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71章:那你更活该!
    反正谁让她的妈妈伤心难过,她就跟谁势不两立!

    如果连自己的妈妈都保护不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用?

    见父女俩像仇人一般瞪着对方,欧晴急得不行,偷偷扯了扯女儿的袖子,暗示她忍一忍,别发火。

    严谨尧是来报复她的,万一惹怒了他,他们所有人都会完蛋的啊!

    欧家、云家、郁家……统统都会被她连累的!

    不忍妈妈担忧,云裳只得先撤开目光,对妈妈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有分寸,让她别担心。

    看到母女俩的眼神交流,严谨尧黑眸一眯,脸色更加阴沉了一分。

    “欧小姐身体不好吗?没事儿,我可以等!明天能好吗?明天不能好的话后天也是可以的!”严谨尧噙着冷笑佯装随和地说道,然后不待欧晴和云裳说话,就转头看向欧荣毅,“不止欧老家中可有客房,若在下在此叨扰两日可方便?”

    要在欧家住下?

    欧晴一脸懵逼。

    “我给你画!!”她吓得大叫。

    瞬间投降。

    “欧小晴!”云裳蹙眉低叫,不赞同。

    可欧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只求严谨尧能快点走。

    他若真在欧家住下那还得了?

    她会再疯一次的!

    不不不!不能让他留在欧家,得快点把他打发走。

    相爱一场,她太了解他的为人了,以他那霸道的性子,想要做的事从来就没有做不成的,既然抗拒不了,还不如勇敢面对,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就早死早超生好了!

    欧晴破罐子破摔地想着。

    “你想在哪儿画?怎么画?说吧!”欧晴狠狠咬了咬牙,豁出去地冷冷说道。

    “在哪儿画或是怎么画欧小姐做主就好,不过我这人好安静,不喜有人来打扰!”严谨尧慢悠悠地说道,边说还边瞥了云裳一眼,话中意思显而易见。

    他就是要跟她单独相处一会儿,不许任何人来捣乱,尤其是云裳。

    云裳闻言,狠狠瞪着严谨尧,磨牙嚯嚯。

    “那去我的房间吧!”

    欧晴此话一出,大家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她的脸上。

    她却恍若未闻,拿着画架就率先朝着屋里走去。

    要安静那就只能是卧室,而她的卧室里有个小画室,正好。

    然而这话听在不知情的人耳中,多少是有些暧、昧了。

    可欧晴这会儿正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让严谨尧早点滚蛋,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话有何不对。

    严谨尧很满意。

    明知这样的行为很幼稚,他却还是忍不住丢给云裳一个得意的眼神,宣告自己的胜利。

    云裳本来就已经很生气了,在接收到严谨尧充满挑衅的目光后,更是气得肺都快炸了。

    严谨尧拍拍衣摆站起来,优雅从容地跟在欧晴的身后,心情愉快地上了楼。

    云裳担心妈妈不是严谨尧的对手,自然是想要跟上去的,可没追两步,就撞上一个坚硬似铁的胸膛。

    被小舅欧阳拦下了。

    于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家小白兔引狼入室……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进入欧晴的卧室,一股淡淡的香气就萦绕在鼻端,严谨尧情不自禁地深深吸了口气,心旷神怡。

    不是花香,也不是时下流行的香水味道,而是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一种香气……

    独一无二的香气。

    严谨尧随手关门,转动着眼珠子打量着卧室里的摆设和格局。

    清新淡雅,简洁干净,嗯,果然是欧小晴的风格。

    欧晴拿着画架就进了小画室,把画架摆好,转头却不见严谨尧的身影。

    她从画室里探出来头,竟发现他慢悠悠地踱步到牀边,然后大刺刺地往她的牀沿一坐。

    “你不是要画画吗?”她立马从画室里跳出来,紧蹙着眉头睨着他,眼底泛起一丝戒备。

    干吗坐她牀上?

    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是如此没礼貌?

    不懂女士的房间不能乱坐乱动的吗?

    “嗯。”严谨尧淡淡发出一声鼻音,没有理会欧晴投射过来的恼怒目光,继续打量着牀头柜。

    “那进来啊!”欧晴微恼,没好气地轻叫。

    他转头看她一眼,说:“我累了,就在这儿画!”

    不紧不慢的语调,一如既往的霸道。

    在这儿画?

    他是要一直坐在她的牀上?

    多别扭啊!!

    “这儿怎么画啊?”欧晴气急败坏,特别不高兴地叫道。

    “为什么不能画?”见小兔子一脸不情愿,严谨尧不悦,冷冷睇她一眼。

    小兔子……

    他的小兔子……

    二十五年了,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昵称,深埋心中二十五年之久,今天终于又重见天日了。

    呃……

    欧晴词穷,被问得哑口无言。

    暗暗咬了咬牙,慌乱间她随便找了个借口,“这里的光线没有画室里的好!”

    “可这里比较舒服。”他懒洋洋地说道,且顺势往牀头靠去。

    欧晴大惊,“喂你——”

    她下意识地想要冲上前阻止他往下躺,可跑了一半她猛地停住。

    不能去!

    去了会被他一同拽到牀上去的……

    欧晴知道自己不该如此自作多情,可她就有这样的预感,而且非常强烈。

    严谨尧姿态慵懒地靠在牀头,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好整以暇地看着不敢上前来的欧晴。

    等着她自投罗网。

    欧晴站在牀尾,紧蹙着眉头恼怒地瞪着厚颜无耻的男人,狠狠咬着牙根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几秒之后,她妥协。

    转身走进画室,把画架又搬出来。

    欧晴想,算了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想怎样就怎样吧,早点画完早点把他打发走才是最重要的。

    一边在心里默默劝着自己忍一忍,一边把画架摆在牀尾,开始画。

    这些年给他画了太多太多的画,多到她就算闭着眼也能画出他的模样,所以她相信自己能在最快的时间里把他画出来,然后交给他好让他快点滚蛋。

    听着笔尖划在纸上发出的沙沙声,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兔子,突然开口,“为什么离婚?”

    嗤——

    下笔的手蓦地狠狠一拉,纸被划破。

    欧晴皱眉。

    她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到他的问题一般,不动声色地把划破的纸取下,揉成一团丢入垃圾篓,换上新纸。

    严谨尧双腿交叠,置于她的牀上,连鞋都不脱。

    欧晴暗暗磨牙,忍。

    “不是说他很爱你吗?他对你的爱期限就只有一年?”他目光犀利地盯着她,噙着冷笑轻蔑讥讽。

    欧晴面色如常,但握着笔的手指却在一点点地攥紧。

    云铭辉的出轨并不能令她难过,她难过的,是他毫不客气的奚落……

    “他的私生女比你的女儿才小两岁不到,也就是说他跟你结婚的第二年就出轨了。”严谨尧冷冷盯着三米之遥的女人,她默不啃声的样子就让他更来气,“欧晴,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的?他第二年就在外面有人了,你居然不知道?”

    她置若罔闻,不言不语。

    “还是说……”他微眯着寒气四溢的双眸,阴冷的目光直直射在她的脸上,“你是装不知道?”

    因为太爱云铭辉,害怕失去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欧晴忍无可忍。

    “你能不说话么?”她蹙眉抬头,嫌弃地瞥他一眼。

    就没见过哪个男人像他这样啰嗦的。

    都不理他还能一个人巴拉巴拉说个没完,烦不烦啊他!

    欧晴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不能!”严谨尧怒,脸如玄铁,蛮横又霸道地冷喝一声。

    还敢嫌他话多?

    离开他时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下半辈子一定会很幸福,可现在呢?

    她居然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外加伤横累累。

    有本事就真的幸福快乐一辈子给他看!

    现在没做到,还不许他说?

    他偏要说!!

    怎么?

    戳中痛处了?难受了?想哭了?

    活该!!

    严谨尧恨恨地想。

    “你这样很吵诶,我都没办法……”欧晴很不满,嘟嘴抗议,可话未说完,就被他阴狠的眼神给吓得消声灭音了。

    他的眼神好似在警告她“你再顶嘴试试看”……

    得!她不说话总行了吧!

    欧晴闭嘴,继续沉默。

    “你不是爱钱吗?明明他才是过错方,为什么净身出户的却是你?”他又问,一脸“你是猪吗”的表情。

    在云铭辉背叛她之后,她居然什么都不要就与其离了婚,她到底是有多爱云铭辉才会这样委屈自己?

    她不是把物质看得很重的吗?当初离开他不就是嫌他不能像云铭辉那样给她奢华的生活吗?

    越想越恨。

    “我记得你当初跟我说你家是乡下的,要翻几座山要过几条河的那种!”

    他冷冷睨着她,即便她装聋作哑,还是忍不住对她秋后算账。

    严谨尧好气啊!

    曾经,他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信,可到头来,她对他根本就是虚情假意满口谎言!

    “你还骗过我什么?”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冷冷看着她,咄咄逼问。

    欧晴垂着眸,强忍着慌张佯装专心画画,不答。

    还骗过他什么吗?

    很多诶……

    比如不爱他啊,比如嫁给云铭辉的真正原因啊,比如裳裳是他的女儿啊……

    等等等等!

    “对我,你有一句真话吗?”严谨尧恶狠狠地瞪着不为所动的小兔子,恨得咬牙切齿。

    瞧!

    他现在很生气的在质问她,她却始终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仿佛还陷在过去里出不来的只是他一个人。

    她如此无情无义,叫他怎能不恨?!

    严谨尧觉得无力。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都拿沉默的小兔子没辙。

    见她不肯说话,他顿觉无趣,冷冷剜了她一眼,然后百无聊赖地转头看向别处。

    眼珠子转了一圈,最后他将目光落在牀头柜上……

    严格说来不是一个牀头柜,而是一个外形像牀头柜的保险箱。

    他伸手去拉保险箱的门……

    “喂!”欧晴见状,大惊失色,扔了笔就朝着他扑过去,在他拉开保险箱的千钧一发间将他阻止,失声大叫:“你干吗啊!”

    欧晴跪坐在地毯上,用背抵着保险箱,戒备又惊慌地瞪着他。

    严谨尧微微拧眉,狐疑地看着惊慌失措的欧晴,她在怕什么?保险箱里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严谨尧你怎么这样啊?怎么可以乱翻人家的东西?!”欧晴的心,噗通乱跳,冷着小脸生气地斥责道。

    保险箱里是这些年来她给他画的画,还有前两天从手腕上取下来的血玉珠……

    反正就是一些不能让他看到的东西!

    欧晴暗暗懊恼,昨天打开保险箱拿了东西,然后忘了上锁。

    还好自己反应够快,不然自己的秘密就被他发现了……

    “让开!”

    她越是这样一幅神秘兮兮的紧张模样,严谨尧就越是好奇。

    “不让!”欧晴死命摇头,忘了害怕,坚定拒绝。

    “让不让?”严谨尧怒,坐起身来,手肘撑着膝盖,微微弯着腰极冷极冷地盯着她,阴测测地吐字。

    威胁意味十足。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心脏跳得咚咚作响,嘤嘤嘤,好害怕……

    可是保险箱里的东西真的不能被他看到啊!

    狠狠咬了咬牙,她腰杆一挺,豁出去般叫道:“就不让!!”

    不让不让就不让,死也不让!

    他睨着她,抿唇不语。

    她被他阴森森地目光看得头皮发麻,不过几秒就败下阵来,撇开脸不敢再与他对视。

    严谨尧微眯着黑眸盯着傲娇的小兔子看了一会儿,然后将左手袖子往上一推,露出手腕上痕迹还未完全消退的牙印。

    “你看看你把我咬成什么样了!”他恶狠狠地瞪她,半是愤怒半是幽怨。

    看着他手腕上牙印,她心虚地缩了缩脖子,胆怯地小声嘟囔,“谁让你掐我女儿……”说到女儿,她顿时想起女儿被他掐得微肿的脸,立马雄赳赳气昂昂地冲他吼:“你把她脸都掐肿了!”

    非常生气!

    “她活该!”严谨尧脸色阴沉,不悦冷喝。

    “那你更活该!!”她凶巴巴地张口反击,完全忘了害怕。

    他双眼一眯,寒气四溢,瞪着她阴森森地切齿,“再说一次!”

    被他凶狠的目光一瞪,她猛然想起自己此刻面对的是什么人……

    他现在可是当今总统耶……

    而且是对她恨之入骨的当今总统诶……

    也就是说,他一个不高兴就可以灭她九族的呢……

    欧晴怂了,立马低头,几不可闻地小声呐呐,“本来就是……”

    严谨尧没耐心了,伸手去抓她,要把她从保险箱面前拽开。

    她看出他的意图,在他的手朝自己伸来的时候,本能地往边上躲,再顺势手掌一抚,把密码锁打乱。

    保险箱很及时地锁住了。

    严谨尧大怒。

    大手一伸,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想要逃跑的她抓住,拖到身边来,切齿怒喝,“密码!”

    “不知道!”她硬着头皮使劲儿摇头,答得干脆又果断。

    他坐在牀边,她则像个奴婢一般跪坐在他的脚边,跟他说话都得仰着脸。

    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说不说?”

    “就不说!”她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一改往日的懦弱,不畏强权。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密码多少?”

    “都说不知道了——”

    尾音消失在他的唇上。

    他一手抓住她的手臂,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准确无误地吻上她的唇……

    唇与唇相贴,久违的悸动在彼此心间疯狂蔓延……

    当唇上一热,欧晴直接就懵了。

    她霍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

    他他他……

    在干吗?

    吻她?

    显然是的……

    可是可是……为什么呢?

    他不是恨她的吗?为什么要吻她啊?

    只是一瞬间,欧晴的脑海里就冒出了无数个问题。

    不止欧晴懵,严谨尧自己也有点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反正见她不怕死的跟他抬杠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生气了自然就想惩罚她,于是……

    就这样了!

    彼此的唇相贴不过两秒,在严谨尧还来不及更深入时,欧晴回神了。

    她反射性地将他狠狠一推,然后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逃跑。

    可下一秒,连滚带爬的她就被男人高大强壮的身躯狠狠一扑,压在了地毯上。

    “啊……唔……”

    唇,再次被噙。

    她的惊叫被他吃进了嘴里,娇小的身躯被他整个覆压在身下,不止逃不掉,更是动不了。

    严谨尧刚才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哪知她突然推开他想逃,顿时就把他惹怒。

    不给亲是不是?

    他还非亲不可了!!

    他在心里自我催眠,严谨尧,你不想吻她的,你不想吻她的,你不想吻她的,你只是惩罚她一时找不到别的方法罢了,嗯,你只是惩罚她,不是想吻她……

    该死的!

    他就是想吻她!!

    早在重逢的那刻起,他就想把她拽进怀里狠狠吻死!

    让她背叛他!

    让她嫌弃他!

    让她不要他!!

    心里有多恨,他就吻得有多狠。

    他的双手紧紧捧住她的脸,不给她丝毫躲避的机会,在她惊呼的那瞬,舌趁机溜进她的嘴里……

    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的吻,强势又凶狠,霸道得不留余地。

    “唔……呜呜……”

    欧晴疼得轻颤,感觉舌根都快被他揪断了,双手撑在他的肩上想要把他推开,怎奈他像座大山似的沉重无比,她那点力气根本无法将他撼动分毫。

    虽极力克制,严谨尧还是激动了。

    他呼吸粗、重,心跳急促,越吻越深……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