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1章:我有点喜欢他了
    “你再说一次!”

    “他比你——”

    啪!

    怒急攻心的男人,手起,掌落。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在空气中,欧晴的脸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半个脸颊开始火烧火燎的刺痛。

    他的手劲儿挺大的,不止让她的脸颊有了紧绷感,甚至打得她的耳朵里都嗡嗡作响。

    她的脸很疼,心却变得格外轻松。

    她微微歪着头,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凄苦的淡淡笑容,满意了。

    嗯,她满意了!

    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狠下心来离开……

    对!她就是故意刺激他的,故意让他愤怒,故意让他失控。

    因为她知道,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拿他跟云铭辉比较……

    比较便也罢了,可他还比“输”了,这叫他如何不恼羞成怒?

    所以这一巴掌,其实早在欧晴的意料之中。

    严谨尧这一巴掌打下去,感觉自己的世界在瞬间崩塌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动手,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最不屑最觉得耻辱的举动。

    打女人的男人是可耻的!

    可他现在却成了曾经自己最看不起的那种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因为妒忌!

    他恨她拿别的男人跟他做比较,更恨她说别的男人比他好。

    他不是想为自己开脱,可就算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会受得了这种刺激的。

    因为太爱她,因为太害怕,所以在乍然听到她说出那样让他心如刀绞的话时,大脑一懵,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堵住她的嘴,失控之下便做出了最差劲的解决办法……

    打了她!

    但谁又能知道,打在她身,痛在他心啊!

    他现在悔得想剁掉自己的手。

    严谨尧自己都想不通,他怎么就对爱到骨子里的小女人动手了呢?

    果然冲动是魔鬼啊!

    可是人一旦陷入了爱情,当愤怒伤心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完全冷静得了呢?

    尤其是在听到她提出分手的当下,他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啊!

    他知道他错了,错得离谱!

    严谨尧看着欧晴脸颊上浮现出来的五指印,心痛难当又悔不当初。

    “小东西……”他嘶声低喃,向她伸出手试图向她靠近。

    欧晴立马后退两步,与他拉开距离。

    她面无表情,垂着眼睑,娇小的身躯弥漫着一股不算很浓烈却足以令他感到恐慌的寒气。

    严谨尧有种自己这一巴掌已把他们的爱生生打得支离破碎的感觉……

    看到她冷着小脸不肯让他靠近,他心如刀割,越是如此,他越是害怕得想要把她箍在怀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他的眼底泛着血丝,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冷若寒冰的小脸,越发着急地向她走去。

    欧晴连退数步。

    她戒备地看着他,只要他进一步,她便往后退一步,始终与他保持着让他无法触手可及的距离。

    从她淡漠冷然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此刻是绷紧了神经,仿佛他是坏人一般不让他靠近她一毫一分。

    严谨尧真是恨不得揍死自己。

    他刚才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啊?怎么就把他们本已岌岌可危的爱情给生生打碎了呢?

    她都狠心跟他说分手了,他竟还敢对她动手……

    这不等于更是让她铁了心要离开他么?

    他怎么会这么蠢呢?他怎么就这么蠢呢?!!

    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小女人避自己如蛇蝎,严谨尧的心抽搐不停,疼得要命。

    “小东西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打你,我只是……”他满眼悔痛,一边着急地向她解释,一边不屈不饶地向她靠近。

    “我不欠你了!”

    不待他把话说完,她突然冷冷冒出一句。

    严谨尧蓦地一僵,顿住脚步,死死看着她极尽冷漠的小脸。

    不欠他了?

    什么意思?

    “……什么?”他如鲠在喉,好半晌才艰涩地开口问她。

    欧晴悄悄攥紧双手,心里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告诉自己别退缩,别再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了……

    狠狠咬了咬牙,她缓缓抬头,“严谨尧,我知道你很骄傲,但其实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我,你只是容不得我先说‘分手’这两个字罢了。”

    不紧不慢的语气,淡漠得没有丝毫情绪,更无感情可言。

    嗯,挨了他一巴掌,她的心里好受多了,终于不用再像之前那样愧疚了。

    就算演戏,也自然顺畅了许多。

    严谨尧闻言,怨怒交加,咬着牙根朝她逼近一步,一边往自己的胸膛上狠狠拍了一下,一边冲她大吼一声,“来!给我一把刀,我现在就把心挖出来给你看!!”

    没他自己想象中那么爱她?

    不!她恰恰说反了!

    他根本就是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爱她好吗!

    为了爱她,他都变得不像自己了,为了爱她,他放弃自尊和骄傲一而再再而三地讨好她,为了爱她,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跟家族斗争的心理准备。

    他还不够爱她?!

    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呢?!

    欧晴吓得后退两步。

    他的表情告诉她,如果现在他的面前摆着一把刀,他真的会对她挖心明志……

    “我不看。”她摇头,面无表情地说:“就算你把心挖出来也化解不了我们之间的问题,或许你觉得你已经把所有的好都给了我,可对我来说,却远远不够。”

    她说,就算你把所有的好都给了我,也远远不够……

    远远不够?

    她到底是有多贪心?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严谨尧恨得咬牙切齿,爱恨不能地盯着她,从齿缝里迸出字来。

    她倏然笑了,眼底眉梢尽显讥诮,“瞧!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还说爱我?”

    “欧晴!我严谨尧爱不爱你,你心里清楚!!”他怒不可遏,深知她这分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不爱她?

    呵!他爱她都已胜过爱自己了!

    “对!我清楚!”欧晴苦笑点头,垂下眼睑不让他看到自己眼底的不舍和伤痛,“我知道你爱我,可是在经过这么多以后,我发现……”

    她停顿,心痛如绞。

    他急不可耐地追问:“发现什么?”

    她缓缓抬眸,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你的爱,不是我想要的了!”

    不是我想要的了……

    严谨尧脸色一白,感觉自己的世界正一点一点地陷入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的爱不是你想要的了?呵!那你现在想要的爱是什么样的?云铭辉那样的?”他妒恨交加,冷笑着狠狠切齿。

    “对!”她点头。

    严谨尧如遭雷劈。

    她点头?

    还说“对”?

    “你再说一次!!”他俊脸阴沉,高大的身躯弥漫出一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可今天的她却格外勇敢,无畏无惧地与他对视,“严谨尧,或许你各方面都比他更优秀一些,可对我来说,他却是我最好的选择。”

    严谨尧觉得欧小晴今天是来要他命的。

    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如同见血封喉的毒药一般让人致命,简直是存了心要他死。

    她先是要跟他分手,现在又说云铭辉是她最好的选择,接下来她是不是要告诉他她准备移情别恋跟云铭辉在一起了?

    她敢!!

    狠狠磨了磨牙,他怒极冷笑,“呵呵!他是你最好的选择?那我算什么?!你跟我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又算什么?嗯?!”

    他一边咄咄逼问,一边朝她走去,气势汹汹的样子极其骇人。

    欧晴不说话,只是一步步往后退。

    直到她的背脊贴上冰冷的墙面,退无可退为止。

    “欧晴,你招惹了我,现在又说我不是你想要的?”他的胸腔里涌动着一股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可看着她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却又怎么都下不去手。

    她摇头,“我没招惹你。”

    从始至终,都是他招惹的她好吗!

    严谨尧,“但你没拒绝!”

    “因为你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她神色平静地反驳,理直气壮地抬头挺胸,与他据理力争。

    最初的时候,她曾逃避过,可最终还是败在了他的霸道和强势之下。

    严谨尧哑口无言。

    是啊,是他招惹的她,从一开始就是他在拼了命的向她靠拢,可她却忽冷忽热,态度漂浮不定。

    之前他一直以为是她的性格使然,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不够爱他!

    “欧晴,你说过你爱我的!”

    他逼到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躯将她整个笼罩,阴沉着俊脸厉声喝道。

    “对,我爱你。”她点头承认,却又在他还来不及欣喜的那瞬接着说道:“可是爱你太累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我想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家和平凡的生活,然而跟你在一起实在太辛苦了,我努力过,但我真的适应不了。”

    严谨尧默默听着,心如刀割。

    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掐住,他说不出话,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很困难。

    他有种自己随时会窒息的感觉。

    “我需要的是一个事事把我摆在第一位的男人,而不是像你这样总在关键时刻弃我于不顾的男人。”她说,似乎对绑架之事耿耿于怀。

    “我——”

    “不要再拿苦衷说事儿了严谨尧!”她勃然大喝,像是忍无可忍了一般,“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云铭辉都能做到的事你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呢?”

    他看着她饱含愤怒和失望的小脸,无言以对。

    “他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又不是真的没心没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你感激他我可以理解,但是——”

    “不仅仅只是感激。”

    她再次抢断他,淡淡的语气让严谨尧心中警铃大作。

    她这话什么意思啊?难道说她对云铭辉除了感激还有别的?

    严谨尧的心,这会儿除了痛已经没有别的感觉了。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其实从她的话里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可他不愿意去面对,更不愿意去接受……

    “赵宇曾经骂我水性杨花,可能……”欧晴垂眸,唇角溢出一抹悲伤的弧度,微微停顿,用力咬了咬唇,苦笑道:“他没骂错吧。”

    “你什么意思?”严谨尧如同置身冰窖,从头冷到了脚,冷冷质问。

    她抬眸,迎着他狠厉的目光,说:“我想我有点喜欢他了。”

    “欧、晴!!”他倏地狠狠抓住她的双颊,双目圆瞪,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吼出她的名字。

    他本是英俊的脸庞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狰狞,失控的模样像是恨不得立马跟她同归于尽。

    双肩剧痛,快要被他生生捏碎了一般,欧晴脸色惨白,却咬紧牙根一声不吭。

    “欧晴,收回你刚才那句话!!”严谨尧又恨又怕,气急败坏地冲着一脸平静的小女人嘶吼。

    她轻轻勾动唇角,溢出一抹虚无缥缈的苦笑,深深看着他布满伤痛的眼,幽幽道:“严谨尧,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怎么收回啊?而且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就算我说收回,可已经产生的感情也还是已经产生了啊!”

    闻言,他面如死灰,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离,双手松开她的肩,无力地垂了下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心脏被生生撕裂,鲜血淋漓。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三心二意,我承认我爱你,但同时我……”她低着头,红着眼,自言自语般哽咽低喃,“也喜欢着他!”

    她说,我爱你,但同时我也喜欢着他……

    严谨尧觉得这比她移情别恋更让他不能接受。

    她的心到底是有多大?

    居然能同时装下两个男人?

    不!他不信!

    他深爱的小兔子不是那种朝秦暮楚的女人,不是!

    可她都亲口承认了啊!

    不!她一定是有苦衷的,她一定是为了惩罚他彻夜未归所以故意吓唬他的。

    嗯,一定是这样的!

    “他或许各方面都没你优秀,但恰好就是我需要以及喜欢的。”她还在说,不停地往他正汩汩流血的心上撒盐,“你说你对我很好,可你对我的爱和好在我看来都很虚无缥缈你知道吗?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女人,我想要的是一个安稳的家和平淡的生活,而你很显然是给不了我这些,但云铭辉他可以!”

    “我也可以!”他怒吼。

    她笑了,笑得特别悲伤,一下一下地轻轻摇头,“严谨尧,你不可以,永远都不可以,你心里很清楚的,何必自欺欺人呢?”

    “欧晴!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到自己面前来,像是发誓一般对她说道。

    他说为了她,他什么都可以……

    她信!

    她相信他为了她也是愿意付出一切的,只可惜,他的这份深情,她要不起啊……

    “可是我真的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啊!”她微仰着小脸望着他,蹙着眉用力摇头表示自己已经受够了这一切,“我不想再被人绑架,我不想每天出门都提心吊胆,我更不想得被害妄想症啊!”

    “你等我出去,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他急切地对她说,那副拼尽全力想要挽回她的样子让她心酸又难过。

    “不可能的!严谨尧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要我们还在这个地球上,不管我们去到哪里都会有人找到我们的!而且……”欧晴心如刀割,明明自己已经难过的快死掉,却还有狠着心拼命往他的伤口上撒盐,“我不愿意跟你过那种居无定所的生活。”

    严谨尧面如死灰。

    他终于不得不承认,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母亲对他说过,就算你愿意为她放弃一切,她也未必愿意跟你过那种提心吊胆的生活……

    果然是这样的!

    她不愿意……

    她的小兔子不愿意跟他同甘共苦!

    突然,吱呀一声,会见室的门被轻轻推开。

    “时间到了!”

    看守的警员站在门口,在推开门的那瞬对着二人冷冷说道。

    欧晴下意识地看着严谨尧。

    她深深看着他,仿佛是此生最后一眼……

    严谨尧接收到小女人投射过来的眼神,整个人瞬时恐慌到了极点。

    “我不同意!”他对她急喊,伸手去拉她,“欧晴,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都必须等我出去了再说!”

    她往后退,避开他向自己伸来的手。

    “我不需要你的同意,我只是知会你一声罢了。”她看着他,轻轻道。

    说完,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她转身就往外走。

    “欧晴!”严谨尧大吼,伸手去抓她,自然是不肯就这样放她走的。

    嗯,没说清楚不能让她走!

    因为他的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总觉得她这一走,他就彻底失去她了……

    可他伸出去的手,没能抓住她,而是被看守的警员拦下了。

    “严s长,你不能出去!”警员公事公办地说道。

    他怒吼,“让开!”

    警员吓得一颤,差点就真的让开了,但想到上级的命令……

    “你现在真的不能出去,抱歉了严s长!”警员说抱歉的同时,快速地关上了会见室的门。

    严谨尧被关在了室内。

    他没有拍门,因为深知就算把手拍烂了这门也不会开。

    门上有个小窗,他从小窗口里看出去,正好看到欧晴离去的身影。

    她的背,挺得笔直,可见她要离开他的心有多么的坚定。

    “欧晴!!”严谨尧心急如焚又气急败坏,冲着小女人决绝的背影如同一只深受重创的狮子般怒声嘶吼。

    欧晴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走得泪流满面……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谨尧以为欧晴对自己做得最残忍的事是被强制分手,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有更残忍的事在后面等着他……

    那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小女人,心狠到不止是狠狠抛弃了他,居然还趁他接受调查没有自由的期间……

    匆匆嫁给了别的男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