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70章:看你还能逃多久!
    严谨尧冷眼看着眼里只有女儿的欧晴,心里恨得要死,忍不住轻蔑讥诮,“这就是你教的女儿?”然后目光转向云裳,不屑地上下打量,冷冷唾弃,“毫无教养,简直是泼妇!”

    泼妇……

    云裳不服!

    郁凌恒不爽!

    “要你管!她是我女儿又不是你女儿,她有没有教养与你何干!!”

    当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那瞬,欧晴已经怒不可遏地还嘴了。

    吼得比刚才还大声。

    欧晴非常生气!!

    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在她眼中十全十美,所以谁都不许说她女儿的坏话,谁说谁就是她的仇人!

    哼!!

    又不是你的女儿……

    严谨尧的脸,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就是因为不是他的女儿,所以才越看越讨厌!

    见妈妈为了保护自己竟一改平日里的软弱,云裳既惊讶又感动。

    与妈妈站在一起,面向严谨尧,摆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

    看着母女俩竭力保护着对方,一同对他投来愤怒的目光,严谨尧的脸色不由得越来越难看。

    突然,他转身,大步流星地朝着房外走去。

    欧晴松了口气。

    然而一口气还没松完,她的心里就泛起一股失落。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脏不由自主地微微抽搐……

    彼此分别了二十五年,见面却不过十几分钟,现在又要分别了……

    尤其这意外的重逢,如此不愉快。

    此次一别,这一生他们或许就真的再也不会见面了……

    欧晴低着头,虽知不该,却依旧不舍,依旧难过……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家。

    二楼,欧晴的卧室。

    欧晴蔫蔫地半躺在牀上,无精打采精神不济。

    从疗养院回来之后,她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二十五年前跟他在一起的那些场景……

    像放电影似的,从开始到结束,全部回忆了一遍。

    毫无预兆的相逢,把她吓到了,真的。

    她做梦都没想到,此生彼此居然还有见面的一天……

    房门突然被轻轻推开,云裳端着粥走了进来。

    “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将还有些烫的粥放在牀头柜上,云裳坐在牀边,蹙着眉头担忧地看着妈妈,心疼地问道。

    “嗯。”欧晴不想让女儿担心,连忙点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有哪儿不舒服吗?”云裳还是不太放心。

    “我没事。”欧晴摇摇头,双眼则盯着女儿微肿的脸颊,“你呢?还疼吗?”

    “不疼。”云裳扯了扯嘴角,满不在乎地轻轻一笑。

    欧晴不信,眼底尽是气愤,抬手轻抚女儿的脸颊,忿忿道:“都肿了!”

    那男人真是混蛋,居然这样对待她的宝贝女儿。

    女儿从小到大即便再怎么顽皮她都舍不得打一下的,今天他一出现居然就对女儿动粗……

    简直过分!!

    哼!跟他势不两立!

    对于妈妈今天的表现,云裳很满意。

    为了她,一向软弱的妈妈居然敢跟强权抗争,真是让她太惊喜了。

    “欧小晴,你真的没事吗?”云裳正了正脸色,深深看着妈妈。

    “嗯,没——”

    “那我们谈谈吧!”

    欧晴话未说完,就被女儿严肃地抢断了。

    谈谈……

    心里咯噔一跳,她抬手挠额,掩饰着眼底的慌张,“呃,那个……”

    “欧小晴,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云裳目光锐利,咄咄逼人。

    “我头疼……”欧晴苦着脸皱着眉,装病。

    云裳哭笑不得,怨念地瞥着妈妈,“你刚说你没事的!”

    “突然就疼了……”欧晴心虚地呐呐,垂着眼睑不敢与女儿对视。

    云裳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即便知道妈妈百分之九十九是装的,可她也只能作罢。

    因为安医生叮嘱过,妈妈的病才刚好,要保持心情开朗,不然很容易复发的。

    “妈。”云裳躺下去,像小时候那样依偎在妈妈的身边,跟妈妈挤在一起靠在牀头,轻轻喊道。

    “嗯。”见女儿不再强势,欧晴也放松了下来。

    “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对吗?”云裳目光锐利地看着妈妈,开门见山地问。

    欧晴目光闪烁,眼底划过一丝慌张,闭嘴不言。

    “嗯?”

    “不是!”

    面对女儿的催促,欧晴心里一慌,下意识地矢口否认。

    “真不是?”云裳轻挑眉尾,似笑非笑地看着妈妈。

    “真不是!!”欧晴使劲儿摇头,硬着头皮抵死不认。

    云裳笑了。

    她笑得高深莫测,一副已经看透一切了然于心的模样。

    欧晴被女儿笑得头皮发麻,更加心虚了。

    “你笑什么呀?”她忍无可忍,蹙着眉恼怒地瞪着女儿。

    云裳俏皮地撅了撅红唇,点头道:“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刻意咬重的字眼,意味深长,别具深意。

    感觉女儿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欧晴又惊又怕,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唯有沉默。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晴一连失眠了三天。

    打从与严谨尧见过面后,她的心就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平静了。

    脑子里时不时就浮现出他的样子……

    而且都是生气的样子。

    扰得她寝食难安。

    超市里,欧晴推着购物车,心不在焉地和继母邱忆娴慢悠悠地逛着。

    “小晴啊,你这两天气色不太好,是没睡好吗?”邱忆娴一边挑着需要的日用品,一边看了看无精打采的欧晴,关切地问道。

    “嗯,有点失眠。”欧晴点点头,避重就轻地应了声。

    邱忆娴,“失眠啊?回家我开个方子,让恬恬给你抓几副中药回来熬了喝喝看,应该会有所改善的。”

    “谢谢娴姨。”欧晴扯了扯嘴角,略显勉强地笑了笑。

    欧晴想说自己这是心病,需要心药医,只怕中药喝再多也是于事无补……

    可这话她不敢说。

    不止不敢跟继母说,也不敢跟任何人说,只能自己闷在心里。

    突然,邱忆娴的小挎包里响起一阵高亢嘹亮的歌声。

    手机响了。

    “喂……啊?哦……嗯嗯,知道了……”

    接完电话,邱忆娴一边将手机放回包里,一边对欧晴说道:“你爸爸说家里来客人了,让我们多买点菜回家。”

    当邱忆娴说到家里来客人的那瞬,欧晴的眼皮倏地狠狠一跳。

    她抬手揉了揉眼皮,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见她没声音,放好手机的邱忆娴抬头看着欧晴,“小晴?”

    “哦,好的。”欧晴连忙点头。

    一个小时后,欧晴和邱忆娴买好菜回到家里。

    买了菜和水果,还有一些日用品,几大袋司机一个人拎不走,欧晴就帮着拎了两袋相对来说比较轻的水果。

    “不知道四爷会光临寒舍,所以没来得及准备好一点的茶叶,这是老朽平日里喝着的,希望四爷别嫌弃才好!”

    “欧老严重了,这茶香气浓醇,口感不错!”

    咚……

    欧晴刚走进大厅,就听到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吓得两袋水果顿时从手中脱落。

    滚了一地。

    她如遭雷劈,僵在原地,下意识地抬头循声望去,即触上一双饱含讥讽和不屑的目光……

    那坐在沙发里正合老父亲茗茶的男人,不是严谨尧还能是谁!

    他怎么在这里?

    他来欧家做什么?

    他知道她是欧荣毅的女儿了?

    “怎么了?”

    听到东西坠地的声音,正和严谨尧闲聊的欧荣毅转头不解地看着呆呆的大女儿,柔声问道。

    对生过病的大女儿,欧荣毅格外的温柔,再也没有用严厉的语气对她说过话。

    对于大女儿,欧荣毅心中有愧。

    女儿从小丧母,他对女儿关心不够,到女儿成年之后,未婚怀孕,不善言辞的他跟女儿没有好好沟通,导致女儿跟他断绝父女关系。

    当时的自己太好面子,见女儿忤逆自己,还扬言要断绝关系,他没了台阶下,只能跟女儿赌气到底。

    其实女儿走出家门他就后悔了,可气头上的他又拉不下脸去把女儿追回来。

    他想父女之间没有隔夜仇,等彼此的气都消了,女儿自己就会回来的。

    哪知他没有等到女儿回家,等来的竟是女儿远嫁t市的报道……

    看到女儿嫁人了,他没有丝毫的喜悦,有的只是满腔的愤怒。

    嗯,见女儿结婚都没有知会自己一声,他非常生气。

    女儿的所作所为,伤透了他的心。

    于是这一气,就是二十几年。

    这些年里,他不是不想念女儿,只是在生女儿的气。

    一直忍着没去找女儿,是因为知道她嫁得好,过得好。

    不管是电视上还是报纸上,只要与她有关的报道,都是好的。

    所以他觉得在知道女儿很幸福的前提下,去不去跟女儿相认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想,只要知道女儿很幸福,他就放心了。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些报道都是假的!

    他的女儿不幸福!过得一点都不好!

    当在疗养院里看到病怏怏的女儿时,强硬了一辈子的欧荣毅,忍不住老泪纵横。

    他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把女儿接回家。

    若有娘家人撑腰,他的女儿就不会被人逼疯!

    本想让儿子欧阳给云铭辉一点教训,可女儿不允,加上还有云裳这个外孙女的缘故,欧荣毅觉得若把云家赶尽杀绝的话似乎也不太合适。

    女儿现在的病情刚刚稳定,这些糟心的事还是先缓一缓再说,等女儿完全好了再处理也不迟。

    “没没、没事……”欧晴猛然回神,忙不迭地蹲下来,手忙脚乱地捡着滚了一地的水果。

    她尽可能地低着头,不敢与严谨尧阴冷的目光对视。

    她内心惶恐,慌得手都在发抖。

    一旁的欧阳站起来,帮忙捡。

    捡好之后,欧阳把手伸向欧晴,“我来拎吧,大姐。”

    “不不、不用……我我,我可以……”欧晴连连摇头,慌得舌头都捋不直了,磕磕巴巴地拒绝。

    然后拎着水果逃也似的朝着厨房跑去。

    仿佛背后有鬼在追她一般。

    严谨尧神色如常,举止优雅地端起茶杯轻啜一口,眼角余光却一直紧紧锁住欧晴的背影……

    他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逃?

    呵!看你还能逃多久!!

    欧荣毅微微拧眉,看得出女儿有些反常,但又不知为何,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担心她是不是病情复发了。

    欧晴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厨房里,第一时间就是躲一旁去给女儿云裳打了个电话……

    然后她强装镇定地与邱忆娴把买的菜整理出来。

    她的手在发抖,心在发烫,从看到他的那刻起,整个人就不好了。

    她的心跳快得心脏都快要无法负荷,感觉再晚走一秒,心就会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脑子里乱糟糟的,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她百思不得其解。

    在疗养院若是偶遇,那今天呢?

    他一高高在上的大总统,来欧家干吗?

    父亲欧荣毅弃军从商都几十年了,小弟欧阳虽是s记,但脸也应该没有大到可以请得动总统来家里做客吧!

    所以他是自己来的吗?

    可他来干吗呢?

    不会……

    是因为她吧?

    啊呸呸呸,得了吧欧晴,你别自作多情了,人家现在是总统,想要佳丽三千那都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才不会惦记你这个老女人呢!

    嗯,她已经老了。

    一晃眼,都四十多了。

    想到自己已是青春不在,欧晴心里泛起一丝伤感,低着头闷闷不乐。

    可不!欧晴,你都四十多了,早就过了做梦的年纪了,所以别做梦了,醒醒吧!

    他来欧家必然是有什么正事,绝不是因为你。

    再说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你是欧荣毅的女儿,来这里自然不会是为了你……

    嗯,肯定不是为了你!

    把买来的东西全都整理完后,邱忆娴洗了些水果,本是想让欧晴端去客厅,可欧晴假装忙碌,邱忆娴便自己把水果盘端了出去。

    欧晴则一直躲在厨房里,东摸摸西摸摸,就是不敢出去。

    十几分钟后,欧阳来到厨房。

    “大姐。”

    “啊?”欧晴正在发呆,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惊得一颤,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小弟欧阳。

    “我吓到你了吗?”欧阳微微拧眉,有些抱歉。

    “没有没有,我只是在……在想别的事情。”欧晴连连摇头,怕被精明狡猾的小弟看出自己的心不在焉,连忙转移话题,“找我有事吗?”

    欧阳说:“爸爸叫你帮他和四爷画张画。”

    “啊?”欧晴霍然瞠大双眼,失声惊叫。

    脸上是大写加粗的懵逼。

    让她画画?

    不不不!不行!!

    对着他那张冷脸,她画不出来!

    不用想她都知道,他一定会全程冷冷盯着她,而被他那样盯着,只怕她的手会抖得拿不住画笔,还怎么画啊?

    拿不住画笔都是其次,万一被父亲和小弟看出什么破绽……

    不行不行!

    她不画!

    “怎么了?”见欧晴一脸纠结,欧阳不解。

    欧晴不好明确拒绝,只能说:“恬恬不是有单反么?”

    “四爷说喜欢画像。”

    “画像会失真的,相机更好!”欧晴在心里默默给了严谨尧一个大白眼。

    欧阳的语气透着一丝无奈,“四爷说要画的。”

    当今总统提出的要求,谁能拒绝啊!

    就算欧晴再呆,这会儿也已经意识到这是严谨尧在故意为难她了。

    “我画得不好!”心里倏地窜气一股无名火,她有些气鼓鼓地拒绝道。

    哪知欧阳却说,“爸爸已经答应了。”语气更无奈了。

    “……”这下欧晴整个人都不好了。

    父亲已经答应了,若她不去画,一是父亲食言而肥会没面子,二是万一严谨尧借题发挥定父亲一个戏弄之罪,欧家岂不是要大祸临头了?

    欧晴突然有种严谨尧此次前来是为了报复她的感觉……

    嗯,他肯定是来报复她的!

    当初她狠心离开他,他必然是对她恨之入骨,如今相遇,已是权势滔天的他又岂会放过她呢?

    如此一想,欧晴忍不住开始担心了,怕自己会连累整个欧家。

    “大姐你不愿意啊?”欧阳微微拧眉,深深看着突然沉默的欧晴,问。

    欧晴犹豫不决。

    虽然担心欧家被牵连,但她又真的不想出去面对他。

    她怕他。

    尤其当他凉飕飕地盯着她的时候,她的心啊,跳得咚咚咚像是打鼓一般。

    虽然一直叫自己别胡思乱想,可她就是有种“他是来报复她”的强烈预感……

    其实她不怕他的报复,有恨有怨冲她来就好,怕就怕他会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比如女儿,比如欧家,比如云家……等等。

    脑海里倏地闪过刚才与他对视的那个瞬间……

    他眼含讥诮,目光轻蔑,仿佛她是一个卑贱的奴婢,那么不屑一顾。

    心里一恼,欧晴赌气地微微嘟嘴,“我——”不愿意!

    “大姨,画架我已经帮你拿下来了,外公问你好了吗?”

    她刚一开口,突然一个活波可爱的女孩子从欧阳的身后跳出来,冲着厨房扬声喊道。

    是殴馥彤的女儿——欧恬。

    欧晴嘴角抽搐,顿时骑虎难下了。

    去不是,不去更不是。

    狠狠皱着眉头,欧晴正为难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感觉到欧阳正目光犀利地盯着自己,她没辙,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厨房。

    前庭小院里,有个石桌,严谨尧和欧荣毅坐在一起,一边闲聊一边茗茶。

    而她的画架,就摆在三米开外的位置。

    欧晴头疼。

    她愁眉苦脸地走向画架,举步维艰的样子像是赴刑场一般。

    严谨尧优雅从容地捏着小小的茶杯,悠闲轻啜,眼角余光里全是一脸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妥协的欧晴。

    呵……

    心里冷笑一声。

    不情愿?

    她还敢不情愿?

    真是不识好歹!!

    “小晴,好好画。”欧荣毅对着女儿轻声叮嘱。

    “……哦。”欧晴垂头丧气,拿起画笔闷闷不乐地应了声。

    在严谨尧那饱含讥讽的目光中,她觉得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头痛得要死。

    她很认真地考虑要不要装病,但转念一想,自己这病又不光彩,被他知道了以后在他面前岂不是更加抬不起头了……

    虽然今天过后他们之间或许不会再有“以后”!

    欧晴拿着画笔,在严谨尧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中,无比煎熬地画着。

    给他画过无数张画,今天这张绝对是最痛苦的。

    他不在面前的时候她轻松自在,下笔毫无压力,可此刻他本人近在眼前,她却局促不安,慌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落笔了。

    好在十几分钟,她的救星到了。

    一阵急促而熟悉的脚步声飘进欧晴的耳朵里,她下意识地转头朝着大铁门看去,正好看到女儿像股飓风一般冲进院子里来。

    身后跟着女婿郁凌恒。

    她暗自欣喜,本是紧张又胆怯的心情在见到女儿的那瞬顿时有了底气。

    云裳从接到妈妈电话的那刻起,就开始担心,怕柔弱的妈妈会被严谨尧欺负。

    在来的路上,她设想了无数种一会见到严谨尧会是一副怎样的景象,却没有一副是现在这种让她觉得惊诧的画面。

    妈妈居然在为外公和严谨尧画画。

    而妈妈脸上那明显的不乐意狠狠刺痛了云裳的心。

    瞧!

    严谨尧就是个祸害,是妈妈的灾星,他的出现不止不能让妈妈开心,反而让妈妈痛苦。

    这样的男人,必须让他远离妈妈!

    云裳怒火中烧,狠狠瞪着气定神闲的严谨尧,暗暗磨牙,在心里默默发誓绝不再让他伤害妈妈。

    接收到云裳不友善的瞪视……不!说不友善都太客气了,用“仇视”更贴切。

    迎着云裳充满愤恨的目光,严谨尧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除了眼神稍冷之外,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看到突然而至的云裳,欧荣毅还没来及说话,就见一旁正与严楚斐闲聊的欧阳微拧着眉头朝着他们小两口走去。

    “你们怎么来了?”欧阳狐疑地瞅着面带不善的云裳和神色纠结的郁凌恒,问。

    欧阳心思敏锐,越来越觉不对……

    不管是大姐还是外甥女,甚至今天来得诡异的总统大人,全都不对劲儿。

    云裳苦大仇深地盯着严谨尧,“他——”

    “哦,我们是来看看妈妈,顺便来蹭个饭,呵呵呵……”

    云裳刚一开口,郁凌恒就连忙抢断,有些尴尬地讪笑道。

    欧阳闻言,转眸瞟了严楚斐一眼。

    嵘岚最近好几个大项目受挫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难道是严楚斐通知了郁凌恒,故意给郁凌恒制造与严谨尧见面的机会?

    可若郁凌恒和云裳是来抱严谨尧大腿的话,云裳为什么要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总统大人呢?

    欧阳拧眉,百思不得其解。

    郁凌恒的话提醒了云裳,她猛然想起欧家的人还不知道妈妈和严谨尧曾经的那些过往……

    满身怒气瞬时隐退,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点,尽可能地不让同样精明的外公和小舅看出什么端倪。

    然而就算她尽了最大的努力,脸依旧是冷的。

    反正面对想要欺负她妈妈的人,她永远都做不到笑脸相迎。

    见到女儿来了,欧晴画笔一收,将正好画完的素描递给欧荣毅,然后蹭蹭蹭跑到女儿身边,紧紧抱住女儿的手臂,一副寻求庇护的可怜模样。

    其实女儿没来之前她还没什么,现在一看到女儿,她突然就觉得委屈得不行。

    看到妈妈眼眶微红,云裳心疼得要命,轻轻拍了拍妈妈的手,特别温柔地安抚着像是受到惊吓的妈妈。

    “四爷您看,可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欧荣毅用双手将惟妙惟肖的素描画递到严谨尧的面前,特别客气地问道。

    哼!

    严谨尧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躲到女儿身边去的欧晴,在心里默默冷哼了声。

    “不用,挺好!”严谨尧接过素描很随便地瞟了一眼,完了又抬眸看向始终低着头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欧晴,理直气壮地提出无理的要求,“云太太画功不错,不知可否为在下单独画一张?”

    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云太太”三个字,透着一股恶狠狠的味道,格外的阴森恐怖。

    欧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她还来不及拒绝,突然就听父亲欧荣毅抢先开了口——

    “四爷您怎么知道小女夫家姓云?”

    欧荣毅表示想不通,以严谨尧这样的大人物,无缘无故怎么可能会关注到女儿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呢?

    父亲此话一出,欧晴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

    她下意识地抬眸看着严谨尧,眼底尽是惊慌和……哀求。

    接收到欧晴朝自己投射过来的哀求目光,严谨尧又恨又气。

    她就是个骗子!

    从头到尾都在骗他!!

    当年她死活不肯他登门拜访,原来她并不是什么村姑。

    她的家并非什么偏僻的乡下,根本就在城里,车程不过半小时而已!

    曾经明明那么刻骨铭心的深爱过,严谨尧却觉得自己对眼前这个爱之入骨也恨之入骨的女人一点都不了解。

    她到底有没有一句真话?

    她到底还骗了他多少事情?

    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是不是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全都是虚情假意?

    如若不是,为什么二十几年里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想念他?!

    在她狠心抛弃他之后,他活得如同行尸走肉,可她呢?

    每当他受不了相思之苦偷偷去t市看她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她和云铭辉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画面……

    越想越恨。

    现在知道求他了?

    哼!

    “欧老你的外孙女姓云不是吗!”冷冷剜了欧晴一眼,严谨尧转眸看着欧荣毅,淡定自若地笑了笑,然后一边将目光转向云裳,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前不久欧老你的外孙女婿跟我们家小七发生了点事,所以顺便了解了一下你的外孙女,欧老不会介意吧!”

    “四爷严重了,自然是不会的!”欧荣毅微微笑道。

    心里则想,他哪敢介当今总统的意啊?就算介意也只能说不介意好伐!

    顿了顿,欧荣毅又补了一句,“不过小女早已离异,现在是单身状态,叫她云太太不合适——”

    “爸!!”欧晴倏地大叫一声。

    同时惊慌又难堪地瞟了眼严谨尧。

    离婚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为什么要这样昭告天下啊,尤其还是告诉他……

    得知她离异,他肯定更是要嘲笑她了吧……

    当年她跟云铭辉结婚,那可是办得举国轰动人尽皆知啊,在那样高调地秀过幸福之后,最终却已离婚收场,这样难堪的事被他知道了,他心里还指不定怎么奚落她呢。

    虽然他刚才说过什么“顺便了解了一下你的外孙女”的话,意思是暗中调查过裳裳,那肯定他已经知道她和云铭辉已离婚的事,但这件事只要没摆在台面上来说,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可一旦这样挑明,她就没办法再自欺欺人,在他面前自然就会觉得无地自容,完全抬不起头来了……

    欧晴脸如白纸,已经感觉到严谨尧充满讥诮的目光正冷冷投射在自己脸上。

    她甚至都能猜到他的心理活动,他一定在心里骂她——

    欧晴!你当初离开我的时候不是很得意吗?不是说云铭辉是你最好的选择吗?不是说云铭辉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吗?不是说云铭辉爱你胜过爱他自己吗?

    结果呢!!

    举办了一个空前绝后的盛大婚礼又怎样?还不是逃不掉被人玩弄的命运!

    像你这种朝秦暮楚水性杨花的女人,活该遭背叛,活该遭抛弃,活该!

    这是你的报应!

    报应!!

    欧晴低着头,微微撇开脸,不让自己泛红的双眼被人看见,一颗心随着心里的猜想而狠狠抽搐。

    疼……

    “既然离婚了,那叫‘云太太’的确不合适,是在下失言了,还望欧小姐海涵!”严谨尧轻勾唇角,溢出一抹高深莫测的淡笑,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锁住欧晴,不紧不慢地说道。

    欧晴的脸色更白了一分。

    他这分明就是在讥讽她,在嘲笑她,在奚落她……

    心中难过,双手不自觉地狠狠攥紧,指甲陷入女儿的皮肉里。

    云裳疼得微微皱眉,知道妈妈难受了,心里蹭蹭又火冒三丈。

    可当着外公和小舅的面,她敢怒不敢言,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严谨尧一眼。

    空气中,变得紧绷而压抑。

    欧晴怕自己失态的样子被大家看见,连忙松开女儿的手臂走向画架,收起画架就要走。

    “欧小姐不愿意吗?”

    哪知她刚转身,严谨尧凉飕飕的声音就响在了空气中。

    她顿时僵住,双脚像是灌了铅一般,莫名就再也挪动不了了。

    严谨尧突然这样冒出一句,大家都没明白他说的是不愿意,还是欧荣毅观察入微,发现严谨尧正冷冷盯着欧晴手里的画架,率先反应过来。

    人家总统大人都如此要求了,他们怎能拒绝?

    于是欧荣毅说:怎么会呢,承蒙四爷不嫌弃,小女——”

    “不好意思,我妈妈身体不太好,不能太劳累,你想画像还是另请高明吧!”

    可不待欧荣毅说完,云裳就抢断了外公的话,毫不客气地冷冷拒绝道。

    严谨尧脸色一沉,眼底风起云涌。

    “裳裳!不得无礼!!”欧荣毅大喝一声,严厉斥责。

    见严谨尧变了脸,除了云裳之外,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包括欧晴。

    这是他生气的表现,她太了解了。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其实云裳也怕,因为严谨尧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但她就算心里怕,表面却不肯服输,冷着脸硬着头皮与严谨尧互瞪。

    她就想着,这个男人以前欺负了她的妈妈,现在还想来欺负她的妈妈,她怎么能忍?

    就算他是总统又怎样?就算他手握生杀大权又怎样?就算他很有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又怎样?

    敢欺负她的妈妈,她以死相搏!

    反正谁让她的妈妈伤心难过,她就跟谁势不两立!

    如果连自己的妈妈都保护不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用?

    “欧小姐身体不好吗?没事,我可以等!”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