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73章:高叔叔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他的话,一遍一遍,无限循环。

    欧晴的心,噗通噗通,如同小鹿乱撞。

    二十五年了,他真的至今未娶吗?

    可是可是……

    怎么可能呢?!

    欧晴不敢相信,激动得呼吸都乱了节奏。

    听到他说没有的那刻,她的脑子里闪现出来的就是“至今未婚”,而不是“离异”或者“丧偶”……

    这是不是说明在她的潜意思里,也希望这些年里他跟自己一样洁身自好呢?

    是的!这些年来,她一直守身如玉,虽然嫁给了云铭辉,但她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

    她跟云铭辉,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其实还有一个秘密,除了她和云铭辉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

    那就是云铭辉……是无辜的!

    外界都以为她和云铭辉是三年前离的婚,以为是云铭辉婚内出轨对不起她,其实不然。

    早在女儿云裳出生没多久,给女儿上完户口她就和云铭辉悄悄的办理了离婚协议。

    只不过为了让严谨尧死心,为了给女儿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协议离婚的事他们并未对外宣布,依旧还是住在一起,伪装成一对恩爱甜蜜的夫妻。

    本来不想那么早就离婚的,可当时云铭辉的第二任妻子杨千萍非常的爱他,她不忍心浪费云铭辉的青春,更不忍让杨千萍背负小三儿的骂名,因此才会在婚后第二年就离了婚。

    虽然这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实情还是让云铭辉和杨千萍受了委屈。

    所以对云铭辉,她是心存感激和愧疚的。

    云裳一边钳菜入口,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瞟了妈妈一眼,发现妈妈双眼发亮一脸期待,不由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她就可以想象得到年轻的时候妈妈是如何被严谨尧给吃得死死的。

    “没有?为什么呀?”欧恬惊讶地追问,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什么为什么?”严谨尧不懂欧恬所指为何。

    欧恬兴致勃勃,也如同发现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双眼发亮,“您都这个年纪了,为什么不结婚啊?”

    严谨尧闻言,转眸冷冷瞥了眼始终低着头的欧晴。

    他为什么不结婚?

    因为他想娶的那个人嫁给了别人……

    像是心有灵犀,欧晴感觉到严谨尧好像在看她,心里顿时有种“难道是因为我”的想法……

    虽然这样的想法有点厚颜无耻。

    欧晴难耐激动,下意识地抬头,哪知严谨尧却先一步移开了视线。

    没有撞上预期中的目光,这下欧晴就无法确定了。

    目光触及的,是他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一如既往的英俊,却是前所未有的冷漠。

    匆匆一瞥,她慌忙又低下头来,心里泛起一丝小小的失落。

    欧晴啊欧晴,你能别一天到晚的自作多情么?人家现在是一国总统,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怎么可能会为你至今未娶!就你这半老徐娘,给他当佣人都不够格好么!

    可是可是……他刚才吻了我啊……

    得了吧你!那哪是吻?那叫咬!他恨你呢!

    报复我或惩罚我可以用别的方式啊,为什么要用嘴呢……

    羞辱你呗!

    哦……

    欧晴的心里有两个声音,正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不休。

    心里那簇名叫希望的小火苗,瞬时熄灭。

    是啊,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可能还会在乎她呢,尤其在她那样伤过他之后……

    欧晴埋头戳饭,闷闷不乐。

    “您是不婚主义者吗?”欧恬今天的话特别多,对小舅和妈妈的眼神暗示视若无睹。

    “不是。”严谨尧看着一脸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姑娘,脸上的冷硬线条慢慢柔和下来,变得和颜悦色。

    “那就是说如果您找到了喜欢的人,也是会结婚的对吗?”

    “当然。”

    “那您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严谨尧默了两秒,“暂时没有。”

    “四爷您看我妈妈怎么样?”欧恬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冒出一句。

    “噗……”云裳差点一口汤全喷在桌子上,还好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

    欧晴拿着筷子的手骤然收紧,抬头看着严谨尧。

    殴馥彤则一脸尴尬,忙不迭地在桌下偷偷扯着女儿的衣摆,让她别再口没遮拦了。

    严谨尧一副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模样,眼角余光瞟到欧晴正抬眸看向自己……

    她那透着委屈和震惊的目光,让他的心情莫名就愉快了起来。

    “欧恬,胡闹!!”欧荣毅脸色一沉,对着乱点鸳鸯谱的小外孙女勃然喝道。

    此刻的欧荣毅,内心特别的纠结,从大女儿和大外孙女对待严谨尧的态度,他几乎可以确定大女儿跟严谨尧之间肯定是有故事的。

    当年大女儿未婚怀孕,且很快就嫁去了T市,他本不该怀疑,可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大外孙女云裳很有可能是……

    毕竟,如果裳裳是云铭辉的女儿,当他逼问孩子的父亲是谁的时候,小晴没道理不告诉他,更没道理一言不合就跟他断绝父女关系。

    先不论裳裳到底是谁的孩子,就依小晴跟严谨尧有过旧情来说,娃娃这鸳鸯谱就点得非常的糟糕。

    他可不想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跟当今总统扯上关系!

    姐妹俩共侍一夫?

    成何体统!!

    欧恬看向神色严厉的外公,一本正经地说:“外公,我没有胡闹,我是认真的——”

    “欧恬!你有完没完?这么一大桌的菜都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云裳忍无可忍,皱着眉头瞪着小表妹,没好气地呵斥道。

    见一桌子人都盯着自己,欧恬瘪嘴,“怎么了嘛……”

    她是真心想给自己的妈妈找一个好归宿啊!

    欧荣毅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其中当属二女儿殴馥彤的命最苦。

    严格说来欧恬也是私生女,只不过是比较光明且被大家认同的私生女。

    欧恬的父亲是一名军人,是欧荣毅曾经在部队里最好的战友的儿子,当时欧恬的父亲与殴馥彤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哪知欧恬的父亲却在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然后殴馥彤独自抚养女儿欧恬,单身至今。

    欧恬委屈,不懂自己只是想帮妈妈找个好男人,为什么家人全都用一种反对的目光看着她。

    虽然当今总统很帅,但她的妈妈也很美啊……

    好吧,比大姨稍逊一筹。

    但依旧很美啊!而且她的妈妈比总统大人年轻十来岁呢,配总统大人也不算太差吧。

    反正她觉得挺好的。

    殴馥彤面红耳赤,真是尴尬得恨不能土遁。

    气恼地在女儿的腿上揪了一把,给了女儿一个“闭嘴”的凶狠眼神。

    被外公和表姐呵斥,还接收到小舅和妈妈的眼神警告,欧恬不服,却不得不乖乖闭上嘴,一脸不甘愿。

    “真是抱歉!我这小外孙女口没遮拦,让四爷见笑了!”欧荣毅瞪完欧恬之后转头看向严谨尧,语气淡淡地说道。

    之前听闻总统大人突然造访,欧荣毅可激动了,真有蓬荜生辉的荣幸之感。

    可这会儿见他和自己大女儿好像有什么感情纠葛……

    敬畏之心顿时就减了大半。

    就算一国总统又怎样?若曾伤害过他的女儿,他就算豁出这条老命也得为女儿讨回公道!

    嗯,等他把事情查清楚了再说。

    欧晴一直愣愣地看着严谨尧。

    脑子里天马行空,娃娃不过是问了他一句“您看我妈妈怎么样”,她就已经联想到妹妹跟他的婚礼上去了……

    她想,他如果成了自己的妹夫……

    那她还是疯回去算了。

    宁愿跟他做对陌生人老死不相往来,也不愿跟他做亲戚然后眼睁睁看着他跟妹妹恩恩爱爱。

    欧晴脑子里乱糟糟,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惹得特别沮丧。

    严谨尧淡淡地瞥了欧晴一眼,将她纠结的模样尽收眼底,然后转眸看着欧荣毅,“欧老谦虚了!二小姐蕙质兰心,一看就是与欧老夫人一样的温柔贤惠,能娶到二小姐为妻的男子必然是三生有幸!”

    听着他那么真诚的称赞妹妹殴馥彤,欧晴突然就吃嘛嘛不香了。

    虽然妹妹的确很好,也经常被人夸赞,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赞美却让她觉得分外刺耳。

    欧晴的心里酸酸的,涩涩的,低着头如同嚼蜡般默默地吃着。

    突然,有悦耳的铃声从她的外套口袋里传出来。

    她的手机响了。

    有总统大人在场,吃饭的时候突然离席或是接电话都挺没礼貌的,欧晴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就要挂掉。

    在欧晴把手机拿出来准备拒接的那瞬,云裳眸光朝着手机随意一瞟……

    本是漫不经心的目光,倏地一亮,精光乍现。

    于是欧晴还没来得及把来电拒绝,手里就倏地一空,响个不停的手机被坐在身边的女儿抢走了。

    “喂,您好!”

    云裳把妈妈的手机抢过去就立马接起来。

    同时还朝着首席之上的严谨尧瞟了一眼,目光意味深长。

    见女儿擅自接了电话,欧晴大惊,慌忙伸手想去夺回手机,怎奈女儿偏着头歪着身,让她够不到。

    有严谨尧在,她又不好意思动作太大,以免闹笑话。

    “哦,是高叔叔啊……”云裳的音量倏然拔高,仿佛对方的来电是件多么令人激动兴奋的事情一般,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射在了她的脸上。

    其中,以严谨尧的目光最为犀利。

    打从听到云裳喊出“叔叔”二字,他就不高兴了。

    云裳喊叔叔的,年龄估摸着跟他差不多,这样的男人给他的小兔子打电话,肯定心怀不轨。

    加上云裳笑得那么歼诈狡猾,还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不用猜都知道这一定是她的某个追求者……

    “高叔叔,我妈妈在吃饭诶,您找她有什么事吗?”云裳喜笑颜开地看着妈妈,对着电话彼端的人特别温柔乖巧地嗲嗲说道。

    他不是骂她没教养吗?

    瞧!

    她也可以很温柔很乖巧!

    只不过她的礼貌取决于对方是什么人而已。

    对于欺负过以及还想再来欺负她妈妈的人,休想她会给其好脸色!

    哼!!

    欧晴急得不行。

    这个老高是街坊,就住在几百米开外的街尾,貌似对她有点意思,最近动不动就想约她出去走走逛逛啥的,但全都被她婉拒了。

    “什么?您想请我妈妈看电影啊?哦……”云裳的声音像个小喇叭,高亢嘹亮,矫揉造作挑衅意味特别明显,“现在吗?”

    严谨尧的脸,一点一点地阴沉下来,

    “裳裳,把手机还我……”欧晴紧蹙黛眉,一边去扯女儿的手臂,一边着急地轻叫。

    她快被严谨尧那股从身体里迸发出来的寒气给冻成冰棍了。

    “行啊行啊,她下午没事儿,闲着呢。”云裳连连点头,非常豪爽地替妈妈把约会一口应下了。

    严谨尧的脸,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裳裳!”欧晴气得一巴掌狠狠拍在女儿的手臂上。

    云裳却对妈妈的怒意置之不理,自顾自地对着电话甜腻腻地说:“高叔叔您四点钟来接我妈妈是吗?好的好的……高叔叔再见!”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云裳喜滋滋地结束了通话。

    “来来来,手机还你。”然后她将手机塞回妈妈的手里,拿起筷子一边往妈妈碗里钳菜,一边兴奋地催促,“快吃快吃,吃完我陪你出去做做头发,再买条漂亮的裙子,然后等下午高叔叔来接你去约会的时候你就可以美美哒了。”

    约会……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刻云裳已经血溅当场。

    欧晴简直都不敢抬头去看严谨尧的脸色。

    “什么约会啊,我跟他都不熟……”她着急澄清,窘迫又恼火地小声呐呐。

    云裳却对妈妈的充满抗议的澄清充耳未闻,自顾自地说道:“你看啊,高叔叔买的电影票是四点,也就是说看完电影差不多就六点了,那样你们还可以在外面吃了晚饭再回来,可不就是约会么!”

    像是担心某些人耳背听不到一般,她还故意加大音量,挑衅意味十足。

    “你别胡说。”情急之下,欧晴皱眉呵斥女儿。

    云裳一见妈妈这副生怕某些人误会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俏脸一冷,云裳淡淡的目光极具压迫性地射在妈妈的脸上,“欧小晴,你刚刚没听到吗?高叔叔说要约你看电影呢!”

    “我又没同意。”听女儿的语气好像是不高兴了,欧晴怯怯地瞟了女儿一眼,底气不足地嘟囔。

    “我已经答应了!”云裳强势又霸道,一脸我答应了你就必须去的表情。

    此刻母女俩如同互换身份,霸道的云裳像妈妈,怯懦的欧晴反倒像女儿。

    严谨尧拿着筷子的手,指关节严重泛白。

    每个人的内心都潜藏着一股叛逆因子,平日里或许感觉不到,可一旦被逼急了,就会被激发。

    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替自己应下了自己并不想去赴的约,欧晴也生气了。

    尤其是在严谨尧冷冷的注视下,自己居然被女儿管住了,她觉得特别没有面子。

    一会儿他又要责怪她没有教好女儿了……

    “我不去。”心里一恼,欧晴气鼓鼓地咕哝道。

    云裳淡淡瞥着妈妈,刻意咬重字音,“我说——我、已、经、答、应、了!”

    一字一顿,表示事已成定局,没有转圜的余地。

    “你——”欧晴抬眸,生气地看着女儿。

    云裳何其狡猾,见妈妈生气了,她本是强硬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欧小晴,我这也是为你好。”小手一伸,抱住妈妈的手臂,甜甜地撒娇道:“你看看,娃娃都知道关心小姨,都知道为小姨的终身幸福着想,我怎么能连娃娃都比不上呢对不对?”

    “可是……”

    “你看啊,高叔叔各方面都挺不错的,人好,性格也好,你若嫁给他啊,他肯定对你百依百顺的!”云裳无视那道一直投射在自己脸上的冷厉目光,使劲儿怂恿妈妈,“女人啊,嫁人一定要嫁给一个爱自己的,才会幸福。妈妈,这话可是你以前教我的!”

    性格好……

    百依百顺……

    严谨尧觉得,云裳这个破小孩对姓高的的点评分明就是在影射他,分明字字句句都是在对他冷嘲热讽。

    欧晴被女儿用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堵住了嘴,哑口无言。

    “其实最主要的呢,是高叔叔就住街尾,离外公家也近,没人敢欺负你不说,你还可以天天回家跟外婆和小姨唠嗑,多好啊!对不对?”云裳有恃无恐,越说越来劲儿,笑得那叫一个嘚瑟。

    餐桌上的气氛,变得特别诡异。

    所有人都不敢插嘴,就看云裳一个人表演。

    而严谨尧的脸色越难看,云裳就越开心。

    抬眸,似笑非笑地看了严谨尧一眼,然后云裳甜笑着抱住妈妈的手臂,打趣道:“哎哟!欧小晴你这么怂干什么?人家高叔叔现在只是想请你看个电影,又不是要你马上跟他洞房花烛——”

    啪!

    倏地一声大响,吓得所有人的心脏都在瞬间提了起来。

    是严谨尧突然罢了筷子。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地看向严谨尧。

    严谨尧则冷冷盯着云裳和欧晴,胸腔里涌动着一股想要狠狠教训她们母女俩的冲动。

    他想骂云裳,何为女?竟敢对自己的妈妈如此不尊重!

    他更想骂欧晴,做为一个母亲,被自己的女儿吃得死死的尊严何在?!

    简直是……

    母亲不像母亲,女儿不像女儿,成何体统!

    “欧老你家的小孩可以这样吗?”严谨尧冷着脸拧着眉,话问的是欧荣毅,眼睛则是盯着云裳的。

    “四爷是指……?”欧荣毅小心翼翼,迟疑地反问。

    虽然欧荣毅觉得严谨尧跟自己的大女儿有感情纠葛,但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还是不太敢贸然将其得罪。

    毕竟自己的儿子现在从政,万一得罪了严谨尧,随便给儿子穿穿小鞋,严重的话祸及家人,那就不好了。

    所以即便心里不太舒坦,表面还是得客客气气的。

    “直呼妈妈的名字,不觉得太目无尊长了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