    “啊……”欧晴吓得一颤,尖叫着猛然转身。

    “哎哟我滴妈!你叫啥啊?”云裳被妈妈过度的反应吓得后退一步,捂住胸口哭笑不得。

    “你、吓我一跳!”欧晴也心有余悸,嗔怨地瞪了女儿一眼。

    “你才吓我一跳好么!”

    “明明是你走路没声音……”

    “明明是你魂不守舍好吗!我都叫你好几声了!”

    被女儿堵得无话可说,欧晴默了,转过身去洗水果。

    “嗯?你在想什么想这么出神?”云裳却不肯如此轻易放过妈妈,凑上去咄咄逼问。

    “没有啊……”欧晴小声呐呐,低头掩饰心虚。

    云裳一边从水果盘里拈了一颗葡萄丢嘴里,一边狐疑地盯着妈妈。

    欧晴突然关掉水龙头,转头与女儿面对面,“裳裳,那个……”

    “哪个?”云裳挑眉睨着欲言又止的妈妈,懒洋洋地哼问。

    “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很累啊?”欧晴鼓足勇气,旁敲侧击。

    “唔,有点。”

    “是工作太忙了吗?我昨天好像听到你外公和你小舅在说公司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啊?”

    云裳点点头,云淡风轻地对妈妈笑了笑,“是出了点问题,不过我能应付,这些事不用你担心的啦!”

    “那郁家呢?”欧晴脱口而出,问完之后见女儿狐疑地皱起了眉头,连忙补救,“呃,我听他们还提起郁家来着……”

    这谎圆得勉强过关,云裳没有起疑。

    “没事儿,嵘岚那么大,停几个项目不算啥!”云裳满不在乎地扬了下手表示没关系,财大气粗地说道。

    女儿倒是说得很轻松,欧晴心里却异常沉重。

    刚才严楚斐说的那番话,已经让她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所以女儿越是说得如此轻巧,便越是显得女儿在避重就轻,是故意宽慰她的。

    对于嵘岚和朝阳受挫的事,她觉得严谨尧那个小气鬼是做得出来的!

    欧晴越想越气愤,狠狠蹙眉,“为什么啊?公司不是运转得好好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问题啊?是不是有人故意针对你们?”

    “不是的!欧小晴你别胡思乱想!”云裳极力否认,使劲儿摇头。

    突然,一个俏丽的小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

    “大姨,外公说想喝咖啡,让你泡两杯出去。”

    是欧恬。

    “哦,好的。”欧晴点头。

    话题被打断,云裳默默松了口气,怕妈妈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她趁着妈妈忙碌的时候捧着一盘酸葡萄就连忙悄悄溜出了厨房。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分钟后。

    当欧晴端着两杯咖啡走出厨房时,云裳和郁凌恒正一脸焦急,准备离开。

    “欧小晴,太爷爷不舒服,我们要先回去了,你别忘了四点钟跟高叔叔去看电影的事儿啊!”

    云裳被郁凌恒拉着往门口疾步而去,回头冲着妈妈喊道。

    “嗯嗯,知道了,你们快回去吧,开车小心!”欧晴点头敷衍,关切地叮嘱道。

    目送女儿和女婿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欧晴才端着咖啡继续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

    与茶几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她的脚突然被什么勾了一下……

    “啊……”她花容失色,尖叫着往前扑。

    正在和欧荣毅说话的严谨尧吓得立马站起来向她伸出手去……

    “嗤……”

    他及时抓住了她的双肩,避免她的脑门磕在茶几上,然而她捧在手里的两杯热咖啡,却尽数泼在了他的胸口上。

    烫得他脸都扭曲了,狠狠抽了口凉气。

    所有人都呆住了。

    除了严楚斐……

    欧晴吓死了,第一反应就是这咖啡好烫的啊,会不会把他烫伤啊,一边这样着急担忧地想着,一边忙不迭地伸手去擦他衣服上的咖啡渍,“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严谨尧勃然怒喝,脸色阴沉疾言厉色,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他若没及时抓住她,她的脑门磕在茶几上今天还不得头破血流啊?

    都这个岁数了,还是不懂得好好保护自己,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我……”欧晴被吼得又是一颤,瞬时红了眼眶,抬起头无辜又委屈地看着他,小声辩解,“我不是。”

    她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走得好好的,突然就踉跄了。

    她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太紧张了还是脚下踢到什么东西才会导致这个意外发生,反正这会儿她的脑子一团乱,什么都想不起来也无法确定什么了。

    严谨尧垂眸看着自己一片狼藉的胸口,气到无力。

    “欧阳,拿毛巾!”意外发生的那瞬,欧荣毅就立马站了起来,对着一旁的儿子喊道。

    欧阳立马朝着卫生间走去。

    欧荣毅再转头看向严谨尧,急急道歉,“抱歉四爷,小女愚笨——”

    “你跟我过来!”

    不等欧荣毅把话说完,严谨尧就气势汹汹地冲着欧晴命令道。

    说完,他率先朝着卫生间旁边的洗衣房走去。

    欧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他所谓的“过来”是去哪里,没敢动。

    走了两步见她没跟来,他回头瞪她,“给我把衣服洗了!”

    洗衣服啊……

    欧晴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哦。”

    她怯懦地应着,然后在老父亲和小弟饱含担忧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跟着严谨尧进了洗衣房。

    呯!

    门被关上。

    并未上锁,可即便如此,也没人敢上前去打扰。

    不算宽敞的空间里,温度因为彼此的独处而骤然升高,打从门被他关上的那刻起,欧晴就有种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感觉。

    严谨尧没空理会正偷偷胆怯的小兔子,一关上门就忙不迭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烫死他了!

    欧晴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见他脱衣服就连忙转身去拿毛巾,她拿了毛巾回头,正好他脱掉了衬衣,然后就看到他的胸口被烫红了一大片。

    “哎呀,你烫伤了。”

    她惊叫一声,连忙跑回他身边皱着眉头仔细查看。

    看了看又突然转身要走。

    “去哪儿?”严谨尧一把抓住她,拧眉喝问。

    见她担心自己,他正暗自欢喜,哪知她突然又转身,他立马就不高兴了。

    欧晴着急地说道:“我去拿烫伤膏给你擦擦啊!”

    哦,是这样啊……

    严谨尧又高兴了。

    他摇头,半步都不想她离开,“不用——”

    “谁说不用!这么一大片!必须擦!!”

    他话音未落,就被她凶巴巴地阻断,板着小脸的样子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严谨尧微微一怔。

    他看着她,深深看着,发现她果然是比二十五年前不太一样了……

    更迷人了!

    欧晴吼完就觉察到自己好像太过激动,顿时窘迫又懊恼,“那个,我……”

    “你不许出去,让他们拿到门口来!”他说,依旧是命令的口吻,但语气却柔和了许多。

    欧晴连连点头。

    他这才放心地松开她的手臂。

    “欧阳。”

    欧晴跑到门边,将门打开一条缝,冲着门外轻轻地喊。

    “大姐。”欧阳立马出现在卫生间门口。

    “你找找医药箱里有没有烫伤膏。”

    “好。”

    不一会儿,欧阳拿着烫伤膏回到卫生间的门口。

    将烫伤膏递给等候在门缝里的欧晴,欧阳微微拧着眉头问:“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欧晴连连摇头,一口拒绝。

    然后接过烫伤膏,再呯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来,给你烫伤膏,快擦擦……”欧晴关了门就忙不迭地回到严谨尧的身边,将烫伤膏递到他的面前,眼底的担忧煞是迷人。

    严谨尧面无表情,淡淡地瞥了眼烫伤膏,不接。

    “拿着啊!”欧晴催促,看着他胸口那红红的一片就觉得疼。

    他还是不动,就淡淡地看着她。

    欧晴疑惑不解地抬头,即迎上他凉飕飕的目光。

    好吧,懂了。

    他这是要她给他擦呢。

    “你你、你忍着点啊……”她没有拒绝,直接拧开药膏的盖子,挤了一点药膏在指尖上,一边磕磕巴巴地说道,一边将药膏往他胸口上抹去。

    当她的指尖触上他胸膛的那瞬,他微微瑟缩了下。

    “疼了吗?”她吓得连忙缩手,抬眸看他,心疼地急问道。

    严谨尧的双眸变得深幽无比,这一瞬间,感觉他们又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仿佛他们还是年轻时的模样,仿佛他们依旧深爱着彼此,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

    他们蹉跎了二十五年啊!

    看到她眼底那么明显的担忧,他郁闷了多年的心总算是稍有慰藉。

    还好,她还是关心他的。

    还好,她对他并非完全无动于衷。

    还好,她离婚了!

    嗯,还好!

    “是不是疼了?”见他不回答,她紧紧皱着眉头,着急得不行。

    不是疼。

    是痒……

    嗯,很痒,那种痒到心坎里的感觉……

    真是久违了啊!!

    “继续!”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声音变得沙哑低沉。

    欧晴一怔。

    即便彼此分开了很久很久,可他这种声音……

    她太熟悉了!

    脸,蓦地一红,她慌忙低头,不敢与他灼热的目光对视。

    他这样的声音表示他的脑子里此刻正想着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猜到他正在想什么,欧晴的心,竟噗通噗通,莫名就变得急促了起来。

    要死了要死了,欧晴你快醒醒,别胡思乱想了!!

    正在心里告诫自己别乱想,突然手腕被他抓住,下一秒指尖又触上了他的胸膛。

    “继、续!”他一字一顿,霸道地命令。

    “哦……哦。”她如梦初醒,红着脸垂着眸,慌忙点头。

    “姓高的什么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