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晴意绵绵绕君心》第059章:要不你让她打回来吧
    严谨尧狠狠一震,连忙松开本是搀扶着岑思雯的那只手,急道:“你胡说什么呢!她还是个孩子!”

    岑思雯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仿佛被戳破什么的心虚和尴尬……

    “你真的觉得她只是个孩子吗?”欧晴轻轻勾唇,溢出一抹冷笑。

    严谨尧拧眉不语。

    岑思雯十六岁了,严格说来已经是个少女,而非小孩。

    “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动手啊!”

    被问得找不到话来反驳,严谨尧只能把话题又绕回去。

    “你心疼啦?”欧晴轻轻地笑,温柔的语调却饱含着浓浓的讥诮。

    严谨尧脸色一僵,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气得直接说不出话了。

    其实他并不是想要责怪她,只是当着岑思雯的面他不好意思偏心得太明显。

    “可我已经动手了呀,怎么办呢?”欧晴微蹙着眉头故作苦恼,然后用嘴努了努岑思雯,再定定地看着他,说:“要不你让她打回来吧!”

    “欧小晴!”严谨尧俊脸一沉,有些忍不住了。

    这小东西是故意找茬么?!

    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别人打她呢?

    哪怕是她先动的手,他也绝不允许任何人报复她,而且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打她那就更是不可能。

    眼睁睁看着她被别人打,除非他是死人!

    见他一脸怒意,她不止不惧,甚至还挑衅地向他扬起小脸,把脸颊往他面前凑,浅笑嫣然,“不然你帮她打也行。”

    “你——”严谨尧气结,正想问她发什么疯,却突然发现她的脸颊有些不对称,顿时狠狠拧眉,“你的脸怎么了?”

    有点红,还有点肿。

    欧晴微微怔忪,下意识地用手背轻轻贴着自己仍旧有些发烫的脸颊,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悲伤……

    她的脸怎么了吗?

    哦,没什么,不过是被自己亲爹打了两巴掌而已……

    嗯,没什么。

    欧晴什么也没说,低下头,掩饰着黯然的目光,突然转身就走。

    刚与唯一的至亲断绝了关系,现在又看到心爱的男人背着别的女人……

    她想她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舔舐伤口。

    “欧小晴!”

    看着小女人孤寂落寞的背影,严谨尧的心脏狠狠一抽,忙不迭地朝她追去。

    “尧哥哥……”岑思雯红着眼瘪着嘴,跛着脚朝他追了两步。

    听到岑思雯可怜兮兮的呼唤,严谨尧回头,对她喊道:“雯雯你站这儿别动,我一会儿让赵宇来接你。”

    说完,他不再理会岑思雯,朝着前方的小女人快速追去。

    “尧哥哥!”岑思雯金鸡独立地僵在原地,狠狠咬着牙根,死死攥着双手,气愤又委屈地大喊。

    可严谨尧置若罔闻,眼里只有前方走得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欧晴。

    “欧小晴!”

    严谨尧几个大步追上去,一把紧紧抓住欧晴的手臂,着急地大喝一声。

    欧晴被迫停下脚步,缓缓抬眸,目光呆滞,表情茫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绝望得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你的脸怎么了?嗯?”严谨尧拧眉盯着她的脸颊,声声逼问。

    他很担心,也很不安,总觉得她最近有些反常。

    “过敏了。”欧晴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轻轻答道。

    “什么?”

    “医生说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所以过敏了。”她神色平静,把谎话说得脸不红也气不喘。

    严谨尧半信半疑,但看到不善说谎的小女人一脸坦荡,他又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吃了什么?”默了默,他追问。

    她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摇头,“我忘了。”

    严谨尧知道,他的小兔子嘴很紧,一旦是她不想说的事,不管他怎么问,她都是不会告诉他的。

    所以,继续问这个问题已经毫无意义。

    “怎么会在这里?”他将她轻轻拉到自己面前,垂眸看着她“过敏”的小脸,柔声问道。

    这几天他们正在冷战,他每天都焦头烂额不知该怎么求得她的原谅,想不到今天她居然会主动来找他,真真是令他喜出望外。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岑思雯居然先她一步来找了他。

    如果岑思雯没来找他就好了。

    如果他能未卜先知就好了。

    嗯,如果他早知道他家小兔子今天会来找他,他肯定在她来之前就把岑思雯打发走了,就算打发不走,也绝对不会亲自背着她出来。

    现在他家小兔子好像吃醋了,该怎么哄才好呢?

    严谨尧欢喜又惆怅。

    欧晴垂着头,沉默不语。

    “想我了?”严谨尧轻轻捏着小女人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深深看着她的眼睛,满含期待地问。

    欧晴心如刀割。

    是啊,她想他了,很想很想,而且还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想告诉他呢……

    可是怎么办呢?她不能告诉他。

    “我累了。”

    将下巴从他的手里挣脱,她垂着眸蔫蔫地说。

    她的模样看起来非常疲惫,憔悴极了,小小的身躯甚至还透着一股与她年龄不符的沧桑……

    严谨尧以为是过敏让她难受,闻言牵起她的手就往停车场走,“那我们回家。”

    “你不用工作吗?”她没有拒绝,抬眸看他,目光贪婪而充满眷念。

    就快看不到他了,所以她想趁离开之前多看看他,把他的容貌深深刻在心上,那样在往后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才可以凭借回忆支撑下去……

    “没事儿!”他答,拉开副座的车门,把她轻轻推进去。

    紧接着严谨尧也上了车,启动车子,朝着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几分钟后,欧晴转眸看着正专心开车的男人,问:“岑小姐呢?你就这样撇下她不管了吗?”

    “不管了!”严谨尧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没有一丝犹豫,摇头说道:“你不喜欢的事,我不做!你不喜欢的人,我不管!”

    她定定地看着他,耳边不停地萦绕着他的话,心,五味陈杂……

    他能说出这番话,她是感动的。

    心里酸涩难当,她慌忙转头看向窗外,不让他发现自己的悲伤和难过。

    然而让欧晴没有想到的是,到了晚上,身边的男人却再一次让她尝到了失望的滋味……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怀孕加上心情不好,欧晴觉得头疼又乏力,回到家就倒头睡下了。

    这一觉,睡到晚上九点左右。

    睁开眼,看到的便是一张熟悉的俊颜,然后是一个温柔的轻吻落在额头上。

    “醒了。”严谨尧轻柔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在欧晴的唇边轻轻响起。

    “嗯。”

    “好点了吗?”

    “嗯。”睡了一觉,欧晴感觉精神好了一些。

    她的表情和语气都始终淡淡的,不像以前那么可爱了,严谨尧知道,他的小兔子对他还是心存怨怼。

    重重叹了口气,他将她捞起来搂在怀里,像是撒娇般将脸在她颈窝里蹭了蹭,然后薄唇贴着她的耳朵,“还生我的气吗?”

    那饱含着一丝幽怨的语气,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欧晴沉默,心脏狠狠抽搐。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生他的气,一点都没有。

    可她不能告诉他!

    一如她怀孕了一样,也不能告诉他!

    严谨尧看着默不啃声的小女人,又爱又恨又无奈,狠狠磨了磨牙,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扬起小脸。

    “欧小晴,难道你真的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你才肯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吗?”他深深看着她的眼,低头在她唇上爱恨不能地切齿。

    不用!

    不用把心挖出来。

    她知道他爱她,一直都知道,正是因为知道,她才不得不对他绝情……

    她也爱他啊!

    因为爱他,所以希望他能好好的,一直好好的!

    哪怕她再也不能陪在他的身边了……

    想着离别在即,欧晴的心就痛得不行,正想在他怀里蹭蹭用心感受这最后的温存,然而就在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严谨尧微微拧眉,看了眼客厅外。

    欧晴自觉地退出他的怀抱。

    然后严谨尧起身去接电话,欧晴则缓缓坐起来,端起牀头柜上的轻轻喝了两口。

    很快,严谨尧回到卧室里。

    他的脸色略显凝重,神色匆匆,一边快速换衣一边对牀上的小女人说:“我熬了粥,在锅里煨着,你饿了就起来吃点,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出去一下——”

    “什么事?去哪儿?”她问。

    以前她从来不会这样问他,可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他的行踪有了兴趣。

    严谨尧正扣着衬衣扣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但他立马就恢复如常了,低着头一副认真扣扣子的模样,说:“工作上的事儿,千波他们拿不定主意,需要我立刻过去一趟。”

    “什么时候回来?”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追问道。

    “应该要不了多久,我处理完了就立刻回来,你先睡,别等我。”扣好衬衣,他一边从容回答,一边单膝跪在牀边,倾身过去在她的唇上快速啄了一口。

    欧晴没有再问了。

    他好像真的很急,轻轻吻了她一下之后就拿上外套边穿边往门外大步走去。

    她没有起身送他,只是盘腿坐在牀上,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离去的高大背影……

    严谨尧离开不到十分钟,当欧晴准备重新睡下时,客厅里的电话再度响了起来。

    她起身下牀,趿上拖鞋朝着客厅走去。

    “喂,哪位?”接起电话,她礼貌地问。

    “想知道你的男人去哪儿了吗?想知道的话就到XX酒店来!”

    电话彼端传来一个很奇怪的声音,对方像是在捏着嗓子说话,让人听不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但重点不是声音,而是内容。

    咔……

    对方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欧晴狠狠蹙眉。

    酒店……

    他外出不是因为工作吗?去酒店做什么?

    谁在撒谎?

    是他?还是打电话的这个人?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XX酒店。

    欧晴在酒店外面的喷泉池边,坐了一夜。

    昨晚,她终究是没能控制住心里那个想要一探究竟的魔鬼,接完电话之后就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这家酒店。

    当她所乘坐的计程车刚刚到达酒店门口时,正好看到严谨尧高大的身影步履匆匆地进入了酒店之内。

    他比她先出门十分钟,却不知是被什么耽搁了,竟与她前后脚到达酒店。

    待严谨尧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欧晴下车,去了前台,向前台小姐谎称自己是岑思雯的姐姐,问岑思雯住几号房……

    她并不知道岑思雯是否住在这里,但直觉告诉她,就该这样问。

    果然,她的直觉是对的。

    前台小姐回答了房间号,证实了岑思雯正是住在这里。

    所以,他深夜外出,只为见别的女人……

    ——你不喜欢的事,我不做!你不喜欢的人,我不管!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今天在车里说的那句让她感动万分的话,然而此刻再想,却觉得讽刺至极。

    说得多好听啊,比唱的还好听呢,可结果呢?

    他不止出尔反尔,甚至还欺骗了她!

    若心中坦荡,又何须欺瞒?

    并非对他不信任,只是他的所作所为,是真的让她心寒了。

    或许这样也好……

    嗯,也好!

    离开他后,能有另外一个喜欢他的女人守在他的身边,她也可以放心一些的对吧?

    虽然她很不喜欢岑思雯。

    但她喜不喜欢并不重要,只要岑思雯是真的喜欢他就好。

    反正她是注定要离开他的,以后他跟谁在一起或是娶谁为妻,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在确定严谨尧是去见岑思雯之后,欧晴就坐在喷泉池边,心情平静地默默等他。

    不成想这一等,竟是一夜。

    嗯,他去找岑思雯了,然后一整夜都没从酒店里出来。

    初春的夜,寒冷依旧,欧晴如同置身冰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一处不是冷的。

    包括心。

    终于,天际发白,新的一天开始了。

    抬眸望着远处的天边,那里正燃着一抹红,是太阳在冉冉上升……

    阳光即将普照大地,可她冰冷的心,却依旧感觉不到丝毫温暖……

    不知道又坐了多久,欧晴终于看到那个让她苦等了一夜的男人。

    岑思雯坐在轮椅上,严谨尧在后面推着她,两人从酒店大厅里不紧不慢地走出来。

    欧晴缓缓站起,面对着酒店大厅的门口,没有出声也没有上前,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

    等他们发现她的存在。

    刚走出大厅严谨尧就看到了站在喷泉池边上的欧晴。

    她脸色苍白,像缕幽魂般安静地站着,仿佛一眨眼就会消失不见……

    严谨尧大震。

    脚步滞住,他僵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小女人。

    在他的目光朝她投射过来的那瞬,欧晴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

    “欧晴!”

    严谨尧大喊一声,吓得立马丢下岑思雯就朝她疾步追去。

    完了完了……

    心里不停地喊着完了,严谨尧不安到了极点,小女人那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见严谨尧又丢下自己,岑思雯这次没叫也没闹。

    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神色莫测地看着严谨尧快速离去的高大背影,轻轻扯动嘴角,溢出一抹讳莫如深的冷笑……

    “欧晴!”

    严谨尧朝着前方的小女人急喊,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

    好在他腿长,很快就追上了她。

    一把将她拉住,他又急又怕,“欧小晴,你听我解释——”

    她转头就扬起手往他脸上甩。

    严谨尧眉头一拧,本能地抬手一抓,将她行凶的小手在半空拦截。

    两人对视。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震惊,似是没想到她会对他动手……虽然没打到。

    她的脸,冷若寒冰,就那样默默地看着他,看得他心慌意乱。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狠狠咽了口唾沫,他强忍着心里的不安表情严肃地对她说道。

    她扯动唇角溢出一抹冷笑,心平气和地淡淡讥诮,“每一个撒谎者被揭穿谎言的时候都这么说。”

    严谨尧脸色一僵,但他不敢发火,深知是自己有错在先,虽觉委屈却也只得默默承受她的讥讽。

    “雯雯昨晚发烧了,她一个人在这里没人照应,所以我才过来照顾她一下的。”他低低道,酒店外人来人往,有些话不方便说,只能避重就轻地这样解释。

    “一下?”她嗤笑一声,看着他的眼神越发的冷。

    他这“一下”可真够久的,整整一夜啊!

    严谨尧哑口无言。

    事已至此,欧晴觉得已多说无益,既然决心要断……

    那就干脆点吧!

    “严谨尧,你对我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底泛起一抹坚定和狠绝。

    “……”严谨尧心里咯噔一跳。

    她轻轻勾动唇角,溢出一抹虚无缥缈淡笑,“你说,我不喜欢你做的事,你不做!我不喜欢的人,你不管!还记得吗?”

    “雯雯只是一个孩子……”他喉咙发涩,焦急又无奈地辩解。

    “看来你忘了。”她垂眸,苦笑蔓延。

    “我没忘!”他倏地加重语气喊道,紧紧抓住她的小手,深深看着她布满悲伤的小脸,“欧小晴我没忘!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我都记得!”

    是的,他都记得!

    只是他有他的苦衷和难处,所以有时候才会不得不对她撒下善意的谎言。

    “嗯,你没忘……”欧晴垂着眼睑看着自己的脚尖,轻轻地笑,笑得苦涩又悲凉,“我把你的话当承诺,而你不过是随口敷衍罢了……”

    “不是!欧小晴我不是!我没有敷衍你!”

    -本章完结-