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2章:我已经是云太太了
    那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小女人,心狠到不止是狠狠抛弃了他,居然还趁他接受调查没有自由的期间……

    匆匆嫁给了别的男人!

    自从欧晴来探视过自己之后,严谨尧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恐慌之中,让他在接下来的几天几夜里,寝食难安。

    他用尽一切关系想要出去,可不管平日里多么铁的关系,这会儿都不管用了。

    几天下来,他已隐隐明白,这是有人在暗中阻挠。

    而能让他的关系网尽数动弹不得的人,除了当今总统,就只能是自己的母亲了。

    意识到是母亲不让自己出去时,严谨尧的心,更是不安到了极点。

    距离欧小晴来探望他已过一周,这一周里他过得极尽煎熬,用生不如死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当他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之时,赵宇来了。

    “四哥。”

    赵宇拎着还是热腾腾的饭菜,低着头走进会见室里,沉闷的声音透着一丝轻颤。

    “来了。”严谨尧随口应了声,饱含期盼的目光直直望向赵宇的身后。

    然后赵宇身后却没有他想见的那个小女人……

    严谨尧眸光一黯,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嗯。”赵宇蔫蔫的,走到桌前,把篮子里的饭菜一样样拿出来。

    赵宇心里很难受,特别特别的难受。

    他将四哥的双眼由晶亮在瞬间黯淡下来的全过程尽收眼底,这种希望落空的感觉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凭借四哥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四哥此刻是有多么的失落和难过。

    他知道四哥最想见的人是小白兔,可是怎么办呢?四哥的小白兔再也不会来见他了……

    那个狠心又无情的女人,水性杨花见异思迁,根本就不配四哥如此深爱!

    赵宇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一个女人,讨厌得这两天每过几分钟就要诅咒她一次。

    嗯,诅咒她婚姻不幸,诅咒她丈夫出轨,诅咒她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竟敢辜负他家四哥一片深情,他没诅咒她不得好死就已经是很仁慈了。

    有句话叫人不可貌相,用在欧晴的身上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她看起来明明那么单纯善良,可原来那全都是她的伪装。

    她表面天真纯洁,骨子里却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四哥这还没被定罪呢,仅仅只是接受调查她就立马转投别人的怀抱了,真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严谨尧眸光黯然地看着已被看守警员关上的门,失落地重重叹了口气。

    “欧小晴呢?她怎么又没来?”他转眸看着始终低着头的赵宇,拧眉问道。

    语气充满着无奈和失望,还有浓浓的思念。

    赵宇正从篮子里拿出碗筷的手微微一顿,心里更难受了。

    将碗筷轻轻摆在四哥面前,赵宇什么都没说,也不敢说。

    那个对于四哥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的噩耗,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四哥……

    “她还在生我的气?”严谨尧对桌上的饭菜毫无食欲,心里只惦记着他家的小兔子。

    面对四哥一声声的追问,赵宇为难得额头冒汗,紧拧着眉头欲言又止,“四哥,那个……”

    “我不是叫你帮我跟她解释的吗?你是没解释清楚还是她不信啊?”严谨尧目光犀利地盯着赵宇,焦急的语气略带责备之意。

    “四哥……”赵宇低着头,不敢与四哥对视。

    严谨尧又气又恨,没空注意赵宇的失常,沉着脸自言自语地切齿,“什么臭脾气!怎么就这么犟?看我出去不揍死她!”

    听到四哥说出去要揍欧晴……

    赵宇忍不住红了眼眶。

    那个坏女人现在已经远在T市,已经嫁给了别的男人……

    而四哥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严谨尧愤愤地念叨完,随意瞟了眼赵宇,却发现赵宇一脸难过,如丧考妣一般。

    心,瞬时狠狠一抽,不祥的预感如狂风过境,将他整个席卷。

    “你干什么?”他皱眉,不解又恼怒地瞪着赵宇。

    好好的给他哭丧着脸干什么?

    触他霉头么?

    还是嫌他不够烦?

    “四哥,那个……”赵宇如鲠在喉,不知怎么开口。

    赵宇想,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四哥早晚会知道欧晴已经嫁人的消息。

    他实在不忍看到四哥被这样蒙在鼓里,明明欧晴都已经背叛他了,他却还以为欧晴在家等着他出去……

    赵宇的欲言又止让严谨尧恐慌到了极点。

    “有话就说!少给我吞吞吐吐的!”严谨尧倏地沉声喝道,强忍心慌。

    “她……”赵宇勇气不足,心都在发颤。

    他不敢想,四哥知道这个噩耗之后会有怎么的反应……

    肯定是痛不欲生吧!

    “她?”严谨尧狠狠皱眉,“你嫂子吗?她怎么了?”

    他的心,狠狠揪紧,紧张害怕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她……”赵宇还是下不了决心。

    快被赵宇的欲言又止给整疯了,严谨尧腾地站了起来,瞪着赵宇怒斥道:“我叫你别吞吞吐吐的!说啊!她怎么了?”

    “她结婚了。”

    严谨尧突如其来的大嗓门把本就心惊胆颤的赵宇吓得狠狠一震,心一横牙一咬,硬着头皮闷声说道。

    赵宇的语速很快,但字字清晰。

    “你……”严谨尧听到了,但他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说什么?”

    事已至此,赵宇豁出去了,抬起头来看着四哥,说:“她结婚了,两天前她嫁到了T市的云家,就是那个叫云铭辉的——”

    “不可能!”严谨尧勃然大喝。

    他脸色铁青,怒不可遏地瞪着赵宇,觉得赵宇在胡说八道。

    嗯,肯定是赵宇在胡说八道!!

    她结婚了?

    他的小兔子结婚了?

    呵呵!怎么可能呢!

    他还在警局呢,她怎么可能跟别的男人结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四哥……”看到四哥不肯接受现实,赵宇难过至极,心里不由得更恨欧晴了。

    “我说不可能!!”

    赵宇刚一开口,又被严谨尧愤怒的吼声给阻断。

    严谨尧不信,打死不信。

    他不信那个说过爱他的小女人会对他如此心狠,更不信她会对他如此残忍……

    他知道他们之间最近有些问题,感情也出现了危机,但他想只要他们好好沟通共同努力,就一定可以把这个坎跨过去。

    嗯,只要他们共同努力!

    “是真的四哥!”

    赵宇实在不忍看到四哥再这样自欺欺人,一边坚定地说着,一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报纸。

    严谨尧踉跄着后退一步,死死看着递到面前来的报纸,没动。

    仿佛递到面前的是一个会让他粉身碎骨的炸弹,会把他炸得魂飞魄散……

    他不敢接。

    赵宇却不给严谨尧逃避的机会,见他不接,就直接摊开报纸拎起来,将头条那版面对着他。

    于是严谨尧便看到了报纸上那一张几乎占据了整个版面的婚纱照……

    旷世婚礼,举世瞩目。

    无需看字,只要看照片就足以明白一切。

    一张代表着幸福美满的婚纱照,将不肯面对现实的严谨尧狠狠打入了地狱……

    他的小女人,身着一袭梦幻白纱,美丽的小脸上荡漾着幸福甜蜜的笑靥,与身边的高大男子深情对视……

    嗯,是云铭辉!

    严谨尧的双眼布满血丝,死死盯着眼前的报纸,大脑像是要炸开了一般嗡嗡作响。

    有什么在狠狠撕扯着他的心脏,把他的心撕得四分五裂还不肯罢手……

    他脸色惨白,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但痛跟绝望比起来,却又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是的,绝望!

    深深的绝望!!

    他以为她只是在生他的气,以为只要出去之后自己好好跟她认错再哄哄她就会没事的。

    可原来,他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美好了。

    她不是在生他的气,而是——

    变心了!

    她是真的变心了!!

    她如若不是已经移情别恋,又怎么可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嫁给了别人?

    一周前的见面,她很明确地告诉过他,她已经喜欢上云铭辉了……

    她说云铭辉为了她可以连命都不要,她说云铭辉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她还说云铭辉是她最好的选择……

    原来她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并非气话。

    她真是——

    混蛋!!

    严谨尧本是不信,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又岂能由得他再自欺欺人呢。

    看着照片上深情对视的一对新人,严谨尧面如死灰,心口开裂喉中腥甜,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完全崩塌……

    他倏地一把将报纸从赵宇的手中狠狠抢过来,唰唰几下撕了个粉碎。

    他撕报纸的动作,狂躁凶狠,仿佛手里的不是报纸,而是照片上的那对新人……

    看着四哥近乎癫狂的样子,赵宇担心得不行,连忙上前试图劝慰,“四哥你别这样……”

    嘭!

    严谨尧挥手就给了赵宇一拳。

    赵宇被打得倒退数步才堪堪稳住脚步,嘴角溢出血丝。

    下一秒,他的衣襟就被严谨尧狠狠揪住,整个人都快被提了起来。

    “说!你是骗我的!”严谨尧双目圆瞪,死死瞪着赵宇,阴冷的字眼从齿缝里狠狠迸射出来。

    “四哥,我也希望我是骗你的,可是……”赵宇的衣领被揪住,呼吸不畅,一张俊朗的脸庞很快就憋得通红,艰难吐字,“除了你,全世界的人都已经知道他们结婚了。”

    除了你……

    严谨尧心如刀割。

    他深爱的女人嫁给了别的男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唯独他被蒙在鼓里。

    当他在这里坐立不安苦苦思念她的时候,她却欢欢喜喜地穿上了别人给她做的嫁衣……

    她怎么可以如此无情?

    怎么可以?!

    “两天前的事儿你为什么现在才跟我说?啊!为什么?!”

    严谨尧歇斯底里地嘶声怒吼,直接将赵宇拎起来抵在墙上,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情绪已然崩溃。

    两天前的婚礼……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为什么到事已成定局的今天才说?

    “夫人……不许……不许我们……告诉你……”赵宇已经完全不能呼吸,脸色已成酱红,很难受,但他并未挣扎。

    夫人……

    母亲!

    难怪这两天没有一个人来看他,原来是母亲对他们下了命令。

    想必,今天的一切都是母亲最想看到的结果吧……

    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离,严谨尧的手,无力地垂下。

    “咳咳咳……”赵宇双脚落地,一手捂住脖子,一手撑在墙上,因为短暂的窒息而难受得剧烈咳嗽起来。

    严谨尧往后退了两步,目光呆滞,失魂落魄。

    赵宇缓过了那口气,抬头看到四哥一脸绝望和悲伤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四哥,算了吧,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要也罢!”赵宇不忍四哥如此难过,愤愤不平地劝道。

    严谨尧一言不发。

    “四哥,我知道你难受,但这只是暂时的,过几天你就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世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比她好的比她漂亮的多了去了,咱再找个比她好的就行了!”赵宇极力劝说,一副对欧晴嗤之以鼻的样子。

    天涯何处无芳草?

    再找一个?

    严谨尧的心在苦笑。

    若真能像赵宇说的这般轻巧,他又何须如此难过?

    是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是怎么办呢?他就是单恋她这支花啊!

    这世间,比她好的女子的确有很多,可再多又如何,全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的心很大,可以容天下,但他的心又很小,只住得下那个叫欧晴的小女人。

    嗯,他的心里,只住得下她一人!

    可偏偏……

    她不要他!!

    他不怪赵宇,因为赵宇不懂爱。

    严谨尧有些恶毒地想,等将来赵宇喜欢上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之后,就能明白他此刻的痛苦了。

    “像她那种无情无义的女人,早点看清她丑陋的嘴脸是好事儿,四哥你想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赵宇很豪迈地说着劝着,看在严谨尧的眼里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没什么大不了?

    呵!

    怎么可能没什么大不了呢?他的天空都已经塌了啊!

    严谨尧想,他不能就这样被欧小晴抛弃,不能任由她这样伤害自己,不能!

    倏然,他表情痛苦地捂住心口,往地上倒去……

    “四哥!”

    赵宇吓得大叫一声,连忙伸手去扶他。

    一分钟后。

    “来人啊!快来人啊!”赵宇恐慌大喊。

    会见室的门很快被推开,被赵宇的吼声影响,看守警员有点被吓到,不解地急问:“怎么了?”

    “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严s长心脏病犯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T市

    新婚的欧晴和云铭辉,浓情蜜意恩爱非常,在晚饭过后手牵着手出现在河滨公园。

    天色已暗,繁荣的城市亮起了万家灯火,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如天上的繁星,把整座城市点缀得更加绚丽夺目。

    云铭辉轻轻牵着欧晴的小手,迎着微风闻着花香,漫步在公园由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

    “冷吗?”

    走了一会儿,云铭辉转眸看着欧晴,关切地柔声问道。

    “不冷。”欧晴抬眸看他,轻轻摇头,浅笑嫣然。

    恬静美丽的笑靥,透着甜蜜和幸福的味道,惹人艳羡。

    “累不累?要不要坐会儿再走?”云铭辉用下巴点了点刚好经过的长木椅,极尽温柔地征求她的意见。

    “不累。”她还是摇头,然后抬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小凉亭,语调欢快地说:“前面有个亭子,那里风景不错,我们去亭子里坐。”

    “好。”云铭辉眉梢带笑,眼底尽是宠溺和深情,对于她的提议没有丝毫异议。

    然而往前走了几步,欧晴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云铭辉问。

    她蹙着眉,低头看着自己的右脚,一边轻轻转动脚踝,一边有些苦恼地嘟囔,“这鞋有点磨脚。”

    云铭辉看了看,然后直接往她面前一蹲,“来!”

    “啊?”欧晴眨巴着大眼睛,茫然地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背你过去!”他回头看她,深情款款地说道。

    她的脸颊瞬时泛起两朵红晕,连连摇头,小声咕哝,“不要……”

    “为什么不要?”他站起来面对她,微拧着眉头不解地看着她。

    “有人呢,会被人笑的……”她偷偷瞟了眼从他们身边经过的行人,害羞地小声说道。

    云铭辉闻言,愉快地笑了,抬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傻丫头,怕什么!你现在是我太太,我背自己的太太天经地义,谁敢笑话?”

    “可是……”她咬唇,一脸犹豫不决的样子。

    “上来!”云铭辉转身,在她面前再度蹲下,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命令她。

    欧晴默了默,然后乖乖往他背上一趴。

    云铭辉满意,背起她继续慢悠悠地往前走。

    “我是不是很重啊?”

    走了几步,她就担忧地在他耳畔小声问。

    “一点都不重!”他摇头,“我觉得你太轻了,明天好好补补。”

    “你想把我补成大胖子么?”她嘟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佯怒地娇嗔。

    “胖一点对身体好。”他将她往上垫了垫,背着她一边回答一边朝着凉亭走去。

    “才不好!一胖毁所有好么!”她俏皮地反驳。

    云铭辉转眸看了看她,“不怕,就算你变成了大胖子,我也会爱你一辈子!”

    温柔的语调,格外认真。

    尤其是最后一句。

    欧晴忽略云铭辉言辞间的那股认真,微嘟着红唇娇嗲道:“才怪咧!我要是真的变成了一个大胖子,你肯定转身就找别人去了。”

    “我不敢!”云铭辉摇头。

    很快到了亭子里,他将她轻轻放下,然后转回身面对她,动作温柔地帮她整理衣领。

    不敢?

    “为什么?”欧晴不解,微仰着小脸望着眼前温文尔雅的男人。

    云铭辉轻轻一笑,答:“我如果找了别人,你让我净身出户,那我岂不是变得一无所有了么?我才没那么傻呢!”

    欧晴心里一酸。

    两天前的婚礼,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的财产尽数过到了她的名下。

    即便她跟他说过无需如此,可他却坚持己见。

    在昏黄的灯光下,她深深看着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五味陈杂。

    “看什么?”迎着她专注的目光,云铭辉唇角噙笑,满目柔情。

    她踮起脚尖就在他的唇角轻轻一吻,毫不吝啬地赞美,“你好看呗。”

    “真的?”云铭辉双眼发亮,喜不自禁。

    不仅是因为她的赞美,更是因为她这珍贵无比的一吻……

    即便她此刻的主动,只是在演戏……

    “嗯嗯!”她噙着甜甜的笑靥望着他,用力点头。

    看着欧晴甜美的笑容,云铭辉像是情难自己般把她揽进怀里,与她深情对视的同时,他缓缓低头靠近她的红唇……

    欧晴则微微仰着小脸,一脸娇羞地等待着新婚丈夫的吻……

    然而,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触上的千钧一发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同一股飓风般冲进凉亭里来。

    云铭辉和欧晴被狠狠分开。

    嘭!

    下一秒,一记狠厉的拳头就砸在了云铭辉的脸上。

    “啊……”

    欧晴惊叫,差点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给拽得踉跄倒地,还好她及时抱住凉亭的柱子才幸免于难。

    刚站稳,就看到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男人正对她的新婚丈夫大打出手。

    “住手!严谨尧你住手!!”她尖叫,看着打在一起的两个男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确切地说,是严谨尧在打云铭辉,云铭辉并没还手。

    云铭辉的不还手并没有让严谨尧觉得解气,反而更是怒火高涨。

    因为云铭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还不还手下场都一样,可歼诈的云铭辉不还手就会显得是他恃强凌弱,如此一来在欧晴眼中他便成了坏人……

    这些道理严谨尧都懂,可是在情绪失控的当下,他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

    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打死云铭辉!

    只有云铭辉死了,他家的小兔子才会回到他的身边。

    本就人迹稀少的四周,这会儿更是一个人都看不到,欧晴急得不行,不管不顾地朝着不停挥拳的严谨尧扑去。

    “不要打了,严谨尧你不要打了……啊……”

    她尖叫着朝他扑去,可刚抱住他扬起的手臂就被他顺势一甩,且伴随着他的一声怒吼——

    “滚开!!”

    欧晴被甩得往后踉跄,还好她有先见之明,穿的平底鞋,不然早就摔倒在地了。

    她堪堪稳住脚步,气喘吁吁,愤怒地与他对视。

    此刻云铭辉已经倒在地上,苟延残喘。

    严谨尧出拳极狠,云铭辉的唇角和眼角都已经裂开了小口子,鲜红的血流过脸颊,再一滴滴地滴落下来。

    欧晴见状,眼底盛满担忧和心疼,试图靠近云铭辉。

    可她刚一动,严谨尧就狠狠一脚踩在云铭辉的肚子上。

    “嗯……”

    云铭辉痛苦地哼了一声,整个人如同一只煮熟的虾子般卷缩起来。

    “严谨尧!!”欧晴急得大吼。

    “滚远点!否则我连你一起打!”严谨尧眼底杀气四溢,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冰寒之气,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字来。

    几日未见,严谨尧看着眼前依旧美丽的小女人……恨之入骨!

    嗯,他恨她!

    恨不得剥她的皮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他一直不肯相信她是真的嫁给了别的男人!

    即便赵宇把报纸给他看了,即便装病逃出来后他还看了她和云铭辉的婚礼录像,即便所有的一切都容不得他再自欺欺人,可他还是在心里偷偷为她狡辩。

    他想他的小女人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她是那么的温柔可爱,她是那么的纯洁善良,她曾说过会爱他到永远,她不会对他如此残忍。

    嗯,她不会!

    然而,就在刚才,他看到她和云铭辉手牵着手散步,看到他们甜蜜互动,他们时而相视一笑,时而深情对望,每一个肢体语言都透露出他们此刻有多么的幸福。

    严谨尧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彻彻底底的大傻瓜!!

    在来T市的路上,他一直在骗自己,骗自己他的小兔子不会对自己那么狠心,可现在,他却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他说,滚远点,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欧晴像是被激怒了,腰杆一挺,径直往他面前一站,无畏无惧地冷冷说道:“那你就连我一起打吧!”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欧晴此刻已经尸骨无存。

    严谨尧目光阴狠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到骨子里也恨到骨子里的小女人,是真想掐死她与她同归于尽,然而心里叫嚣着动手动手快动手,可他的手却像是僵住了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小晴,你走开,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云铭辉挣扎着爬起来,想要保护她。

    严谨尧恨到极致,抬脚对着云铭辉的胸口就是一踹。

    咚地一声。

    云铭辉再次倒在了地上。

    “阿辉!”欧晴颤声大喊,声音里已然带着一丝哭意。

    她朝着倒地的云铭辉扑过去,红着眼查看他的伤势,用袖子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他嘴角的血丝。

    欧晴对云铭辉那副担忧心疼的模样,狠狠刺痛了严谨尧的心。

    双眼一眯,杀气又起。

    欧晴刚把云铭辉扶着坐起来,就感觉到一股压力侵袭而来。

    她慌忙转身,张开双臂把云铭辉护在身后,对着气势汹汹逼过来的严谨尧大喝道:“你要打他的话就先打我!”

    此刻的严谨尧像座冰雕,全身上下没一处不溢着骇人的寒气,他极冷极冷地看着为了保护别的男人而与他对抗的小女人,心里真真是恨她恨到了极致。

    他想杀了她!

    很想!

    她就是让他痛苦的根源,杀了她或许他就不会再这样痛苦了,杀了她他或许就可以完全解脱了。

    嗯,杀了她!!

    心里有个声音在疯狂地怂恿着他,可就在他想动手的时候,却又有另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严谨尧,你爱她啊!

    你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啊!

    你怎么可能舍得杀她呢?

    即便她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可你爱她啊!!

    “小晴……”

    云铭辉见欧晴挡在自己的面前,怕失控的严谨尧会不小心伤了她,连忙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将她推开。

    严谨尧见状,脚又要抬起。

    欧晴见势不对,连忙整个人挡在云铭辉的面前,焦急又恐慌地冲着严谨尧大喊,“严谨尧,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丈夫了,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伤害他的!”

    他现在是我的丈夫了……

    严谨尧死死看着欧晴,万箭穿心。

    他收回抬起的脚,目光轻蔑地冷睨着狼狈至极的云铭辉,“云铭辉,是男人就别躲在女人背后!”

    云铭辉闻言,立马强撑着想要站起来。

    他知道自己不是严谨尧的对手,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窝囊废,就算被严谨尧打死,他也在所不惜。

    他只是没有严谨尧的身手好,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是男人!

    欧晴却不让云铭辉起身送死,摁在他的肩不让他站起来,她仰着脸对着严谨尧冷冷讥讽,“严谨尧,你不用激将他,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呢你就对他下这样的狠手,你也磊落不到哪里去!”

    见她又提云铭辉救过她的事,严谨尧的心,充满了绝望。

    他的眼底布满血丝,死死看着她,幽幽吐字,“为什么?”

    欧晴的心,狠狠一抽,痛得要命。

    她抿唇不语,不敢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欧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倏地抓住她的双肩,将跪坐在地上的她拎起来,声声逼问。

    他没有再像刚才那样大吼大叫,而是用一种很悲伤很可怜的语气在问她。

    肩头被他抓得很疼,她却低垂着眼睑,依旧一言不发。

    听着他充满凄凉和痛苦的声音,欧晴也是难过得不行,然而她却不敢表现出来,甚至连哭的权利都没有。

    “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狠心?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无情?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啊!你怎么可以!!”

    他的声音由小变大,前两句是自言自语的低喃,到后两句已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嘶吼。

    英俊的脸庞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扭曲,瞠大的双眼里燃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恨意……

    这一瞬间,欧晴有种自己会死在他手里的错觉。

    他抓着她的肩,一边怒声质问,一边狠狠摇她,摇得她急欲作呕。

    本就处于孕吐的时期,再被他这样摇晃,欧晴难受得很快就白了脸。

    “严谨尧你别这样,我们已经分手了——”她狠狠蹙眉,伸手推他。

    “我不同意!”严谨尧嘶声怒吼,死死抓着她的肩不让她离开自己,吼得地动山摇,“欧晴!我说过我不同意!!”

    “我已经结婚了,我现在是别人的妻子了,严谨尧,你走吧,别再来打扰我了,算我求你行吗?”她努力隐忍着想吐的冲动,不耐地叫道。

    别再来打扰我了……

    “不!你别求我,欧小晴你别求我……”他倏地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痛不欲生地颤声哽咽,“我求你!欧小晴我求你!你别这样对我,真的,你别这样对我,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啊……小东西,我求你,别离开我,真的,别离开我……”

    前一刻还凶狠如狮子的男人,瞬间就变成了一只被主人遗弃在暴风雨中的小狗……那般可怜。

    他在她耳畔苦苦哀求,一声一声痛苦地呢喃,不要骄傲,不要尊严,什么都不要,只要她!

    欧晴心痛难当。

    “可是我不爱你了……”她几乎用尽了全力,才艰涩开口。

    “不!你骗我的!”他阻断她,死命摇头,松开她少许,深深看着她的眼睛,“欧小晴我知道你是骗我的!我母亲又找过你对不对?她逼你离开我对不对?你别听她的,她管不了我,我想跟谁在一起谁也管不了的!”

    他一边恐慌地叫着,一边又重新将她死死抱在怀里。

    “严谨尧……”欧晴红了眼眶,想哭却不敢哭的滋味,太苦了。

    他急切回应,“我在!小东西我在,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你半步,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你信我最后一次好不好?好不好?”

    “我已经是云太太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