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4章: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她含沙射影的指责,聪明如严谨尧,又岂会听不懂。

    心如刀割,满嘴苦涩。

    变了心的女人,原来这么狠!

    他真是越来越想不通,自己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

    然而可悲的是,就算他已经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却还是执迷不悟……

    嗯,就算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他了,他还是放不开手。

    “我没事,真的不疼。”云铭辉将欧晴的手从自己的脸上轻轻拉下来,握在手心里,忍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转而话锋一转,他拧眉轻斥,“以后不许这么傻了,知不知道?!”

    指的自然是她割腕的事。

    “嗯。”欧晴特别乖巧地轻轻点头,瘪着嘴后怕地嘟囔,“我当时就是太着急了,你有什么万一的话,我可怎么办啊?”

    我可怎么办啊……

    严谨尧揣在裤袋里的手,死死攥成拳头。

    她跟云铭辉才在一起不过几天,就如此依赖他了?

    什么叫她可怎么办?难道说云铭辉若有个好歹,她就活不下去了?

    感觉到严谨尧的目光越来越阴冷,欧晴突然摸摸自己的肚子,对云铭辉嗲嗲撒娇,“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买点吃的好不好?”

    “好!”云铭辉毫不犹豫地点头,一边起身帮她拉了拉被子,一边温柔轻问:“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她笑靥如花,甜蜜四溢,“只要是你买的,我都喜欢。”

    云铭辉噙着笑,宠溺地揉揉她的头,然后转身往病房外走去。

    赵宇也很识趣,担忧地看了四哥一眼,然后无奈地跟在云铭辉的身后,也离开了病房。

    飘荡着淡淡消毒水味的病房,随着关门声的响起,便只剩下严谨尧和欧晴……

    偌大的病房里,一片寂静,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隔着三四米的距离,他看着她,死死看着。

    她知道他在看她,可她却垂着眼睑盯着自己包着纱布的手腕,不愿与他对视。

    良久之后,严谨尧朝着牀头走去。

    他的步伐很轻,很慢,既渴望靠近她,又害怕靠近她……

    终于,他走到牀头,然后在牀边轻轻坐下。

    垂眸看着她的手腕,他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轻触她腕上包着纱布的位置,一下一下来回轻抚。

    极尽心疼。

    他满眼悲凉,唇角泛起苦涩,英俊的脸庞布满了伤心和绝望……

    “小东西,疼吗?”

    他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开口,干涩的声音如同嗓子里灌满了砂砾,每一个字都透着深深的痛苦。

    欧晴的心,剧烈抽搐,痛得她差点全盘崩溃。

    她不怕他的愤怒,也不怕他的狠毒,就怕他这副悲伤难过的样子……

    她会心疼,很疼很疼。

    看着平日里那么骄傲霸道的男人为了挽回她而变得如此卑微,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坏最坏的女人,她都快恨死自己了。

    “一定很疼吧,那么深的口子,流了那么多的血……”他幽幽低喃,脑子里全是鲜血从她的血管里涌出来的画面。

    这小东西,不止对他狠,对自己更狠!

    他无法想象,依她这种懦弱的性子,是怎么有勇气把这一刀割下去的。

    还是说,她已经厌恶他到了不可忍受的程度,所以才会这样以死相逼?

    听着他充满悲伤的呢喃,欧晴心痛到不行,“严谨尧——”

    “嘘!”他竖起食指轻轻抵在唇边,阻断她,然后缓缓抬眸,猩红着双眼深深地看着她,低声下气地哀求,“听我的说,听我说好不好?”

    欧晴难受得要命。

    她想说“不好,你别说,我什么都不想听”,可是她蠕动着唇,却半天发不出声音。

    他的尾指小心翼翼地勾着她的尾指,垂眸看着彼此勾在一起的手,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小东西,你知道吗?其实我的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我想跟你说我爱你,我想跟你说我不能没有你,我想跟你说——”

    “严谨尧你别这样……”欧晴受不了了,伤手不敢动,她就用另一只手去拨开他的手,不让他再勾着她的尾指,佯装恼火地低叫。

    他顺势抓住她没受伤的那只手,紧紧攥在手心里,深深的,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我想跟你说的话,一辈子都说不完!”

    一辈子都说不完……

    是啊,对她,他有说不完的话。

    他爱她,想跟她在一起,这辈子,下辈子,乃至生生世世……

    “可是我不想听!”欧晴勃然大怒,冷着小脸冲他怒吼。

    “对,我知道,你说你不爱我了……”他垂眸苦笑,平静的样子与她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苦涩地说完之后,他抬眸看她,不解又难过地问:“可是为什么呢?”

    欧晴哑口无言。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用悲凉的声音紧紧逼问,“嗯?为什么你突然就不爱我了呢?”

    “你真的觉得是‘突然’吗?”她冷笑,不答反问。

    严谨尧用力抿了抿唇,强忍着心里的难过,说:“小东西,我知道你心里怨我,可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严谨尧,有些错是没有资格乞求原谅的!”欧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铁石心肠,轻蔑地冷嗤。

    “你指的是我彻夜未归这件事吗?你以为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吗?”他问。

    她抿唇不语。

    其实她没有怨他,所有离开他的借口不过都是欲加之罪罢了。

    嗯,她没有觉得他彻夜不归就是做了什么背叛她的事,她没有那样以为。

    他以为她的沉默是默认了。

    于是他连忙向她解释,“上次绑架你的两个绑匪死了,岑思雯的手上有证据证明这两个人是尤雅杀的,包括绑架你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也是尤雅。”

    欧晴微微一怔,眼底划过一丝惊讶。

    “尤雅可能知道岑思雯手里有对她不利的东西,想要杀她灭口,所以岑思雯在来C市的路上出了事故,万幸没有大碍,只是伤了脚。

    “我想从岑思雯手里拿到这份证据,所以把她安排在酒店里。当晚她打电话给我,说她生病了,非常不舒服,我本想叫赵宇去陪她的,可她坚持要我过去。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怕你胡思乱想,所以才会对你撒谎。

    “她的确生病了,高烧。我之所以会一整夜守在她的身边并非是我有多关心她,而是我想如果她真有什么意外,得第一时间从她嘴里问出那份证据。”

    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统统告诉她,以求她不要再误会。

    在酒店门口和警局里他怕隔墙有耳不方面说,所以才会拖到今天才告诉她这个真相。

    欧晴默默地听着,除了眉头微皱,其他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她的内心挺震惊的,但脸上却波澜不惊,一副不为所动的冷漠表情。

    同时她松了口气。

    她一直以为那两个绑匪是他杀的,可原来不是他……

    那就好那就好,他没有做犯法的事就好了!

    严谨尧深情又幽怨地看着欧晴,情真意切地对她说:“小东西,在这个世上,我谁都可能会算计,必要时甚至包括我的亲人,但唯独对你,我不会!”

    欧晴发现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他的深情对她来说是致命的,她抗拒不了……

    害怕前功尽弃,她连忙打起精神,对他淡淡说道:“严谨尧,其实我不怨你。”

    他看着她,自然是不信的。

    “真的!”她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撒谎,加重语气强调道:“我不怨你!”

    “既然不怨我,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他可怜兮兮地问她为什么不要他了……

    欧晴心痛如绞。

    “因为我想要的,你给不了!”她心里在流泪,脸上却是冷若冰霜,狠着心冷冷说道。

    “我给得了!”严谨尧大叫,双手抓着她的双肩,急切地对她说着他已经在心里规划好的蓝图,“你想要平静的生活是吗?我们马上就走,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你喜欢海不是吗?我们去沿海城市,我们——”

    “严谨尧你错了!”她厉声阻断他,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我想要的不仅仅是平静的生活。”

    错了?

    怎么错了?

    他不解地看着她,着急又慌张。

    “那你还想要什么?你说!我都可以为你做到的!”他急道,一副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模样。

    “严谨尧啊,我所说的平静的生活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啊!你以为你带我离开这里然后一辈子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我就会开心吗?你错了,我不会!我连饭都不会做,如果没有充足的物质条件,我怎么快乐?”欧晴嫌弃地说道。

    严谨尧一怔。

    他看着她,仿佛不认识她了一般,怀疑自己是不是会错意了……

    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是那种物质女孩啊,她不是……

    然而欧晴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整个人僵在了当场。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吗?我的丈夫真的很好,跟他在一起我既不会觉得辛苦,又能一生衣食无忧。”

    其实严谨尧想过这种可能,想过她选择云铭辉是因为此刻的云家是T市的三大豪门之一。

    但他不信,他不信她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

    可现在,听着她亲口说出物质对她而言的重要性……

    他有种自己从来就没有看清楚过她的感觉!

    “若他破产了呢?”狠狠咬了咬牙,严谨尧冷笑。

    欧晴脸色微变。

    她知道他这句话暗示意味颇浓,知道他以后或许会报复云家……

    但她并不担心。

    云氏不会有事的!

    就算他想让云氏破产,也得问问他的母亲洪芸菲同不同意!

    为什么这么说呢?

    那就得从那天她去医院探望云铭辉说起……

    云铭辉为了救她身中两刀,她熬了汤去探望他,然后无意见发现他去见了一个神秘人。

    而这个神秘人,就是洪芸菲。

    从门缝里看到坐在沙发里茗茶的尊贵女子是洪芸菲的那瞬,欧晴突然有点明白过来云铭辉为什么能在紧要关头来救她了。

    想必,是洪芸菲通知他的吧。

    或许是洪芸菲以权压人了,也或许是云铭辉想为云氏谋取一个更好的未来,反正,他们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婚,是她主动跟云铭辉求的。

    那天,跟严谨尧说完分手,她从警局出来,蹲在警局外面一个转角的地方难过得痛哭失声。

    当她哭得不能自制的时候,一张手帕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仰起脸,泪眼婆娑地看着本不该出现在此处的云铭辉,对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云铭辉,你愿意娶我吗?”

    云铭辉说愿意。

    她又说:“我怀孕了,你介意吗?”

    云铭辉摇头说不介意,还对她说会把她肚子里的孩子视如己出。

    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她要求一个盛世婚礼,她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很“幸福”……

    云铭辉满足了她所有的要求。

    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筹办一个盛世婚礼,不光是金钱就可以办到的。

    由此,她隐隐又明白了一些什么。

    有时候,有些事,不能单看表面,她利用了云铭辉,其实云铭辉又何尝不是利用了她呢……

    当她想通了一切之后,心理负担减轻了许多,于是她想,这样也好……

    嗯,这样也好!

    当然,云铭辉是真的喜欢她!

    而这,也是他的不幸!

    面对严谨尧的威胁,欧晴不怒反笑,“我跟他签署结婚协议的时候,他把他的财产全都给了我!如果以后云氏真的倒闭了,他给我的那些钱财也足够我一辈子挥霍了。”

    钱……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钱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对吗?”严谨尧死死看着眼前笑得没心没肺的女人,心脏狠狠抽搐。

    “一半吧,另一半是他对我好。”她保持微笑,云淡风轻地说道。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看得她头皮发麻,看得她就快要缴械投降……

    “欧小晴……”他突然轻轻喊她,颤抖着声音卑微地求她,“杀人不过头点地,别再折磨我了,行吗?”

    他说,别再折磨我了……

    “我没有折磨你……”她心里一酸,慌忙咬紧牙根,怕自己崩溃。

    他倏地一把将她扯进怀里,死死抱着,在她耳畔难过嘶吼,“你有!你现在就在折磨我!我快死了欧小晴!我真的快死了!!”

    他很痛,全身像是被万箭穿过,哪哪儿都痛。

    欧晴也觉得自己快死了。

    她受不了他这副卑微的样子,太心疼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

    不能!

    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会被毁掉的!

    将急欲夺眶而出的眼泪生生憋了回去,她冷着小脸,倏地将他狠狠推开。

    “严谨尧你别这样,真的,你这样……”她紧蹙着眉头,眼底泛起不耐和厌恶,没好气地对他喝道:“我会看不起你的!”

    她说,我会看不起你的……

    严谨尧狠狠一震。

    “我已经结婚了,我现在是别人的太太了,你再这样对我死缠烂打对大家都没好处的!”她冷若冰霜地对他喝道,一字一句,冷酷又无情,“你走吧严谨尧!我现在过得很开心很幸福,你别再来打扰我了!”

    我结婚了……

    是别人的太太了……

    别对我死缠烂打……

    我很幸福,别再来打扰我了……

    严谨尧的脑海里无限循环着这些让他痛彻心扉的字眼,一字一句,如淬了毒的鞭子,狠狠鞭挞着他的心。

    让他的心,皮开肉绽,支离破碎……

    他死死看着她,绝望在心里疯狂蔓延……

    欧晴强忍着心痛,把伤人的话以充满厌恶的语气一鼓作气地吼了出来,“算我求你行吗?求求你大发慈悲,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你——嗯……”

    当她吼着“我以后都不想在看到你”的那瞬,严谨尧紧绷的情绪顿时崩盘。

    被她的无情刺激得大脑嗡地一声炸开,双手便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掐上了她的脖子……

    呼吸突然被阻,她的吼声戛然而止,只能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跟我走!”他逼近她的唇边,咬着牙根恶狠狠地威胁,“不然我现在就掐死你!”

    欧晴呼吸困难,本是苍白的脸色慢慢被憋得酱红,已然是难受至极。

    但她没有挣扎,只是冷冷看着他,很辛苦地对他怒吼,“严谨尧,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我不爱你了你就要掐死我,你的爱就是这么自私狭隘的吗?”

    然而她的吼声如同蚊呐,毫无震慑力。

    “走不走?”他切齿逼问,双眸寒光四溢。

    “我不……不会跟你走的,你……掐死我吧!”她难受得话都快说不完整,脸色越来越难看。

    可就算如此难受,她都还是不肯妥协。

    看着她坚决的模样,严谨尧的心,已然被绝望填满。

    他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她竟还是不肯跟他走……

    “欧晴!你别逼我!”他死死咬着牙根,在她唇上阴测测地吐字。

    “若要……我……我的下半生跟着一个不……不爱的男人颠沛流离,我……还不如现在……现实就死了的好。”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双目含恨地与他互瞪。

    严谨尧简直已经被她残忍的话伤得体无完肤。

    “你宁愿死都不肯跟我走是吗?”他满心凄苦,阴冷切齿。

    “……是!”她艰涩地吐出一个字,却格外坚定。

    “欧晴!我最后问你一次!”他将手微微松开,让她可以呼吸,危险地眯着双眼冷冷看着她,“你真的不愿意跟我走吗?”

    “不愿意!”她没有一丝犹豫,摇头拒绝。

    “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不——”

    他慌得倏地一把捂住她的嘴,颤声警告,“想好再回答!!”

    然而让他将手掌从她的唇上撤离时,她立马冷冷吐出两个字,“不、爱!”

    一字一顿,字字铿锵。

    严谨尧面如死灰,屋里地垂下了双手。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