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60章:我累了
    “嗯,你没忘……”欧晴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轻轻地笑,苦涩又悲凉,“我把你的话当承诺,而你不过是随口敷衍罢了……”

    “不是!欧小晴我不是!我没有敷衍你!”严谨尧大震,慌忙摇头否认。

    她缓缓抬头,泛红的双眼迸射着一股寒气,“嗯,你不是敷衍,是欺骗!”

    “我……”他狠狠拧眉,想为自己辩解却又词穷。

    “不说是为了工作吗?结果呢?”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唇角冷笑蔓延。

    “我……我是怕你生气。”

    “哦。”她笑着点头,笑得双眼泛红,“所以你是怕我生气才迫不得已骗我的对吧?”

    严谨尧被突然变得牙尖嘴利的小女人讥讽得哑口无言。

    他看着她,深深看着,不祥的预兆如泛滥的洪水,瞬间将他狠狠淹没……

    “欧小晴……”即便此刻他正紧紧抓着她的手,可他却有种她马上就要飞走的感觉,让他满心恐慌。

    欧晴的心,在断与不断之间剧烈摇摆……

    离开他是肯定的,迟早而已。

    她现在就是在“迟”和“早”之间犹豫不决。

    越是快分离的时候,越是痛苦……

    她很想拖到不能再拖的时候,可她又怕,怕越是这样拖下去,自己会越是不舍……

    看着男人布满焦急的俊脸,欧晴心如刀绞。

    她狠了狠心,对自己说,欧晴,别拖了,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他跟别的女人在酒店呆了一夜,正好可以让你借题发挥……

    “严谨尧。”她突然轻轻喊他。

    严谨尧的心狠狠一颤,莫名就怕到了极致。

    喉咙里如同灌满了砂砾,她艰涩开口,“我们——”

    “别说!”他倏地阻断她,一把将她狠狠拖进怀里,像是很累一般在她耳畔急促地喘着气,死命摇头,“欧晴,不许说!!”

    他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她想说的一定不会是他想要听到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别说,嗯,什么都别说。

    因为他不想听!

    他紧紧抱着她,很紧很紧。

    紧得像是恨不能把她勒进他的身体里,从此合二为一,永不分离。

    欧晴被迫仰着小脸,极力隐忍着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她望着明亮晴朗的天空,心里却一片黑暗,已是绝望得看不到任何未来……

    “我昨晚彻夜未归是有原因的,回家我再告诉你好不好?”他在她耳畔轻轻说道,极力想要焐热她日渐冰冷的心。

    欧晴心里一酸,苦笑低喃,“严谨尧,你永远都有这么多借口……”

    “不!不是借口,是真的有原因!”他极力辩解,怎奈大庭广众之下又不能把原因告诉她,怕隔墙有耳。话说完,他突然想起什么,将她微微松开,拧眉看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是啊,乍然看到她,他一着急居然忘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她是怎么知道他在这儿的?

    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难道她从昨晚就跟踪他来到这里的?

    严谨尧狠狠拧眉,心里满是疑惑。

    “抱歉,打扰一下!”

    欧晴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有三个四体型健硕的男子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严谨尧和欧晴不约而同地转眸看着突然而至的不速之客。

    几个男人都穿着便装,神情凝重,不苟言笑的样子让人莫名紧张。

    “严s长,不好意思,现在有件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

    为首的中年男子盯着严谨尧,一边从外套口袋里掏出证件以示自己的身份,一边公式化地说道。

    欧晴闻言,狠狠一震。

    下意识地抬眸看着正拥着自己的男人,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身为一件命案的重要嫌疑人,严谨尧已在警局呆了一天一夜。

    在这整整二十四个小时里,欧晴过得无比煎熬。

    她的心里既有对他的担忧,也有即将分别的悲伤……

    她想他已经被关了一天一夜,一定很饿了,所以在去探望他之前,特意给他炖了玉米排骨汤。

    当严谨尧看到自己心爱的小女人拎着汤来探视他时,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他想,不管身处怎样的逆境,只要他家小兔子能不离不弃的在他身边,他就安心和满足了。

    封闭式的会见室里,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严谨尧和欧晴面对面地坐着。

    欧晴把还冒着热气的汤倒出来,然后将汤碗轻轻推到对面的男人面前。

    即便已经在警局里呆了一天一夜,严谨尧依旧淡定从容,看不出丝毫的狼狈或慌张,不急不躁仿佛没事儿人一般。

    可能是有点饿了,也可能是第一次喝到小女人炖的汤所以胃口特别好,他一口气喝了两碗。

    当她把保温杯里最后的汤倒进碗里,他像是舍不得太快喝完似的,动作慢了许多。

    “眼睛怎么肿肿的?哭过?”他一边慢慢喝汤,一边定定地看着她,柔声问道。

    其实他早就发现她的双眼红红肿肿的,一直忍着没问罢了。

    欧晴沉默。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其实自己哭了一夜……

    见她不说话,他笑了,微微弯曲食指在她鼻尖上亲昵地刮了一下,“担心我?”

    她还是没说话。

    是啊,担心啊,特别特别的担心!

    她不知道警方要他协助调查的是什么案子,但既然进了这里就说明是刑事案件,她自然会联想到两天前的沉尸案……

    她的心里很矛盾,一面相信他不会做违法的事,一面却又害怕他会在失控之下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

    若他真的犯了错,她难辞其咎。

    那她就不是他的累赘,而是他的灾星了!

    “傻丫头,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他的大掌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噙着笑安抚她。

    深深看着眼前从容不迫的男人,欧晴不知道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还是在强颜欢笑……

    汤快喝完了,严谨尧却突然想起一个于他而言很严重的问题,微微拧眉,他抬眸幽怨地看着小女人,问:“这是你特意给我炖的还是你给别人炖的顺便给我捎的?”

    他家小兔子给云铭辉炖了好几天的汤了,今天给他带来的,不会是云铭辉喝剩下的吧?

    若她敢说是顺带捎的,他会狠狠揍死她!

    “给你炖的。”欧晴答。

    严谨尧听说这汤是特意给他炖的,顿时喜上眉梢,心里甜滋滋的,再次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乖!”

    她看着他,近乎贪婪地看着他,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看着他开心的模样,看着他对自己的宠溺……

    她心酸不已,想哭。

    拼命隐忍,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欧晴,长痛不如短痛,别犹豫了……

    嗯,别犹豫了!

    “严谨尧。”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突然轻轻喊道。

    “嗯?”严谨尧低头喝汤,漫不经心地应道。

    “我们分手吧!”

    “噗——”

    她话音一落,他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汤顿时就喷了。

    “你说什么?!”他抬手掩嘴,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平静的小女人,失声叫道。

    他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本是觉得美味无比的排骨汤,顿时就变成了穿肠毒药。

    从未有过的恐慌,如狂风过境,将他整个席卷……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不停地默默祈求上天刚才是他听错了。

    嗯,肯定是他听错了,肯定!!

    他家小兔子不会对他说出那两个字的,她说过她爱他的,她不会舍得不要他的,不会的……

    他不停地在心里自我安慰,可越是告诉自己不会,心里的不祥预感就越是浓烈……

    欧晴放在膝上的双手,死死攥紧成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掌心很痛,可心,却比掌心痛了千百倍。

    就像是有一把钝刀,正在狠狠切割着她的心,不会一刀致命,只会在无尽的痛苦中慢慢死去……

    事已至此,她没有退路,不管多痛也只能坚持到底。

    迎着他惊怒的目光,她勇敢地与他对视,狠着心轻柔而坚定地重复,“我们分手吧!”

    她说,我们分手吧……

    分手吧……分手吧……分手吧……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她最后三个字,这可怕的三个字如同魔咒一般死死缠绕着他的神经,让他几欲窒息。

    “别闹,有事等我出来之后再说。”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脸,半是宠溺半是无奈地轻斥道。

    “我已经决定了!”

    他话音刚落,她就坚定地吐出一句。

    严谨尧心里的恐慌更浓烈了一分。

    暗暗咬了咬牙,他装作没听到她的话,讨好地对她说:“欧小晴,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也知道我欠你一个解释,你等我出去——”

    “不。”她阻断他,轻轻摇头,“我不等了。”

    她说,我不等了……

    “……”严谨尧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绕住了,无法呼吸。

    心脏在剧烈抽搐,痛得他冷汗淋漓。

    他感觉到了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

    “严谨尧,我累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欧晴垂眸,苍白的小脸上泛起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特别疲惫地低低说道。

    是的,累了,很累很累,累得她一分一秒都坚持不下去了。

    “欧小晴你乖一点,别闹,我知道最近发生的这些事让你很不开心,但你相信我,我会尽快处理好所有的一切,然后我们就可以好好的过日子了,你最后信我一次好不好?”他倾身过去抓住她的双肩,深深看着她布满忧伤的双眼,急切地哄着求着。

    她摇头,举起双手将他抓住自己肩头的双手隔开,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我真的累了……”

    严谨尧咬紧牙根,狠狠咽了口唾沫,顺势一把紧紧抓住她的小手,低声下气地求她,“再坚持一下,为了我,再坚持一下!小东西,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你很爱很爱我的吗?既然爱我,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呢?”

    他是真的着急了,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她没有开玩笑……

    欧晴也着急,她怕再这样拖下去自己会心软。

    所以她想,自己应该果断一点……

    于是她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里挣脱出来,起身,“严谨尧,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听话,别闹——”他跟着站起来,眼底尽是惊慌。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她面无表情地阻断他,冷冷吐字。

    认真的……

    嗯,他感觉到了。

    可他不信!

    坚决不信!!

    他不信说过爱他的小女人会真的不要他,不信,死也不信!

    她只是在生他的气,因为他让她失望了一次又一次,所以她怨他恼他,想要吓唬吓唬他……

    嗯,她一定是吓唬他的!

    一向冷静沉稳的男人,这一刻,已然乱了方寸。

    “欧小晴,你生我的气可以,你想要惩罚我也可以,但感情不是儿戏,不要再这样动不动就说‘分手’了好吗?!”他强忍心慌,近乎低声下气地求她。

    “我没有‘动不动’,我想得很清楚了,严谨尧,我们是真是不合适——”

    “闭嘴!”

    听着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说着想要抛弃他的话,严谨尧终于受不了了,勃然大喝。

    一直努力想要控制的情绪,如山体崩塌,完全崩溃。

    他脸色铁青,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她,“欧晴,你到底要怎样?我都说过我彻夜未归是有苦衷的了,你就不能等我出去了再闹吗?”

    “我没闹。”她轻轻摇头,整个人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

    “你这样还叫没闹?我都跟你说那么清楚了,你却还要这样不依不饶,你非要逼死我才甘心是吗?!”他气急败坏,音量直线飙升。

    “我没有不依不饶……”

    “你有!”他抢断,怒不可遏。

    面对他的愤怒,她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红唇微启,轻轻吐字,“我没有。”

    “你有!!”他更生气了,怨愤地大吼。

    看着他怒发冲冠的模样,她心如刀绞,凄苦一笑,“我只是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我只是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严谨尧狠狠一震,心,剧烈抽搐。

    他最怕的,就是这句话了。

    他的双眼泛起血丝,死死看着一脸坚定的她,接受不了。

    “欧小晴,你分明就是在跟我赌气!”他逃避,不停地为她的无情找借口。

    “我没有赌气。”欧晴摇头,冷静得近乎残忍。

    “那好好的为什么不想跟我在一起了?我对你不够好吗?我——”

    “对!”

    他话未说完,便被她抢断。

    他怔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拧眉看她,“什么?”

    欧晴,“你对我不够好!”

    “……”严谨尧闻言,狠狠抽了口凉气,瞠大双眼震惊又愤怒地瞪着她,恨得咬牙切齿,“欧小晴,做人要有良心!”

    她居然敢说他对她不够好?

    还要他怎么做才算好?

    他就只差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踩着玩儿了好吗!

    他严谨尧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在乎、如此上心、如此离不了好吗!

    她居然敢说他对她不够好?!

    欧晴知道严谨尧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昧着良心说出的这番话狠狠伤了他的心……

    嗯,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站得笔直,无畏无惧地面对他愤怒的瞪视,“我跟你说过的,如果你再抛下我一次,我就不要你了!”

    “……”严谨尧无言以对。

    对,她说过,而且他还记得自己向她保证过不会再有下次……

    他食言了。

    可是他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倒霉了,总会有那么多巧合和意外让他阴差阳错地辜负了她的信任。

    她垂眸苦笑,“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

    “能别翻旧账吗?我已经跟你解释很多次了——”他急了,怒声抢断。

    “对!你有苦衷!”她却又将他抢断,用同样的分贝对他冷冷说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要的是一个能把我放在第一位的男人,哪怕他并不优秀,而不是总为了‘苦衷’而舍弃我的你!”

    她平静的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怒意,字字如刀。

    严谨尧面色一白,无言以对。

    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两人冷冷对视。

    封闭的空间里,气氛变得紧绷而压抑,心爱的小女人明明近在咫尺,他却清楚地意识到,哪怕自己拼尽了全力,也抓不住她的心了……

    “你什么意思?”

    沉默半晌,他死死盯着她,冷冷质问。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里有着一丝颤抖。

    那是害怕的表现。

    嗯,害怕,害怕失去她……

    欧晴咬紧牙根,在心里给自己默默打气。

    他在问她什么意思,她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狠狠刺伤他的心,可她在犹豫,因为她不忍……

    她性格软弱,对待事情本就优柔寡断,今天能做到这种决绝的份儿上已实属不易。

    若不是被种种无奈逼到了绝境,她又怎么忍心伤害自己最深爱的人……

    她不想变成他的累赘,更不想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成为他的软肋……

    只恨老天作弄人,让他们有缘无分。

    罢了……

    罢了!

    用力咬了咬唇,她默默下定决心,然后抬头看他,说:“云铭辉或许没你优秀,可他在我眼里……”微微停顿了下,她极尽残忍地吐出三个字,“比你好!”

    比你好!

    严谨尧心口开裂。

    这三个字,无疑是这世间最锋利的刀刃,将他的心狠狠劈开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深深爱着的小女人会说出如此无情又残忍的话来,可那一字一句又无比清晰的灌进耳朵里,让他连逃避都不可能。

    脸如玄铁,高大的身躯迸射出一股骇人的戾气,他极冷极冷地看着她,从齿缝里迸出字来,“你再说一次!”

    “他比你——”

    啪!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