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6章: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因为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你知道你错在哪儿吗?”

    洪芸菲狠着心,对儿子的痛苦抱以冷眼旁观的态度,恨铁不成钢地怒斥道:“就是你太爱她啊!”

    因为太爱,所以她成了你的软肋。

    而她一旦成了你的软肋,你和她都将非常危险!

    如此显浅的道理,还需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吗?

    严谨尧低着头,无言以对。

    满心苦涩,终于明白原来太爱一个人也是一种错。

    洪芸菲狠狠蹙着眉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儿子的头顶,疾言厉色地冷冷喝道:“我不想再跟你说什么大道理,其实你自己非常清楚现在的局势和你自身的能力,只不过你不愿意面对罢了!

    “你舍不得她,所以你心存侥幸,你以为自己可以给她安定的生活以及幸福的未来,然而事实证明你‘不能’!”

    刻意咬重“不能”二字,洪芸菲还是忍不住提醒儿子他们当前所要面临的局势有多严峻。

    严谨尧神情颓然地坐在地上,曲腿抱头,眼底一片灰败。

    看着儿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洪芸菲是既心疼又生气,真是有种恨不得踹他一脚的冲动。

    看能不能把他那颗被感情蒙蔽的心给狠狠踹醒。

    “严谨尧,你连一个我都斗不过,你还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为自己真有多了不起吗?”洪芸菲嫌弃地瞥了儿子一眼,毫不客气地冷冷嗤道:“你以为你把她强留在身边是爱她的表现?呵!你那是自私!她那么单纯,根本就适应不了你那尔虞我诈的世界,你非要把她拴在身边的话你俩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知道吗?!”

    越说越气,洪芸菲的声音就来越大,说到最后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吼出来的。

    严谨尧被母亲骂得直接把头埋在了曲起的腿上。

    双眼发涩,发胀,慢慢湿润……

    绝望……

    已完全绝望。

    母亲说得对,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也多么都懂,只是不肯面对现实罢了……

    因为太爱她,太害怕失去她,所以他一直不愿意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看到儿子的双肩在微微颤动,洪芸菲心痛如绞。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她的阿尧,一直都是那么骄傲那么坚强,这是难过到什么程度了啊,才会失控成这样。

    洪芸菲红着双眼,在儿子身边轻轻蹲下,抬手轻抚儿子的头顶,像儿时他受了委屈时她给他安慰一样。

    “儿子,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你的前路充满了凶险,难道你真的要等到发生了什么悲剧才来后悔吗?”洪芸菲轻声叹息,苦口婆心地劝道。

    生离虽痛,可也总好过死别啊!

    人活着,一切皆有可能,可若死了,那就真是什么都没了!

    所以当前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好好活着。

    洪芸菲,“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应该放手让她幸福,而不是攥着她让她陪你一起痛苦。”

    “你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但是你为什么非要用手段促使她嫁给别的男人呢?!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有吗!!”严谨尧蓦地抬起头来,猩红着双眼怨念地看着母亲,勃然大吼。

    “你扪心自问,她若不嫁给别人,你会死心吗?”洪芸菲冷冷一笑,犀利冷嗤。

    知子莫若母,洪芸菲太了解自己这个行事霸道的小儿子了。

    对,欧晴和云铭辉结婚,是她一手促使的。

    第一次见云铭辉的时候,她就很直接地问他是不是喜欢欧晴,她想,那个单纯的丫头值得被人好好疼爱,值得被人用命去呵护。

    她调查过云铭辉,不管是家世还是人品,结果都让她比较满意。

    像云铭辉这样的青年才俊,与单纯善良的欧晴在一起,那才是最好的结局。

    所以当云铭辉毫不犹豫地点头承认自己喜欢欧晴的时候,洪芸菲就决定撮合他们了。

    女人这一辈子,如果不能跟最爱的人在一起,那就要跟对你最好的人在一起。

    她若不嫁给别人,你会死心吗?

    严谨尧哑口无言。

    他现在何止是死心啊,他都想死人了好吗!

    死了心就不会痛了,死了就不用这么难过了,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嗯,一了百了!

    多好!

    他现在就恨不得自己能突然暴毙,死了拉倒!

    生无可恋的时候,死反倒是种解脱……

    只可惜他的身体太好,平日里无病无痛,现在想死都死不了。

    而他的骄傲又不允许自己做出自杀那种懦弱的行径,所以他现在就只能这样活生生地承受着锥心刺骨的剧痛。

    生、不、如、死!!

    洪芸菲重重叹了口气,缓缓起身,一边垂着眸抖了抖睡袍的下摆,一边淡淡吐字,“老四,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好,我问心无愧!”

    严谨尧双手捂脸,狠狠揉了揉,把眼眶里的湿意揉去,然后腾地站起,一言不发往门外而去。

    “老四!”见儿子要走,洪芸菲急喊一声。

    严谨尧停住脚步,但并未回头。

    “她是个好姑娘,你就放过她吧!”洪芸菲紧蹙着眉头,看着儿子透着落寞和孤寂的高大背影,语重心长地劝道。

    “我放过她……”“严谨尧满心苦涩,自言自语地低喃一声,唇角轻扯,笑得悲凉又凄苦,“那谁来放过我呢?”

    谁来放过我呢……

    洪芸菲微微一怔,无言以对。

    站在一片狼藉的书房里,她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小儿子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无力挽留。

    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她不后悔,却心怀愧疚……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个月后。

    T市,医院。

    云铭辉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欧晴走出医院大厅。

    时值五月,T市气温颇高,临近中午时分艳阳高照,许多人都只穿着薄薄的衬衣,而欧晴却还穿着一件宽松的外套。

    其实她也觉得热,但宽松的外套可以很好地掩饰她已经微微凸起的小腹……

    “哎呀糟了!”

    在快要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云铭辉突然轻叫一声。

    “怎么了?”欧晴抬眸看他,不解地轻蹙黛眉。

    可能是怀孕的关系,欧晴的脸有些水肿,看起来像是胖了似的,圆乎乎的。

    “我忘了问问医生你需不需要忌口什么的。”云铭辉有些懊恼。

    欧晴闻言,左右看了看,然后用下巴点了点几米之遥的长椅,说:“那你去问吧,我坐那边等你。”

    “好!”云铭辉点头,然后小心地扶着她往花坛边上的长椅走去。

    她对他紧张兮兮的样子有点无奈,“不用扶,我自己可以——”

    “不行!”云铭辉一本正经地摇头,说:“这地面有点滑,还是我扶你过去比较好。”

    看着云铭辉认真又严肃的模样,欧晴妥协,对他甜甜地笑了笑,乖巧点头,“嗯。”

    看着欧晴美丽的笑靥,云铭辉的心都快化了。

    情不自禁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满眼宠溺。

    艳阳下,人群中,两人相视而笑,幸福四溢。

    俊男美女,本就容易吸人眼球,再如此旁若无人地秀恩爱,更是羡煞旁人……

    医院外面的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汽车,车窗全部关着,看不见里面坐着何许人。

    驾驶座里的赵宇,如坐针毡,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好怕,怕四哥一个忍不住就冲下车去杀人……

    今天的T市明明很热,可车里却弥漫着一股寒气,让温度直逼零下,冷得他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而这股寒气,正是从四哥的身体里迸发出来的。

    他知道四哥在忍……

    严谨尧的确在忍,拼尽全力的忍。

    他死命忍着那股想要下车去把她强行掳走的冲动……

    他的神经绷得死紧,心脏也在剧烈抽搐,布满怨恨的目光紧紧锁住那抹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双眼慢慢泛起血丝。

    两月未见,与自己比起来,她过得可真是好!

    比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胖了些,小脸都圆了,还比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更开心,笑得又甜又美,过得可不就是好么!

    哪像他……

    这两月过得那叫一个生不如死!!

    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如此痛苦煎熬的一天,他的心,一天一刀,已千疮百孔。

    他的嫌疑已洗清,无罪释放。

    可他一点都不开心!

    他利用岑思雯手上的证据,将尤雅送入监狱,更让尤家迅速败落。

    他依旧不开心!

    岑尤两家本是姻亲,因此决裂,在尤家倒下后,军中势力由岑家取而代之,岑家主动投诚严家,严家更是如虎添翼。

    他还是不开心!!

    一切都好了起来,可他却已经失去了她……

    失去她的他,迷茫得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找不到方向,也对未来没了念想。

    他每天所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想她……

    嗯,想她!

    她的影子就像是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怎么也挥赶不去。

    两个月的时间,让他明白原来思念一个人的滋味是那么的苦……

    太苦了!

    “赵宇。”严谨尧死死盯着医院里、长椅上、沐浴在阳光中的小女人,冷冷开口。

    “四哥。”赵宇心脏一颤,连忙应答。

    “去告诉她,我要死了。”

    严谨尧淡淡吐字,消瘦却依旧英俊的脸庞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他像个亡命的赌徒,做最后的孤注一掷……

    赵宇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四哥的意思,立马点头,“好!”

    长椅上,欧晴手里拿着一张报告单,正垂着眸在看,唇角泛着一抹幸福又满足的甜美笑靥。

    看着看着,视线突然一暗,有人遮住了阳光,挡在了她的前面。

    欧晴抬眸一看。

    来人逆光而站,她下意识地抬手遮在额前,微微眯起双眸……

    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是面带不善的赵宇。

    本是慵懒闲散的欧晴立马挺直背脊,正襟危坐,目光戒备地盯着赵宇。

    一脸“你来干吗你想干吗你别乱来”的表情,如临大敌一般。

    对于欧晴,赵宇以前是真的喜欢,现在也是真的讨厌。

    以前是爱屋及乌,现在是同仇敌忾。

    反正他对欧晴喜欢或是讨厌,全取决于她对四哥的态度。

    她把四哥伤得都快不成人样儿了,他哪里还能有好脸色给她呢?

    于是赵宇面罩寒霜,冷冷看着一脸懵逼的欧晴。

    欧晴瞅着赵宇,眼角余光四处飘动,像是在搜索着什么……

    想见他,又怕见他……

    “跟我走!”

    赵宇懒得废话,伸手就攥住欧晴的手腕,想要将她强行拽走。

    “干吗?”欧晴大惊,一边紧紧抓住椅子不肯走,一边惊慌轻叫。

    “去见我四哥!”赵宇说。

    “我不去!”欧晴恼火地大叫,紧蹙眉头一脸不耐,“赵宇你放手!我跟严谨尧已经分手了,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已经结婚了好吗!”

    她奋力挣扎,赵宇怕她伤着自己,只能松手。

    “欧晴,算我拜托你行吗?去见见他吧!”赵宇态度一变,一脸哀伤地看着欧晴,低声下气地乞求。

    “我不——”

    “他快死了!!”

    “……”

    她的拒绝还没说完,他突然颤着声音嚎了一嗓子。

    那么悲伤那么恐慌,煞有其事的样子。

    欧晴沉默,没有表情的脸,让人猜不透她此刻到底是悲是喜……

    “他病了,很严重!”见欧晴没什么反应,赵宇连忙又下猛药:“他已经昏迷两天了,一直念着你的名字,他想见你!!”

    他想见你……

    看着脸色凝重的赵宇,欧晴明知一切都是假的,心脏却还是忍不住一阵绞痛……

    他生病是假,但想见她却是真,她知道。

    “我不去!”暗暗咬了咬牙,欧晴面无表情地摇头,字字坚定。

    赵宇脸都绿了,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狠心绝情的欧晴。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居然还是无动于衷?

    “赵宇你回去吧,我不会去见他的!”面对赵宇愤愤不平的瞪视,欧晴神色自若一脸坦荡,重新坐回椅子上。

    “欧晴你真的要这么铁石心肠吗?”赵宇气得吹胡子瞪眼,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我现在是别人的太太了,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不爱他了,你们干吗总是喜欢强人所难呢?”欧晴蹙眉,抬起头仰望着赵宇,也像是被激怒了一般,冷冷喝道:“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不爱他了,他的死活与我无关!听懂了吗?”

    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赵宇想,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听了这句话都难受至极,若是四哥听到了……

    该是何等的伤心啊!

    赵宇为四哥心痛,更为四哥不平,狠狠瞪着眼前冷酷无情的女人,愤怒谴责,“欧晴,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好歹跟四哥好过,现在他病了,快死了,你去看看他都不行吗?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他病了你找我干吗啊?我又不是医生!”欧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反击道。

    “他想见你!他一直念着你的名字啊!你就当是去见他最后一面都不可以吗?!”赵宇气急败坏,揍人的心都有了。

    赵宇真是为自家四哥不值啊!

    四哥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欧晴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啊!

    啊啊啊啊啊!气死他了!!

    “我不去!”欧晴还是摇头,不管赵宇是谩骂还是谴责,都不为所动。

    赵宇肺都快气炸了,狠狠磨牙,“欧晴,你可真是这世上最无情的女人!”

    欧晴不语。

    这时,云铭辉匆匆而来。

    “怎么了?”云铭辉快步上前就将欧晴以绝对保护的姿势揽在怀里,拧眉看着赵宇。

    赵宇看到云铭辉就气不打一处来。

    拳头一攥就要动手。

    欧晴见状,大惊,忙不迭地往前一站,冷冷瞪着赵宇,怒斥,“赵宇你敢!!”

    字字铿锵,气场十足。

    小白兔秒变母老虎,赵宇莫名就被震慑住了。

    他看着她,竟一时不知该如何继续了。

    欧晴暗暗咬了咬牙,深知不宜久拖,是该彻底了断的了……

    “我怀孕了。”将手里的化验单递给赵宇,欧晴脸不红气不喘地撒下弥天大谎,“刚查出来的,已经一个多月了。”

    赵宇一震,一把抢过化验单,定睛一看。

    果然!

    完了完了,这下是真完了……

    欧晴都怀孕了,坏了云铭辉的孩子,看来四哥想不死心都不行了。

    赵宇想,又不是他爱的女人坏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为什么他会这么难受呢?

    啊……

    因为他心疼四哥。

    赵宇僵在当场,整个大脑都是懵了,不知道等会儿该怎么把这个噩耗告诉他那可怜的四哥。

    “赵宇,你若真为严谨尧好,就回去吧,让他永远都别再来找我了,永远!!”欧晴狠了狠心,目光冷厉地看着赵宇,刻意强调“永远”二字。

    “欧晴!”赵宇气急败坏,就没见过比她更心狠的女人。

    赵宇觉得今天跟欧晴的这场见面会给他造成心理阴影,估计以后他都不敢谈恋爱了。

    “阿辉,我们走。”欧晴主动牵着云铭辉的手,不再给赵宇说话的机会,拉着云铭辉就头也不回地朝着另一边的停车场走去。

    与医院大门外背道而驰。

    赵宇看着欧晴和云铭辉渐行渐远的背影,急得额头冒汗。

    垂眸看着手里的早孕化验单,四哥交代的任务没完成不说,现在还得带回去这样一个噩耗……

    四哥会不会发疯啊?

    赵宇担心又着急,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半晌后,赵宇举步维艰地回到车上。

    严谨尧面无表情,在赵宇把车门关上的下一秒,把手伸了过去。

    “四哥……”赵宇知道四哥想要的是什么,紧紧拧着眉头,为难又担忧。

    他不想给,可又不敢不给。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