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3章:舍不得她死
    他急切回应,“我在!小东西我在,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你半步,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你信我最后一次好不好?好不好?”

    “我已经是云太太了。”

    听着他一声声的好不好,她心如刀割,却不得不忍痛低喃。

    云太太……

    严谨尧整个人狠狠一震。

    高大的身躯变得僵硬,他紧紧抱着她,心,沉入谷底。

    欧晴用力咬了咬唇,狠着心说:“今天是我们结婚的第三天了,他已经是我名副其实的丈夫——”

    “闭嘴!”严谨尧勃然大吼。

    如同一只受到重创的雄狮,发出痛苦的嘶吼,那么绝望,那么悲伤……

    他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气一般无力地松开了她,失魂落魄地往后踉跄了两步才堪堪稳住脚步。

    他愤怒又难过地看着她,看得双目猩红。

    不!

    不会的!

    她不会背叛他的!

    哪怕她跟云铭辉现在已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但她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接受另外一个男人的……

    嗯,应该不会的。

    应该?

    呵呵!瞧,他根本就不敢确定!

    严谨尧不敢想,不敢去想她和云铭辉的新婚夜,他怕自己会发疯。

    他那么爱她,怎么接受得了她已经属于别人的事实呢?!

    彼此深深相爱,欧晴太了解严谨尧对自己的占有欲了,他那么骄傲,是绝对容忍不了她的身子不纯洁的。

    “这样的我,你还要?”

    她的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淡淡讥诮,算准了他接受不了。

    然而——

    他倏地又冲到她的面前将她狠狠抱在怀里。

    “要!!”

    他颤抖冰冷的唇贴在她的耳畔,坚定无比地吐出一个字。

    然而那么坚定的一个“要”字,却充满着深深的绝望和无尽的痛苦……

    他恨她的背叛,却又该死的放不了手。

    是的!他要!!

    只要她肯回到他的身边,他就要!

    不!

    不管她今天肯不肯,都必须得回到他身边不可!

    听着他铿锵有力的一声“要”,欧晴震惊又难过。

    “我都已经跟他发生过关系了你还要,你不嫌膈应吗?”她狠狠皱眉,把话说得更加直白又残忍。

    严谨尧的心,鲜血淋漓。

    嫌啊!

    怎么不嫌啊!

    可是他爱她啊!

    跟失去她相比,膈应又算得了什么呢?

    时至今日,他才发现她对自己有多么的重要,他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要,权势、家族、前程、他统统都可以不要!

    他只想要她啊!

    严谨尧双眼红得滴血,心痛得说不出话。

    “对不起啊严谨尧,我真的不爱你了。”趁着他难过之际,她从他怀里退出,特别认真地跟他道歉,还对他展露笑颜,“你看,我现在很幸福,很开心,真的。”

    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却是为了向他证明没有他的日子她过得有多好。

    严谨尧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笑得幸福四溢的小女人,心底一片苍凉。

    她的笑容有多美,他的心就有多痛。

    “严谨尧,相爱一场,我们好聚好散,好吗?”她轻声请求,平静的小脸看不出丝毫的悲伤。

    仿佛在他们这段感情里,痛苦的只是他一人……

    “不好!”严谨尧怒吼,吼得声嘶力竭,“欧晴!你休想!!”

    嗯,她休想!

    休想就这样抛弃他,休想!!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决然,倏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厉喝一声,“跟我走!”

    欧晴猝不及防,被拽得踉跄,慌忙一边刹住脚步一边蹙眉急问:“去哪儿?”

    可彼此的力量悬殊太大,就算她卯足了劲儿试图往后退,且并着双脚不肯迈步,最终也还是被他拖得往前滑行。

    “民政局!跟他离婚!!”严谨尧咬牙切齿地大吼,已然是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他要带她走!

    去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好好过日子,永远在一起。

    “我不去!”欧晴吓得抬手一扬,狠狠甩开严谨尧的手,连连后退与他拉开距离。

    手里一空,严谨尧的心也跟着狠狠一抽,回头,目露凶光,一步步朝她逼近,“你再说一次!”

    他的眼底泛着一抹狠劲儿,大有她敢说,他就敢跟她同归于尽的架势。

    欧晴跑回云铭辉的身边,冲着逼上来的严谨尧大声说道:“我爱他,我要跟他永远在一起,我不会跟他离婚的!”

    她说,我爱他……

    严谨尧脸色铁青,站在欧晴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和狼狈至极的云铭辉,唇角泛起一抹阴森的冷笑。

    “你爱他?”他阴测测地冷嗤一声。

    “对!我爱他!”她无畏无惧,用力点头。

    “那我呢?”他死死盯着她的眼睛,像是恨不得以此看进她的心里去。

    去看看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他的存在,去看看她的心是不是大到真的可以同时装着两个男人……

    “以前我的确爱过你,但现在已经不爱了。”欧晴暗暗咬了咬牙,迎着他犀利的目光冷冷答道。

    她脸色平静,没有害怕也没有不舍,一副已完全从他们的感情中挣脱出来的模样。

    “一点都不爱了?”他微眯着黑眸,眼底泛起杀气。

    “一点都不爱了!!”她用力摇头,表示对他已再无眷恋。

    严谨尧笑了。

    死死看着她,一边笑一边点头,一下又一下。

    他悲凉凄苦又带着杀气的笑容让她心惊胆颤,可她除了冷漠却不能流露出其他任何一种情绪。

    事已至此,就差临门一脚了,她告诉自己不能打退堂鼓……

    严谨尧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病入膏肓了,因为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

    他想他可能是得了绝症,也可能是中了剧毒,反正照这样痛下去他是活不了多久了……

    她让他如此痛苦,她又凭什么把幸福建筑在他的痛苦之上呢?

    “欧晴,我给你两个选择!”严谨尧脸上的怒气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冷,“一,马上跟他离婚,跟我走!二,我打死他!”

    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会说到做到的阴狠。

    欧晴小脸一白,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可他越是这样为她不顾一切,她就越是不能给他任何希望。

    “严谨尧,打人是犯法的!”她怒喊,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将伤得不轻的云铭辉护在身后。

    “无所谓!”严谨尧满不在乎地冷笑一声。

    此刻在他心里,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生也好死也好,对也好错也好,统统都无所谓了。

    生无可恋大概就是他此刻的感受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欧晴又气又慌。

    “跟我走!”他冷冷吐字,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我已经不爱你了!”她紧紧蹙着眉头,气急败坏地冲他大叫。

    严谨尧觉得自己的心可能已经痛得都麻木了,所以这会儿听着她充满厌恶的一声“我已经不爱你了”竟也没觉得有多难受了。

    不爱他了是吗?

    没关系!

    他爱她就行了!

    这一生,他爱她,能永远跟她在一起,就够了。

    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她爱也好,恨也罢,都不重要!

    他可能爱她已经爱到病态的地步了吧,所以才会这样即便她已移情别恋他还是想要把她牢牢禁锢在身边。

    “跟我走!”他切齿重复,已经不想再说其他的废话。

    “我不会跟你走的!”她摇头,坚定拒绝。

    盛满杀气的双眼微微一眯,严谨尧不由分说就朝着云铭辉逼近。

    欧晴大慌,连忙爬起来将他往后推,“严谨尧,你不能——啊……”

    话音未落,就被他往后一扫。

    她便惊叫着往一边扑去。

    云铭辉见状,大惊,“小晴……嗯……”

    她有孕在身,他怕她摔倒会动了胎气。

    可他刚一开口,肚子上就被严谨尧狠狠踩了一脚。

    严谨尧恨不得把云铭辉一脚踩死,狠狠的!

    虽然欧小晴不是他的妻,可他却对云铭辉分明有种夺妻之恨……

    听到云铭辉痛苦的闷哼,欧晴急得不行,刚稳住身子立马又朝着施、暴的严谨尧扑去,试图阻止他。

    “严谨尧你住手!住手!!”她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愤怒地扯着他的手臂,“你恨的是我,你要打就打我,你别再打他了!”

    她一声声的“要打就打我”,让严谨尧也是恨到极致,挥手又是将她一甩,“滚开!!”

    她稳不住,不可抑止地又往后退。

    将欧晴甩开之后,浑身弥漫着戾气的严谨尧双手揪住云铭辉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就屈膝往他小腹上狠狠一顶。

    云铭辉脸如白纸,痛得冷汗淋漓,毫无还手之力,能做的只是死死咬着牙根不让自己痛叫出声,尽可能地保持着最后的尊严。

    而云铭辉越是这样铮铮铁骨,严谨尧就越是恨不得活活打死他。

    看着打红了眼的严谨尧,欧晴知道,不来点狠的,是阻止不了他此刻的疯狂的……

    在整个事件里,云铭辉是最无辜也是最倒霉的。

    他唯一不该的,就是喜欢上了她……

    牙一咬,心一横,欧晴没有再冲上前去阻止严谨尧,而是打开自己背在身上的小挎包,从包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子就毫不犹豫地往自己手腕上用力一划……

    血,瞬时疯狂涌出。

    先发现欧晴割腕的是云铭辉,失去理智的严谨尧一心只想把云铭辉打死,根本就无暇去注意其他。

    “小晴!!”云铭辉看到欧晴拿刀往自己手腕上割下的那一瞬,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大吼。

    同时,也不知是哪来的一股神力,他狠狠推开严谨尧,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朝着欧晴扑去。

    严谨尧被推得后退一步,下意识地顺着云铭辉看去,然后便被那触目惊心的红狠狠刺痛了心……

    他如遭雷劈,僵在原地,就那样死死看着她不停往外涌出鲜血的手腕,整个人绝望到了极点。

    他死都想不到,为了离开他,她会做出这样极端的举动……

    “欧晴你这个笨蛋!!”云铭辉冲过去抱住摇摇欲坠的欧晴,气得大骂。

    云铭辉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这会儿全身痛得根本就抱不住欧晴,两人一同往地上滑去。

    狼狈地滑坐在地上,云铭辉紧紧抱着已然浑身虚软的欧晴,吓得红了双眼。

    看到严谨尧终于住了手,欧晴默默松了口气。

    她脸如白纸,娇小的身躯窝在云铭辉的怀里,整个人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她很疼,也很害怕,因为她并不想死。

    云铭辉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将欧晴抱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跑。

    “别怕,我送你去医院,别怕,没事的……”

    他抱着她费劲儿地往路边跑去,同时急切地安慰着她。

    他的声音颤抖,充满着恐慌,明明比她更害怕。

    严谨尧猩红着双眼,死死看着脚步踉跄的云铭辉渐行渐远的身影,也看着她的血,一滴滴砸落在地,一路蔓延,红如绽放的彼岸花……

    云铭辉伤势颇重,加上心急,一不小心就抱着欧晴一同摔倒在地。

    欧晴从云铭辉的怀里滚了出去。

    “小晴!”云铭辉吓得大喊,顾不得自身的疼痛,手脚并用地爬向已滚出几米之遥的欧晴,“对不起对不起,小晴对不起,你有没有摔疼……”

    当云铭辉的手即将触上欧晴的那一瞬,一双大手抢了先。

    严谨尧面无表情,抱起欧晴就朝着路边大步而去。

    云铭辉连忙爬起来跟上。

    在抱起欧晴的同时,严谨尧的手紧紧捏住她手腕上方的动脉血管,阻止鲜血再往外涌出。

    欧晴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窝在他的怀里。

    她想这应该是他们此生最后一个拥抱了,她要好好的、好好的感受这最后的时刻!

    心里满满都是悲伤,还有锥心刺骨的疼……

    这种疼,就好像是有一把锋利的刀子,将她的心脏挖了出来。

    多么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啊,多么希望前方的路没有尽头啊,多么希望……

    然而一切的希望,都只能是奢望。

    时间不可能为了他们而停止,无论什么路也终究会有尽头,而他和她,注定要就此别过。

    鼻端飘荡着他熟悉的气息,她闭着眼,贪婪地呼吸。

    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赵宇连人带车,等在路边。

    见到严谨尧抱着欧晴大步而来,赵宇先是被欧晴一手的血吓了一跳,接着立马反应了过来,忙不迭地拉开后座的车门。

    等着四哥上车。

    当严谨尧和欧晴上了车,赵宇同仇敌忾,一脸不善地将正欲去拉副驾驶车门的云铭辉拦下。

    “让他上车!”

    云铭辉还没来得及说话,车内的严谨尧就对赵宇冷冷说道。

    这里是T市,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只有云铭辉最清楚。

    赵宇不敢有违,只能愤愤地收回自己的手。

    然后赵宇和云铭辉都上了车,在云铭辉的指引下,车子快速地朝着最近的医院狂奔而去。

    严谨尧感受着怀里越来越虚软的身躯,心里有多恐慌只有他自己知道。

    恨她啊!

    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可看到她流了那么多血,他竟害怕得瑟瑟发抖。

    此刻她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的怀里,他才发现……舍不得她死!

    就算她对他无情无义,就算她伤他至深,就算她罪该万死,他却还是舍不得她死。

    狭小的车厢里,安静得只剩下各人的呼吸,空气中缓缓飘荡着一股悲伤的气息,越来越浓郁……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欧晴瞌闭着双眼,头靠在严谨尧的肩上,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息,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已经泪流成河……

    她在心里偷偷地对他说——

    严谨尧,我爱你!

    严谨尧,对不起!

    严谨尧,如果有来世……

    我们再在一起好不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个小时后。

    病房里。

    欧晴虚弱地半躺在病牀上,脸色苍白精神不济。

    手腕上的伤口缝了针,处理完毕,已包上厚厚的纱布。

    “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云铭辉坐在牀边,深深看着欧晴,担忧又心疼地问。

    “嗯。”欧晴轻轻点头,努力扯动嘴角溢出一抹浅浅的笑,安抚他的焦急。

    “疼吗?”云铭辉用下巴点了点她的手腕。

    “不疼。”她轻声开口,声音有些嘶哑。

    云铭辉突然重重叹了口气,抬手轻揉她的脑袋,不悦轻斥,“傻丫头,你吓死我了,你说你怎么——”

    “我担心你啊!”

    不待他把话说完,她就嘟着嘴委屈地抢断。

    像是撒娇一般。

    赵宇的白眼都翻到后脑勺去了。

    严谨尧面无表情,与赵宇一同站在床尾的墙边,自虐一般看着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的欧晴和云铭辉。

    即便看得自己心如刀绞,他还是一直看着她娇俏可爱的模样……

    曾经,她在他的面前也是这样撒娇的。

    曾近,他受了伤她也是这样担心着急的。

    曾经,他们也是这样浓情蜜意恩爱缠绵的。

    可现在……变了!

    她变了!

    变心了!

    她的心里已经不再有他,而是装了别人。

    无视严谨尧一直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欧晴专注地看着可谓是鼻青脸肿的云铭辉。

    “你疼吗?”她轻轻咬着唇角,葱白的指尖心疼地轻抚云铭辉淤青的嘴角,声音温柔得简直可以滴出水来。

    “不疼。”云铭辉摇头,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以安抚她的担忧,哪知扯动了嘴角却痛得他轻轻抽了口凉气。

    “骗人!”欧晴不悦地嘟嘴轻斥,红着眼瘪嘴难过,“你看看你的脸,都成什么样了,怎么可能不疼!”

    她表面是在责怪云铭辉的强颜欢笑,实际却是在谴责严谨尧的野蛮粗暴。

    她含沙射影的指责,聪明如严谨尧,又岂会听不懂。

    心如刀割,满嘴苦涩。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