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7章:二十五年后
    “四哥……”赵宇知道四哥想要的是什么,为难又担忧。

    他不想给,可又不敢不给。

    狠狠咽了口唾沫,他硬着头皮把化验单放进四哥的手里。

    严谨尧把手收回,打开化验单……

    其实他刚才看到她把这张单子递给赵宇,而赵宇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时,他就隐隐猜到了什么。

    只是现在得到了证实,他才发现原来还是如此难以接受。

    她怀孕了……

    她有了别人的孩子……

    她跟云铭辉结婚两个月,现在孩子一个多月……

    这孩子是谁的已毫无悬念。

    罢了,罢了……

    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地缓缓攥紧,化验单在他的手心里皱成了一团……

    “走吧。”

    严谨尧死死攥着手里的化验单,转头看向窗外,淡淡开口。

    赵宇不敢有违,立马启动车子,快速离开了医院。

    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严谨尧有种自己已到迟暮的错觉……

    颜未衰,心已老。

    从T市回去之后,严谨尧真的大病了一场。

    借酒浇愁喝到胃出血,然后持续高烧,差点就去阎王庙报了到。

    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赵宇等人在他的病牀边商量去T市把欧晴绑来,他拼着最后一丝神智,阻止了。

    她已经不爱他了,她的心里装了别人,绑来又有何用?

    不爱他的她,不是他的救命丸,而是催命符啊!

    母亲说得对,放过她,亦是放过自己……

    严谨尧这场大病,足足一星期才脱离危险。

    捡回一条命之后,他想,是什么将他的魂魄从鬼门关拽回来的呢?

    可能……

    是恨吧。

    嗯,是恨!

    是对那个女人的恨,让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严谨尧对自己发下毒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欧晴的背叛和抛弃!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当他胃出血躺在医院奄奄一息的时候,那个他恨之入骨的女人,大着肚子整夜整夜的跪在神灵面前,流着泪祈求佛祖保佑他安然无恙……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二十五年后。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这段话用在当今总统严谨尧的身上,再贴切不过。

    为了攀上巅峰,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帝都,严家。

    从C市回到帝都的严楚斐,受人之托,给他家四叔带了张照片,请求四叔鉴定一下照片中的字画是真迹还是赝品。

    “奶奶,您这是要去哪儿?”

    严楚斐一进客厅,就看到奶奶洪芸菲的身边摆着一个行李箱,一边朝着坐在沙发里的奶奶走去,一边好奇地问道。

    “玩儿。”年逾七旬的洪芸菲,已是满头白发,但依旧目光炯炯精神矍铄。

    “去哪儿玩儿?跟谁啊?”严楚斐一屁股坐在奶奶身边,没正经儿地搂着奶奶的肩,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

    “圣托里尼。跟你雯阿姨。”洪芸菲垂眸看着杂志上对于圣托里尼的介绍,头也不抬地随口答道。

    自从严谨尧坐上总统之位后,洪芸菲就慢慢地放下一切,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所以这两年她要么是出国旅游,要么在别苑静养,鲜少在家。

    严楚斐拧眉,撇嘴,“圣托里尼?您一老太太去那儿干吗呀?”

    “老太太怎么了?”洪芸菲闻言,不乐意了,抬眸斜睨着孙子。

    “人家那是蜜月天堂!”

    洪芸菲挑眉,哭笑不得,“敢情你小子的意思是我得给你找个后爷爷才能去这地儿是吧?”

    严楚斐的爷爷,已于十年前去世。

    “别!您老还是别折腾了吧,都这把岁数了还找什么找啊!”严楚斐阻止,似真似假地反对道。

    “这把岁数怎么了?现在不正流行黄昏恋么!再说了,不管多老,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好吗!”洪芸菲瞥了孙子一眼,不服气地哼哼道。

    她并无找伴儿的念头,只是听不得孙子这副不孝的语气。

    “噫——”严楚斐撇嘴,拉长尾音表示嫌弃。

    洪芸菲啪地一巴掌拍在孙子的手臂上,佯怒轻斥,“噫什么噫!臭小子你这是在歧视老年人吗?”

    “奶奶您就真这么寂寞啊?”严楚斐唇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坏笑,姿态慵懒地侧靠着沙发,眼底泛着狡黠的光芒。

    “是啊!我可寂寞了!”洪芸菲没好气地将杂志往面前的茶几上一丢。

    严楚斐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洪芸菲顿觉不妙,立马摁在他正欲拨号的手,“干吗?”

    “给郝爷爷打电话。”严楚斐笑得不怀好意。

    “你给他打电话干吗?”洪芸菲蹙眉不解。

    严楚斐说:“我爷爷走了多少年郝爷爷就追了您多少年,既然奶奶您寂寞空虚冷,何不给郝爷爷一个机会呢?”

    “滚犊子!!”洪芸菲又是一巴掌狠狠拍在孙子的手臂上,大骂。

    严楚斐嬉皮笑脸的嘿嘿笑着,能将奶奶的军,他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洪芸菲突然轻轻叹了口气,说:“你有这闲情不如给你自己找个婶婶。”

    二十五年了,她心爱的小儿子不负众望,已经站在了世界之巅,然而五十出头的他却依旧独身。

    跟那个丫头分手的头几年,她知道他心伤未愈,很识趣地没有在他面前提过他的婚事。

    到后来,事业上他已经站稳了脚,她觉得时机到了,便试着给他安排。

    哪知她每给他介绍一个女孩,过不了一个月女孩家就会迅速败落。

    个个如此!

    几年下来,对于他的婚事,她就再也不敢提了。

    她明白,小儿子这是在怨她。

    一晃眼,就过了二十五年了。

    看着儿子每天忙碌不停,从最初的痛苦变成现在的麻木不仁,她无奈地想,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不娶就不娶吧!

    反正她现在曾孙都有了,传宗接代这种事也需不着他,他爱娶不娶吧。

    只是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总是维持不了多久。

    或许是处于愧疚的心理吧,她还是希望小儿子能找个喜欢的女人,然后一起到白头……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白头的年纪了。

    哎……

    找个婶婶?

    严楚斐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他懂事以来,就没见四叔为哪个女人上过心,四叔在私生活上清心寡欲过得跟和尚没区别。

    他甚至严重怀疑他家四叔那方面……有问题!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不要女人呢对吧!

    肯定是有问题!

    曾经他想对四叔聊表关心,问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可后来想想这个话题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过于沉重,万一四叔恼羞成怒那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最后只能作罢。

    “我四叔太优秀了,这世上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能配得上他,婶婶啊……”严楚斐歪了歪嘴角,惆怅地摇头,咂嘴道:“我看难!”

    “呸呸呸!臭小子你什么意思?是在咒你四叔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么?”洪芸菲大怒。

    严楚斐不以为然,玩世不恭地轻叫道:“哎哟,就我四叔现在这样,单身也挺好的——啊!”

    “胡说八道!”洪芸菲抓起茶几上的杂志就狠狠敲在孙子的脑袋上,“什么叫单身也挺好?单身能有两个人知冷知热的好?单身一点也不好!”

    严楚斐夸张地惨叫一声,捂住脑袋一脸幽怨地看着心狠手辣的奶奶,没好气地哼哼,“那您跟四叔说去呀,您命令他,让他马上给您找个儿媳妇,他不听话您就对他家法伺候!”

    洪芸菲目光一黯。

    “我不去!”默了默,她摇头,有些气呼呼的。

    当年那件事,儿子一直对她心存怨怼,才不可能听她的话呢。

    甚至她越是表现得着急,他就越是会更她对着干。

    “为什么?”见奶奶如此干脆果断的拒绝,严楚斐拧眉不解。

    “不去就不去!”洪芸菲不悦地瞥了试图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孙子一眼。

    严楚斐觉得奶奶跟四叔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他不知道的矛盾,艾玛,他太好奇了,好想知道啊!

    “对了,小七快回来了吧?”瞅见孙子一脸求知欲旺盛的样子,洪芸菲连忙转移话题。

    “没那么快,还有大半年。”严楚斐摇头道。

    妹妹严甯现在正在国外留学,一改之前的刁蛮任性,变得听话了许多,他可满意了。

    “她学习怎么样?在那边习惯吗?”洪芸菲关切地问道。

    前几年她忙,跟孙子孙女都没时间相处,等她空闲下来之后,孙子孙女们都大了,有了的朋友圈,变成了他们没时间跟她这个老太婆亲近了。

    “没跟我诉苦,应该挺好的吧。”严楚斐说。

    洪芸菲点点头,放心了,“那就好。”

    严楚斐想起自己回来是有事的……

    “我四叔呢?”转头到处看了看,搜寻四叔的身影。

    “我下楼的时候看他好像在书房。”洪芸菲指了指楼上。

    严楚斐站起来,“哦,那我上去找他。”

    “嗯。”

    然后严楚斐蹭蹭蹭往楼上去了。

    洪芸菲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该出发去机场了,正欲起身,却突然看到脚步的地毯上……

    有张照片。

    微微蹙眉,她捡起来一看。

    照片里的特写是一个老人,老人手里拎着一张字画……

    洪芸菲双眼倏地一眯,紧接着又霍然瞠大。

    哦天哪!她居然在照片里看到了……

    欧晴?

    怕自己看错了,洪芸菲连忙拿起茶几上的眼镜戴上,把照片拿近眼前,仔细地看。

    虽然过去二十五年的丫头已是人到中年,可那张精致的五官并没有什么改变,一眼就能认出来。

    洪芸菲的心跳,噗通噗通,顿时急促起来。

    其实儿子和这丫头分开的前十年,她一直有关注她,每当儿子受不住相思之苦偷偷去T市的时候,她都会给丫头通风报信……

    直到后来儿子彻底死了心。

    儿子不再偷偷往T市跑,她也就没有再关注这丫头了,心想既然有缘无分,那就都忘了吧。

    现在的年轻人都爱说什么时间是把杀猪刀,可这把残忍的杀猪刀却并未伤害照片里的欧晴。

    她还是跟二十五年前一样美,少了稚嫩和天真,但多了一股成熟的韵味,看起来更加动人了。

    洪芸菲失神地看着照片角落里并不显眼的欧晴,指尖微微颤抖,小心翼翼地轻抚丫头的脸,脑子里全是二十五年前自己棒打鸳鸯的那些画面……

    对这惹人心疼的丫头,她有愧啊!

    乍然看到欧晴的那瞬,洪芸菲内心是激动的,可转念一想,又纠结起来。

    已经过去二十五年,岁月变迁,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了……

    他们现在各自安好,当年的伤疤应该早已结痂,万一这张照片引起轩然大波……

    把彼此平静的生活搅得一团乱可咋办?

    洪芸菲皱眉,捏着照片的手伸向一旁的垃圾篓……

    想把照片丢了。

    丢了吧,别让老四看见,别再去揭开他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疤……

    嗯,丢了吧!

    心里不停地怂恿自己丢掉照片,可她的手就是不停大脑使唤,怎么也松不开手。

    正当洪芸菲的内心在剧烈挣扎的时候,严楚斐蹭蹭蹭从楼上跑下来了。

    “呀!奶奶您捡到了啊,我还以为丢了呢,吓我一跳。”

    看到奶奶手里捏着的照片,严楚斐大大松了口气。

    这照片他放外套口袋里的,可能是刚才拿手机的时候不小心顺带扯出来了。

    “很重要?”洪芸菲挑眉睨了孙子一眼,目光锐利,问得意味深长。

    严楚斐微微一僵。

    他自然不敢说郁凌恒他太爷爷有想抱四叔大腿的意向……

    因为奶奶最反感这种行为。

    他嘿嘿一笑,避重就轻地说:“也不是很重要啦,就一朋友的爷爷收了个字画,可是不确定是不是真迹,想让四叔帮忙鉴定一下而已。”

    严楚斐边说,心里就边打颤,对于诓骗自己精明的奶奶毫无信心。

    “去吧。”洪芸菲将照片还给孙子,淡淡吐字。

    严楚斐大跌眼镜。

    他以为奶奶会阻止,就算不阻止也会对他严加逼问,想不到……

    如此轻易就过关了!

    见孙子瞠大双眼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洪芸菲啼笑皆非,故作不耐地瞥了孙子一眼,“怎么了?”

    严楚斐弯腰就在奶奶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没什么,只是觉得奶奶您今天太美了!”

    被孙子赞得眉开眼笑,洪芸菲佯装嫌弃地把孙子的脑袋推开,轻啐道:“油嘴滑舌,滚犊子!”

    “好咧!”严楚斐如获大赦,忙不迭地拿着照片蹭蹭蹭又往楼上跑去。

    洪芸菲看着孙子快速消失在楼上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错还是对,她只知道……

    自己想这么做!

    或许有些缘分,不管时光如何流逝,都是剪不断的也说不一定……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二楼书房。

    叩叩叩。

    “进来!”

    随着一道低醇磁性的声音响起,严楚斐推门而进。

    “四叔。”严楚斐朝着书桌走去,恭恭敬敬地喊道。

    “嗯。”严谨尧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垂着眸继续翻阅着文件。

    “忙着呢?”严楚斐笑米米地套近乎。

    “有事儿说事儿!”严谨尧淡淡的语调透着一丝不耐。

    太了解这小子了,听他这语气就知道肯定又是没好事。

    “那个……”严楚斐抬手挠头,一脸纠结和犹豫,欲言又止。

    严谨尧抬头,看了侄儿一眼。

    那凉飕飕的眼神,透着警告和不耐。

    知道四叔最讨厌的就是拐弯抹角吞吞吐吐,严楚斐暗暗咬了咬牙,掏出照片,“我有个朋友的爷爷,他有张古董字画——”

    “出去!”

    然而他话未说完,就被四叔冷冷喝止了。

    严楚斐嘴角抽搐。

    很想转身走人,可想着受人之托……

    “别介啊四叔,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帮忙鉴定一下。”严楚斐腆着笑,硬着头皮把照片往四叔面前的文件上一放“诺诺诺,就这个,你看一眼,一眼就好!”

    严谨尧脸色一沉。

    他不想看照片,只想揍人。

    他每天忙得要死,哪有时间帮别人鉴定什么破字画?

    虽然他喜欢收藏古玩。

    但这分明就是打着鉴定的旗子试图与他交好好吗,这蹩脚的伎俩还想忽悠他?真以为他老糊涂了?

    严谨尧对眼前这个本是引以为傲的侄儿很失望。

    这臭小子,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居然也来这一套?

    严谨尧拿起摆在文件上的照片就想狠狠扔还给侄儿,然而就在他把照片拿起来欲扔的时候,眸光随意往照片上瞟了一眼……

    整个人狠狠一震。

    捏着照片的手指,骤然收紧。

    他像是不可置信,狠狠拧着眉头把照片拿近眼前,朝着照片的右下角定睛看去。

    目光触及那张丝毫未变的容颜,严谨尧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沉寂多年的心,倏地狠狠一抽,顿时又恨意满腔……

    本以为自己已经淡忘,毕竟最近几年他已经鲜少再想起她……

    可此刻乍然看见她的脸,他才发现,有些伤痛,就算是时间也治愈不了……

    严谨尧死死盯着照片里的小女人……不!她已经不小了,二十五年过去了,她现在也已步入中年。

    老了。

    他们都老了。

    只不过岁月对她特别宽容,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看起来跟二十五年前没什么区别,只是更成熟了些,气质里多了一分安定和从容。

    嗯,她依旧很美!

    也是啊!

    有幸福美满的家庭,有爱她入骨的丈夫,还有一个漂亮懂事的女儿,她的人生如此完美,活得那么开心,自然是不管心态还是神态都能保持年轻。

    不像他……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